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小島之上此刻還是一篇寂靜。

二人從平民窟的後麵登上了碧霄主島,雲真對著薑亦凡祝福道:“最近不比往常,以為礦坑的事情,郭家與齊家這幾天在島上發生了好幾次衝突, 神仙打架凡人受罪,故而現在好多平民都已經陸續去旁邊的島嶼避難了。”

薑亦凡點頭道:“這齊家手段真的是高啊,反正這島都是郭家的將戰場設置在島上,但是進入礦坑的入口卻在島外,這樣一來牽製探寶兩不誤啊。”

雲真眼神一眯奸笑道:“冇有任何一個大勢力會想將戰場波及道自己的勢力範圍,這群人你看去一天天人模狗樣的其實背後都臟的很,全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薑亦凡聽到雲真語氣中對著些大家族的鄙視之意笑道:“下麵師傅打算去那裡?”

雲真屢了屢鬍子後笑道:“我去會會幾個老傢夥,看看能不能給我們倆要兩個下礦的名額。”

薑亦凡點頭剛先說什麼,就在這時雲真眼神忽然一眯然後拉著薑亦凡躲到了一處破舊的二層土樓之上。

這是隻見一個胖子與一個婦人從二人剛纔所站的位置飛過,然後拿胖子更是落到了剛纔二人站著的地方開口道:“不會錯啊,剛纔明明感應道在這個方向有二個人飛行而來的元氣波動怎麼忽然就消失了。”

婦人冷笑了一聲道:“肥蛤蟆,你不是號稱聖人之下冇人能躲過你的陣法嗎?我看你啊就是吹牛皮。”

胖老苟聽到了婦人這話後滿臉怒氣的道:“你個毒蠍子,我老早就看不爽了,行要大家爺爺隨時奉陪。”

那婦人聽到了胖子的話後忽然哈哈的大笑了起來道:“蛤蟆啊你是欺負老孃是女人嘛!居然還要在這破爛之地欺負奴家。”話音未落隻聽到空中忽然閃過一絲寒芒。

看到毒蠍子這騷娘們又要開始賣騷了,就要開口罵上幾句,但是忽然身上汗毛頓時就是一豎然後便見三根銀針正朝著他的肥碩的身體射來。

如此近的距離毒蠍女的三根銀針已然道了肥蛤蟆身前,這一刻隻見在肥蛤蟆的位置忽然穿出轟隆一聲巨響,隨後煙塵便是煙塵一起。

毒蠍子上前一步寬大的衣袖扇去煙塵後,隻見剛纔肥蛤蟆站著的地方此刻一片狼藉。

毒蠍子看到這一幕眼神就是一眯然後身子下意識的往後就是一躍,然後隻見在她身下此刻一雙肥大的手臂從地下忽然探了出來,肥大的手掌更是一下子抓在了後跳中的毒蠍子的一條纖細白嫩的小腿。

這一刻毒蠍子臉上就是一黑,然後騰在半空的身子居然猛的就是一頓然後更隻見她是手中赫然出現了一柄怪異的武器,這武器好似一鉤子,但是這鉤子的鉤尖居然不是往下的,而是往上的倒刺。

手中武器出現以後,毒蠍女柔軟的身子就是猛的一弓,然後以一個十分角度刺向了身下的胖蛤蟆。

此刻手中抓住了她纖細小腿的蛤蟆正得意洋洋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就感覺到心頭一跳然後連忙放開了抓著的小腿身子就要在此沉入地下。

可惜這回因為分心他的動作還是慢上了一分,這一刻隻聽到一聲巨響後毒蠍子的手中的法寶結結實實的訂在了肥蛤蟆的肩頭。

而且就在訂上的瞬間肥蛤蟆的臉色就是一黑,然後被鉤上的肩膀更是一下子便的黑氣無比。

就在這時一個枯槁老頭忽然出現在了二人是中間,這老頭一經出現直接便在胖蛤蟆肩頭拍了一掌。

這一掌下去隻見胖蛤蟆那黑亮的肩頭瞬間便恢複了原本的顏色,做完這些後老頭子開口道:“讓你二人注意一下這幾天偷偷進入小島的修士,你倆怎麼打起來了。”說完話後老頭轉過頭朝著二人看去。

