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天龍城街道上人頭傳動,如此盛況這還是天龍城的頭一次。

伴隨這人群的不斷聚集天龍城中的商家們卻一反常態的各個提前關閉起了店鋪然後拖家帶口的一起朝著天龍廣場奔去。

而這此番景象之下最難受的莫過於僅有數百人的守備軍了,這次的天子與公主定親誰也冇想到會弄出如此大的氣勢。

隻見身穿鎧甲的守備軍在這密密麻麻的人流中也隻能起到一點震懾作用,現在要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他們就算想管也是無能為力。

隨著時間的逐漸的推移,中午典禮的時間馬上就要了到了。

早早就來到兩側管理台的各方貴族與城中的顯赫人物都在互相愉快的交談著,有的在蠻族與北魏通商的名流更是隔著老遠跟對麵的人打著招呼。

跟上麵貴族的觀禮台比起來下麵的專門為平民設立的看台就要簡陋的多,隻是一些木頭打成的簡易架著而已,而去誰也冇想到會來這麼多人,架著可以承載的人數明顯不夠用,但是幸虧天龍城的儀式台是在高塔上,而不是在廣場內。

中午吉時已到隻聽到廣場外麵東南西北四麵同時響起了震天的號角之聲,響徹了整個天龍城。

此刻隻見兩道人影從廣場前麵的主席台上走了出來。

所有人在看到這二人後都屏住了呼吸,因為這二人代表是的蠻族與北魏利益集團的高層。

國師郭振對著姝瑪哈薩笑道;“幾天不見你這功力也精進了不少啊!恭喜啊!”

大薩滿姝瑪哈薩笑道;“跟你比還差上不少呢!現在與你交手我真的不知道還能有幾分把握全身而退。”

國師郭振麵依舊保持著微笑道:“我們馬上便成為一家人了,希望以後在也不用與你交手了。”說完這話後隻見郭振對著外麵的高高的舉起了雙手示意大家收聲。

這一刻號角之聲驟然而止,然後國師郭振麵帶笑容的說道:“今天呢是個十分特殊的日子,我們北魏的天子今天便正式的與蠻族的大公主正式定親,以後我們北魏與蠻族將成為一家人。曆經數十年的征戰也由今天起便停止了。”

此話一出馬上台下忽然響起了震天的掌聲,特彆是被飽受戰爭煎熬的兩國交界的民眾們,這個訊息對於他們來說真的是天下最好的事情。

而在貴族看台的眾人也都麵帶微笑的輕輕的拍這巴掌,但是各個心裡都在盤算著以後該如何藉此機會大撈特撈一筆。

掌聲持續足足十幾分鐘終於漸漸的停止了下來。

而此刻大薩滿姝瑪哈薩高聲的喊道:“下麵有請我們的天子與公主。”

這話說完隻見一身紅色金緞紅袍的雅娜在兩名宮女的攙扶下慢慢的從廣場的西側走了出來。今天她的的妝容還是服飾絕對是今天最漂亮的女子。

然而就在他走上台階的時候卻冇有看到對麵那個她朝思暮想的人出現。

這時候站在上麵的姝瑪哈薩也看出了事情的不對便對著郭振問道:“你們的天子殿下呢?”

聽到身邊的姝瑪哈薩開口問出了此話郭振的心就是一緊,然後說道:“這個,我要是說天子丟了你信嗎?”

姝瑪哈薩聽到了郭振的話後眼睛就是一瞪然後十分氣憤的說道:“姓郭的你在說一遍!你家天子殿下這是什麼意義?這是欺負我們蠻族好欺負嗎?”

國師郭振不好意思的低頭道:“ 還請息怒啊,在今天個日子裡不易於動怒,你看我今天站在這裡了就是表明瞭我們北魏的態度,天子殿下失蹤這件事我也不是不想告訴你,隻是感覺就算拿小子失蹤了我們這北魏與蠻族的大事還是要辦的,這不僅是為了我們一家而是為天下蒼生不是嗎?”

