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龍之地,地下暗河之中。

此刻的薑亦凡與雲真費勁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兩個此刻已經昏死過去的女子拖到了石塔的下麵。

薑亦凡掰開緊緊抱在一起的二人後,對著雲真問道;“這倆人在之前的郭家隊伍中冇有見過,相比這二人必定是齊家的之人了。”

此刻麵色有些發白的雲真單頭道:“看來齊家此次進入後也冇撈到什麼好果子吃,按照方向來看她們應該是在上麵部遠處落入這地下河的,這是才漂流了不久便被我們師徒二人救下,你看著紅衣女子身上還上有體溫。”

說話間隻見雲真輕輕兩根手指探道了紅衣服女子的脖子處,然後點頭道:“這女的還活著,看樣子應該是受了及重的傷。”

看到雲真的樣子薑亦凡也探出手在那個另外一個女子脖子旁邊一探,此女的脖頸處一片冰涼且冇有一絲脈搏。

雲真看到了這時候皺眉的薑亦凡,上前一步也朝著女子脖子上探去,然後更是單手往其丹田一拍。

片刻後雲真搖頭道:“這女的死了。”

薑亦凡此刻差異的問道:“按照常理他們倆個應該是一起落入水中的,而是從外表看來這女子受的上並冇有紅衣服女子重,怎麼會先死掉呢?”

雲真看著二人平躺在地上的姿勢後歎氣道:“我猜的不錯的話,這女子是紅衣女子的怒從,估計是落入河水之後為保紅衣女子性命用了某種秘術將自己的一身的元氣全部渡給了紅衣服女子,故而現在紅衣服女子才活著,翻到她卻死了。”

薑亦凡聽著雲真的話也是搖頭歎氣道:“難道奴隸就必須的為主人而死嗎?這太公平了。”

雲真笑道:“公平你在說什麼傻話!修真一途就冇有公平二字,你小子要記好了在絕對的利益麵前就是你的親生父親都可以下一秒成為你的敵人。”

薑亦凡聽著雲真說完這幾句話後搖頭道:“我的後背永遠不會對師傅您設防,永遠不會。”

雲真抬頭隨便抓起了一塊河邊爛你對著薑亦凡的臉上甩去,然後罵道;“乾活了你還有心情惆悵。”

隻見薑亦凡輕輕的一擺頭便躲過了爛泥,然後走到雲真身邊問道:“師傅你說的乾活不會是?”說話間隻見薑亦凡在自己脖子上用手做了個割喉的手勢。

薑亦凡笑罵道:“既然碰到那就是緣分,她命大冇死那就救上一救,儘力而為而已。”

薑亦凡聽了雲真的話後便開始幫著一起檢查此女的身上的傷口。

檢查了一番後雲真開口問道;“怎麼樣啊小子看出了什麼冇有。”

薑亦凡知道這是雲真哎特意考驗自己,便開口道:“此女雖然臉被紅紗蓋住,但是從骨頭的骨齡來看修煉絕對不會超過一甲子。”

雲真聽到薑亦凡的分析後連連點頭道:“我們是丹師俗話說一個丹師半個醫師,要想練好丹會看病是基礎。”

薑亦凡點頭道然後繼續說道:“此女是被某種東西撞到了強烈的撞擊,肋骨斷了三根腹部的臟器也受到十分嚴重的震盪。”

雲真點頭道:“嗯觀察的十分仔細不錯!”

這是薑亦凡的話鋒一變道:“但是這些應該都不是導致她昏迷的原因。”

雲真臉色漏出了笑容問道:“那導致她昏迷的原因是什麼呢?”

隻見這時薑亦凡抬手輕輕的撕開了紅衣服女子的肩膀上的衣服道:“導致她昏迷的是這裡。”

雲真抬眼看向了薑亦凡撕開的衣服,隻見這女子的肩膀處有兩個冒著黑血的學洞,雲真皺著眉道:“這是蛇咬的,此刻毒血怕是已經在身體溜達一圈了。”

這時候薑亦凡回身在另外一個女子身上摸索了起來,不一會的功法果不其然在拿女子的小臂內側薑亦凡也發現了一處蛇咬的痕跡。

雲真看向薑亦凡說道:“看來這二人是在跳入暗河前便受傷中毒,而這女子為了奉獻了自己保護了紅女子。”

薑亦凡點了點頭後直接上去一口親在了紅衣服女子的肩膀處。

雲真歎氣道:“這毒已經入血脈,你這樣吸能吸出來多少?”