這一刻遠處的雲真看到老人之後臉色就是一沉,薑亦凡感覺到了雲真臉色的變化問道:“師傅此人是誰,為什麼師傅看到他後臉色都變了。”

雲真麵色濃重了好一會後才答道:“此人是毒王教的教主名字叫吳毒。”

薑亦凡唸了幾遍這個名字後笑道:“身為一個毒王教的教主名字居然叫吳毒,真的是笑死人了。”

雲真皺眉道;“你可彆小看此人,這人跟我一樣都是半步陰神境界,而且他的毒功更是讓人房不勝防,如果此處葬龍之地他也下去的話咱們就的多加堤防此人。”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遠處的三人已經站到一處,毒被拔掉的肥蛤蟆上去直接單膝跪下道:“肥蛙拜見教主。”

站在他身後的毒蠍子看到肥蛤蟆的舉動也欠身道:“殷紅拜見教主。”

吳毒看了二人後問道:“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肥蛙聽到這話率先開口道:“剛纔我感應道了有兩個人穿過我佈置的陣法,便來到此處探查一番,誰承想殷紅妹子也跟了過來,也許是我平日不知道何時得罪了殷紅妹子,剛纔她居然近距離對著我射出了三枚銀針,幸虧我用土遁逃了,不然教主此刻便隻能看到一隻死蛙了。”

一旁的殷紅冇有說話此刻隻是惡狠狠的看著肥蛙。

吳毒看著一言不發的殷紅最後隻能歎氣搖了搖頭,然後對著肥蛙說道:“你啊以後也少惹她,明白嗎。”

肥蛙聽到吳毒的話後連忙點了點頭,然後繼續開口道:“剛纔闖入我陣法的二人該如何處理?”

吳毒眼睛轉了轉道:“怎麼辦,你回去跟郭家說以聲便是,此次我們幾家隻是單純的合作關係,並不是結盟,等到了下麵的話能得到什麼還的各憑本事,這幾天齊家的人也都在蠢蠢欲動,故而我們這些小幫小派的還是少惹事的好。”

肥蛙與殷紅聽到了吳毒的話後紛紛點了點頭,然後吳毒轉身率先朝著廢墟外麵飛去,而他身後 二人也在互相對視一眼後也跟著他離開了這裡。

此刻遠處二樓的師徒二人對視了一眼後,雲真在此叮囑道:“現在看來為了加大與齊家的抗衡之力,郭家也是拚了,已經跟一些邪門合作了。你要是感覺失態不好便提前回到客棧的房間,遇到事情能忍便忍能躲便躲,切記出頭逞能明白了嗎?”

薑亦凡看到雲真再三的提醒著自己也覺得心中一暖然後對著他點頭道:“弟子定乎注意的,既然有人用毒,我一會真的需要去集市買一些解毒的草藥。”

雲真在此拍了拍薑亦凡的肩膀然後看了一下他手臂上的符號後,便轉身躍下了而後然後幾個閃身便消失在了廢墟之中。

此刻隻剩下了薑亦凡一個,這時還是清晨時分,於是薑亦凡在儲物袋內找了一身白色的褂子換上,然後再次帶上那頂白色的鬥笠,然後上下打量了一份此刻的自己後便大步的沿著廢墟外圍無聲無息的走出了貧民窟的範圍。

豔陽高照,街道之上也伴隨著店鋪的陸續開業,主街上的人也越來越多了起來。

此刻一個身穿白衣頭戴白色鬥笠的少年正在人流中漫步著,也許是因為最近這島上不太平,薑亦凡明顯感覺街道上的人冇有他與雲真剛來到島上的時候多,而且周邊的一些商鋪也有好都是大門緊閉的,明顯已經是人去樓空。

