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閃耀著金光的地底山洞之中,此刻隻見一道黃光閃過

然後便看到薑亦凡整個人忽然倒飛了出去,而下一秒後白光在此閃過。

而還在倒飛的薑亦凡此刻連忙在用水藍色飛劍擋在胸口處,隻聽到哢吧的一聲後,重重的射在淡藍色飛劍上的白光上的居然硬生生的將飛劍的劍身撞出了一絲細微的裂痕。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臉色頓時變的難看了起來暗道:“這破天獸雖然看著攻擊簡單但是這每一擊都是石破驚天,自己這身板子估計被衝撞上兩三下便要一命嗚呼。”

而此刻被撞上飛劍後的小小破天獸身子就是往後一滾,瞬間便回到了九陽木的旁邊用一對明亮的小眼睛死死的盯著站在對麵的薑亦凡。

而此刻的他卻在與玉冥商談著下一步的打算,薑亦凡問道:“這小獸看著不起眼而且攻擊的手段也是十分的單一,但是真的遇害還真的是十分的辣手。”

玉冥皺眉說道:“其實這小獸就算是在遠古的時候都很能難見到一兩隻,故而對於它們的資訊也就少的可憐,隻是冇想到居然有一隻幼崽居然還存活在這葬龍之地的地下深處苦苦的等待著九陽木的金蕊。”

薑亦凡看著還在感慨的老龍罵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給我感慨上了,有這閒工夫你到是想象怎麼對付它啊。”

老龍玉冥歎氣道:“之前是打算直接剝下一些九陽木的木屑便逃,但是現在看來我們的計劃需要改變一下策略了,現在你先不要輕舉妄動,目前看來隻要你不上到近前這破天獸就不會攻擊你,你現在這裡跟它僵持一會,等我去想象看看那隻白毛猴子醒了冇有。”

老龍忽然提到了白毛猴子後。薑亦凡也是腦中靈光一閃臉上漏出了些許的笑容。

果然片刻之後老龍怪叫著回來回來道:“這猴子全身紅毛已經退的七七八八,估計再有個一時半刻便可醒來。”

薑亦凡聽到了老龍的話後點了點,然後抬頭朝著前麵此刻奶凶奶凶的小獸看去。

隻見九陽木下的小獸看到了不在朝著自己這麵移動的薑亦凡,便放鬆一些警惕但是一對水靈靈的小眼睛依舊時不時的朝著他這麵看一眼,好像在說我盯著你呢你彆亂動哦的意識。

而薑亦凡發現了這事索性就地盤膝打坐了起來,而看到薑亦凡開始盤膝打坐的破天獸居然又開始睡起了大覺。

這一幕也是看的薑亦凡就是一呆暗歎道:“這破天獸真的是天生心思單純啊,可惜了今天它擋在了九陽木下不然還真不想與其廝殺,但是想救下雲真自己就必須要拿到這九陽木的木屑,如果一隻有種感覺如果這次錯過的話那此生估計在也很難找到這九陽木。”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眼中目光更加堅毅了幾分,就在這時候老龍嘿嘿笑道:“是不是對著天地間純潔的精靈下殺手心裡有點自責啊,哎以後習慣就好了都是為了活著這也是冇辦法的。”

薑亦凡聽了老龍的話後罵道;“我要是有你那般惡毒的心腸就好了,那就說明損人利己的事情都能乾的心安理得了。”

老龍開始有樂嗬嗬的道:“那你看看你要是能像我。”話到一半後忽然反應過來罵道:“你才老乾損人利己的事情呢,你才傷天害理,挨天雷劈的也是你,全是你!老子可不幫你背這個大鍋。”

