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礦坑之中,帶頭的郭家小隊隊長此刻正被薑亦凡單手拎在空中。

這一幕的變化隻是在瞬息,前一秒這個隊長還在叫囂著,可是後一秒他的喉嚨便無法在說出一句話。

其他的士兵見到了自己的老大被人拎在了空中,頓時都有些慌了,平日了愛拍馬屁的小機靈現在大喊道:“你們是想造反嘛!居然趕在郭家的礦下殺郭家的人,我們你們是不想活了。”

話音未落隻見王凱那如小山的般的身子忽然出現在了剛纔說話的士兵眼前,然後他也學著薑亦凡一把便將說話隻人拎了起來。

薑亦凡拎人是靠著手掌之上包裹著一層元氣然後用元氣抓著被拎起人的脖子,而這五大三粗的王凱則是全憑藉著一身的蠻力。

而那位倒黴的士兵這是是剛被拎起來便失去了自覺,這一幕看的劉天琪連忙踢了王凱一腳然後開口道:“你想掐死他啊你個蠻子。”

這一刻王凱也發現了不對連忙將那個士兵丟到了一邊。

這一幕看的薑亦凡眼皮就是一跳但是依舊個那個小隊長問道:“說說罷你們為什麼會在深夜巡邏道這裡。”

小隊長艱難的在嘴裡吐出了幾個字道:“好漢饒命!先放我下來!您問什麼我全說。”

薑亦凡聽到小隊長的話後手臂輕輕的放下然後大手一鬆。

被送開的小隊長踉蹌的倒退了兩步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薑亦凡看著此人狼狽的樣子後問道:“來說說罷!這大半夜的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小隊長在上爬起來後低著頭說道:“我跟那刀疤臉因為之前便認識故而冇回下礦他都會找我當班的時候,就在吃完晚飯後他便告訴我今天晚上準備要去乾一票大的,我知道這小子平日裡冇事冇少去乾那些殺人越貨的事情,我便問了上了一句今天晚上看上那個肥羊了。他卻說就是三個毛頭小子而已,我聽到是三個新人便冇太上心。然而我這半夜起來發現他們還冇有回來我便知道也許事情有變,便帶人趕了過來。”

薑亦凡聽了小隊長的話後笑道:“你不隻是想來看看吧!”

小隊長聽到這話連忙搖起了頭來然後磕磕巴巴的說道:“冇有,真的冇有我帶著兄弟們就是單純的看看這裡發生了什麼而已,真冇有彆的意思。”

這時候劉天琪忽然推了一把王凱然後在其耳邊小聲的說了句什麼,隻見這時王凱臉上忽然浮現出了一抹笑意然後忽然上前幾步來到了薑亦凡身前後便恭恭敬敬將一枚令牌遞給了他。

這時候薑亦凡看著忽然搞出這一出的王凱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怪異的笑容。

但是這時候已經拿出來那便在也好拿回去,隻薑亦凡單手拿起了娜枚刻有一個郭字的令牌道:“你認得此此物嗎?”

那個小隊長在見到令牌的瞬間便被嚇了一個聚靈,然後連忙跪在地上道:“不知道是巡查使者,小的今天真的是有眼無珠啊。”

薑亦凡擺擺手道:“今天晚上我三人被歹人行刺,幸虧小隊長出手相助才能化險為夷啊。”

小隊長聽著薑亦凡的話後連忙站起道:“那是自然,這幾個賊人我們都盯了他們好久了,今夜他們居然鬥膽去刺殺您三人真的是最該無死,死有餘辜!”

薑亦凡見這小隊如此傷到心下也不由的感歎,能在這裡混道小隊長這個位置也非常人,想到這開薑亦凡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不希望第任何”

小隊長連忙點頭道:“這個必然還請大人放心,小的必定會守口如瓶。”

薑亦凡點了點後繼續說道;“那行,這裡便交給你處理了,懂怎麼做嗎?”

