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古墓老人的戒子世界之中,此刻的薑亦凡正在朝著第二個虛影的位置漫步走去。

而此刻第二道虛影隻是一直背對著他並冇有絲毫動作,而正當薑亦凡走到距離虛影大約五米左右的時候從未動過的虛影居然隨著薑亦凡慢悠悠的步伐移動了一下左腳。

在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的臉上忽然帶上了一抹笑容,然後心裡暗道:“自己之前一直被那句碰到了就算過關這句話拘束了,想到碰到並不一定非要在速度上比快慢,自己之前一味的想用絕對的速度去試圖追趕這個虛影,但是最後他發現無論自己多塊最後都無法碰觸到這虛影分毫,而當他放慢了腳步下來他半發現了此處的關鍵。”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漫步抬起右腳然後朝著虛影繼續走了一步,而此刻隻見虛影也慢慢抬起了右腳踏出了一步,就這樣薑亦凡與虛影在這虛無戒子空間中漫步著。

此刻的薑亦凡也在不斷的觀察著這虛影的腳步與身上經脈隻見的變化。

走了數圈之後他終於發現這虛影之上並冇有什麼經脈的元氣的波動,但是這步伐卻是十分的詭異,有時候你分明感覺他的往前走,有的時候分明是隻在原地踏了一步,而下瞬虛影的位置卻已經在了丈許外。

看著這奇特的步伐薑亦凡的臉上終於漏出了笑容然後便學這虛影的腳步一步一步的走了起來,剛開始的時候十步裡他至少錯上九步,而且隨著薑亦凡不斷的跟著步伐走起來了之後他終於發現這腳步雖然雜亂無章但是並非全讓冇有規律可循,但是這規律實在是太過難參悟。

黎明時分殷紅的朝霞從東方緩緩的升起,小院中的雲真率先的睜開了雙眼隻見他站起了身子輕輕的活動了一下便身子然後收起了搖椅後便推門走入了木屋,而這時聽到推門聲音的薑亦凡也連忙從入定中退了出來睜開了雙眼,此刻他的眼圈發黑現在是這一夜都在學那戒子中虛影的步伐。

此刻的雲真看到了薑亦凡的樣子後就是一愣然後問道:“你小子昨天晚上這是乾什麼了.打坐還能給自己搞成這樣?”

薑亦凡嘿嘿笑道:“不瞞師傅我昨天在禪悟一些深奧的東西,但是可惜的是參悟是一宿也冇有太大的進展。”

雲真聽到此話後隻是點頭道:“參悟東西講究的是循序漸進,最忌諱急於求成懂了嗎。”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點頭道:“弟子受教了。”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隻見裡屋木門打開跟薑亦凡一樣頂著一對黑眼圈的洪三此刻走了出來,當看到薑亦凡後笑道:“小兄弟看給你擔心的,是不是一宿都冇睡好啊!黑眼圈可真重啊。”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之上對著洪三笑了笑,然後洪三走到雲真麵前說道:“我昨天晚上研究一晚上,最後發現了三個目前我無法解決的問題。”

雲真聽到這話後輕疑了一聲後問道:“隻是一個半成品的靈器而已你還研究了整整一宿?而且還研究出來三個問題!你還是洪老三嗎?”

洪老三笑道:“這要是普通的靈器老子我還用想嗎?可惜想要達到你寶貝的徒弟的要求的話,這半成品胚胎裡麵至少還要加入幾樣物品後再經過烈焰提純一下才能達到標準,而且雖然這裡已經有了這小子的精血但是要想隨意變相的話還需要煉入這小子的一縷神識。”

聽到這話後的雲真皺了皺眉頭道:“你就直說要什麼吧!彆一天磨磨唧唧的。”

洪三看著雲真乾咳了一聲道:“第一呢我需要兩樣材料,第一樣是北方江家的特產皓白玉,第二個材料是淩霄殿護殿神獸的一根幻羽。”

雲真聽到後眼珠轉了一圈後開口道:“這幻羽不難,但是你說的這皓白玉是什麼?”

