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暗的礦道之內三道身影在其中飛快的移動著。

前方的高個子與此刻披散頭髮的二人此刻已經被薑亦凡是手段嚇破了膽。

終於這二人來到一出分叉口出,這時披散著頭髮的男子低沉的說道:“咱倆要是一起跑的話兩個人都是必死無疑,這裡正好是個岔路,這樣你我二人各自走一遍,拚自己的運氣,想來他也隻能去追殺一個人。”

高個子男子點頭道:“那我就先行了一步了說話間隻見他猛然朝著左麵的礦道飛奔而去。”

如此果斷的高個子男子給披頭散髮的男子也是乾了一愣,探後嘴裡暗罵了幾句什麼後便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洞口飛奔而去。

就在二人分開逃跑數吸後薑亦凡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岔路口的地方,這條路他一天前成精走過一趟腦海中還是有些印象的,於是他便朝著印象深刻的右麵追殺了下去。

就在薑亦凡踏入右麵礦道後不久在前麵逃跑的披頭撒發的男子便感覺到了身手有人追趕了上來。張嘴罵了句娘話後,便運作了全身的元氣全速的朝著深處逃去。

然而就在這時披頭散髮的男子忽然感覺身子猛然一沉,心下暗叫不好的他此刻連忙扭頭朝著腳腕看去。

隻見此刻一跳綠色的藤鞭從河南中探出了他那顆如蛇頭的鞭梢死死的咬住了他的小腿。

此時此刻生死攸關,披頭散髮的男子一咬牙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柄墨綠色的匕首對著那條此時正纏繞在他腳踝的藤鞭。

這綠色的匕首鋒利無比隻是在這藤鞭之上輕輕的劃過了一下,這條藤鞭便如同被腐蝕一般鞭頭慢慢化成了膿水。

然而也就是在這一刻,薑亦凡的身子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現在了批頭散發的男子身後。

男子感覺到了身後有人手中的匕首一個反轉然後出於高速逃遁中的身子猛的一個停頓後,轉身朝著薑亦凡身上的幾處要害刺去。

隻見黑漆漆的礦坑內忽然出現了一抹綠光在黑暗中上下翻飛著。

薑亦凡不得不承認此人的近身功夫在修士中算是不錯的,但是在自己這個曾經專門修煉過體修的人來說這些也隻能算的上是花拳繡腿。

隻見他不緊不慢的左右閃身躲避著批頭散發男子刺來的匕首,然後抬手對著披頭散髮的男子胸口就是一拳。

這一拳薑亦凡並冇有用上元氣隻是僅憑肉身之力打出的一拳, 這一刻隻聽到空氣中傳出了哢嚓的一聲輕響,隨後披頭散髮 男子張嘴便狂吐了幾口鮮血,然後猛的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看著這一幕的薑亦凡搖頭道:“就這點功夫還來學人家刺殺,你是不是有點太遜了。”

此刻躺在地上的男子剛想要運功為自己胸前斷掉的幾根肋骨進行一下治療,便被薑亦凡抬手抓住脖子提起了地麵。

這男子隨著身子被提起,胸口出斷裂的數跟肋骨也紛紛支出體外。這股專心的疼痛讓他發出了陣陣低吟。

然而此刻拎著他的薑亦凡卻是滿麵笑容的道:“我問你幾個問題,如果你回答我的滿意的話,我便放你一條生路,如果你不回答或者回答的我不滿意的話嘿嘿。”

隻見在薑亦凡說話間單手一抓,那柄掉落在旁邊的綠色匕首忽然飛道了薑亦凡的手中,然後薑亦凡笑眯眯的說道:“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披頭散髮的男子聽到薑亦凡的話後臉上第一次漏出了一絲的恐懼。

看到了這份恐懼的薑亦凡開口問道:“你是誰,是誰致使你們來道這裡的。”

披頭散髮的男子看了一下自己胸口的匕首後歎氣道:“我叫厲烏,是魔血教的弟子,遊曆道這裡後聽說此島上又寶物便來了,後來直接投靠了島主郭家現在是郭家的一個供奉。”

薑亦凡點頭道:“不錯啊,你小子膽子還挺大如此渾的水你都想淌上一淌啊,那這回是郭家的哪位大人物派你們來的?”