小隊長的頭點的如同小雞嘬米一樣。

薑亦凡最後拍了拍的他的肩膀道:“辛苦了。”

小隊長聽到這話後連忙答道:“不辛苦。”然後便吩咐著手下對這十幾具屍體進行著處理。

而此刻的薑亦凡則是大步的帶著劉天琪與王凱大搖大擺的朝著安全平台走去。

等到三人走遠了以後薑亦凡對著身後的劉天琪開口道:“今天晚上的事情看似都很合理,但是其中必定都是有幕後推手,天琪剩下幾天時間裡你與王凱回到平檯安全區內,直到放這趟下礦結束都不允許出來。”

劉天琪聽到這話後開口道:“我到是感覺我們三個現在的處境相對安全,這樣我們三個更可以加快對著礦坑的探查。”

王凱也開口道:“是啊師傅,我二人手持著這快令牌的話我們兄弟在這礦下應該不會有什麼

事情的。”

薑亦凡搖頭道:“現在你們兩個小子特彆是天琪你還這不明白自己的處境,今天如果那連個殺手冇有回去的話,就證明瞭你還活著而且身邊還有高手保護,那麼這樣的話你說那個想要你命的人後續應該如何去做呢?”

劉天琪聽著薑亦凡的話陷入了沉思然後歎氣道:“好吧王凱咱倆明天開始便在安全平台上老老實實的呆著儘量不要給師傅幫倒忙。”

聽到這話的王凱歎氣道:“唯一一回跟師傅下礦還弄出了這些事情,哎!”

薑亦凡笑道:“咋地你小子歎什麼氣,你倆好好給我活著以後咱在一起的時間還長,要是你倆小子在此地就夭折了,我這個做師傅的就更冇臉麵了。”

說話間仨人已經可以看到眼前的安全平台,這時薑亦凡對著人人說道:“我就不送你倆去平台了,這個你倆收好,然後找個隱蔽好,劉天琪身上有我的印記我能找到你們的,現在我趁著還有時間我在去外麵逛一圈。”

說話間隻見他將郭字令牌丟給了王凱然後對著王凱道:“這幾天有什麼事情的話,就都由你出麵解決了,你冇問題吧?”

王凱笑道:“俺必須冇問題啊!”

薑亦凡看了二人一眼然後便轉身朝著另外一個礦洞奔去。

隻剩下二人看著薑亦凡的身影漸漸消失在了礦坑之中。

這時王凱忽然問道:“你有想過離開碧霄群島嗎?”

劉天琪聽到王凱忽然問這個沉思了一陣後回答道:“之前冇有想過,但是遇到了師傅之後我感覺也許離開這裡對於我二人是個不錯的選擇。”

王凱點了點到:“隻可惜不能將孃親的墳一起帶走。”

劉天琪笑罵道:“你個冇出息的傢夥,等日後我倆學成歸來的時候,你還怕你母親的墓冇了不成。”

王凱歎了口氣後上前摟住了劉天琪的肩膀道:“冇事!俺是有些想的偏激了,你說的對,我兄弟倆能有幸拜在師傅門下便是我二人的命,師傅說的也很對隻要活著那便有的是在一起的機會。”

說話間兄弟二人已經來到了平台之上,此刻已經是後半夜,之前打牌的人此刻也都已經睡下了。

王凱與劉天琪躡手躡腳的走到平台裡麵的一處人員稀少的地方打起坐來。

而此刻離開了這倆小子的薑亦凡在此拿出了地圖看著上麵剩下的十幾處標記點,薑亦凡皺了皺眉頭然後快速的朝著第一個標記奔去。

礦坑內的黑夜與黎明對於礦工們來說其實並冇什麼區彆,隨著進入礦坑時間越來越長,大家的生物鐘也越來越模糊。

此刻地麵之上已經是日上三竿,然而這時礦坑下麵的礦工在剛開始陸陸續續的起床。

這時在平台角落的劉天琪與王凱也被旁邊嘈雜的聲音給弄醒。

劉天琪醒來之後便機警的推了身邊依舊睡眼朦朧的王凱。

而王凱則是站了起來趁了個大大的懶腰然後好像反應過來了什麼一般迅速的坐回了地上。

劉天琪滿臉黑線的看著王凱道:“你小子是睡蒙了?師傅都告訴我們要小心低調一點。”

王凱撓了撓頭委屈的道:“哎!俺習慣了,下次一定注意。”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隻見一道人影無聲無息的來到了三人身邊。

當他坐到了王凱身邊以後劉天琪才發現了來人,然後猛的就是一驚身子就要彈起,這時候就間薑亦凡說道:“彆怕是我!”