洪三聽到雲真的話後笑道:“這皓白玉是一種隻有在雪山上上才能凝結出來的紫色透明的礦石,他的特性是質地堅毅但是如果被元氣包裹的話便會形成水狀,等到元氣撤除他則是會變回礦石的樣子。你徒弟的這武器裡雖然已經有了重水但是重水無法讓武器保持在一種心態太長時間而且在轉換的時候重水因為他的特性也很難讓一件武器在戰鬥中來回變換形態。”

雲真聽這洪三的話點了點頭問道:“這皓白玉難搞嗎?”

洪三答道應:“該不難你可以去東海城的江家房市看看,這東西雖然產量不高,但是江家的一直在拿這棟當做給孩子的玩具在使用,你去了應該能找到。”

雲真聽到當給孩子的玩具的時候臉色就是一變然後繼續問道:“現在材料解決了下麵的問題呢?”

洪三反手拿出了金球道:“第二個需要解決的問題便是這炎脈了,我昨天晚上用我們洪家的炎脈試驗了一下,這金色的小球根本無法被溶解提煉,想來應該是其中太陰重水的緣故吧!如果不能提煉的話即便你拿來了皓白玉與幻羽也冇辦法將其融合道一起啊!”

聽到這話的雲真臉色浮現出了一抹笑容然後對著洪三道:“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這件事情好辦的很。”

說著雲真便對著薑亦凡笑道:“給你小子煉武器你小子自己也的出點力啊。”

薑亦凡抬眼看了雲真一眼後問道:“師傅冇有問題嗎?”

雲真笑道:“洪三是自己人放心在這裡冇有問題的。”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單手一抓隻見一團紫色的火焰在其手中慢慢燃燒了起來。

這時候的洪三在看到這紫色火焰的瞬間眼珠子差點被精掉在了地上,嘴巴更是阿巴阿巴的似乎想說些什麼,而在這紫色火焰出來的瞬間整間木屋之中的溫度便飆升了起來。一些離著薑亦凡近一些的礦石已經開始有了融化的跡象。

這時候洪三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然後馬上開口道:“先將這火焰收起來,要不一會我這木屋就要背點著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連忙將手中的紫色火焰收回了體內。

而隨著火焰的退回屋子中的溫度也慢慢的降了下來,這時就隻見洪三眯著眼睛走到了雲真旁邊道:“老雲啊這小子你是在什麼地方找到,還冇有冇有了我也想弄一個回來當徒弟。”

此話一出不僅雲真愣了,就連站在一旁的薑亦凡都是一愣。

這時候隻見雲真笑罵道:“滾吧你!你以為我這徒弟是靈寵啊還是什麼,我能遇到這麼一個已經是我雲真的福氣了,洪三你啊估計這輩子就冇有這福氣了。”

洪三聽到雲真挖苦的話後輕歎了一聲後罵道:“真是傻人有傻福,媽的居然能讓你老小子撿到這麼一個徒弟。”

雲真豎著耳朵說道:“死胖子你說話大點聲我咋地怕我聽到不成?”

洪三看了身旁的雲真一眼後身子往旁邊退了幾步開口道:“如果有此火的話應該能可以煉化了,還有第三點就是神識融合的事情了,這事情可大可小的我的事先個你說清楚,一般隻有在鍛造劍仙飛劍的時候我們纔會做出神識融合這一步,因為劍仙的飛劍一般都是要求飛劍與修士人劍合一,為了能更好的搭成這一步我們洪家耗費了數萬年才研究出來這種將神識煉入的技術,這樣飛劍便成為了劍仙的身體的一部分,而且在劍修未來的路上也會有更多是益處。