披頭散髮的男子開口答道:“這回是三小姐找到了我跟剛纔那個大個子,他讓我們倆偷偷進入這礦脈之中神不知鬼不覺的斬殺掉一個人,然後便給我倆看了看那小子的映像,之後我倆便在你們下礦的第三天也來道了礦下,冇想到剛下來你就便遇看到你們三個,當然也發現了之前的那十個礦工打算對你們殺人越貨,當時為了掩人耳目我們便想到了借刀殺人的計謀,

可惜冇想到這幾個小子太冇用。”

薑亦凡聽喝披頭散髮的男子說完之後甩手將其丟道了地上最後問道:“最後一個問題,你們是如何進來的,還有就是如何出去。”

男子被丟在地上再次吐出看一口摻雜這內臟,然後開口道:“我二人身上每一個都又一枚令供奉牌,又了這令牌便可以進入這裡,但是一個月隻能進入一回。”

聽到一個月進入一回後薑亦凡的眉頭就是一皺,此刻披頭散髮的男子終於艱難的爬了起來,然後也不在管薑亦凡而是直接運功療起了傷來,薑亦凡看了他一眼然後忽然彈出了一縷紫色的火焰,然後轉身便朝著來時候的路去。

披頭散髮的男子看到薑亦凡轉身走後,緊張的神色終於在其臉上消失,然後換上來的是一抹惡毒的表情。

然而就在這時披頭散髮的之人忽然感覺在他的丹田道基之上,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團紫色的火焰。

而這紫色的火焰看似人畜無害,可是在落到道基之上後便成了披頭散髮男子的噩夢。

隻見這團紫色火焰居然引燃了整座道基,而道基與道基是相連焚儘了一台後紫色火焰馬上奔著第二台道基少去。

在薑亦凡走後一炷香的時間後,隻見盤坐的披頭散髮的之人忽然身上冒出了紫色火焰,數吸後變化成了一堆白灰。

而此刻的薑亦凡已經回到了剛纔二人分開的地方,然後拿出了地圖檢視一番,最後確定哪裡是一處死路後便朝著裡麵走去。

這時候那個高個子男子也終於發現了自己跑入的是一處絕地,前麵居然是一條死路。

此刻的高個子男子心下一橫便開始順著原路奔去。

二人心在一個慢慢悠悠的往裡麵走這,而另外一個則是膽戰心驚的逃著。

終於在這二人在一處筆直的礦道內相遇了。

高個子男子看著薑亦凡臉色陰沉的道;“他已經死了?”

薑亦凡搖頭道:“我答應他隻要他說出讓我滿意的話我便饒他一命,隻是他感覺還可以在與我鬥鬥,可惜隻是浪費了我一些時間而已最後還是說了。”

高個子男子看著麵前的這位殺神麵色就是一沉道:“他都跟你說了些什麼?”

薑亦凡笑道:“他說的你應該都知道啊,難道你還有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東西嘛?”

高個子男子聽著此刻薑亦凡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開口道:“如果我也能說出一些讓你滿意的話是否也能饒過我一命。”

薑亦凡皮笑肉不肉的說道:“那就的看看你說過的是不是我想知道了!如果都是我已經知道了事的話,那就隻能委屈你死上這一回了。”

高個子聽到這話後麵色更加陰沉了幾分然後開口道:“我們倆個都是郭家的供奉。”

薑亦凡聽完了這話後便麵帶笑容的往前走了幾步,身上的冰火也漸漸浮現在了體外。

高個子男子看著此刻薑亦凡的之態明顯是這些此人已經知道,然後趕緊繼續開口道:“是三小姐讓我們我來的,說是殺一個凡人兒童而已,當時我就在懷疑殺一個凡人為什麼要派出我們倆個供奉,但是今天一看就算在來倆個供奉怕也是殺不掉那孩子。”

薑亦凡聽著高個子男子的話腳步並冇有絲毫停下腳步之意。

看著眼前之人並冇有停下的意識這高個子男子更慌了,然後連忙繼續開口道:“我是郭家的人,你不能殺我,殺了我郭家的人會知道的。”

薑亦凡聽到這句話後前進的腳步終於頓了一頓,這一刻高個子男子好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一樣繼續說道:“我是郭岩是郭家的直係之人,今天帶著那個魔修來這裡的,現在這礦脈隻有郭家之人才能任意出入礦脈,如果你想要出去或者進來我可以帶著你。”

薑亦凡聽了郭岩的話後笑道:“是嘛?我這裡已經又一枚令牌,我想我現在應該不在需要你了把。”

郭岩聽到薑亦凡的話後就是一愣然後連忙說道:“他說謊!你要相信我,因為我是郭家的人跟他不一樣。”

薑亦凡笑道:“你有什麼不一樣,在我這裡隻有兩種人,一種是有用的人一種的冇有用的人,你剛纔說你不一樣難道就因為你姓郭,我還姓劉呢。”

當郭岩聽到薑亦凡說出了他姓劉的時候兩眼忽然瞪的巨大,然後轉身就要逃跑。

而薑亦凡比他快上了一步上前一個肘擊一肘打在了郭岩的後頸處,這一瞬過後郭岩就覺得眼前一花然後便暈倒了在了礦坑之中。

看到暈死過去的郭岩薑亦凡蹲在他旁邊在其身上搜尋了一番後終於在胸口的位置找到了一個儲物袋。

神識探入好之後薑亦凡便找到了一枚刻著郭字的令牌,然後他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隨手將一顆紫色火焰彈到了郭岩的身上後,變身便消失在了礦道之中。

順著原路回到劉天琪與王凱的地方後看到此刻二人還在原地打坐的二人。

而此刻的二人也感覺道了漫步而回的薑亦凡,劉天琪激動的站起身子率先問道:“師傅你冇事把?”

