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鐲空間的破舊茅屋之中,此刻看完了兩場打鬥的薑亦凡內心翻江倒海,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啊這個屋子裡居然烙印有這樣級彆的打鬥。

而就在那青衫書生消失之後,他的眼前一黑等在看清東西的時候,薑亦凡赫然的發現自己此刻正站在一處全是由玉石做成的山洞之中。

薑亦凡看著這間十分寬廣的玉石山洞時眼神就是一眯,雖然這山洞是一個圓形但是在這山洞的中心位置卻是由一根粗大的柱子聳立在他的眼前。

這時候的薑亦凡沉下了剛纔翻騰的心情後便邁步走下了玉石頭台階。

走下台階的薑亦凡看牆壁上被認為的開鑿了無數的小型凹槽,而且開鑿的十分的整齊。

看到這一幕他好奇的走到了玉璧近前抬手摸了摸牆上的凹槽,這凹槽的地方此刻熱油微弱光。

看完了凹槽之後薑亦凡轉身便往裡麵裡麵走去。

轉過了粗大的柱子後隻見一塊數丈高矮的水晶聳立在石柱的正後麵,看到這塊水晶了之後薑亦凡忽然明白了為什麼在進門 時候會看到那根玉石柱子了。

然後水晶之後薑亦凡發現了一口泉眼,這個泉眼好在咕嘟咕嘟的冒著水泡。

他走到了近前仔細看去才發現這泉眼是封閉在玉石下麵的,就在這時候薑亦凡忽然感覺後脖頸子忽然一涼,然後他下意識抬在後脖子上摸了一把。

這一把摸去後,薑亦凡隻感覺手上好像摸到了類似於水的東西,將手拿到了眼前隻見其手上沾著的是一種透明的液體。

這時候他的頭頂又是一冷,他便伸出了另外一隻手在頭頂一摸,發現跟脖頸處的是一種東西。

這時候薑亦凡退後一步然後抬起頭朝著上麵看去。

隻見在這泉眼的頂部玉石之中居然隱藏著一麵巨大的鏡子,而這水滴就是從哪鏡子中的泉眼流淌而下。

看到這詭異的一幕薑亦凡不僅皺起了鼻子,而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自己的身後好像有人。

這種感覺讓他全身汗毛就是一豎,然後連忙回頭看去。

隻見在他的身後此刻確實是空無一人,但是剛纔的感覺身為化丹期的修士的薑亦凡是不會生出如此錯覺的。

於是他便在這此地的四周在此檢視了一遍,最後證明此地隻有他一個人。

一頭霧水的薑亦凡在此來到了水晶的跟前他剛纔生出感應的地方撓了撓頭。

這時候眼前的這個巨大水晶忽然讓他想到了什麼一般。

現在站在他對著位置是根本看不清這水晶內的東西,隻有爬上玉石底座才能真正看清水晶內部。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馬上抬腳登上了玉台,然而就在他站在玉台上的瞬間,他的心跳好像忽然停止了一般。

隻見在這水晶之中居然封印著一具女子的軀體。

而看過了剛纔兩幅畫麵的薑亦凡更是一眼便認出了此人就是第一個 畫麵那個腳踏黑龍手持玉瓶的女子。

此刻女子正盤坐在一朵蓮台之上,雙手輕輕的搭在自己的腿上,其手掌之中還拿著一根翠綠色的枝條。

薑亦凡在看到這女子的瞬間心下忽然就是一緊,然後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懼感。

就在他打算退下玉台的時候,忽然發現了在水晶的前麵此刻擺放了三件物品。

一張青銅碎片,一柄七尺長劍跟一塊玉簡。

看到這三樣東西的薑亦凡忽然想到第二個畫麵內的那個仗劍屠魔的書生。

這時候他的眼睛轉了幾圈後還是抬手將水晶女子全麵的那三件東西拿在了手中。

退下了玉台之後薑亦凡渾身就是一哆嗦,然後罵道:“TMD不知道為什麼老子看到這女子老是感覺有一種懼怕之感真的是奇怪了。”

說完這話後他便席地而坐拿出了剛纔的那三樣東西,最後他還是拿起了玉簡神識探入檢視了起來。

進入之後隻見一片黑暗的空間之中以為青衫男子正盤坐在黑暗中,當看到薑亦凡的一縷神識進入後便笑道;“小傢夥,好久不見。”

此話一出薑亦凡差異的問道:“為什麼是說好久不見了呢?”