劉天琪聽到薑亦凡的話後才放下了心然後說道:“挖槽,師傅你想嚇死我們倆啊,我這剛說完王凱你便出現在了他的身邊,這一下真的是嚇死我了。”

薑亦凡微笑道:“這裡人多眼雜的,我便悄然的來找你倆了,當走到了近前纔想起應該提醒一下你倆,可是那時候就已經被你小子發現了,這不久搞出了一出烏龍嗎。”

二人聽著薑亦凡的話後也都是歎了歎氣,然後劉天琪問道:“師傅咱三今天又什麼安排?”

薑亦凡想了想後問道:“你倆這回采到的礦石夠了冇?”

二人都是點了點答道:“夠了!”

薑亦凡聽到了二人的回答便笑道:“那咱三就在這隱蔽幾天,晚上我在自己出去探礦。”

說著薑亦凡抬手打出了隔絕術,劉天琪與王凱看到薑亦凡在三人身外布出一個透明的薄膜王凱好奇的問道:“之前的時候便看到師傅經常弄出薄膜,當時就十分的好奇,師傅這東西是什麼啊?”

薑亦凡笑道:“這叫封術,而我此刻佈置在我們三人外麵的是一種叫隔絕術的封術,他可以讓外麵的人看不到我們三個的身影與氣息。”

劉天琪聽著薑亦凡的話後問道:“師傅這封術我們樂意學嗎?”

薑亦凡想了想到:“這東西很玄妙,我當年也是無意間學會,後來經過漫長的聯絡與不斷的頓悟才達到了今天這樣,而且封術的效果是跟你的神識掛鉤的,你的神識越高那麼他的效果便越高。”

劉天琪點了點頭,薑亦凡看著劉天琪然後抬手單手一點,隻見一篇複雜的文字飄入了其腦海之內。

劉天琪被這感覺乾了一愣,然後看著腦海中的文字心下便明白了怎麼回事,他剛想開口答謝薑亦凡便被薑亦凡抬手攔住然後開口道:“即便你練成了這篇封術,也不可沉迷於在這之上,修士隻有修煉纔是正途,明白了嗎?”

劉天琪聽了薑亦凡的話後點了點頭道:“弟子謹記師傅教誨。”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他的第一個徒弟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忽然開口道:“雖然我們白天不去開礦了,但是你二人也不要休息,一會劉天琪你給王凱一枚丹藥,然後你二人開始練功。”

此話一出劉天琪的臉上漏出了一絲笑容,然後反手在儲物袋中拿出了兩顆丹藥,也不等王凱反抗便丟給了他一顆,然後說道:“來吧跟你師哥我一起打坐練功。”

王凱臭這一張老臉答道:“哎!有要練功啊這也太無聊了,這打坐練功能憋死個人,真的俺感覺挖礦都比練功來的快活。”

此話一出還不等薑亦凡抬手打他,劉天琪便率先抬手給了王凱一個暴力道:“現在你我都已經踏上了修行之路,你就該收收你那貪玩的心,認真的練功,也不往師傅對你的栽培。”

王凱歎了口氣後嘟囔道:“知道了。”

薑亦凡見狀也隻是笑了笑,然後自己也打坐休息了起來。

隨著平台上麵的人陸陸續續的全部進入了礦坑之中,此刻的平台之上顯得的是那麼的安靜。

但是誰也不知道就在這平台的一處角落裡,正有三個人在原地打坐著。

然而就在這份安靜裡忽然傳出了一絲元氣的波動。

這波動雖然不算很強但是依舊被薑亦凡外放的神識感知道了。

這一刻薑亦凡猛然睜開了雙眼然後反手拿出了一枚令牌,在令牌被拿的那一刻上麵便散發出了微微熒光。

隨著令牌上的熒光越來越亮,平台之上忽然白光一閃隨即兩人走出白光之中。

二人出現之後,他手中的那枚令牌此刻也恢複了正常,反手收起了令牌後的薑亦凡這時抬頭看向了走出二人,這一眼看去他的眼神就是一眯。

這二人中率先走出的的是一個身穿黑袍的男子此人修為隻有成基中期,跟在其後麵出現的則是一位高冠藍衫的老頭,薑亦凡一眼邊看出此人居然是一位化丹修士。

就在二人走出後不久,高冠老人居然朝著薑亦凡三人所在的地方掃了一眼,這一眼驚的薑亦凡冷汗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