姝瑪哈薩聽著郭振的話雖然還是瞪著他但是此刻他的心裡也知道,有些事情就是這樣這二人的聯姻也隻是政治意義上的一種較量,說不重吧這關係道倆家的名譽,但是說重吧真道友那麼一天兩家會不會翻臉這誰又知道呢。”

而此刻站在天龍廣場上等了許久的雅娜遲遲不見薑亦凡出現心裡忽然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而此刻他朝著上麵的姝瑪哈薩也郭振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此刻姝瑪哈薩正在朝著郭振怒吼著,看到這一幕他的心底徹底的涼了。

而跟著蠻族公主等了半天的看台上的蠻族之人也漸漸的等的不耐煩了起來,甚至有人開始在私下紛紛的議論猜測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

這一刻原本平靜異常的廣場之上瞬間便變的吵鬨了起來,這一刻姝瑪哈薩低頭朝著台下看去隻見她開口道:“北魏天子這幾天染上了重病目前不能方便前來,但是這儀式繼續舉行請大家安全一點。”

此話一出頓時台下竊竊私語的眾人聽到這話後都停止了竊竊私語,雅娜公主更是抬頭朝著姝瑪哈薩看去她想知道剛纔的話隻是敷衍還是真的如此。

就在這時人群之中不知道誰喊了一句:“騙子前天我還看到天子殿下在城裡閒逛怎麼可能說病就病了!你們北魏這是冇將我們蠻族放在眼裡。”

此話一出原本逐漸平靜的廣場之上在此沸騰了起來,然後更有人在私下不斷的煽風點火。

看到這一幕的姝瑪哈薩與郭振馬上同時暗叫不好,看來這人群之中定有不少心懷鬼胎之人開始混淆視聽。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廣場的地下忽然傳來了轟隆的巨響,之後整個大地更是開始不斷的搖擺了起來。

此刻有人率先喊道:“地震了大家快跑啊。”

這一聲還出之後擠滿了人的廣場之上馬上亂做了一團,之前擠到前麵的人還在沾沾自喜,但是這一刻卻成了他們的催命符。

而此刻在貴賓席上的眾人也被搖擺嚇的夠嗆,但是他們有專門的撤離通道,隻見貴族們紛紛從通道逃了出去。

隨著搖擺的越來越厲害,忽然一天龍廣場的廣場上忽然裂開了一個大口子,此刻的雅娜公主正在被人宮女攙扶這往屋內退去可是這大坑的出現瞬間讓其中一名宮女掉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的姝瑪哈薩就要下去施救,然而此刻隻見地上忽然漏出了一張巨大的口器,衝出了地麵。

隨著口器的探出雅娜公主與另外一個宮女也一同掉下了深溝之中。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藍光閃過隻見雅娜的妹妹小公主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廣場之上,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一把抓住了姐姐的雙手。

而巨大口氣在衝出一回後便在此潛入了地上,也就在這一刻在裂空之中忽然飛出了一群更當時偷襲薑亦凡與李闊一樣的背生雙翼的怪物。

這些怪物飛出之後便衝向了慌亂的人群開始無差彆的攻擊,這一刻開始天龍城瞬間成為了一座人間煉獄。

也許老天都有些看不下去這淒慘的畫麵,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烏雲密佈,豆大的雨點片刻之後便灑向了大地。

而此刻小公主經已經將雅娜一點點的拖拽了上來,可是就在這時地下裂縫中忽然亮起一道黑色的曝光。

這一刻姝瑪哈薩與郭振在看到光爆的時候都是心頭一震,然後二人居然冇有去管此刻正在屠殺百姓的怪物而是朝著深坑一躍而下。

就在這時廣場之上在此震動了起來,然後一條黑漆漆的東西在此衝出了地麵,然後在此飛快的縮回了地下。

然而在這黑乎乎的東西上此刻正趴著兩人,冇錯正是在掉入地下的薑亦凡與李闊二人。

這二人被這巨獸代行了半天的路程冇想到最後居然被帶到了天龍城之中。

隨著巨大慣性被摔飛的二人重重的摔在天龍廣場之上。

此刻的薑亦凡揉了揉自己的屁股罵道:“這畜生這是把咱們帶到那了?”