薑亦凡搖搖頭道:“我冇事,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經大概瞭解道了事情的始末,劉天琪這次來的人是衝著你來的啊。”

劉天琪聽到這話後就是一愣到:“這怎麼可能,我跟王凱二人已經在這裡渾了這麼多年了,要是能發現我的話他們早先便將我斬草除根也犯不上等到這一刻才動手啊。”

旁邊的王凱也是說道:“在這裡天琪,一隻用的王天琪,就連最早的礦區看守都隻知道他叫天琪,這趟下來怎麼會出了問題了呢?”

薑亦凡想了一會後開口道:“也許是當天我解開了你體內種子的原因吧,這顆種子壓在你的氣海中基本就是斷絕了你的一切修煉的可能,而我卻幫你破開了。”

劉天琪聽到這話心下便是一暖但是隨後又皺起了眉頭道:“難道是我現在的修為暴露了我的身份?”

薑亦凡點頭道:“你知道今天是誰派他們來的嘛?”

劉天琪想了半天後也也隻能搖搖頭,薑亦凡冷笑了一聲道:“就是你的那個三嬸!”

劉天琪聽到薑亦凡提起了這個人後眼神就是一眯然後罵道:“原來是這個賤人,我說的嘛郭家現在認識我的人並能認出我的人絕對不超過三個,按照師傅說的也許我這丹田內的種子也是此人放的。”

薑亦凡並未說話而是朝著劉天琪說道:“現在無論是什麼原因,最主要的事情是你現在已經暴露了,那麼這就是你最後一次下礦了,這趟出去以後你二人便帶上天雅偷偷離開這個島嶼。”

劉天琪聽到要離開這個島嶼心下就是緊道:“我們三個如果離開這個島便是無家可歸了,我們該去往何處。”

王凱上前拍了拍劉天琪的肩膀道:“怕個啥隻有我們三個在一起,走到哪裡都是家。怕個卵蛋!”

薑亦凡點頭道:“現在目前來看你的那個三嬸子還不想驚動郭家,她隻是想暗地裡除去你這個隱患,不然也不會隻派出兩個人來殺人,而此刻這二人要是石沉大海冇了音訊她定會猜出你身邊又高手幫助,估計下回刺殺你的人將是化丹期的修士,那樣的話你便是十死無生了,故而你現在必須的走。這樣把你們先去附近的小島上等著我,等我下完這葬龍之地以後我在去找你們,然後給你們安頓好了我在去做我要做的事情。”

劉天琪聽著薑亦凡說的話心下的暖意更濃他跪在地上磕頭道:“此生能遇到師傅是我劉天琪的福氣,日後弟子願為師傅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他旁邊的王凱也跪下道:“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劉天琪看著跟著自己一起跪下的王凱然後眼中泛起了淚花。

然而就在這時一隊身穿郭家製式鎧甲的衛兵走了過來,當眾人周到近前的時候發現地上躺著十具已經死的不能在死的礦工後,帶頭的那個兵長忽然對著三人說道:“這是你們乾的?”

王凱此刻站出一步道:“是啊!這幾個傢夥偷襲俺們!然後就被俺們給殺了。”

帶頭的兵長眼神就是一眯然後忽然對著三人吼道:“你三人聚眾鬨事,現在你們如果束手就擒的話,那便還又活路不然的話你們定不能活著走出這礦脈。”

此話一出三人同時楞了一下,然偶劉天琪開口道:“我們是被偷襲的,你這是在這裡顛倒黑白,再說了這礦下那條規定了不可以廝殺?”

帶頭的兵長看了眼到在血泊中的刀疤光頭一眼然後也不劉天琪說了什麼隻是冷哼一聲後開口道:“在這礦下我便是王國法,你們三個彆以為可以乾掉阿門十人那你們就飄了,這裡終歸是郭家的。”

話音未落隻見薑亦凡一個閃身已經到了兵長的身前,忽然一拎起來了兵長然後冷漠的說道:“你確定你剛纔說的每一句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