茂密的叢林之中兩道青光一前以後的貼著樹頂飛過,終於在前山的一處溪水旁兩道青光一前一後的降落在了溪水儘頭的水潭的旁邊。

此刻的洪三回頭看了薑亦凡一眼後笑道:“你小子可以啊,居然能不藉助飛行法寶便跟上我的速度。”

薑亦凡聽到洪三的話後連忙謙虛的說道:“晚輩這一路跟的也是十分的吃力的,要不是洪老給減慢速度等我怕是在一半的時候我就被你甩冇影子了。”

洪三上前拍拍了薑亦凡的肩膀道:“又時候實力這東西是需要的隱藏的,但是又的時候實力也是一種武器,這其中的度你需要自己去掌握,隱忍也是分人的,張狂也不全是無腦之徒。”

薑亦凡聽到了洪三的話後臉上隻是微微的一笑然後對著他失禮道:“晚輩受教了。”

就在二人交談的時候隻見一個身材彪悍的中年婦人走了出來道:“洪三你道我這裡來乾什麼?難道還想討打不成?”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身子輕輕的往洪三身後撤了一步,這一步雖然很小但是這一步在整個局勢上卻瞬間將洪三推了出來。

這時候洪三嬉皮笑臉的道:“夙姑啊!我們倆都吵鬨了這麼多年了你還不能原諒我啊!”

夙姑聽到洪三的話後呸了一聲後罵道:“就你憑什麼讓我原諒你!就是因為你在外麵跟彆的女子生了一個兒子嘛?還是因為你在新婚後第三天就跑出去丟我一個人在這烈洪破島上?”

洪三撓頭道:“當年我不是年輕嘛!冇能瞭解你的好,讓後給幾個小人蠱惑故而纔不辭而彆,外出闖蕩了嘛!我這不是已經痛改前非好幾百年了嘛!你就不能原諒我嘛夙姑。”

夙姑看著一臉真誠的洪三呸了一聲道:“這輩子想讓我原諒一個負心薄情的你,不可能要不是因為你爹對我夙家有恩我早就離開這列洪島了。”

就在這是隻見在林子中一個揹著籮筐拿著小搞頭的女子走進了小院。

此刻看到站在院子裡的洪三後便吃驚的喊道:“爺爺你怎麼來了。”

而洪三在看到了這個女子後馬上堆起滿臉的笑容道:“我的好孫女爺爺想死你了。”

說著就身子一動便來道了揹著簍子的健碩女子身前,然後一把拉起了她的手後問道:“亞男啊!爺爺好久都冇看到了你了,真的想死爺爺了!”

洪亞男看到麵前的洪三這幅表情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抬眼朝著不遠處的夙姑看去。

這一刻隻見一道紅光閃過一根赤紅色的大錘帶著勁風朝著洪三的後背重重的砸去。

這一刻隻聽到轟隆的一聲巨響,赤色的大錘帶著老頭洪三重重的砸在一處山石之上。

隨著煙塵的散去,薑亦凡看著此刻被砸的口吐白沫的樣子,情不自禁的捂住額頭。

這時候洪亞男看著打飛的洪三一眼後,便隻顧著的朝著夙姑的身邊走去,在路過薑亦凡的瞬間她輕聲的問道:“你們倆今天到這裡來到底是打算乾什麼。”

薑亦凡看著在自己身前走過的這個身材健碩的女子問出的話後薑亦凡連忙對著夙姑鞠躬道:“在下薑亦凡是雲真的弟子,這回來道這裡是為了讓洪三叔幫我煉製一件武器,而今天我陪著洪三現在來此地也是陪他弄一些需要的礦石之類的東西而已。其實晚輩並冇有惡意。”

夙姑與洪亞男聽到了薑亦凡是雲真的弟子臉色都是一變然後夙姑問道:“你小子是雲真的弟子?”

薑亦凡點頭道:“千真萬確如假包換!”

此刻夙姑忽然問道:“那你師傅這次應該是跟你一起來的把?”

薑亦凡點頭道:“是的這次是師傅帶我來的!然後找到了洪前輩煉器。”

夙姑點了點頭,這時候站在一旁的洪亞男忽然繼續問道:“那你師傅怎麼冇跟著一起前來呢?”

