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破的茶館二樓,一個偉岸的身影正死死的擋在青年前麵。

滿天的血花飛濺二樓的地板之上。

這一刻的薑亦凡第一回反應過來馬上上前抬起雙手按在李闊的背後上然後隨著體內勁力運轉隻見三枚烏黑的銀針緩緩的從其胸口慢慢被頂了出來。

薑亦凡看到落在地上的黑色銀針後眼中厲色一閃然後便對著對麵的蘇夏冷冰冰的開口道:“拿出解藥快一點!”

此刻的蘇夏這時候才從驚呆中反應過來然後馬上在身上拿出了一顆黑色的藥丸想要親自餵給李闊,這時候薑亦凡的身子忽然擋住了她的路抬手道:“不勞煩您了,我會給我大哥喂藥的。”

這一刻蘇夏忽然眼睛就是一眯道:“你是他弟弟?我怎麼冇聽說過?”

薑亦凡拿過藥後再鼻子下麵聞了一下後便將藥送到了李闊的嘴裡。這時候的李闊在吃下解藥後第一件事變是盤坐下來藉著要勁逼出毒素。

一炷香向後隻見李闊張嘴噴出了一口黑血後終於睜開了眼睛,當看到薑亦凡冇事後他終於鬆了口氣。

就在這時候包房中一直冇露麵的那個女扮男裝的青年漫步走了出來然後對著蘇夏道;“今天真晦氣冇買到茶葉不說還在這裡碰到的這個討厭鬼,這幾天真的需要沐浴更新焚香去去晦氣。”

薑亦凡聽到了此女的話後不忿的道:“老子碰到你這個蛇蠍心腸的怨婦纔是晦氣,一看就不男不女的。咋地不敢以真麵目示人啊醜八怪。”

青年聽到有人喊他醜八怪馬上跳起來怒道;“蘇姑姑給我弄死這個淫賊,我受不了了。”

這時候蘇夏開口道:“你們倆鬨夠了嗎?這是天龍城不是你們的王宮大院。”

這時候氣色恢複的七七八八的李闊站起身字道:“不好意思了,我這個弟弟平日了驕橫慣了,今天第一回來到這裡多有冒犯,小夏不要介意。”

當蘇夏聽到李闊叫她小夏的時候她的身子就是一顫然後瞬間便恢複了正常道:“李親衛以後不要在這樣叫我了, 我們已經不是當年年少的時候,現在一切都已經物是人非了。”

就在四人站在二樓說話的時候忽然融到一樓傳來了守城兵卒稀稀拉拉的聲音,這時候薑亦凡朝著李闊看一眼然後小聲道:“這守城的兵將你認識嗎?”

李闊搖頭道:“我又不是神仙好幾十萬大軍中的一個小小的守城門衛我怎麼可能認識。”

薑亦凡歎氣道:“不認識那還等什麼呢?”說著隻見薑亦凡看準了後巷的位置二話不說的直接跳了下去。

有人開了頭李闊也隻能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而此刻二樓剩下的二女看到這番情節也都是一愣,這時候十幾個手持長矛的衛兵聽到上麵的動靜馬上都衝到了二樓。

這一刻茶樓二層之中一對衛兵瞬間便將蘇夏與女扮男裝的女子。

此刻隻見蘇夏不緊不慢的拿出了一塊刻有蠻字的金色令牌。衛兵隊長看到了令牌的瞬間臉色就是一變然後漏出衣服獻媚的笑容道:“不知道是蠻族使團的人員啊,小人在這裡有人不識泰山,”

蘇夏擺擺手道:“嗯這裡冇你什麼事情了,至於這茶樓的損失我改天讓人送來便是了。”說完這話後便頭也不回的朝著樓下走去,而他身後的那位女扮男裝的女子也馬上跟著她走下了樓,但是神情卻是氣鼓鼓的一看就是還在生氣的樣子。

此刻躍下茶樓的薑亦凡與李闊已經沿著後巷跑出去了老遠。

薑亦凡回頭看了一眼應該是冇有追來後便停下了腳步道:“老李怎麼樣身體還受的了不?”

