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小樹旁邊,此刻的正在按照老龍的方法將一片一片的九陽木屑鋪在雲真的傷口上。而此時雲真的後背處被敷上木屑的地方此刻居然升起了絲絲紅煙。

玉冥看到了升起的紅煙之後笑道:“看到冇有是不是跟我剛纔描述的差不多,這至剛至陽的九陽木,就是這陰毒的最大剋星。這紅煙便是已經融合了他精血的最深層的陰毒。”

薑亦凡聽著玉冥的話臉上不免漏出了一絲擔憂之色,然後開口問道:“如果是融合了精血的那用不用現在提前給我師傅服用一些丹藥?”

玉冥搖頭道:“現在還不行,一定要等到紅煙便成黑煙的時候纔可以,還有紅煙結束後你一定要第一時間手握木兩隱藏在他體內最後的一絲隱藏在深處的陰毒逼出體外才行。”

薑亦凡點了點頭然後便在雲真的身邊盤膝打坐了起來。

一縷縷紅煙從雲真的後背的傷口處飄出,隨著飄出越來越多的紅煙後,此刻處於昏迷中的雲真忽然身子開始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發現了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上麵手中握著這片九陽木的碎屑輕輕的拍在了雲真的心口處。

這一掌上去隻見昏迷的雲真忽然張開嘴猛的吐出了兩大口黑色的鮮血。

黑血噴在了薑亦凡的衣服,一股腥臭的味道瞬間瀰漫了整個洞穴之中。但是此刻他並不關心這個,隨著自己掌中摻雜著九陽木至剛至陽的元氣慢慢的被其送入雲真的體內。

片刻後雲真那吐完黑血後蒼白卻打著一絲黑氣的臉上的終於有了幾分血色。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被他輕輕的放下,而這時候老龍的聲音也隨著響起道:“看來我們第一步做的不錯,這老小子體內深處的毒被罷的七七八八,剩下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聽到老龍這話的薑亦凡點頭道:“這回幸虧師傅跟著我們潛入了過來,不然先不說能不能成功的製服這破天獸,就算成功的製服了,我看著情況師傅也未必能撐到我們回去。”

老龍點頭道:“這就叫命術,有些人不該死那老天便會給他留出一線生機讓他博上一博。好估計差不多了你現在先給這老小子吃上一顆丹藥確保其體內元氣正常運轉,然後再幫他換一批九陽木的木屑。”

薑亦凡聽著老龍的吩咐後隻是點了點頭然後便起身來到了雲真的麵前,反手拿出了兩顆此刻自己手中品級最高的兩顆丹藥送入了其嘴中,然後輕輕的將雲真反轉了過來,輕輕的將此刻已經變黑的九陽木的木屑一片一片的拿下。

一會後當全部木屑全部拿開後,薑亦凡赫然的發現之前佈滿紅絲的傷口處現在隻剩下了黑色的腐肉。

看道這一幕的他心下也是一喜,然後神念傳出這時隻見胖乎乎的破天獸一扭一扭的朝著薑亦凡跑了過來然後雙手攤開將一大團九陽木的木屑放了他的身前。

薑亦凡看著這巨可愛的小傢夥伸手輕輕的摸了摸它的肚皮,破天獸被薑亦凡摸的發出了咯咯咯的聲音然後一個後滾翻逃出了他的魔抓在此回到了九陽木的下麵用一對小眼睛好奇的看著薑亦凡這個它的新主人。

這時的薑亦凡看著身前的木屑,反手拿出了那柄水藍色飛劍,握著劍尖輕輕的劃開了雲真後背的腐肉。

腐肉一被劃開裡麵綠色的膿血瞬間湧出,薑亦凡也不僥倖直接用自己的衣服幫其擦去膿血,隨著膿血不斷被擠出,雲真的傷口也在漸漸的變化著,飛劍寒光再起這時他輕輕的將傷口四周的腐肉挖去,雖然這時候還冇有鮮紅的血流出,但是薑亦凡已經可以感覺到有生機的血肉。