猛吸了幾大口的薑亦凡終於吐出了一紅豔紅色的血液後,便開始為女子包紮傷口。

雲真則是坐到了石塔下麵運功壓製體內的劇毒。

薑亦凡雖然對包紮傷口不是特彆在行,好現在看開能乾這活的就隻有自己了。

肩膀的傷弄完後薑亦凡抬頭對著雲真問道:“師傅這撞擊的傷該咋辦?”

閉著眼睛雲真笑道:“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一切看你的本心,你隻是想救人心是純潔的,何必在意這些凡人的禮數規矩。”

薑亦凡輕歎了一聲然後心一橫便慢慢的解開了昏迷女子的紅衣。

紅衣脫落下麵便是一個小巧的紅色肚兜,薑亦凡也是血性少年那看過這個,連忙運轉元氣排除心中的一切雜念後,他便開始為為紅衣服女子扶正斷掉的肋骨,然後大手按在其腹部渡入大量的元氣為其慢慢修複震碎的內臟器官。

一炷香後薑亦凡的額頭也已經深處了些許汗水,這一刻隻見他將手從女子平坦的小腹上拿開後便迅速的為其穿戴好了衣服。

此刻的雲真看著慌亂的他笑道:“看你小子這點出息,一副皮囊而已居然就能亂了你的心神,看來在這一塊你還真的需要多練練啊。”

弄好了一切的奇薑亦凡聽到雲真的話後隻是輕歎了一口氣,然後反手拿出了一綠一白兩顆丹藥,輕輕的揭開了一隻包裹著女子麵容的麵紗後輕輕的掰開她的下巴將丹藥塞入了其中。

這一刻他終於看清了此女的容貌,那是一張傾國傾城的麵龐,雖然冇有上官婉兒的一絲野性,也冇有夏雨欣的那一抹出塵的氣息,但是她眉心的一點紅痣卻給她帶上一絲彆樣的韻味。

看了幾眼的薑亦凡終於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然後對著雲真吼道:“我說師傅啊,這人是你讓就下了,為什麼乾活的就隻有我一個啊?”

雲真坦然的回答道:“因為我受傷了!”

薑亦凡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站起身子,仰頭朝著石塔的頂端看去。

剛纔他爬到一半便發現了上遊飄下來的女子,不知道這回爬到頂端能看到些什麼呢?

想到這裡薑亦凡一個縱身便朝著石塔上躍去,此刻他如同猴子一半急速的往塔尖攀爬著。終於他站在石塔最上麵的巨石之上朝著遠處看去。

一眼便看到了下遊不遠處的一個山洞,於是他低頭朝著雲真喊道:“師傅下遊大約五百米處有一個山洞。”

下麵的雲真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點頭道:“嗯在看看還有冇有什麼彆的東西。”

薑亦凡站塔尖繼續掃視著下遊,但是看到是之上一片死寂。

他不甘心準備換個位置在仔細的觀看一番,可是就在他在塔尖移動的時候,忽然感覺腳下就是一空,然後他的眼前便是一黑。

這一刻的雲真忽然聽到塔上忽然冇了聲音,便站起了身子開口問道:“臭小子,你那麵發生什麼事情了?”

片刻後雲真冇有得到絲毫答覆,此刻心急的他也躍起了身子朝著塔上奔去,然而此刻塔上居然已經空無一人。

看到這一幕的雲真心下就是已經然後他馬上試圖檢視二人的印記。

可是此刻他居然失去了與自己印記的聯絡,看到這一幕的雲真眉頭就的一皺。然後獨自站在塔頂的他低頭朝著下遊看去。

而此刻被摔的七葷八素的薑亦凡勉強的站起了身子,揉了揉頭上被磕的腫了老高的大包罵道:“挖槽!這是什麼地方!剛纔TMD真嚇死老子了。”

扶著額頭四下打量了一番的薑亦凡終於看清了自己現在的情況,如果他預料的不錯的話這裡便是石塔的內部,放眼望去說實話這裡要比在外麵看到的大上不少。而此刻自己應該是掉入了塔的一個角落。

此刻的薑亦凡心裡想著:“既然自己掉下來了那便應該有出去的道路。”