這時候的李闊雖然麵色還有些潮紅但是就看剛纔跟著他的速度來看應該是一點問題都冇有。

李闊淡然一笑道:“你小子啊無論道了什麼地方都能惹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端,你真的惹禍精體質啊。”

薑亦凡聽著李闊對著自己的挖苦反完全冇有理會反而一臉奸笑的對著李闊笑道:“剛纔那個彪悍的大辮子女子是誰啊,好像跟你又些什麼事情呢,來來來反正也冇事說來聽聽。”

李闊看著一臉奸笑的薑亦凡臉色瞬間就是一黑然後開口道:“你個小小孩的怎麼那麼的八卦,你不知道嘛這個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能問的嘛?”

薑亦凡抬手切了一聲後小聲的嘟囔道:“冇想到你這木頭嘎的腦袋既然還有這方麵的才能。”

李闊聽到了這話後便朝著薑亦凡看來一眼,薑亦凡馬上扭頭看向了彆的地方然後問道:“之前聽說我外公的墳冇有遷到北郡都城,而是埋在了這天龍城之中,這件事你知道多少?”

扯屁的幾句的薑亦凡終於還是說出了今天要辦的正事。

李闊想了想然後開口道:“當時老將軍戰死的時候我並未在身邊,而是被派到了你母親哪裡,雖然後來我也暗中調查過這些事情但是其中的疑點實在是太多而且當年那一戰活下的人隻是寥寥無幾,故而暗中擦了這麼多年我還是疑點頭緒都冇有,但是我這十幾年中我發現北郡都城之中原來不隻我一個人在差此事,在暗中居然還有不下三股勢力在查。而且據說在蠻族之中也又很多在擦當年老將軍下葬在這天龍城之謎,又人說他是犧牲了自己為北魏保住了天龍城中龍脈,還有的人說你外公根本冇死在那場戰鬥中,他隻是碰到了仙人然後脫離了塵世去修仙了。像是類似的傳說更是多如牛毛,故而今天你才能在茶樓上聽到關於你外公的評書,雖然很多都是杜撰但是這也恰恰證明瞭一點你外公在這天龍城中定有秘密。”

薑亦凡聽著李闊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歎氣道“這回君王將我派遣道這天龍城之中定不是隻是因為讓我來見蠻族的大公主這麼簡單,但是我現在暫時還想不道他的用意,但是這事情八成跟我外公有關。目前這個世界上我外公的在世的親人貌似好像就隻有我一人了。”

李闊低頭想了一會道:“對了當年我暗中調查的時候曾經在一位逃兵嘴裡聽聞,好像你的外公在大戰之前曾經去過天龍城外的一處古刹,而且曾經在裡麵待了好久。”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眼前就是一亮隨即問道:“你問這個逃兵靠譜嘛?”

李闊歎氣道:“按理說管這小子叫逃兵確實是委屈他,當年他也是一把戰場上衝鋒的好手,可是當年在鎮守天龍城的時候因為主帥忽然失蹤導致的全軍無人指揮他看事情不好才逃的。

薑亦凡點頭道:“按照道理說他這樣的情況回到軍營跟上門說明情況便可以,為什麼他不去做呢?”

李闊搖頭道:“這就是我感覺奇怪的地方,因為他逃出了天龍城後並直接回到我城內而是在田龍城附近隱姓埋名的當起了農民,你說奇怪不奇怪。”

薑亦凡摸著了下巴然後問道:“現在你還能找到這小子嘛?”

李闊搖了搖頭說道:“我找完他,他整個人便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一下了就TM憑空消失了,之後的無數年了我曾經多次派人去燕山各城尋找他的蹤跡可惜完全都是死沉了大海一般。”

薑亦凡看了一眼纔此刻中午才過便一抬手道:“走我們倆出城玩玩如何?”

李闊笑道;“這古刹距離這裡可是有些路程了你確定今天要去?”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就是一愣然後問道:“你不是說就在城外嘛?”

李闊笑道:“雖然是在城外但是是在南門外,而我們現在正北們,你知道這倆地方的距離就算我倆做馬車的話也至少的傍晚才能到達古刹。”

薑亦凡一聽這話馬上便歎氣道:“這天龍城真的太大了乾什麼都不方便!”

李闊看著薑亦凡的樣子忽然打趣道:“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你一定會很喜歡的。”

薑亦凡聽道這話後笑道:“你怎麼就知道我一定喜歡呢?”

李闊笑道:“因為我是你肚子裡最大的那隻蛔蟲啊,你小子想什麼我還能不知道嘛?”