青衫男子笑道:“因為你能道這裡必定是見過我在外麵的那具給玉冥設下禁製的那具分身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臉色就是微微一顫道:“那按照這麼說的話還真的是你我二人好久冇見了呢。”

書生看著薑亦凡如此回答變大笑道:“小兄弟的性格我喜歡,可惜你不是跟我生在同一個時代,不然我定會跟你結拜成兄弟一起闖蕩天下。”

薑亦凡聽著青石書生的話後搖頭道;“闖蕩天下可不是我的理想,我的理想是老婆孩子熱炕頭,衣食無憂柴米不愁。”

聽到了薑亦凡這般回答後青衫書生笑道:“想到達到那個境界那就必須的先完成我的境界!仗劍斬儘天下魔,還給蒼生搏出一世太平!”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苦笑道:“為什麼隻是一世的太平?”

書生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歎氣道:“興衰落幕,崛起昌盛,都是因果必然的,在我死前還可還可守住道心,而我死後一成塵埃風吹之際散滅,故而我隻能保證我這一世。”

薑亦凡聽到了書生的話後也先是點點頭後又搖搖頭。

書生看到了薑亦凡點頭與搖頭後問道:“你不讚同我的觀點?”

薑亦凡笑道:“也不是不讚同,之上感覺大哥你將如此大仁大意之事攔在一人身上,你太累了。”

聽到這話的書生歎氣道:“我出生於亂世,成長與殺伐,經曆過太多的醜惡,直到我修道誌高的境界後心中便在也不會去輕信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不免唏噓道:“我好想能明白你的當時的心情了。”

青衫書生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詫異道:“哦!你也有跟我類似的經曆嗎?”

薑亦凡搖頭道:“我並冇有成在這份境地中,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去理解你的內心所想。”

青衫書生聽完這話後笑道;“好了之前的事情就不多說了,你今天既然能進入道這裡看到我,那便已經證明你此刻已經是化丹境界。而我要告訴你的是這這裡的一些妙用。”

薑亦凡聽到妙用後整個人興奮坐直了身子,對麵的青衫書生看到這一幕也是不僅一笑道:“想來你已經看到了那個往下滴水的鏡子了吧?”

薑亦凡點頭道:“確實看到了!如此詭異的設計想來一定是有他的妙用吧!”

青衫書生開口道:“當年我也是研究了許久才研究明白的,之前你進來是不看到了一場戰鬥?”

薑亦凡點頭道:“是的。”

青衫書生繼續道:“那便是這個東西造出的思維幻影。”

聽到思維幻影幾個字的薑亦凡心中就是一震然後繼續問道:“那些近乎真實的東西都是哪個泉眼弄出來的?”

青衫書生說道:“那麵鏡子可以照出你的打鬥時候的映像,而那個泉眼則可以將映像凝聚成一個圓球。”

薑亦凡聽到這話之後忽然恍然大悟道:“難怪在那玉石的牆壁上有無數個凹槽呢,原來都是放這些東西用的。”

青衫書生點頭道:“正是如此,其實早先並冇有凹槽那些都是我開鑿而成的。”

薑亦凡點頭道:“即便是記錄下來的打鬥又有何意義呢?”

青衫書生聽到這話後哈哈大小笑道:“這用處可就大了小兄弟,想來你能跟你實力差不多的人每天都打上幾十次,你說說這有用嗎?”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眼睛忽然就是一亮然後說道:“難道在幻境之還可以控製對決的人物?”

青衫書生點頭道:“是的,也就是說你還可以全力以赴不計生死的與其在來上無數次戰鬥,但是他的級彆是不會變的。”

聽到這裡的薑亦凡眼中的忽然冒出了一抹精光,讓開始問起了具體細節也操作方法。

一個時辰後薑亦凡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然後抬眼朝著剛纔的泉眼看去眼中充滿閃亮的星星。

剛纔在玉簡之中青衫書生已經十分詳細的將使用的方法告訴了他。還有關於那長劍與銅牌上的功法。

而得知了一切後的薑亦凡將長劍與銅牌放在了泉眼的旁邊後便準備轉身離開茅草屋。

而這時候之前他感覺的那股危機感此刻在次襲來。

薑亦凡此刻猛的回頭朝著那顆水晶看去,可是在他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安靜並冇有什麼事情發生。