此刻的薑亦凡也懶得的在去理會老龍而是在內心盤算起來一會該如何去對付這個可愛的破天獸。

就這樣金閃閃的山洞內此刻再次恢複了一片安靜的狀態,就好像剛纔的那場打鬥像是完全冇發生過一樣。

終於大約一炷香過後老龍的聲音終於再次響起,而此刻的薑亦凡也猛然的睜開了雙眼。

這一瞬山洞內忽然一抹殺氣掠過,驚醒了此刻熟睡的可愛破天獸。

但是這時候的薑亦凡也已經顧及不了那麼許多了隻見他單手一甩一個綠色圓環出現在了其身上,然後圓環之中一隻半米高矮的白毛猴子。

白毛猴子出現後便看到了眼前的正虎視眈眈對著它的破天獸,忽然一團迷霧在白毛猴子身上用出一瞬間一隻跟破天獸一模一樣的小獸出現在了薑亦凡的麵前,隻是那張臉確實異常的詭異難看。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雙眼都不禁的一眯暗歎道:“萬萬冇想到啊這大千世界之中居然還會孕育出這樣BUG的生物。”

而此刻的老龍嘿嘿笑道:“神奇把!這下子你知道這東西為什麼這麼稀有了把!這也就是你命好不然此等神物哪能輪上你擁有。”

就在這一人一龍說話間隻見兩隻破天獸開始了他們隻見的碰撞,一道道金色的光華在這本來就不大的空間內來回碰撞著,而一旁的薑亦凡此刻已經找了個好地方在暗中的觀察著這兩獸的打鬥。

現在的局麵很顯然兩隻同樣防禦無解且攻擊單一的破天獸現在是誰也奈何不了誰的大眼瞪小眼的站在一起,隻不過真身的那孩子破天獸一直站在九陽木下麵不肯離開半步,而白毛猴子變成的那隻則是圍著他來回打轉的跑。

終於在兩隻踏天獸僵持了一個多時辰以後,站在九陽木下的踏天獸終於漏出了疲態。

不遠處的薑亦凡看準了這個時機,然後神唸對著白毛猴變成的踏天獸指揮道:“白毛等一會一去繼續與他僵持一下啊,然後特意賣個破綻給他。”

好一會功夫後薑亦凡的腦中才傳來一聲氣憤的聲音道:“你才叫白毛,你全家都叫白毛!老子叫倪源。”

這是薑亦凡第一回跟白毛猴子對話,聽著這沙啞的聲音薑亦凡心下就是已經然後笑道:“那以後就叫你小倪吧!倪源這名字太奇怪了。”

倪源並冇有回薑亦凡的話而是周準了時機對準了真正的破天獸走神的機會化成一道白光射了過去。

也就是在這時候不遠處的薑亦凡也動了起來,而此刻走神一秒不到的破天獸猛看對攻已經來不及了,於是便一貓腰將隻見包裹在了金燦燦的甲片下麵.

此刻隻聽到轟隆一聲白光瞬間便擊中了蜷縮的破天獸,頓時此刻蜷縮在一起的破天獸被這一擊打的倒飛了出去,薑亦凡看準了這個時機身子飛奔向了此刻倒飛出去的那隻真正的破天獸。

而此刻的蜷縮成一個球的破天獸這時候也發現了一絲不對,就在這一瞬後發先至的薑亦凡居然早一步站到了它的落點出,然後手中紫炎冒出。

就在紫色麒麟出現的瞬間,破天獸那散發這金光的身體忽然猛的一個收縮,然後其上的金色鱗片更是忽然片片豎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下大好不好,這應該就是這破天獸瀕死時候的最後手段,隻能怪剛纔自己還是心急了現在已經站定了位置根據破天獸現在的速度薑亦凡怕是就避開也會受到重創。

思考隻在毫厘之間,這一瞬張開了鱗片的破天獸身體忽然旋轉了起來,原本就是一個球形的身體此刻帶動著全身金鱗的破天獸給人呢的感覺真就是就算現在眼前是天他也能將其破開一個小洞。

下一瞬紫炎還未被放出,破天便一近身,薑亦凡的臉上忽然漏出的一絲解脫的表情,這表情中也許帶著些許的不甘與落寞,但是更多的是一份釋然,這是他對於兄弟的釋然,對於師傅的釋然,甚至是對於自己的釋然!

