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平浪靜的海麵之上,忽然出現的五道白光瞬間將此刻的海麵照的異常的耀眼。

這道強光衝出海麵之後更是直衝上了雲霄。

此刻在碧霄群島上的趙家與郭家的人也都察覺出了海麵上的異常,而在碧霄群島外麵不遠處的孤島上麵的齊家距離這白光的距離還更近了一些。

隻是片刻兩方勢力未下到張龍子弟的弟子便得到了命令立即前往白光的位置去檢視情況。

下一秒天空之中便不斷的閃過各色的劍光,而此刻碧霄群島上僅存的一些凡人則是都紛紛走出屋子照著天上去,隻見這連天的劍光猶如一道道流星一般的朝著天空衝去,而此刻有一個聰明的人便已經心下生出了不好的預感,而一些富商已經開始準備各自的船隻準備第一時間逃離這個危險的的地方。

而這時候在海底深處的青銅山洞幻陣外麵的郭京浩與趙清風二人的臉色則是難道了極致,看著還在劇烈晃動的山洞郭京浩大聲對著趙清風喊道:“走吧!看來他們那群進去的人應該是在這幻陣中失敗了!而觸發了什麼大陣的防禦核心,我們必須撤出去了。”

此刻的趙清風輕歎了一口氣後說道:“全體人員撤退!”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隻見現在洞中剩下了三十幾個人紛紛瞬間收了陣法然後朝著青銅大門飛退而去。

然而就在這群人飛退的瞬間,山洞內忽然冒出了絲絲黑色的物質,這些物質出現後,郭京浩便皺眉道:“大家小心遠離那些黑色的東西。”

話音未落隻見兩個郭家的族人身上被洞頂掉下來的黑色粘稠物包裹在了其中,這二人都未來的急喊出半個字便被化成了一灘黑水溶如了粘稠物中。

而此刻看到這一幕的趙清風頭皮就是一麻然後喊道:“趙家族人聽令速速開啟天機蓬傘,二人之間保持現在一傘的距離,注意身邊黑色粘液。” 此話一處山洞便聽到了嘭嘭嘭的聲音,這一刻每一位趙家族人的頭上都飛出一把黑色鐵骨的大黑傘,然後這些趙家的人的位置開始了變化。

這一幕看的此刻的郭京浩眉心就是一跳然後在心下暗罵道:“媽的趙清風這老狐狸,冇想居然給每一位進來的修士都備上了一把天機蓬扇,真的好大大手筆。”

就在郭京浩心下暗想的時候隻見人群之中又有三個郭家的修士被這黑水襲道了身上了瞬息隻見三人便化成了一潭黑水。

而這三團黑水之中又一團黑色液體在吸收完了黑水之後,居然一躍而起朝著不遠處的一名趙家修士撲去。

然而就在這是隻見這位趙家的修士頭上的黑扇猛的一震然後下一瞬居然擋在了這位修士的身前,而著圖案黑水在撲到了黑傘之上後居然慢慢的滑向了地麵之上。

這一幕看在郭京浩的眼裡讓他對這神秘的趙家更加忌憚了幾分,片刻之後隻見二十幾道人影從青銅巨門之中魚貫而出,此刻的郭京浩看著身邊僅剩下的幾個郭家子弟心下暗歎道:“看來這回出去之後郭家的將喪失一半的戰力。”

而此刻率先衝出的趙清風忽然開口說道:“留下兩人封住這扇青銅大門不能讓裡麵的東西出來,其他人員速速退出這葬龍之地。”

這時候隻聽到青銅門口的平台之上馬上傳出了“得令”兩個字。隨後隻見兩位身穿白衣服的趙家弟子上前冒死將這青銅門給關閉了起來,然後居然盤膝坐在了青銅門前,而此刻那粘稠的黑色液體居然透過青銅大門流淌而出。

而這時候盤坐在門前是兩名這修士看到這一幕後便十公果斷的在身上拿出了兩張符篆然後猛然朝著隻見的眉心按去。

就在符篆貼在二人眉心的瞬間,隻見黑水瞬間來到了兩人的身前然後將二人包裹在了其中。

然而就在這時候駭人的一幕出現了,隻見這二人身上忽然冒出了一抹青色的光華,這光華一出瞬間便在二人呢身前形成了一張屏障。

而他二人此刻的身體也被封印在了這青色光華之中。

此刻黑水一雖然包裹這二人但是卻無論如何都破不開這青色的防禦。

門外的眾人在看到這一幕後也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也管彆的就開是朝著這葬龍之地的外麵逃去。

郭京浩看了趙清風一眼後說道:“看來此次葬龍好之旅我們三家全都是賠了夫人又澤兵啊!”

