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上三竿頭,碧霄客棧之中,早就已經退出了修煉的薑亦此刻正悠閒的拿著那枚黑色的玉簡研究這裡麵的東西。

就在這時一串輕快的敲門聲打斷了此刻正在思考著問題的薑亦凡。

這時隻見薑亦凡反手收起了黑色玉簡乎便放出了神識,隻見門外站著裡一個麵生的灰袍老者,薑亦凡皺了皺眉頭後便開到問道:“麼外是何人找在下何事。”

隻見外門的老者嘿嘿一笑道:“這便是小友的待客之道,最起碼讓我先進到屋內啊。”

薑亦凡笑道:“既然我們萍水相逢,但是在下生性對與人打交道的事情都不太喜歡,我看前輩是找錯了人了吧。”

這灰袍來人嘿嘿笑道:“雖然我老眼昏花,但是我是不會找錯人的,那我先問問小兄弟昨天下午你可曾見到三位黑袍的郭家之人。”

此話一出薑亦凡的臉色頓感一變然後強裝鎮定的開口道:“不好意思我並冇有看到您說的三個黑衣人,我本是一個行商昨天隻去看了你們郭家的藥材鋪而已,裡麵的掌櫃的可以為我作證。”

灰袍老人嘿嘿笑道:“那個掌櫃的怕是很難為你作證明瞭,因為昨天晚上西市著火他已經葬身火海了。”

薑亦凡聽到此話後眼神就是一眯然後笑道;“這麼巧,郭家的產業說著火就著火啊。”

灰袍老頭看著薑亦凡已經吃了秤砣鐵了心的裝傻便不在想與齊糾纏便單刀直入的說道:“昨天那三人傻死之後你講他們的師徒丟到何處去了。”

薑亦凡依舊裝傻道:“不好意思晚輩真的不知道您所說的那些人在什麼地方,我隻是一個普通的行商之人怎麼敢摻和道彆人家族的爭端隻中。”

聽到這話的灰袍老者身上的怒氣瞬間的如同泉湧一般爆發了出來。

此刻的房間內的薑亦凡隻聽到轟隆的巨響之後,房門便被氣爆炸的粉碎,說胡兩名黑衣人如鬼魅一般射入了房間之內。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眼神就是一眯然後身子猛的往窗戶旁邊一躍,想要奪窗而出。

就在他身子馬上要探出窗戶的瞬間,一股不好的預感在起心底升起,這股莫名的危機感讓正要起跳的薑亦凡身子微微一緩。

就在這一瞬隻見三道青光在窗外劃過。顯然是此處早有人埋伏就等他身體騰空好出來偷襲,可惜差了分毫薑亦凡隻是虛晃了一下並未跳出。

刀光過後在外麵埋伏的三人自己已經暴露便也朝著房間殺來。

而屋子中早先飛竄進來的兩個黑衣人此刻已經殺到了薑亦凡的身前。

兩道寒光在不停的交替中朝著薑亦凡身上招呼了過來,這二人的完美配合的一擊居然讓他找不出絲毫的破綻。

被逼道了絕境的薑亦凡隻能一咬牙,放出了身上的護體太極。

黑白色太極圖瞬間化形而出,然後擋在了自己的麵前,隻聽到頂頂兩聲輕響,此刻被太極圖當下了攻勢的二人,馬上朝著後麵飛退了回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隻聽到窗戶外麵傳來了幾聲慘叫聲,聽到叫聲的薑亦凡心下便是移動然後不在管在此攻殺而來的二人一個魚躍便飛出了窗外。

就在飛出的瞬間他便看到了一身白袍的雲真,然後身子猛的一沉,讓身子直接朝著下方紮去。

就聽到轟隆的一聲,整個客棧裡的人好像都感覺到了客棧都在這聲巨響之中晃了三晃。

這聲雲真對著薑亦凡打了個顏色,然後二人便朝著人群中飛奔而去。

而薑亦凡身後的兩名黑衣人冇想到薑亦凡能來這一手,身子躍出後便失去了先機,然後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二人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而此刻那位老人也衝出窗戶問道:“那小子人呢?”

兩名黑衣人聽到了灰袍老者的問話連忙回答道:“剛纔有個一身白衣的人在外麵接應了他,此刻二人已經遁走了。”

灰袍老人聽到了這話以後眼神中厲色一閃然後罵道:“你們這群廢物,五個人埋伏人家居然還讓人跑了。”

聽到這話的黑衣人連忙單膝跪地答道;“都是屬下無能,任憑二爺責罰。”

灰袍老者歎了口氣後說道;“繼續給我查,將剛纔接應他的那個白衣人也給我查出來。”

二人稱是後便也消失在了原地。

這一刻混在人流之中的師徒二人已經朝著東市的方向走去,此刻薑亦凡好奇的問道:“師傅這乾什麼去了,一宿加一上午都不見你老人家。”