在市場裡逛了一大圈之後的薑亦凡,終於朝著東街坊市走去,隨著離開了主路街道上的便越來越少了起來,本來這東街坊市就是一些散戶行商的交易場所,以目前這局麵怕是行商都要繞著這個是非中心繞著走,要不然一個不好怕是連認帶貨就全折在這裡了。

想到這裡薑亦凡也隻能抱著碰碰運氣的心態繼續往東街走去。

果不其然,現在的東街市場內十室九空,剩下一個冇走的行商商隊也在收拾著東西,估計也許今天便會離開這裡。

看到這番景象薑亦凡隻能無奈的搖搖頭,心下暗歎道:“看著隻能去西市區看看,那裡是郭家的家族市場,雖然是眼下這個局麵但是為了保持島嶼的運營郭家也必定會堅持著西市的正常運行,隻不過那裡必定眼線探子眾多,自己這一出現也許會引起一起不必要的麻煩。”

轉身離開了東街坊的薑亦凡,一隻在低頭思考著要不要去西市的這個問題。

就這樣他便不知不覺的走回了主街之上,然後看著不遠處的西街坊市的牌匾,薑亦凡心下一狠便朝著對麵走去。

西市跟東市不同,西街市是在主街臨街圈出來的市場,並不像東市一樣需要走出主街很遠,這也就是本家產業跟行商的最大的區彆。

此刻一身白衣的薑亦凡已經站在了西市的門口,朝著裡麵望去西市的繁榮景象與東市的蕭條景象產生了鮮明的對比。

此刻西市之內人頭傳動,臨時路過碧霄群島的商船都會到這裡來進取一些這裡的特產藥草,然後拉倒下個地方賺取差價。

薑亦凡心下在此吐出了一口氣然後邁步走進了西市,他漫步在西市的人流中四下觀看這兩側的異常繁榮的商鋪,這一刻他忽然感覺自己身後不遠處正有倆個人在慢慢的跟著自己。

此刻薑亦凡臉上忽然泛起了一絲笑容,因為這是早就預料道來到事情,並不隻是他估計每個西市的生麵孔都有會人跟在身後。

終於薑亦凡看到一座三層小樓,上麵赫然掛著郭家藥材鋪的牌匾。

在這西市場內敢明目張膽的掛著郭家字樣的店鋪並不多,而這藥材鋪雖然不大但是卻敢直接掛出郭家字樣那便證明他就是這裡的權威。

此刻薑亦凡閒庭信步的走到了草藥鋪的門前往裡麵看去。

隻見這間店鋪要比薑亦凡想象中的小傷不曬,一個來掌櫃正在包著一包一包已經成方的藥材包,而學徒們則是都在努力背誦這藥典。

薑亦凡看到此刻裡麵冇人便邁步走在進去,而此刻掌櫃的也正好包完了一包藥便看到了此時一身白衣的薑亦凡走了進來後連忙招呼道:“歡迎來到郭家藥材鋪,不知道小哥你怎麼稱呼,來店內是想抓藥還是要采買一些草藥啊。”

薑亦凡聽到了掌櫃的話後也笑道:“我是今天纔到本島的一名行商,聽聞貴島盛產各類的草藥便來看看。”

掌櫃聽到這話後笑道:“也不瞞您說最近這島上不太平,而這草藥的采摘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故而一些本地的特產的價格也隨之增高了一些,還輕您見諒。”

薑亦凡哦一聲後便小聲的問道:“既然掌櫃的說了,在下便有些好奇想問問這島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掌櫃的看了薑亦凡一眼後便小聲的說道:“老兄我奉勸你哦,對於島上的事情少問少打聽,不然一個不小心.你就會自己及其自己的船隊找來不幸。”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便不在此事上多問半句,而是在懷裡拿出了一份他提前準好的藥材清單。

恭恭敬敬的遞交給看掌櫃,掌櫃將清單拿在了手裡看看一遍後便笑道:“也不瞞您說你這清單目前在島上也就在我家能拿全,你去彆人家怕是一半都拿不全啊。”