趙清風雲淡風輕的道:“也不儘然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郭家這次進來雖然死了一些人但是你們得到的也是不少。”

此刻狂奔在趙清風身後的郭京浩眼神就是一眯,然後開口道:“趙兄此話是什麼意識?”

趙清風笑道:“我看你們現在郭家的戰力怕是隻有之前的一半不到了,雖然得到了不少好處但是在這東海的家族暗鬥之中,我想你們郭家又冇有那個時間將你們吃下的東西消化掉之前,就已經被彆的家族滅掉了把。”

郭京浩冷笑了一聲道:“這就不勞煩趙兄費心了門,我們郭家可以屹立數千年隻有我們的一套生存方式,在這就不勞煩趙家為我們費心了。”

這時候趙清風嘿嘿一笑然後一柄長劍居然青色飛劍悄無聲息的衝著郭京浩刺了過去。

此刻都在狂奔中的二人郭京浩隻感覺眼前劍光一閃,然後他便下意識的停止了前衝的身子隨後身體猛然往旁邊一躲。

可是因為二人實在是太近了儘管郭京浩躲了一下但是趙清風偷襲的這一招還是貫穿了此刻郭京浩的身體。

空中血花四濺一直帶血的長劍此刻貫穿了郭京浩的肩頭。

這時候的是郭京浩穩住了身形後對著趙清風罵道:“姓趙你這是什麼意識?”

趙清風麵帶微笑風清雲淡的答道:“既然這次的合作我們失敗了,那麼你們郭家也就冇有必要在這東海繼續存在了。”

郭京浩聽到這話後脊背就是一涼然後罵道;“我說之前你找我們商談合作的時候為什麼能擺出那麼低的之態,跟那麼大的誠意,原來你們趙家在一開始的時候便冇打算讓我們郭家能完事抽身啊。”

趙清風單手一點隻見在其身後忽然多出來了數百柄飛劍。

看到這一幕的郭京浩鄒眉道:“你居然還是劍修,你們趙家真的是處處已經算計道了極致啊,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即便我們真的打開了幻陣進入道了核心最後等待我的是不是依舊隻有死路一條啊。”

趙清風點頭道:“其實也不是必須死!趁現在我可以給你一個選擇!”

郭京浩笑道;“是不是讓我歸順你們趙家?以後成為你們趙家的一條狗啊?”

趙清風笑道:“其冇你說的你那般狼狽,隻不過我歸順而已,以後你們郭家便是我們趙家在這片海域的一處外門組織,如果你願意的話這裡依舊歸你們掌管,我們趙家不會參與這裡的一切,隻要每個月給我們足夠的稅就行了,你看怎麼樣?”

郭京浩笑道:“聽起來不錯,隻可惜我們郭家不是我一個人說的算的,我的上麵至少還有三四個人。”

就在這時趙清風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容然後說道:“那如果此刻你們郭家比你大的那幾個人已經全部隕落了呢?”

聽到這話的郭京浩心頭就是一陣暗道:“這趙家顯然是已經覬覦我們郭家好久了,借用此次的探寶定是在我們郭家佈置好了一切,冇想道啊真是殺人者必有被殺時,劉家被他們以差不多的手段滅掉後,冇想道自己家也會以這種形式在東海落幕。”

此刻看這神色陰晴不定的郭京浩趙清風再次開口道:“現在估計外麵的事情都已經解決完畢了,俗話說的好識時務者為俊傑,郭兄現在擺在麵前的時間不多,估我估計這葬龍之地很快便要挪移道其他大陸繼續蟄伏起來,現在給你考慮的時間並不多了。”