本就受傷了的李闊這下被摔的更是七葷八素勉強的站起身子然後說道:“我怎麼看這裡像是天龍城啊!”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連忙四下張望了一眼,這一眼便看到在另外一麵的姐妹二人!

而此刻驚魂未定的姐妹二人忽然看到被甩出的薑亦凡也都是一愣。

隨後兩人姐妹同時說道:“怎麼是你!”

薑亦凡看到這兩姐妹後神情也是一愣然後開口道:“你倆這是?”

然而就在這時大坑下麵此刻傳來了打鬥的聲音,上麵的四人順著打鬥的聲音看去,隻見此刻姝瑪哈薩與郭振正在與下麵的幾隻黑色的怪物打鬥著。

這時候地下黑光再現,這一刻薑亦凡好似受到了什麼召喚一般站起身子便跳下了大坑,看到薑亦凡跳了下去李闊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子也跳了下去。

這一幕給此刻的對麵的姐妹花看的傻了眼,但是片刻之後隻見雅娜脫去外麵的長袍也跟著薑亦凡跳下了深坑。

看到姐姐跳下去的小公主輕咬了一下嘴唇也也一個縱身跳了下去。

隨著幾人的跳下地麵的那條溝壑隨著一陣震動後居然合上了他的口子。

而此刻在天龍城中齊闖卻正帶著守衛們在與那數十隻飛出的妖怪戰在了一處,雖然守衛人多但是在這人群之中根本就很難有立腳之地,在加上因為人太多,死在這妖獸手下的民眾並不是很多,大多都是因為相互踩踏而亡的,慘狀可見一斑。

跟外麵比起來下麵的戰鬥就冇那麼驚險了,此刻姝瑪哈薩與郭振在與四隻黑色的怪物打鬥在一起,而這些怪物的身後便是一一道巨大的石門,石門之上便時不時的放出一些黑光。

然而在薑亦凡跳下後並冇有打擾道正在打鬥的幾人與妖怪,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迅速的躲到了一塊大石頭深灰,而此刻的李闊也落地後也馬上一個滾道了薑亦凡的身後問道:“你小子不要命拉啊!”

薑亦凡探出了小腦袋看著對麵的二人四獸說道:“你跟著我下來乾什麼我,我下來是為了破解我身上東西,這事情與你無關你下來乾什麼!”

李闊笑道:“這些年你到哪裡不是我跟著的,跟著你都快二十個年頭了,其實有些時候我也感覺是該放開了,但是身體卻還是很誠實的便跟著跳下來。” 此刻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就看到旁邊一道紅色的身影朝著他倆靠了過來。

這時候薑亦凡定睛一看纔看出來了這不是自己的媳婦嗎~!然後等她衝到了自己身邊的時候薑亦凡調侃道:“媳婦你是看到你老公跳下去了,你捨不得我來跟我殉葬了嗎?”

雅娜白了他一眼後探出一隻收在薑亦凡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然而就在這時也又一道藍色的身影衝了過來,薑亦凡抬眼看去然後歎氣道:“你倆這是乾什麼,一個接著一個的往下跳嗎?”

小公主看著眼前的薑亦凡忽然開口道:“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就是北魏的天子。”

揹著突如起來的一句說的一陣頭大的薑亦凡一時間冇反應過來就回了一句:“你也冇問過我是誰啊!對了你也冇告訴過我你是誰啊!”

聽到二人對話的李闊跟雅娜好像都聽出了些什麼一樣一起看向了薑亦凡。

薑亦凡看到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的二人連忙說道:“這都是誤會!我與她也隻是見過幾麵而已,而且我還是被欺負的一方!”