薑亦凡哦了一聲後笑道:“那還真的很巧呢!你家是我第一個走進的店鋪,既然如此那掌櫃的便算一下這批貨的價格吧。”

掌櫃的冇有著急說話而是將手中的清單輕輕的放在了櫃檯上,然後開口道:“彆急嘛!因為現在本島上有些小問題故而在本店內的交易隻收元靈石,現在不支援物品交換與海獸內丹交易。”

聽到這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然後遲疑了許久後輕歎道:“難道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掌櫃的搖搖頭後便將清單推向了薑亦凡。

薑亦凡看到了掌櫃的舉動就遲疑了一會便在此將清單推給了掌櫃然後說道:“那就用元靈石付款吧。”

此刻已經重新翻看賬本的掌櫃在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也是一愣,但是人家已經說了用元靈石付款,那掌櫃的也隻能重新在此拿起了清單。

薑亦凡看到掌櫃的在此拿起清單便問道:“一共需要多少元靈石。”

掌櫃簡單算了一下後掌櫃開口道:“一千兩百元靈石。”

薑亦凡簡單的盤算了一下,這比之前要貴了百分之三十左右。但是以目前的情況來說這些也算是合理。

於是薑亦凡開口道:“一千元靈石,我現在身上也隻有寫著元靈石。你報價的一千三要比普通的時候貴上百分三十,這樣我道一下個島嶼出手也賺不到錢。”

掌櫃的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沉思了一會後說道:“那您稍等一下我去後麵跟老闆說一下啊。”

薑亦凡點頭示意請便。

一炷香後掌櫃便從裡麵走了出來,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黑衣服男子。

薑亦凡看到黑衣服男子後便想起來這人邊是最早自己在客棧裝齊家人的時候那個黑衣服男子。

掌櫃的來到薑亦凡麵前為他引薦道:“這位是我們郭家三爺,也是這藥鋪的老闆,價格的問題你可以跟他談。”

薑亦凡聽到了掌櫃的話後便對著郭家三爺抱拳道:“在下凡亦是一位初到本島的行商,今天來到貴號進一批草藥,但是您家必須元靈石交易,但是我感覺您家的價格有些高故而想跟您劃個價格。”

郭三爺上下打量一番薑亦凡後笑道:“最近我們島有些變故,故而現在這草藥的價格確實比其他時間高了一些,但是如果今天你能全部用元靈石付款的話我便可以做主一千元靈石給你出了這批貨。”

薑亦凡聽到了郭三爺的話後便開心的對著他抱拳道:“那便謝謝老闆了。”

此刻郭三對著掌櫃吩咐了一番後便離開了店鋪。

而此刻的老闆馬上換上了一幅微笑的嘴臉然後便開始吩咐學徒去倉庫取貨。並示意薑亦凡道旁邊的雅間內稍等一下。

薑亦凡看著掌櫃的熱情邀請便走到了雅間內。

隻看著不斷有學徒在店內店外跑來跑去的,一個時辰後掌櫃的拿著一條儲物帶走到了正坐在雅間喝茶的薑亦凡麵前笑道:“凡公子這是您需要的東西,還請過目看一下。”

薑亦凡放下手中的茶碗然後將儲物袋接到手中檢視一番後點頭道:“差不多,就是這藥的成色差了一些。”

掌櫃的聽到薑亦凡的話後連忙賠笑道:“現在能將您要的東西全部都湊全就已經不錯了,至於成色的問題我想還是對的起這個價格的。”

薑亦凡也不在為難掌櫃而是直接丟給了其一個儲物袋。

掌櫃的結果儲物袋後打開看了一下瞬間臉上便漏出了笑容。

薑亦凡也不廢話直接收了草藥之後便大步的走出了郭家藥材鋪。

然而就在薑亦凡離開的時候,在藥材鋪的對麵一處酒樓上三個黑衣人此刻已經鎖定了此時人群中的薑亦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