郭京浩此刻早已是滿頭的大漢,此刻便是他人生中最主要的一會選擇,這道題無論是他答對還是答錯,隻見的內心都要受到一分的煎熬,家族與個人的權衡最後他還是選擇個人。

隻見郭京浩歎氣道:“如果事情真的按照你說的那樣,那我答應你成為你們趙家在這片海域的一隻手臂。”

聽到這話的趙清風笑道:“這樣就對了,此刻你無論選擇不選擇家族郭家都必然會被淹冇子啊這東海的浪潮之中,而如果你選擇了自己的話你們你未來便是由我們趙家一手為你打造。”

郭京浩聽著趙清風的話後也隻能輕歎一聲道:“現在說這些又有何意義!說把我下麵應該如何去做。”

趙清風笑道:“現在?我們倆最需要做的便是安全離開這個鬼地方,至於以後的事情你隻需要按照我們的吩咐辦事即可。”

郭京浩點了點頭然後單手在肩膀出罩了一下後便跟隨著趙清風朝著這裡的出口奔去。

此刻葬龍之地內部中樞中裡的薑亦凡全身上下也被一抹白光包住,單手這道關並不像是之前那五道沖天而起的白光,而是一顆五彩斑斕的光球,在這光球之中薑亦凡這時正在用心操作這那五道白線的落點。

其實他並不關係其他人落道哪裡,單手這裡還有他的師傅雲真故而他必須的先搞明這白光的用法。

所以他先拿這齊家的幾個人嘗試了一番,雖然之前搞的有些烏龍他將那大漢與陣法少年都甩到不遠處一個不知道名字的島上,而齊磊則是被他甩道了一處十分蠻荒的島嶼之上,又了這三次失敗的經驗,下一個便是這齊家的紅殺女。

隻見此刻的薑亦凡則是真個全神貫注的控製著白色光柱投射的方向,終於他找到了那座之前關押他們的小島。

薑亦凡微微一笑後二話不說的將光柱投向了小島的方向,而剩下的雲真薑亦凡也索性將其一起投放了過去。

將光柱都處理好了以後,剩下的便是他該如何脫身了,隻見他因為隻見他冇在幻陣之中故而射出的光柱並冇有他,那麼也就是說他需要自己離開這個葬龍之地。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輕歎了一口氣後,好在他目前在中樞可以隨意傳送道任何的一處地方。

這一刻的他深思熟慮了一會後隻見薑亦凡瞬間消失在了中樞之中。而隨著他的消失隻見葬龍之地的中樞之中忽然黑光一起然後一團團迷霧忽然填滿了整箇中樞。

彩光一閃一道人影此刻慢步走出彩光之中,走出之人正是薑亦凡,他並冇有將自己傳送道葬龍之地入口的位置,因為他敢大搖大擺的在正門出去必定會被郭趙倆家的人抓得到。

而且對於這葬龍之地的退路薑亦凡早就有著自己的打算,隻見他深處在一處好似迷宮的廣場之中,這時候隻見他反手拿出了一個卷軸然後便按著卷軸的描述一點點的在這處迷宮中前行著。

果不其然就在薑亦凡按照地圖走了大約十幾分鐘後,一處跟地圖上形容的一模一樣的暗門出現在了他的眼前,薑亦凡輕輕的將暗們推開然後便踏入了其中。

進圖暗門之後他明顯感覺好像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般,繼續按照地圖上標註的方向走了下去,在走過了三四處分叉口後,他終於看到了地圖上麵標註的一個出口的地方,看到這裡的時候薑亦凡輕歎了一口氣道:“冇想到在這錯綜複雜的葬龍之地中,居然還隱藏著如此一處暗道機關,居然可以在半小時之內便離開這個地方,真的是讓人給以所思。”

此刻的薑亦凡最後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圖然後便頭也不會的朝著出口走去。

而就在薑亦凡走後一對冒著紅光的大眼睛此刻忽然在黑暗中亮起然後一直數米長的蜥蜴悄然的跟了出來。

可惜了此刻一心隻想出去的薑亦凡根本就冇察道身後的一絲危險正在悄悄的朝著他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