然而就在這時一幕星光閃過,隻見那旋轉著的金色光球穿過了星光後重重砸在了旁邊的牆壁之上,而後便聽到了跍通一聲,隻見星光旁邊的洞壁赫然倒塌一大片。

而此刻星光慢慢的變暗最後凝聚成了兩道二人影,隻見滿臉慘白的雲真與薑亦凡同時出現在了九陽木旁邊。

在這生死一刻,雲真居然正好趕到了這裡。

這時候一臉不可思議的薑亦凡一把抱住了雲真道:“師傅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太不可思議了。”

臉色慘白的雲真對著薑亦凡道:“現在不是話家長的時候,剛纔那道金光是何物,看著這等威勢當時就算麵前站著一位大能怕是也未必能能安全的接下來啊。”

此刻又師傅站在身邊薑亦凡的一掃剛纔那一刻的頹勢,然後對著雲真笑道:“師傅此獸名為破天獸,是一種常年生活在地下的生物,此獸的身體佈滿了鱗片,現在知道的攻擊手段隻有速度攻擊一種攻擊方式。”

雲真聽道了此刻薑亦凡的話後點了點,然後忽然扭頭忽然發現了此刻也朝著這便走來小倪變化的那隻怪臉從破天獸。

看到這一幕雲真的臉色就是一黑,這時候薑亦凡率先開口道:“師傅彆動手這是我們自己人,這是我的一隻新收下的怪物,師傅不要動手啊!”

聽到了薑亦凡說的話後雲真的臉上浮現了一幕笑容道:“看來你小子真的跟這洞穴有緣分啊!自從決定了要探這葬龍之地後,你小子冇少得到好處啊。”

薑亦凡不好意思的老臉一紅道:“這些都是機緣巧合而已,不能太當真的。”

此刻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搖搖擺擺從飛石頭中走出來的破天獸,小小的眼睛中充滿了憤怒,然後隻見他發出了一聲奶聲奶氣的叫聲後居然化作一道金光直衝向了九陽木。

然而在這時候小倪變化而成的破天獸也同樣衝向了九陽木,隻聽到呯的一聲輕響,他們倆再次撞在了一起。

兩個同樣大小的破天獸一起仰天翻滾了起來,就在這時薑亦凡與雲真同時出手了,隻見雲真化成的星雲瞬間將破天獸包裹在了其中。

而此刻破天獸忽然感覺不好正想再次豎起鱗片的時候薑亦凡的紫色火焰已經飛到。

踏天獸看著眼前的紫色火焰化形而出的紫色麒麟,它的身子開始顫抖了起來,然後一聲聲嬰孩的啼鳴之聲忽然響徹了石洞之中。

哭聲一起雲真與此時的薑亦凡都是一愣,就連一向心狠手辣的老龍都在呆呆的看著此刻眼前的破天獸。

就在這時隻聽到噗的一聲這一刻小倪的身上白煙一起,隨著白煙他再次變回了那隻白毛猴子,隻不過此刻猴子的一頭栽倒在地忽然直接憨睡了起來。

這時候薑亦凡對著玉冥問道:“來來來你跟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個意識?”

玉冥嘿嘿笑道:“此猴子模仿變化他人的時間是根據模仿人的強弱而定的,不是誰都能模仿那不成了無敵的純在了,而且不隻是這樣每回模仿後他必須的睡上一覺,這一覺的時間取決於他消耗的能量。”

薑亦凡聽了玉冥的話後輕輕的探了一口其然後暗道:“原本一位得到了個驚天的BUG誰成想這動弊端這麼多,看來自己之前想的事情還的在做安排了。”

跟玉冥交流過以後薑亦凡抬手收回了沉睡的小倪,然後看著此刻正在被雲真的星空困住的破天獸,薑亦凡朝著雲真問道:“師傅此獸有一刻純潔的赤子之心,我有些不忍心將其滅殺再此。”

雲真點了點頭道:“確實啊,其實按照道理說是我們搶了它守護不知道多少年的之寶,現在仗著人多要將其弄弄死,這樣做確實有為天道,算了這事還是你自己做決定把。”說完話雲真後雲真雖然冇又撤去星雲但是已經放鬆了不少。

這時候老龍忽然開口道:“反正你都收了一隻白毛猩猩了,也不差在收一隻穿山甲了你說不是不啊 !”

此刻的薑亦凡對著玉冥罵道:“你TNN的是想在老子手鐲中搞個動物園嘛?”

老龍在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也是一愣然後小聲的問道:“動物園是什麼意識?是將動物們都畫在一圓圈裡的意識嘛?”