雲真忽然一拉薑亦凡的身子然後二人瞬間便拐入了一處小巷,雲真也不多話而是帶著薑亦凡從小巷的後麵穿出,然後走進入了一處人家。

進入人家之後雲真熟練的走到馬棚子處單手一點隻見一個地道赫然出現在了二人麵前,薑亦凡也不猶豫直接跳入了地道,隨後雲真也進入了密道。

這密道之中還有一道雙層的密道,當師傅二人進入第二層密道之後,雲真纔開口道:“你小子昨天是惹道了一個什麼角色,居然一晚上便找到了你小子的蹤跡,而且還敢在郭家的客棧明目張膽的動手。”

薑亦凡聳了聳蔣邦道:“師傅我真的是願望啊,昨天買完采藥我隻是順手解決了三個跟著我準誰殺人越貨的黑衣人而已。”

雲真點了點頭道:“這些都不重要,我昨天晚上連夜回了一趟小世界,去取出了這兩件東西。”

說話間隻見雲真反手拿出來了兩個古樸的物件。

第一個物件是一個桃木的小劍,上麵刻著許多讓人看不懂的符篆。

第二個物件是一枚銅鏡,鏡子的正門雖然已經鏽跡斑斑但是這鏡子的背麵卻是如嶄新的一般。

雲真對薑亦凡說道:“這兩件東西是曆代祖師費勁千辛萬苦收集到的兩件能抵抗不祥的東西,來吧想讓你選一件,剩下的我拿著,這樣就算是葬龍之地下麵有不祥咱倆也可以對抗一陣。”

薑亦凡抬眼看了看雲真道:“是的就因為我的一句話,便連夜趕路回去取來這兩樣東西?”

雲真笑道:“你小子彆自作多情啊,我這都是為了以往萬一,你小子彆墨跡了快點選一個。”

薑亦凡看了這兩件物件後最後對著拿起銅鏡道:“看著倆東西應該是一攻一防,既然我修為跟師傅差的這麼多算拿了攻擊的怕也不能有什麼攻擊力,那我便拿一個防禦類的,這樣最起碼還能自保一下。”

雲真點頭道:“確實是如此,那你便將此物掛在脖子上,這東西不需要觸發,隻要有不祥出現它便會自行被觸動。”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便將這小鏡子掛在了脖子上後藏在了長袍之下。

而雲真更是隨意,直接將小劍掛在了腰間。

做完這些以後,雲真有拿出了兩張薄薄的皮子,看了一下後丟給了薑亦凡一個後說道:“呆在臉上注意要與五官重合。”

薑亦凡接住了薄皮後發現上麵是是一張人臉,此刻的雲真已經將此物帶在了臉上,隻見片刻後雲真就變成了一位中年英俊男子。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吃驚的張開了嘴,這時候雲真催促道:“你小子發什麼呆快點帶上,然後換一身衣服。”

薑亦凡被雲真罵醒後連忙將這薄皮對準了自己的五官付了上去,然後他隻覺得臉上傳來了一陣吸附之力,然後便是一陣清涼襲來,此刻他用手在自己的臉上隨意觸碰一會後,便起身換了一套紫色金邊長袍。

此刻這師傅二人已經改頭換麵,現在就是剛纔追殺二人的郭家人也定是認不出二人。

弄好之後,雲真帶著薑亦凡在另外一個出口走了出來,薑亦凡赫然的發現這裡居然是東市旁邊的那個小湖。

這時他邁步走到湖水旁邊探出頭看向了湖水之中。

隻見這一刻浮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張不算帥氣但是是十分有氣質的一張臉,白皙的麵龐居然還略帶了一些書生的風雅。

雲真看著蹲在湖旁欣賞著此刻的自己便笑道:“這是以前祖師們用丹藥跟當時的神技童子換的兩張神機麵具,你那張我是當年闖江湖帶過的,但是以我現在的這氣質帶那張便有些不配了故而改帶了這張。”

薑亦凡聽到雲真說到神技童子便問道:“這神技童子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雲真淡然的搖了搖頭道:“當年據說這神技童子是一位絕頂的人才,但是因為此人脾氣古怪,故而很少有人瞭解他的故事,也正是因為這個,在後來他的母親生病的時候,根本冇有人願意去幫他。

最後走投無路的他便遇到了當時我們那個還在中階的丹師的祖師,當時祖師隻是看他可憐便為他單獨煉製一爐丹藥。最後雖然隻讓他娘延壽了十載,但是也讓他儘了孝。”

十年之後他再次找到了我們祖師,要報答他的恩情便將他平生最滿意的幾樣神技物件拿出讓我們師祖選一個,最後我們那個師祖選了這兩張神機假麵流傳至今。

薑亦凡聽著雲真的講述心裡忽然響起了黃月央那妮子,不知道以後她會達到一個什麼樣子的高度。

雲真看著發呆的薑亦凡上去就是一個暴力道:“走了我們還有正事的乾呢,記住這麵具雖然能改變你的麵容與氣質,但是並不能改變你體內的元氣,故而你要自己隱藏一下自己的氣。”

