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樹林內斷斷續續傳出女娃的抽泣聲讓這陰森的林子更加恐怖了幾分。

旗陣內薑亦凡正拿著小尺衝向了陰修。

陰修見此人居然打算跟自己近身拚鬥,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詭異至極的笑容。

抬手拔出插進旗陣內部的陰劍,雙臂掄圓了砍向旗陣。

薑亦凡原本打算用小尺砍向陰修插入旗陣的陰劍誰知道他居然果斷的拔出,如今隔著棋陣,他隻能看這外麵的陰修瘋子一般的砍著旗陣。

幾劍下去眼看著旗陣上的五彩的元氣薄膜慢慢的稀薄起來。

此刻空中陰蛇與四條火柱扭打在一起,隨著呂老被其重創,四條火柱也暗淡了許多,攻向陰蛇的攻擊也呆板了不少,而陰蛇雙眼陰光大勝打的火柱連連敗退。

嘴角帶血的呂老坐在地上雙手掐訣苦苦的支撐這上麵的四條火柱,隨著元氣的大量流失他臉色越加的蒼白起來。

估計如果步是後麵緊抱呂老的妞妞那憐人的哭泣聲一直支撐著老人的意誌,他怕是早就昏迷在當場了。

此刻就聽陣內忽然響起嘭嘭的兩聲脆響。

隻見旗陣陣心的幾塊元靈石中的兩塊開始變的暗淡無光隨即爆開,其他三塊也也變成了淡灰色好似隨時都會爆掉一般。

薑亦凡看著眼下之勢,怕是已經到了絕境,目光狠色一閃,連忙腦中對玉冥問道:“老龍你的那個破精神攻擊對著陰修怪物起不起作用。”

玉冥想了一下回答道:“估計應該可以弄他一下,我觀察這陰修半天了,他應該是一名大能修士的元神,不知怎的吸收了太多的陰氣才形成這個樣子。可惜啊如果是以前的主人估計能把他練成一件不錯的寶物。”

薑亦凡聽了玉冥的話後想了一下又問道:“你這回用完了不會再沉睡一個多月吧?”

玉冥乾笑了一下道:“上次是個意外,一時冇控製好,這回絕對不會了,嘿嘿!你就放心一萬個心吧,老龍我是這世上最靠譜的聖龍,冇有之一!”

此時的薑亦凡眯著眼睛算準了外麵陰修陰劍落下的瞬間,他運起踏風術身子猛的一閃,連人帶尺一同衝出了旗陣。

小尺帶著紫光斬向陰修麵門處,陰修見薑亦凡居然敢衝出旗陣並且居然攻擊他,這讓陰修也是為之一愣,隨後單手用陰劍擋了一下小尺。

薑亦凡算準了時機,趁著陰修陰修抬手的瞬間衝到其身後,手中法訣一起,四周空間好似凝固一般。

陰修也發現了薑亦凡的手中的法訣,眉頭一皺單手一甩另外一隻手中的陰劍奔著薑亦凡的頭砍去。

眼看封術將成,薑亦凡對腦中老龍吼道:“玉冥!快用精神攻擊。”

隻見薑亦凡額頭白一閃,陰修揮到一半的陰劍愕然而止,薑亦凡與陰修定格在了那一刻,忽然陰修口中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響徹天地,隻見他抱著頭麵部露出痛苦的表情,頭上青筋爆出。

而薑亦凡則利用寶貴的時間在陰修的位置開始佈置起了迷絕術。

這是他最近研究的第三種封術,專門用來困敵的迷絕術。

此刻玉冥的聲音響起:“冇想到這傢夥更不濟,神識看似強大卻如此不堪。輕輕的刺他一下就如此大的反應,真是個垃圾!”

薑亦凡也無暇顧及這無良老龍,雙手隔空一按,封術最後一步終於完成。

隻見陰修附近青氣升起密雲滾滾,陰修的全是都被籠罩在其中。

此時的薑亦凡單手一招一層隔絕術慢慢的融合到了迷絕術外。

陰修的氣息被其完全的隔絕在禁製裡麵。

空中正與呂老的火柱苦鬥的陰蛇忽然身體一頓,蛇眼慢慢變的開始暗淡無光,身體也任憑火柱緊緊的捆住,甚至身體都慢慢的開始潰散。

呂老見到這一幕,原本蒼白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單手一拍腰間儲藏帶,趕緊拿出一顆補氣丹直接丟進嘴裡。

那張蒼白的的臉上終於升起一絲紅潤隨後開口道:“冇想到薑小友竟有如初造詣,居然精通多種封術。今天如果冇小友的封術估計我們倆都要飲恨這裡了。

現在這陰蛇依然失去了與陰修的聯絡如同死物,等老夫恢複片刻你我二人除去這銀蛇,那陰修就不足畏懼。”

薑亦凡此刻站在迷絕封術外麵手訣飛變變化著,麵露嚴肅像是根本未聽到呂老說話一樣。

呂老見薑亦凡麵容嚴肅,身上元氣一波一波的打入封術之中眉頭又是一皺。

甩手又丟出了五塊元靈石,替換下了已經破碎的元靈石,之後便不在多言閉目努力恢複了起來。

薑亦凡此時冷汗已經打透了衣衫,禁製內的陰修如同瘋癲了一般,不斷的胡亂揮砍,更是放出了大量陰氣滲透入封術內,眨眼間禁製內的密雲被其破去十分之一。

照這樣下去不用多時陰修必定能破進而出。

薑亦凡一麵打著手訣補充密雲跟霧氣一麵腦中飛快的運轉向著對策,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封術已經被陰修破去三分之一了。

薑亦凡神識掃過呂老見其麵色恢複了正常顏色手訣忽然一停身子直奔陰蛇而去,並傳音呂老道:“馬上要困不住這陰修,快快合力出手滅了這陰蛇你我還有一線生機。”

呂老一聽也不含糊火柱的火勢一壯,直接繞緊了陰蛇,陰蛇被火柱烘烤著其體內陰氣則飛速的流逝著,慢慢的陰蛇頭上的獨角也開始的變的透明。

薑亦凡也不斷的用小尺揮砍著蛇身,見蛇頭獨角已經變得透明瞭他心頭一狠,尺身發出紫光,薑亦凡的體內倆倆顆圓球忽然高速旋轉著,體內的元氣跟紫光交織著注入小尺,忽然尺身紫光大勝元氣繚繞,直奔著獨角劈去。

小尺劈在獨角的刹那,不遠處的迷術發出轟隆一聲巨響,薑亦凡佈置的的封術已經蕩然無存。

灰塵中隻見一個披頭散髮的陰修緩緩的走了出來,現在的陰修全身黑氣升騰,陰氣更是如狂暴的洪水一般的在其體外亂竄。

陰修黑漆漆的眸子死死的盯著薑亦凡,怒吼道:“你給我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