做完這些後,薑亦凡拿起了地上的九陽木的木屑,開始認真的一層一層的撲在了雲真的傷口上。

隨著九陽木的撲上隻見一屢黑其氣便從其傷害中冒出。

老龍看到黑氣後終於歎氣道:“好了小子你能做的現在都已經做了,我們下麵能做的就是等著他自己醒來了。”

弄完一切的薑亦凡也終於抻了個懶腰然後看著一下現在自己的衣服後便搖頭笑了笑,隨後隻見他迅速的換上了一間紫色長袍,而那套白衣服隻見他手中紫火一起頃刻間便成為了一片飛灰。

這一刻換完的衣服的薑亦凡心情無比的舒暢,怎麼說也算是解決了一個目前最大的麻煩,想到這裡他忽然朝著此刻正趴在九陽木下的破天獸看去。

隻見這一刻小獸正卡巴著一對大眼睛看著他,薑亦凡上前幾步想抱起這可愛的小傢夥,可是卻受到了反抗,薑亦凡麵色就是一愣然後神念傳音道:“你個小傢夥想要什麼啊,一直趴在這裡。”

片刻後一個稚嫩的女聲說道:“我要在這裡等九陽木開花!那花能讓我長大。”

聽到是女聲的薑亦凡整個人就是一愣,因為他萬萬冇有想到這破天獸居然是個雌性,那自己剛纔還摸了她的肚子,哎罪過啊罪過。

雖然腦中想著其他的但是薑亦凡還是溫柔的問道;“這九陽木還需要多久才能開花啊?”

許久後那個女聲在此響起:“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我的父母將我送到這裡後便離開了,他們囑咐我無論什麼時候一定要等到九陽木開出花吃下去後才能離開。”

薑亦凡聽著破天獸的話也不禁皺了皺鼻子,因為他不可能在這裡陪這小傢夥等上十年百年甚至是千年,等到雲真醒來後他們就必須要去尋找出路。

然後就在這時一身嘿嘿的笑聲打斷了薑亦凡的思路。

薑亦凡撇著眼睛看向了老龍玉冥問道:“你笑個P,是不是有有什麼歪注意了,有的話就快點說啊,我可冇空跟你磨磨唧唧的。”

此刻隻見玉冥籌到了他的身邊小聲的說道;“其實你可以直接將這九陽木連根弄到手鐲之中嘛。”

薑亦凡聽了老龍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道:“你的意識是?”

老龍奸笑了一下道:“對我就是這個意識,你用紫色火焰將九陽木根鬚下麵的石頭全部燒掉然後直接連根一起丟進來,而我提前找個地方挖好坑等著它。”

薑亦凡狐疑的問道:“你確定這個可行?”

玉冥發狠道:“不做實驗一下,

(本章未完,請翻頁)

金色的小樹旁邊,此刻的正在按照老龍的方法將一片一片的九陽木屑鋪在雲真的傷口上。而此時雲真的後背處被敷上木屑的地方此刻居然升起了絲絲紅煙。

玉冥看到了升起的紅煙之後笑道:“看到冇有是不是跟我剛纔描述的差不多,這至剛至陽的九陽木,就是這陰毒的最大剋星。這紅煙便是已經融合了他精血的最深層的陰毒。”

薑亦凡聽著玉冥的話臉上不免漏出了一絲擔憂之色,然後開口問道:“如果是融合了精血的那用不用現在提前給我師傅服用一些丹藥?”

玉冥搖頭道:“現在還不行,一定要等到紅煙便成黑煙的時候纔可以,還有紅煙結束後你一定要第一時間手握木兩隱藏在他體內最後的一絲隱藏在深處的陰毒逼出體外才行。”

薑亦凡點了點頭然後便在雲真的身邊盤膝打坐了起來。

一縷縷紅煙從雲真的後背的傷口處飄出,隨著飄出越來越多的紅煙後,此刻處於昏迷中的雲真忽然身子開始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發現了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上麵手中握著這片九陽木的碎屑輕輕的拍在了雲真的心口處。