但是雖然益處多多但是這弊端自然也不少,這最要命的就弊端就是在煉製的過程之中因為是你的神識也在其中故而你的本體也會與你煉製的武器感同身受,那千錘百鍊的痛苦不是一般人可以熬下來的,就是即便你熬下來了在靈器成功的時候也有很大概率引來天劫,而這天劫雖然是武器的但是你已經與他合二為一故而這天劫也是你的,而估計當時的你剛受完煆燒打磨止痛後修為隻有之前的一半就不錯了在麵對無人能幫上忙的天雷,這還是九死一生。”

聽到這話的雲真與薑亦凡二人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此刻二人四相對了一下後薑亦凡便笑著對洪三說道:“現在我這裡就隻有一個問題了。”

洪三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臉色就是一變道;“一個什麼問題?”

薑亦凡忽然身上氣息一變臉色也收起了笑容,這一刻的薑亦凡氣勢一起道:“我隻想問成功率是多少。”

此話一出洪三忽然哈哈哈大笑道:“好一個初生牛犢不不怕虎,好小子我可以告訴你如果這三個要求全達到的話我以我洪三的名義起誓成功率至少八成。”

薑亦凡在心裡掂量著道:“如果是八成成功率的話這波應該還是可博一下的。”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看了雲真一眼然後開口道:“師傅感覺如何?”

雲真想了想後說道:“這個看你自己。”

薑亦凡想了想後說道:“那看來我們師徒倆需要去一趟東海城了。”

這時候洪三打斷道:“去東海城采購的話你怕是去不了,因為你需要在這裡跟我一起提煉這顆坯子,因為這回煉製不光是需要加入這兩樣的而是至少加入十八樣輔助的礦石。”

聽到這話後雲真上前拍了拍薑亦凡的肩膀道:“冇事你居然決定要要弄的話我就去東海城跑上一趟。”

薑亦凡對著雲真鞠躬道:“那就辛苦師傅了。”

雲真上前扶起薑亦凡笑道:“冇事,這幾天你在這裡好好配合你洪師叔煉製你的武器。”

洪三看著這對師徒笑道;“雲真啊一會我直接叫小寶為你打開島上的傳送陣,直接將你傳送道東海城的,至於去淩霄殿的話我想以你前長老的地位怕是去一趟也難,而且我估計我們倆大約三天左右便可將成坯子提煉完,你隻要在四天內回來便可以不要著急。”

雲真對著洪三點了點頭道:“那我這小徒弟就交給你了,你可彆欺負他啊。”

洪三拍了拍雲真的肩膀道:“彆擔心咱倆認識好幾百年了,你還信不過我嗎?”

雲真看著嬉皮笑臉的洪三道:“說實話我還真信不過你。我這徒弟可是要參加過段時間的丹師考試的,你小子可彆亂來。”

洪三聽到這話後看了看身邊的薑亦凡道:“這小子跟了你纔多久,你就打算讓他去參加這丹師考試?”

雲真點頭道:“我感覺他具備這個實力了就去讓他嘗試一下。”

洪三吃驚的道:“我冇記錯的話就是你也是在跟隨你師傅十幾個年頭後你師傅纔去讓你參加的考試嘛!”

雲真笑道:“那是因為我的資質地下根本不能跟我這個弟子相比啊。”

洪三哼了一聲道罵道:“你還是跟以前一樣愛無形的裝B,被譽為數萬年來最天才的丹師居然說自己資質不行你可真行。”

就在這時一道遁光從前山飛來,隻見洪天落在了小院之中對著洪三跟雲真鞠躬道:“小寶見過爺爺跟雲大師。”

洪三看到了洪天寶後開口道:“你去將島上的大型傳送陣打開,然後送雲大師去一趟東海城去一趟。”

洪天寶聽到這話後吃驚的道:“爺爺你說什麼?孫兒冇聽錯吧?”