薑亦凡慚愧的回答道:“洪三前輩說我的這件兵器需要兩樣特殊的東西故而我師傅這纔去東海城幫我去尋找那兩件材料。”

這時候被打飛的洪三終於飛了回來,此刻被夙姑這一錘打的鼻青臉腫的他抬手揉了揉額頭後開口道:“你這婆娘還是這麼的暴力一言不合你就拿東西打我!當年幸虧我跑了不然這麼多年襲來我洪三早晚死在你個八婆的手裡。”

夙姑聽著洪三叫囂後抬起那殺人般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後說道:“是我求你過來讓我打你嘛?今天看在雲大師徒弟的麵子上不跟計較今天的事情,我不跟你計較,還有想要什麼材料就去家族的倉庫去尋找,你上我這裡能找到什麼東西?”

洪三笑了小道:“這你還真就說錯了,這件材料還真的隻有你這裡纔有,去道彆的方誰也拿不出來。”

夙姑詫異的看著眼前的洪三半天然後忽然噗呲一聲笑出了聲來,然後她開口道:“我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材料是隻有我這裡才又的,你今天跟我說明白,如果你今天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你信不信我去後山砸了你的小院。”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不僅身子就的一縮暗道:“這女子真的是太生猛了,不光是長相生猛做事也是猛的一B啊,以後自己真的躲著這人一點不然萬一那句話冇說明白就會被猛人打一頓。”

這時候洪三道:“來我上旁邊跟你說說這材料!準保你一聽就知道它是什麼?”

夙姑聽到這話後罵道:“洪三你個老小子又跟我耍什麼滑頭!是不是我還的打你一頓你才老實啊。”

洪三看著夙姑手中再次出現了那個赤紅色大錘便連忙服軟道:“真我這回我絕對不騙你,不然讓你去砸了我的小院。”

聽到這話的夙姑收起了大錘子然後說道:“老孃我在信你一回,你要是在敢耍我我一定會去砸了你的小院,還有你積攢了那麼多年的那些廢物玩意。”

聽到這話的洪三身子就一抖但是依舊笑嘻嘻的說道:“冇問題!”

於是這見麵就打的二人在薑亦凡與洪亞男的麵前私下嘀咕了半天,剛開始的時候夙姑差點便要翻臉拿出錘子,然而不知道這洪三又說什麼居然能讓這暴躁的夙姑安靜了下來,等聊到最後她的臉上居然還帶著一絲的笑容。

這讓在一旁的薑亦凡與洪亞男二人臉上都浮現出了異樣的表情。

大約一炷香後隻見洪三輕咳了一聲後故意的大聲的說道:“那這事就這麼定了,現在我就帶著薑小兄弟回去了,等你將材料弄全後讓亞男給我送去便是。”

而夙姑則是回答道:“行這事就這麼定了。”說完話之後眼神還不經意的瞟道薑亦凡這便看上幾眼,然後臉上居然浮現出了一幕滿意的笑容。

看到這份笑容的薑亦凡頭皮就是一麻,然而這時候的洪三已經走到了薑亦凡是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走把小子,回去我們便開始熔鍊你那個鐵疙瘩。”

還冇等薑亦凡想說些什麼便被一股巨力帶上的天空然消失在了天際。

夙姑看到洪三走了以後便朝著屋裡走去,當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忽然開口道:“亞男啊東西放下後跟我進屋一趟。”

洪亞男恩了一聲後便將揹著的竹樓與鎬頭放到了屋簷下麵然後走進了屋中。

此刻夙姑正盤腿坐在炕沿上順手拿起了炕上的菸袋抽了一口後說道:“你看今天那個薑亦凡咋樣?”

此話一處洪亞男眉頭就是一皺道:“奶奶你這麼問我是什麼意識?”

夙姑歎氣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一直冇能找到一門像樣的婆家奶奶我這心裡著急啊。”

洪亞男聽到這話後便氣鼓鼓的坐道了對麵的藤椅上說道:“我感覺像這樣跟奶奶一直生活下去挺好,每天打鐵采礦練功,我的生活十分的充實我感覺我不需要男人。”

夙姑歎氣道:“傻丫頭彆說傻話,哪有女孩家一直這樣過的。”

洪亞男開口道:“奶奶跟爺爺不就是這樣嘛?還有我爹跟我娘,我娘在我爹死後就在也冇出現過。” 夙姑聽到洪亞男提到了那個女人麵色瞬間便是一沉道:“你跟我不一樣,我是你爺爺明媒正娶的妻子,就是這死老頭在外麵又幾個女人在這列洪島上我都是他唯一的夫人,那些女人就都彆想登上小島。你跟你娘也不一樣,你不是一個薄情寡義之人,你是個好孩子你的命不是一直跟我呆在這個小島上知道嘛?”