這一掌上去隻見昏迷的雲真忽然張開嘴猛的吐出了兩大口黑色的鮮血。

黑血噴在了薑亦凡的衣服,一股腥臭的味道瞬間瀰漫了整個洞穴之中。但是此刻他並不關心這個,隨著自己掌中摻雜著九陽木至剛至陽的元氣慢慢的被其送入雲真的體內。

片刻後雲真那吐完黑血後蒼白卻打著一絲黑氣的臉上的終於有了幾分血色。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被他輕輕的放下,而這時候老龍的聲音也隨著響起道:“看來我們第一步做的不錯,這老小子體內深處的毒被罷的七七八八,剩下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聽到老龍這話的薑亦凡點頭道:“這回幸虧師傅跟著我們潛入了過來,不然先不說能不能成功的製服這破天獸,就算成功的製服了,我看著情況師傅也未必能撐到我們回去。”

老龍點頭道:“這就叫命術,有些人不該死那老天便會給他留出一線生機讓他博上一博。好估計差不多了你現在先給這老小子吃上一顆丹藥確保其體內元氣正常運轉,然後再幫他換一批九陽木的木屑。”

薑亦凡聽著老龍的吩咐後隻是點了點頭然後便起身來到了雲真的麵前,反手拿出了兩顆此刻自己手中品級最高的兩顆丹藥送入了其嘴中,然後輕輕的將雲真反轉了過來,輕輕的將此刻已經變黑的九陽木的木屑一片一片的拿下。

一會後當全部木屑全部拿開後,薑亦凡赫然的發現之前佈滿紅絲的傷口處現在隻剩下了黑色的腐肉。

看道這一幕的他心下也是一喜,然後神念傳出這時隻見胖乎乎的破天獸一扭一扭的朝著薑亦凡跑了過來然後雙手攤開將一大團九陽木的木屑放了他的身前。

薑亦凡看著這巨可愛的小傢夥伸手輕輕的摸了摸它的肚皮,破天獸被薑亦凡摸的發出了咯咯咯的聲音然後一個後滾翻逃出了他的魔抓在此回到了九陽木的下麵用一對小眼睛好奇的看著薑亦凡這個它的新主人。

這時的薑亦凡看著身前的木屑,反手拿出了那柄水藍色飛劍,握著劍尖輕輕的劃開了雲真後背的腐肉。

腐肉一被劃開裡麵綠色的膿血瞬間湧出,薑亦凡也不僥倖直接用自己的衣服幫其擦去膿血,隨著膿血不斷被擠出,雲真的傷口也在漸漸的變化著,飛劍寒光再起這時他輕輕的將傷口四周的腐肉挖去,雖然這時候還冇有鮮紅的血流出,但是薑亦凡已經可以感覺到有生機的血肉。

做完這些後,薑亦凡拿起了地上的九陽木的木屑,開始認真的一層一層的撲在了雲真的傷口上。

隨著九陽木的撲上隻見一屢黑其氣便從其傷害中冒出。

老龍看到黑氣後終於歎氣道:“好了小子你能做的現在都已經做了,我們下麵能做的就是等著他自己醒來了。”

弄完一切的薑亦凡也終於抻了個懶腰然後看著一下現在自己的衣服後便搖頭笑了笑,隨後隻見他迅速的換上了一間紫色長袍,而那套白衣服隻見他手中紫火一起頃刻間便成為了一片飛灰。

這一刻換完的衣服的薑亦凡心情無比的舒暢,怎麼說也算是解決了一個目前最大的麻煩,想到這裡他忽然朝著此刻正趴在九陽木下的破天獸看去。

隻見這一刻小獸正卡巴著一對大眼睛看著他,薑亦凡上前幾步想抱起這可愛的小傢夥,可是卻受到了反抗,薑亦凡麵色就是一愣然後神念傳音道:“你個小傢夥想要什麼啊,一直趴在這裡。”

片刻後一個稚嫩的女聲說道:“我要在這裡等九陽木開花!那花能讓我長大。”

聽到是女聲的薑亦凡整個人就是一愣,因為他萬萬冇有想到這破天獸居然是個雌性,那自己剛纔還摸了她的肚子,哎罪過啊罪過。

雖然腦中想著其他的但是薑亦凡還是溫柔的問道;“這九陽木還需要多久才能開花啊?”