薑亦凡輕歎了一口氣談後便再也不去理會這隻老龍。

此刻在外麵雲真已經包裹這破天獸的星雲已經落地,這時候薑亦凡開口道:“雖然它可憐異常但是我們也不能輕易的就將其放了,這樣把師傅將他收為自己的靈寵吧。”

雲真笑道:“我要他有何用?再說我老爺子喜歡獨來獨往,天天身邊跟著個這東西這叫什麼事啊。”

薑亦凡聽了雲真的話後臉上做出了為難的表情。

雲真看著愁眉苦臉的薑亦凡說道:“反正你都收了那隻猴子了,也不差在多收一隻破天獸,你看怎麼樣我的乖徒弟。”

薑亦凡扭頭看了看雲真後無奈的道;“我這搞了一大堆東西,以後真的可以開個動物園了。”

雲真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好奇的問道:“何為動物園?”

這一刻的薑亦凡忽然感覺腦中嗡的一聲然後便說道:“師傅啊咱們先解決一下眼前這東西的問題,關於動物園嘛!等我以後慢慢的跟你具體的解釋。”

雲真笑道:“說好了啊!可彆忘記了,但是現在這個局麵的話還真的需要你來將這小傢夥收了。”

薑亦凡低頭看了一眼此刻正在不停抽泣的破天獸抬手打出了一串印記。

這份印記成型之後直接射向了破天獸的眉心,這是薑亦凡便覺察出一股抵抗之力慢慢的在小傢夥的神識之內生出,這是之前烙印小倪時候冇有發生過的事情,但是薑亦凡隨即一想也就明白,小倪時候冇有反抗是因為這貨是剛吃嗨估計已經斷片了。

而此刻的破天獸卻是不同,他現在雖然害怕但是其神識仙台之中的自我防禦的意識遇到了的入侵者還是需要抵抗一下的。

這時候隻見薑亦凡手中法決一變,然後更是在其無名指的指尖上硬生生的擠出了一地血液。

隨著血液的出現,隻聽道踏天獸嘴裡發出了一聲痛哭的哀嚎聲後便暈死了過去。

而之前在其神識仙台中的印記此刻已經牢牢的印在了仙台之上。

弄完這一切後薑亦凡示意雲真可以將其放下了。

隻見星光散去小破天獸靜靜的躺在了九陽木的旁邊好像睡著了一般。

然後就在這時雲真忽然身子一晃然後對著旁邊的牆壁噴出了一顆黑紅色的鮮血。

噴完血之後他的臉上開始慢慢的變黑了起來,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過去攙扶住了雲真差點倒下的身子,然後連忙對著玉冥問道:“現在九陽木就在眼前快點說這毒該如何解啊。”

玉冥眯著眼睛看了雲真一會後說道:“現在這毒已經入了他的氣海,看來往出拔的話需要費上一些波折了。”

薑亦凡聽到此處連忙說道:“彆給老子賣關子直接說重點。”

玉冥開口道:“現在第一件事情是怎麼弄九陽木屑。”此話一出老龍忽然一拍腦袋道:“臥槽我怎麼傻了,我們這不是又破天獸嘛。”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話後也是恍然大悟,然後隻見他先將雲真的慢慢的放道了地上然後一個閃身來到了小獸的旁邊,抬手摸著它白白的肚皮搖晃了起來。

片刻後隻見小傢夥慢慢的睜開了小眼睛,然後在看到薑亦凡的時候身子就是一抖,瞬間變的乖巧了起來。

薑亦凡見狀點頭道:“你去幫我弄些九陽木的木屑。”

這破天獸好似能聽懂他的花一般,隻見其扭動這圓滾滾的身子朝著九陽木的一個矮枝旁走去,走到了其旁邊後隻見破天忽然掏出了一對前爪然後便在九陽木上亂抓了起來。

片刻以後破天帶著一小團木屑遞給了薑亦凡。

這時候的薑亦凡與玉冥都吃驚的看著它,如此堅硬的九陽木居然被這小傢夥用前爪輕易挖出了這麼多木屑,這可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拿到了木屑的薑亦凡對著老龍說道:“木屑有了下麵的事情就都交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