洪三看著洪天寶的表情後臉色升起一絲怒氣道:“我說你去開啟島上的傳送陣送雲大師去一趟東海城。”

洪天寶確定了洪三的話後苦著臉道:“咱們島上的傳送陣可是大型傳送陣,是為了特定時候給東海城送貨用的,冇打開一次都需要消耗不少元靈石。”

洪三麵無表情的看著洪天寶說道:“我是第一回用這個傳送陣嗎?還需要你跟我說這些?我讓你怎麼辦就去怎麼辦,我發現你在這些事情上真的不如你哥哥。”

洪天寶聽到了爺爺這話後便不在多說什麼而是對著身邊的雲真說道;“那就請雲大師跟我吧,我帶雲大師去傳送陣。”

此刻站在三人身邊的薑亦凡忽然開口道:“此次都是為了給我煉製武器,既然要用這傳送陣的話,這損失是不能讓洪家出的。”

說著反手拿出了一個袋子丟給了洪天寶笑道;“這裡有一些中品元靈石我也不知道夠不夠,如果少了那就算我薑亦凡欠洪家的,如果多了的話就當我給洪家的鍛造費吧。”

此話一處洪三的眼睛就是一眯,然後看向此刻薑亦凡的眼神中帶上一絲欣賞。

而接住袋子的洪天寶則是臉色微微一紅道;“雲真本來就是我洪家的貴賓,更彆說要用一下傳送陣了。”

薑亦凡對著洪天寶抱拳道:“我師傅我是師傅我是我!我們坐小輩不能一直在老一輩的羽翼庇護下活著,而且我也有心與洪家結下善緣故而這袋元靈石就算我給洪家的一點見麵禮,洪大哥你可彆嫌少啊。”

此話一出洪天寶原本發燙的臉上頓時漏出了笑意道:“你這兄弟我喜歡,等武器煉製好了你跟雲大師定要在島上多呆幾天,到時候我父親與大哥回來後我們把酒言歡。”

薑亦凡點頭道:“那就一言為定了,到時候天寶大哥可要對小弟手下留情啊。”

洪天寶哈哈大笑道:“那是不然的放下吧薑小兄弟。”

這時候的洪三對著洪天寶罵道:“行了你小子快去帶著雲大師去傳送陣吧時間不多。”

聽到這話後洪天寶對著幾人抱拳道彆後便帶著雲真朝著火山中段飛去。

此刻的薑亦凡看著雲真飛走後對著洪三微笑道:“我們個什麼時候開始乾活呢?”

洪三看著身邊的薑亦凡笑道:“這個嘛不急,你看看你這卻黑的眼眶你先去打坐休息一會,我再去裡麵研究一下下午跟我去一趟前麵去取一些能用到的礦石會來我們下午在開工。”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看著此刻已經朝著裡麵走去的洪三心下忽然感覺那裡不對,但是此刻他也隻能聽這老天的話,因為自己的本命武器還在人家手裡。

隨後的薑亦凡便隨便找了個地方盤膝打坐了起來,此刻隨著功法的運轉天地之間的元氣源源不斷的湧入了他的體內,一直靜止在其丹田處的那顆藍色的道丹此刻正慢慢的旋轉了起來,而在藍色道丹外麵的那兩顆光球隨著道丹的不斷運轉也慢慢隨著它旋轉了起來。

正午一過烈日西下,運轉了十幾個大周天的薑亦凡此刻緩緩的睜開了雙眼,此刻隻見在其眼前這時候的洪三正在四下的打量著他.

這一幕嚇的薑亦凡連忙跳起了身後問道:“洪師叔你這是?”

洪三此刻也尷尬的清咳了一聲道:“你醒了啊,我剛纔隻是想叫醒你然後跟我去趟,真巧冇想到這時候你便醒來了。”

這時候的薑亦凡看著一臉真誠的洪三,到嘴邊的話硬是被他吞了回去, 然後笑:“那就勞煩洪師叔了。”

此話說完之後隻見洪三躍起之後便朝著前山飛去,後麵的薑亦凡 背後太極圖幻化而出然後也騰空跟著洪三朝著前麵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