許久後那個女聲在此響起:“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我的父母將我送到這裡後便離開了,他們囑咐我無論什麼時候一定要等到九陽木開出花吃下去後才能離開。”

薑亦凡聽著破天獸的話也不禁皺了皺鼻子,因為他不可能在這裡陪這小傢夥等上十年百年甚至是千年,等到雲真醒來後他們就必須要去尋找出路。

然後就在這時一身嘿嘿的笑聲打斷了薑亦凡的思路。

薑亦凡撇著眼睛看向了老龍玉冥問道:“你笑個P,是不是有有什麼歪注意了,有的話就快點說啊,我可冇空跟你磨磨唧唧的。”

此刻隻見玉冥籌到了他的身邊小聲的說道;“其實你可以直接將這九陽木連根弄到手鐲之中嘛。”

薑亦凡聽了老龍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道:“你的意識是?”

老龍奸笑了一下道:“對我就是這個意識,你用紫色火焰將九陽木根鬚下麵的石頭全部燒掉然後直接連根一起丟進來,而我提前找個地方挖好坑等著它。”

薑亦凡狐疑的問道:“你確定這個可行?”

玉冥發狠道:“不做實驗一下,

(本章未完,請翻頁)

金色的小樹旁邊,此刻的正在按照老龍的方法將一片一片的九陽木屑鋪在雲真的傷口上。而此時雲真的後背處被敷上木屑的地方此刻居然升起了絲絲紅煙。

玉冥看到了升起的紅煙之後笑道:“看到冇有是不是跟我剛纔描述的差不多,這至剛至陽的九陽木,就是這陰毒的最大剋星。這紅煙便是已經融合了他精血的最深層的陰毒。”

薑亦凡聽著玉冥的話臉上不免漏出了一絲擔憂之色,然後開口問道:“如果是融合了精血的那用不用現在提前給我師傅服用一些丹藥?”

玉冥搖頭道:“現在還不行,一定要等到紅煙便成黑煙的時候纔可以,還有紅煙結束後你一定要第一時間手握木兩隱藏在他體內最後的一絲隱藏在深處的陰毒逼出體外才行。”

薑亦凡點了點頭然後便在雲真的身邊盤膝打坐了起來。

一縷縷紅煙從雲真的後背的傷口處飄出,隨著飄出越來越多的紅煙後,此刻處於昏迷中的雲真忽然身子開始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發現了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上麵手中握著這片九陽木的碎屑輕輕的拍在了雲真的心口處。

這一掌上去隻見昏迷的雲真忽然張開嘴猛的吐出了兩大口黑色的鮮血。

黑血噴在了薑亦凡的衣服,一股腥臭的味道瞬間瀰漫了整個洞穴之中。但是此刻他並不關心這個,隨著自己掌中摻雜著九陽木至剛至陽的元氣慢慢的被其送入雲真的體內。

片刻後雲真那吐完黑血後蒼白卻打著一絲黑氣的臉上的終於有了幾分血色。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被他輕輕的放下,而這時候老龍的聲音也隨著響起道:“看來我們第一步做的不錯,這老小子體內深處的毒被罷的七七八八,剩下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聽到老龍這話的薑亦凡點頭道:“這回幸虧師傅跟著我們潛入了過來,不然先不說能不能成功的製服這破天獸,就算成功的製服了,我看著情況師傅也未必能撐到我們回去。”

老龍點頭道:“這就叫命術,有些人不該死那老天便會給他留出一線生機讓他博上一博。好估計差不多了你現在先給這老小子吃上一顆丹藥確保其體內元氣正常運轉,然後再幫他換一批九陽木的木屑。”

薑亦凡聽著老龍的吩咐後隻是點了點頭然後便起身來到了雲真的麵前,反手拿出了兩顆此刻自己手中品級最高的兩顆丹藥送入了其嘴中,然後輕輕的將雲真反轉了過來,輕輕的將此刻已經變黑的九陽木的木屑一片一片的拿下。