低頭想了了想的薑亦凡最後還是繞過水晶走到門口然後抬手推門而出。

隨著他的出去隻見在這水晶角落出一團黑色的影子此刻正在用一雙血紅的眼睛看了一眼薑亦凡推門而出的背影。

看似推門而去實際上薑亦凡隻是化成了一團白煙飄出了石門而已。

此刻一直站在石門外麵的玉冥興奮的道:“怎麼樣進去了吧!裡麵是什麼樣子的啊?”

薑亦凡差異的看著玉冥問道:“你不就是在裡麵出來的嗎?怎麼會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樣子的?”

老龍玉冥老臉一紅道:“我隻是被封印在門上,我有不曾進去過。”

聽到了這話的薑亦凡心下就是一陣狐疑然後也冇多問便開口道:“裡麵冇什麼特彆的!下迴帶你進去看看就是了。”

此話一出薑亦凡忽然感覺出了什麼不對但是又不知道差在什麼地方。

而此刻的老龍玉冥則是興奮的道;“走吧我帶你去看看現在外麵的變化。”

說話間隻見老龍身子一晃便帶著薑亦凡來道了藥園旁邊。

此刻的藥園中已經種滿了靈草,濃鬱的元氣撲麵而來讓此刻的薑亦凡都暗乎了一聲好爽。

而此刻那個魔頭這時正在提著一個木桶在靈田裡給每一株藥草澆水,樣子看上去是那麼的虔誠。

薑亦凡對著玉冥問道:“我怎麼感覺那個魔頭怎麼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玉冥笑道:“確實不一樣了,之前這小子裝的可好了,但是最後還是被我發現了,在我對他進行一番深入淺出的教導之後他便冇了那些懷心思現在一心全撲在了搭理靈田這一塊了。”

聽著玉冥輕描淡寫的將此事講述出來,薑亦凡種是感覺哪裡乖乖的,但是看著眼前這個勤勤懇懇種草的魔頭,薑亦凡也實在是說不出個點什麼。

看得完了藥園後老龍繼續帶著薑亦凡來到了水井處,此刻水井中的水已經可以達到伸手便可觸及的地步,而且在水井的旁邊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條小溪,小溪中的水清澈異常,可惜就是冇魚兒不然一定彆有一番風味。

玉冥看著薑亦凡坐到小溪的旁邊後笑道:“這溪水便是這井水中多出來的,被我引流成立於條小溪。怎麼樣不錯吧。”

薑亦凡麵帶微笑的對著玉冥說道:“你辦事我還是放心的,但是僅限於在這裡,至於在外麵嗎,你就冇辦成果一件正經事。”

老龍玉冥原本以為薑亦凡會對其誇獎一番的可是冇想到居然還是在挖苦自己便哼一聲後自己朝著枯樹下飛去。

薑亦凡看到這個跟一個小媳婦的一般的死龍也是無奈的搖搖頭,然後身子一晃便到了枯樹下麵。

之前的枯樹現在已經生出茂盛的枝丫,而樹下此刻的小紫正趴在金色的大丹前麵打著瞌睡。

薑亦凡的無聲無息的到來 並冇有驚動這裡的一切,而隨後老龍的到來卻是將原本祥和的一切搞的雞犬不寧。

被吵醒的小紫看到了薑亦凡後便馬上撲了過來,然後早他的懷中撒起了嬌來,那一刻麒麟頭在薑亦凡的懷裡蹭個不停,這時候一隻白色的穿山甲也從樹後探出了一個小腦袋,在看到薑亦凡後皺了皺小鼻子後便繼續回到大樹後麵的抱著小木睡覺去了。

此刻的玉冥嘿嘿笑道:“怎麼樣小子你這手鐲空間我搭理的不錯吧!”

薑亦凡點頭道:“確實不錯!值得表揚。”

玉冥聽到這後諂媚的笑道:“既然這樣我是不是可以在你這掏一些賞啊!”

薑亦凡聽到玉冥這話後臉色就是一變然後開口道:“你想要什麼?”

玉冥嘿嘿笑道:“我想要六目炎龍的內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