聽到這句的雅娜抬手手又在薑亦凡的胳膊上掐了一把然後對著小公主問道:“小妹你倆是咋認識的?”

小公主哢吧了哢吧眼睛然後說道:“還記得我之前跟姐姐說在茶樓碰到的那個惡徒嗎?就是他!”

雅娜聽到這話後撇了薑亦凡一眼然後說道:“這麵都跟我定親了還在外麵招惹彆的女子,你怎麼說?”

薑亦凡願望道:“我說我是受害者你信嗎?”

此話一出包括小公主在內都對著薑亦凡做出了鄙視的表情。

薑亦凡無奈的歎了口氣就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麵傳來一聲巨響,然後他下意識的探出頭去朝外看去,隻見姝瑪哈薩與郭振已經處理掉了一兩隻黑色的怪物,而剩下的倆隻怪物眼看不敵就要朝石門內退去。

此刻隨著石門的打開裡麵的黑光再現,在此看到黑光,薑亦凡與郭振的心中忽然就是一顫,這是隻有覺醒的人才能感受到的東西,那道黑光就是這幻陣的關鍵。

想到這裡的講義費也顧不上彆的直接衝了出去。

此刻的郭振看到了薑亦凡後眼神就是一眯,心底忽然升起了一絲殺心,但是隨後又在他身後看到了李闊與蠻族兩姐妹,他的這份殺心才慢慢的退去。

這時候在他的一愣之下兩隻黑色怪物終於是的躲入了大門之中。

而此刻出現的四人讓姝瑪哈薩也是一愣隨後對著雅娜問道:“你怎麼帶著你妹妹進到這裡了?”

雅娜低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時候薑亦凡上前一步開口道:“剛纔外麵洞口塌陷我們四個掉了下來。”

姝瑪哈薩在看到薑亦凡後救是一愣然後問道:“你小子是在什麼時候出現在了?”

薑亦凡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們跟李闊被人陷害最後跌入一條巨蟲身上,出去後才知道我們到了天龍廣場之中,然後便是遇到坍塌,我們四個便在此掉了下來。”

聽著薑亦凡輕描淡寫的解釋了一下此事後姝瑪哈薩眉頭就是一皺,這時候郭振看了一眼薑亦凡說道:“你小子以後乾什麼事情能跟我說一聲嗎?你知道這幾天為了招你我們將整個天龍城都反了個底朝天了。”

李闊聽到這話後連忙上前一步道:“還請國師息怒,以後不會在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簡單的寒暄了幾句後六個人都看向了眼前的黑石大門看去。

這時候薑亦凡與郭振的心裡都在盤算著,然而就在這時隻見黑石大門居然自己打開了,這一幕嚇了幾人紛紛倒退了數米遠,隻見這回大門不是隻開了一條縫隙,而是正在的敞開了他的大門,此刻裡麵的一切全部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隻見一個紫色的祭台之上漂浮著一顆黑色的珠子,而這祭台的下麵則是數十隻黑毛的殭屍空中還有十幾隻黑色的怪物。

隨著大門的敞開這些怪物好像嗅到了生人的氣息了一般,原本黑洞洞的眼睛內都冒出了紅色的光華。

這一幕看到的眾人就是頭皮一麻,而此刻薑亦凡赫然的發現這些怪物的身上都有一條隱隱約約的黑線與那珠子連接在一起。

就在這時候隻見洞內的四五十隻怪物全部衝著六人衝了過來。

薑亦凡不急多向便喊道:“這些東西應該是被那顆珠子控製的,我們要先破壞珠子,不然誰也彆想活命。”

聽到這話的其他幾人都是一愣,原本打算往遠跑的蠻族幾人忽然發現背後漆黑的洞穴之中也不斷的亮起了紅色的幽光。

薑亦凡拍了拍身邊的李闊道:“老哥這是拚死的一局了。”

李闊嘿嘿一笑道:“記住你小子要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