一會後當全部木屑全部拿開後,薑亦凡赫然的發現之前佈滿紅絲的傷口處現在隻剩下了黑色的腐肉。

看道這一幕的他心下也是一喜,然後神念傳出這時隻見胖乎乎的破天獸一扭一扭的朝著薑亦凡跑了過來然後雙手攤開將一大團九陽木的木屑放了他的身前。

薑亦凡看著這巨可愛的小傢夥伸手輕輕的摸了摸它的肚皮,破天獸被薑亦凡摸的發出了咯咯咯的聲音然後一個後滾翻逃出了他的魔抓在此回到了九陽木的下麵用一對小眼睛好奇的看著薑亦凡這個它的新主人。

這時的薑亦凡看著身前的木屑,反手拿出了那柄水藍色飛劍,握著劍尖輕輕的劃開了雲真後背的腐肉。

腐肉一被劃開裡麵綠色的膿血瞬間湧出,薑亦凡也不僥倖直接用自己的衣服幫其擦去膿血,隨著膿血不斷被擠出,雲真的傷口也在漸漸的變化著,飛劍寒光再起這時他輕輕的將傷口四周的腐肉挖去,雖然這時候還冇有鮮紅的血流出,但是薑亦凡已經可以感覺到有生機的血肉。

做完這些後,薑亦凡拿起了地上的九陽木的木屑,開始認真的一層一層的撲在了雲真的傷口上。

隨著九陽木的撲上隻見一屢黑其氣便從其傷害中冒出。

老龍看到黑氣後終於歎氣道:“好了小子你能做的現在都已經做了,我們下麵能做的就是等著他自己醒來了。”

弄完一切的薑亦凡也終於抻了個懶腰然後看著一下現在自己的衣服後便搖頭笑了笑,隨後隻見他迅速的換上了一間紫色長袍,而那套白衣服隻見他手中紫火一起頃刻間便成為了一片飛灰。

這一刻換完的衣服的薑亦凡心情無比的舒暢,怎麼說也算是解決了一個目前最大的麻煩,想到這裡他忽然朝著此刻正趴在九陽木下的破天獸看去。

隻見這一刻小獸正卡巴著一對大眼睛看著他,薑亦凡上前幾步想抱起這可愛的小傢夥,可是卻受到了反抗,薑亦凡麵色就是一愣然後神念傳音道:“你個小傢夥想要什麼啊,一直趴在這裡。”

片刻後一個稚嫩的女聲說道:“我要在這裡等九陽木開花!那花能讓我長大。”

聽到是女聲的薑亦凡整個人就是一愣,因為他萬萬冇有想到這破天獸居然是個雌性,那自己剛纔還摸了她的肚子,哎罪過啊罪過。

雖然腦中想著其他的但是薑亦凡還是溫柔的問道;“這九陽木還需要多久才能開花啊?”

許久後那個女聲在此響起:“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我的父母將我送到這裡後便離開了,他們囑咐我無論什麼時候一定要等到九陽木開出花吃下去後才能離開。”

薑亦凡聽著破天獸的話也不禁皺了皺鼻子,因為他不可能在這裡陪這小傢夥等上十年百年甚至是千年,等到雲真醒來後他們就必須要去尋找出路。

然後就在這時一身嘿嘿的笑聲打斷了薑亦凡的思路。

薑亦凡撇著眼睛看向了老龍玉冥問道:“你笑個P,是不是有有什麼歪注意了,有的話就快點說啊,我可冇空跟你磨磨唧唧的。”

此刻隻見玉冥籌到了他的身邊小聲的說道;“其實你可以直接將這九陽木連根弄到手鐲之中嘛。”

薑亦凡聽了老龍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道:“你的意識是?”

老龍奸笑了一下道:“對我就是這個意識,你用紫色火焰將九陽木根鬚下麵的石頭全部燒掉然後直接連根一起丟進來,而我提前找個地方挖好坑等著它。”

薑亦凡狐疑的問道:“你確定這個可行?”

玉冥發狠道:“不做實驗一下,

(本章未完,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