薑亦凡點了點頭,然後雲真對著丟出了一張藍色的腰牌道;“現在開始你便是葉通玄。而我則是你的叔父叫葉明遠。我們是葉家的這趟拍去葬龍之地的二個人。”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知道了叔父,那現在我們二人這是去往何處。”

雲真笑了笑道:“看著時間我們倆現在應該是直接去郭家一趟。”

薑亦凡點頭道:“那師叔父便帶路。”

雲真點頭道:“走吧,隻見雲真也不墨跡直接帶著薑亦凡朝著郭家的大宅飛去。”

片刻之後,二人終於落在了一處奢華的大門之外,這是隻見雲真上前幾筆對著大宅子的門輕輕敲擊了幾下。

不多時便有一個小童走了出來問道:“不知道你二人要找誰。”

雲真看到小童就笑道:“我二人乃是葉家這回來的二人。”

童子看了一眼人後便開口道:“恭迎二位,此刻我家主人正已其他幾家商討著什麼,您看二位要不先在偏廷休息一會?”

雲真拜了拜手道不用離開,然後便帶著薑亦凡便往裡走去,當走過兩處小亭子後麵他便聽到了正有五、劉人在不斷的探討。

此刻雲真帶著薑亦凡忽然的闖入園中,這二人的闖入讓原本吵的不可開膠的幾人驚的乎然全部都安靜了下來。 安靜了一順後,隻見一個身穿淺灰色長袍腰間繫著一條莽皮腰帶中年男子走了出來對著雲真抱拳道:“這位道友不知道是誰家的啊。”

雲真看到此人也是抱拳道:“在下是葉明遠,是葉家這次下洞的人,這是我侄兒叫葉通玄,不知道各位是?”

莽皮腰帶中年男子聽到這話後連忙笑道:“原來是葉家的人啊,我便是這次郭家帶隊的之人,我叫郭康平,這幾位呢是其他幾家的下礦之人。”

雲真對著這幾位抱了抱,這幾人感受這雲真身上淡淡的納嬰期的威壓也都是麵色一沉,雖然然後紛紛對著其抱拳回禮。

這是一個乾瘦老頭開口道:“這次下道那葬龍之地,我們主要是對付齊家之人,至於這洞內的寶貝便是我們各家平分。”

另外一個大鼻子老頭道:“下到下麵後齊家的人要是不找我們麻煩我感覺冇必要非的與他們鬥個你死我活,大家的目標是葬龍之地內的珍寶,並不是去下去廝殺了,如果開始便廝殺後麵冇有了力氣去尋寶,那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這次機會。”

此話一處便有幾個人點頭讚成,而雲真此刻隻是站在外圍看著他們這群眾人討論著,因為他已經知道了這葬龍之地是一處古墓,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古墓。

現在這些人吵出花來也到了下麵還是會改變主意,他也懶得理會這群人,當然有人為他師徒二人開道的話他還是十分樂意的。

是隨著眾人還在不停的討論著,這是在空中忽然落下了一個白鬍老頭。

這老頭落到眾人中央隻後笑道;“各位道友,不必在吵了,這開門的時間馬上便道了,各位在收拾一下一會要帶的物品,一炷香後再這裡集合我們去探探這葬龍之地。”

白鬚老者話音一落,剛纔還鏘鏘鏘的既然便安靜了下來,有的人直接就地盤膝了起來,有的則是走到了敝人的地方檢查其了自己帶的物品。

薑亦凡與雲真師傅二人則是平靜的在院子中找了個角落打起坐來。

一炷香很快便過去,此刻那位白鬚的老者在此出現在了院子,此刻的眾人紛紛站起了身子,不多時外麵還陸陸續續飛來了幾人。

白鬚老者用眼睛掃了一下眾人後開口道:“這次我們郭家聯絡諸位家族與我家一起去探這葬龍之地,還希望大家可以拋開家族之間的芥蒂,我們大家都得到自己心儀的寶貝。”

眾人聽到這後都是紛紛朝著旁邊看一眼然後都默契的保持著沉默。

台上的白鬚老頭也不墨跡,直接騰空而起朝著後山飛去。

院子內的二十幾號人也紛紛架起了法寶靈器跟在白鬚老者身後朝著後山飛去。

眾人飛劍了大約一刻鐘後,便發現在郭家宅子後大山中居然隱藏了一處天然的洞穴。

白鬚老人直接朝著洞穴中落去,隨著他的落下身後的二十幾人也都落在了山洞之中。

白鬚老人看到眾人都落地之後便開口道:“現在有想退去的可以自行離開,我們郭家不會強求任何人,但是如果進去了這葬龍之地在想離開那老夫也無能為力。”

此話說完洞穴內忽然安靜了下來,數吸後白鬚老者見無人說話便開口道:“開啟大陣如礦。”

隨後隻見山洞之內白光一閃,隨即站在中間的二十幾人便紛紛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