想到這裡他便邁步朝著石塔中心走去。

地麵依舊是堅硬的大塊石頭,冇走幾步他便看到了一處盤旋的樓梯。

薑亦凡看到樓梯後輕笑了一下便塔了上去,隨著石頭樓梯薑亦凡很快的便來道了第二層。

剛踏入第二層他便看到了一具骸骨盤膝坐在二層的正中。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眼神就是一眯,但是他並冇有停止較比,而是朝著背對他的骸骨大步的走去。

正當走到骸骨正麵的時候,骸骨忽然哢吧一聲化成了一地飛灰。

這突如其來的一下著實給薑亦凡嚇了一跳,這時灰白色的骨灰之中的一顆藍色的珠子引起了薑亦凡的注意。

薑亦凡反手拿出了一間白袍講破碎的骨灰輕輕掃到了白袍上,然後整齊的包裹好後反水收入了手鐲之中,隨後他拿起了那顆鵝蛋大小的藍色珠子把玩了起來。

這時候老龍的聲音忽然傳來:“咦,你小子這的得到了個什麼好玩意啊,來讓老龍我看看。”

薑亦凡撇嘴道:“你他媽的終於出現了,是誰告訴我我身為一隻真龍對於葬龍之地的瞭解比誰都多,那你人呢!啊不對是那你龍呢?從進來後你你跑那裡去了。”

玉冥聽看著此刻抻脖子對他一頓狂噴的薑亦凡不好意思的笑道:“哎呀!這個嘛我這幾天正

好研究點東西你懂的。”

薑亦凡上去就是一個暴力然後罵道:“從進來你除了告訴我陰祝的名字之外你還乾了什麼。”

老龍被這一個暴力打了個踉蹌然後說道:“你現在不也冇什麼事嗎,不至於這樣嘛!”

薑亦凡惡狠狠的看著玉冥道:“你知道陰祝的毒該如何解嗎?”

老龍聽到這話後問道;“你小子中毒了?挖槽你咋不早說。”

薑亦凡白了玉冥一眼道:“是雲真中毒了,在我們倆逃出了巨石村的時候,他被陰祝的黑色的長舌頭吸住了後背。”

老龍玉冥聽著薑亦凡的話後忽然笑了起來,薑亦凡看到抱著肚子哈哈大笑玉冥上去就是一頓踢。

但是任憑薑亦凡怎麼踢玉冥還是笑的前仰後合然後開口道:“你管那東西叫舌頭,哈哈哈哈真的是笑死我龍爺了。”

薑亦凡終於知道的為題在那裡便開口問道:“你是舌頭那是是什麼?”

笑夠了的老龍一本正經的答道:“那東西是陰祝產卵的東西,你說該叫什麼?”

聽到老龍的話後薑亦凡頭上定時冒出了黑線,然後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老龍這回冇有借勢打擊他而是鄭重的開口道:“陰祝的毒隻有九陽木的木屑可以將其吸出來。”

薑亦凡聽到了老龍有辦法解毒便接著問道:“這九陽木哪裡有?”

老龍笑道:“這世間的東西都是相生相剋相伴而生,在毒的東西他的天敵定會與他伴隨而生,這葬龍之地內應該便有一株九陽木。”

薑亦凡聽到了這話後心下終於放鬆了下來,而這一刻的老龍一手抓過了剛纔的那顆藍色石頭檢視了起來。

薑亦凡也不急著搶回來,反正此刻他是在自己的手鐲之中。

玉冥看了一會後說道:“這東西很是奇怪啊,說他是丹藥吧他還不是,說他是修士體內的元神吧,他還不是,說他是這個修士死前留下的結晶吧看著就更不像了,這東西真的值得好好講究一下啊。”

薑亦凡聽到了老龍的話後便說道:“那你慢慢研究,弄明白了告訴我。”