洪亞男聽著夙姑的話臉色就是一沉說道:“那當年害死爹的是到底是不是娘!為什麼她要為恨的人生下孩子,為什麼!”

夙姑歎氣道:“當年你爹的死直到今天也不能斷定是那個女人害的,而且她既然偷偷的生下了你把便證明她的心裡還是又你父親的,亞男你是個陽光的女孩,不要因為你父母的事情耽誤了自己一生。”

洪亞男聽到這話後沉默一會後說道:“爺爺是拿什麼說動的你!可以拋開之前的一切接受了薑亦凡這小子?”

夙姑想了想說道:“因為他是雲真唯一的弟子。”

洪亞男聽到這話後輕笑了一聲道:“如果就是這個的話我想是無法打動奶奶您吧,既然這是給我挑選郎君那就將你知道的全部告訴我,好讓我可以放心的去選擇。”

夙姑沉默一會後猛啄了兩口漢煙後說道:“既然你這樣說了,那我便不瞞著你了,至於我說完之後你對這小子有冇有興起我也便不管了,剩下就拳交給天意了。”

聽到這話的洪亞男站起了身子籌到了夙姑的旁邊道:“奶奶你說把我聽著。”

夙姑小聲將之前洪三跟她說的話原原本本的跟洪亞男說了一便。

聽到這些後的洪亞男失聲道:“什麼他居然又一團可以融化太陰重水的火焰。”

夙姑點頭道:“這是那死老頭子用生命保證的,而且這小子此次來此地就是為了將那個半成品坯子煉製成功,而且洪三也將那坯子拿出來給我看了,那裡麵確實罕有稀有雷晶跟太陰重水冇錯,這兩件東西現在在我們東海範圍內已經屬於鳳毛麟角之物,冇想到這小子居然能將他們倆同時熔鍊道一起,真的是很難想象。”

洪亞男也是點頭道:“如此真的是這樣的話此物鍛造成的話便至少是件靈寶級彆。”

夙姑點頭道:“這小子小小年紀邊有如此的機緣得到一件自己量身定做的靈寶,這的是多大的機緣啊,還有你爺爺在私下測試了這小子的年齡,你猜他今年多大?”

洪亞男聽到這話後臉色微微一紅然後說道:“修士不能看外表判斷年齡,此子已經是化丹修為那至少也應該是五十歲開外。這還是因為他是雲真的弟子,如果是彆人的話我猜最少的是百歲開外。”

夙姑聽到了洪亞男的話後點頭道:“你分析的不錯,但是你爺爺測得他的骨靈今年他才二十五歲。”

聽到這話的洪亞男就是一愣然後說道:“他是怎麼修煉的二十五便達到了化丹,難道他是從小便跟著雲真在一起修行而且還一直在服用大量的丹藥為其提供充足的身上元氣供應。”

夙姑答道:“雖然雲真避世多年,但是從來冇在他的身邊聽過關於這小子的純在,而去雲真跟我們洪家一直交情匪淺,就連我們都不知道這小子是從何時冒出來的,而且在半年後的東海丹師考試,雲真居然還要讓這去參加而且聽你爺爺說雲真好像還很有信心的樣子。”

洪亞男聽著奶奶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這個一身書生氣少年第一次見麵她到不是十分的反感,現在完了奶奶說的這些後她確實對這個薑亦凡心下升起了幾分好奇。

此刻的夙姑好像看透了洪亞男的心思一般笑道:“一會我給你個清單你去前山將這些礦石領全然後送道你爺爺的後山去,到時候你爺爺會藉口讓你留下幫忙打鐵,到時候你在好好的看看這個少年,如果真的心動了你晚上回來便跟我說然後等雲真回來後我出麵去跟他說。”

說著夙姑便反手拿出了一張紙上隻些了五樣子材料,在看到材料後的洪亞男便紅著臉朝著前山飛去。

而此刻小院中隻留下了夙姑一人看著消失在天空的洪亞男她臉上漏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