薑亦凡歎氣道:“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軟肋啊,你以後在敢魯莽行駛小心我找人辦了你小李哦 。”

李闊嘿嘿的笑了兩聲後便率先朝著街走,而在他身後的薑亦凡此刻也撅著最身上前麵李闊的步伐。

中午一過街道上的行走的行人瞬間變少了許多,一些開門早的商鋪現在便已經準備打樣收攤了,但是廟街上這個時候纔是他們一天的開始。

此刻李闊帶著薑亦凡正穿行在廟街之中,這條接到坐落在了天龍城的東巷之中,整個一條街雖然不大但是街上每個店鋪之中都是客滿為患包裹。

薑亦凡這是第一次來到這等等地方,於是便東瞅瞅西看看,好像對這裡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一般。

李闊看著身後的薑亦凡笑道:“怎麼樣這地方是好玩把?”

薑亦凡冇有說話而是聳了聳肩膀道:“之前那個叫什麼夏的姑娘不是就是因為你成天泡在這纔跟你分道揚鑣的?”

李闊忽然聽到薑亦凡提其了蘇夏後臉色就再次一沉道:“小子我告訴你,以後不要在我麵前提那個女人,而且不要拿那個女人跟我開玩笑,這樣不好笑。”

薑亦凡看著如此一反常態的李闊隻能搖了搖頭道:“明白了!以後我不會在拿那個女人跟你開玩笑了。”

此刻的李闊歎氣道:“你不要多想,她隻是我的要逆鱗而已,而你卻是我最親的人,我不想我最親近的人老是拿的我逆鱗來玩這樣的感覺十分的不好。”

薑亦凡點頭道:“對不起李闊是我茹莽了。”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隻見李闊帶著薑亦凡租到了一處巨大的樓閣前麵,這樓閣上懸掛這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木做成的牌匾,上麵居然洋洋灑灑的刻著三個打字飄雪閣。

李闊站定了身子抬眼朝這牌匾看了一眼後便拉著薑亦凡往裡走去。

此刻飄雪閣門口正站著幾個美麗的女子在時不時的跟走過的男子攀談著,忽然看道從對麵忽然走過來兩人便瞬間滿臉都上掛滿了微笑上前對著李闊與薑亦凡笑道:“兩位看著是生麵孔呢!怎麼樣陪妹妹去裡麵坐下然妹妹我陪你喝上幾口小酒消解一下平日的煩惱可好?”

李闊根本冇有搭理上來跟自己搭訕的女子然後帶著薑亦凡徑直的走向了樓閣之中,而之前與他倆搭話的女子見狀也隻能暗嘛一句晦氣然後便轉身繼續去尋找新的獵物。

這時候李闊二人已經走到閣樓的內部,薑亦凡一腳踏入便看到聳立在閣樓中心的那塊數十丈的巨石,這巨石上麵更有一條不大的瀑布順著石頭奔下直接落在地下的一處水潭之中。

薑亦凡對這個一旁的李闊說道:“冇想到一個小小的閣樓隻能居然還有這等奇觀真的彆有洞天啊。” 李闊笑道:“單論這奢華的話冇有那個地方的青樓能比的上天龍城的廟街奢華了,其他地方都是靠著一個店鋪養一條街麼人,廟街卻是每個盤口都有又自己的獨到之處,就比如說這飄雪閣把,他的特色便是這無處不在的奇觀意境,故而不少的書生與文人便喜歡到這種地來一邊看著美女另一邊還能就即興來上一首句子。”

這時候一位穿著黑紗裙襬的女子朝著的二人走來,看到李闊後便開到道:“不知道二位道我們飄雪閣是為了尋人啊還是尋歡啊。”

李闊聽到這話後笑道:“我們先尋人如果尋不到對話我們考慮一下是不是要尋歡放鬆一下。”

那黑紗女子聽到這句話後臉色就是變然後對著李闊問道:“你們倆個是何人?”

這時候李闊嘿嘿一笑道“請問你們這裡現在還有冇有青衣這個人?”

黑紗女子聽到青衣兩個字後臉色終究黑然後笑道:“抱歉我們恩這裡冇有二位要找的人。”話音未落隻見黑紗女子就要轉身離開,而這時候李闊笑道:“彆急走嘛!你看看認得不認得這個。”

說話間隻見李闊在腰間拿出了一枚黑色的令牌在手裡慌了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