說完話後他的神念回到了本體之中,然後大踏步的朝著樓梯走去。

走上樓梯來到三樓,這個裡的格局跟二樓基本一樣,好像唯一的差彆便是二樓骸骨的位置三樓卻放了一麵青銅鏡。

薑亦凡在三樓繞著鏡子外圍走了一圈之後,並冇有找到繼續往上的台階,這一刻他無奈的朝著那麵銅鏡看去。

這麵銅鏡正門嶄亮如新背麵卻是掛滿了綠苔銅繡,這就讓這麵鏡子顯得的異常的古怪,按照常理來說銅鏡最容易生鏽的地方便是鏡麵,而此麵銅鏡卻是反過來的。

薑亦凡小心的走到了銅鏡的背麵,看著上麵雕刻的栩栩如生的一隻鸞鳥,但是因為生鏽的原因鸞鳥的翅膀等地方已經有些看不清晰。

看完了背麵之後薑亦凡深吸了一口氣終於朝著鏡子正門走去。

然後就在來到正門的瞬間。他赫然的發現他在鏡子中居然看到的也是自己的背後。而這時他猛的往後看去,隻見鏡子中的薑亦凡也猛的轉過頭來。

而這一幕正好被薑亦凡看道。隻見此刻鏡子中的自己麵部全完扭曲猙獰,這一下嚇的他連忙扭頭看向了鏡子。

可是當他扭過頭去的時候鏡子中的自己也跟著他一起扭動了回去。

看著眼前這個詭異的鏡子此刻的薑亦凡心底第一次升起了一聲懼意心下暗道:“這東西真TM的邪了門了。”

然而就在這時玉冥忽然笑道:“哈哈哈!冇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這東西純在,真的太有趣了。”

薑亦凡聽到了玉冥的大小後皺眉問道:“你個死龍笑個P啊,知道這是什麼東西的話快點給老子我出個解決方案啊。”

玉冥不緊不慢的開口道:“遠古的時候傳聞又一個類猴妖特彆善於模仿修士,幾乎可以將修士的功法戰鬥甚至是兵器法寶都模樣的惟妙惟肖,但是唯獨不能模仿出人的臉。

故而當時便有一些大型門派開始圍捕這些猴妖,然後將其封印在某種緊閉的小空間內好方便自己的門下弟子去修煉,因為這猴子的實力是隨著對手實力而定的,久而久之便成為了當時各大教派讓天才弟子突破的完美工具。

隨著捕殺的修士越來越多,短短的幾千年這猴妖便機會被抓滅了種,但是因為當時需求量太大故而聽說最後此妖滅絕了。”

薑亦凡聽到了玉冥的話後撓頭問道:“你現在跟我將這些又什麼用,現在我是需要你幫我解決了眼前的問題。”

老龍玉冥清咳了一聲後笑道:“據說這猴妖天生獵奇之心超強,故而修士便借用這一點設局捕獲他。”

薑亦凡聽到此處連忙湊過去問道:“來直接告訴我乾活彆墨跡。”

就見老龍玉冥輕輕貼近了薑亦凡的耳邊耳語了幾句後便朝著他壞笑了起來。

薑亦凡在聽到了玉冥的話後直接對著它豎起了大拇指道:“當年是誰TMD想出這麼損的招,老子真佩服他。”

跟玉冥聊完的薑亦凡神識回到肉身,隻見此刻的他忽然不緊不慢的反手拿出了一些吃食跟好酒。

然後一個轉身讓自己背對了鏡子,之後更開始津津有味的一口一口的吃了酒肉,這一刻的薑亦凡已經完全不在估計背後鏡子中的那個長著一張怪臉的自己。

而此刻鏡子中的那個怪臉的薑亦凡好似聞到了酒香一般開始在經曆的四處亂竄了起來。然後大約一炷香的功夫此刻躺在地上的薑亦凡已經吃的直打飽隔,而他之前拿出的那些吃食美酒也都已經見底。

就在這一刻他忽然拿出了兩枚飄著淡淡清香的丹藥,然後隨手往天上丟出一顆後,挺起脖子長大嘴巴一口將空中的丹藥吞入了肚中,隨後便是順勢往旁邊一趟呼呼大睡了起來。

而這時身後鏡子裡的那個怪臉薑亦凡此刻看到外麵睡的跟個死豬一樣的薑亦凡,然後在看看他身邊的酒肉,鏡子裡的薑亦凡的嘴裡居然淌出長長的哈喇子。

但是他還是眯著眼睛死死的盯著看似熟睡的薑亦凡,然後就在這時睡的正香的他一個翻身居然在其手中滾落了一枚白色的丹藥。

當丹藥滾落的瞬間鏡子裡的怪臉薑亦凡終於還是衝動戰勝了理智,隻見他居然將身體一點一點點探出了青銅古鏡,然後更是躡手躡腳的朝著酣睡的薑亦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