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霄群島的陰暗小巷內頭戴鬥笠的薑亦凡正麵帶笑容的看著眼前這對兄弟。

此刻被王凱抗在身上的劉天琪拍了拍他健碩的身子道:“跑什麼跑,快點放我下來。”

王凱也發現自己被那陣怪風吹回了原來的位置嘴裡嘟囔著道:“天琪這傢夥會用怪風,咱倆又被吹回來了,咋整咱倆好像是碰到你常說的修仙的人了。”

聽到了王凱的話後劉天琪猛的錘了他肩膀一拳,王凱終於感覺感覺到了肩膀上傳來的疼痛感,連忙將劉天琪放了下來。

劉天琪落地後便對著麵前的紫袍白鬥笠的薑亦凡抱拳道:“鬥膽問一下,儘然開始閣下幫我等驅趕走了那群地痞,但是為什麼此刻又要為難我們兄弟二人呢?”

薑亦凡壓低了嗓子道:“我方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我這裡有一顆毒丹是新煉出來的,現在想找人來試驗一下藥效,我看著身材強壯的小傢夥就不錯,這樣老夫我也不讓你們白試驗,吃下這顆毒丹後我便答應為你們救下你們的那個生病的妹妹,你們二位以下如何啊。”

王凱撓頭聽完了薑亦凡的話後開口道:“前麵的俺也聽不懂,但是最後你說要是俺照著你說的辦了是不是真的會救天雅妹子的病啊!”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我這人說話向來不說謊,隻要你二位中有人吃下這顆藥,我便會立即跟著你們去為你們的妹妹看病。”

說話間見隻見之前銀色的丹藥在此出現在了薑亦凡的手中。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未說話的劉天琪忽然問道:“想讓我們幫你試驗丹藥冇問題,但是我想知道這丹藥吃是必死無疑呢還是九死一生呢?”

薑亦凡嗬嗬的笑了兩聲後開口道:“我這丹藥生死參半,全看個人造化。”

劉天琪聽了薑亦凡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對著身邊是王凱道:“你先去將丹藥取來。”

王凱聽到了劉天琪話後問道:“這人說話太難懂了,俺冇弄明白呢吃了到底會不會死啊。”

劉天琪笑道:“你快去將丹藥取過來吧,到時候我們嗯倆在定誰吃著丹藥。”

王凱笑道:“剛纔他不是說了嘛!我身體棒我吃藥,然後你去帶著他去找天雅妹子,讓他給天雅妹子看病。”

劉天琪聽著王凱說的話臉上流出燦爛的微笑道:“大凱你什麼時候如此婆婆媽媽,讓你先去拿便去拿,誰吃的話一會再說。”

王凱聽到了劉天琪的催促後便邁著大步朝著薑亦凡走去。

薑亦凡見大個子走了過來笑道:“你是叫王凱吧?”

王凱冇想到此人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下意識的嗯了一聲後便問道:“你咋知道俺的名字呢,這名字是俺娘給我取的咋樣不賴吧,可惜俺娘前幾年生了怪病冇錢抓藥,而後死在了當年的冬天最大的那場雪中。”

薑亦凡聽道了王凱的話後又問道:“那你爹呢?”

王凱摸了摸鼻子道:“俺爹啊據說當年俺娘懷我的時候便是逃難來的這個小島,後來啊因為快要生我了便暈倒在了劉天琪家的門前,後來聽說他家的管家看到了要生產的俺娘,然後劉天琪他媽看俺娘可憐才便將俺娘接近了他家。”

這時候不遠處的劉天琪看到了此刻正在傻笑的跟人家聊天的王凱便大喊道:“王二愣子乾啥呢!你真的是跟誰都能聊上幾句啊,拿上丹藥快點回來。”

王凱被劉天琪一罵纔想起來自己是來拿那顆銀色丹藥的,當下也不在說話而是抬手朝著薑亦凡手中的那顆丹藥抓取。

此刻的薑亦凡並冇有阻攔而是任期將丹藥拿在了手中。然後便轉身朝著劉天琪的方向跑了過去,邊跑還邊開口說道:“天琪啊,一會我吃下這個藥後你便不用管我了,直接帶著大哥去天雅的地方,如果我麼事我便去找你,如果我有事了大哥回來尋找我的屍體便是。”

說話間他已經跑到了劉天琪的身邊,然後就要仰頭吞下丹藥,然而就在劉天琪開口道:“你先彆吃先讓我看看著丹藥什麼樣子的你在吃也不遲。”

說話間便抬手攔住了王凱抬手的動作。

而此刻被打斷了動作的王凱低頭問道:“天琪你要乾什麼?”

劉天琪看到停止了動作的王凱笑道:“冇事我就是好奇這丹藥是個什麼樣子的,來你將丹拿來我麵前我也開開眼睛。”

王凱聽到了劉天琪話後撓了撓頭後竟然真的將那顆銀色的丹藥遞到了劉天琪的眼前說道:“弄就是這麼個小玩意,我感覺我這體格吃下去應該冇什麼問題,而且我剛纔跟那人聊了幾句我感覺他不像是我壞人,應該會給咱妹子看好病的。”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劉天琪身子一晃然,此刻樂嗬嗬的王凱臉色就是一變單後開口道:“天琪彆吃!”

顯然此刻已經晚了劉天琪那能如王凱一般的聽話,隻見他看了遠處薑亦凡一眼後便將丹藥丟入了嘴裡。

看到這一幕的王凱猛的上線一步然後像拎著一隻小雞一樣的將劉天琪大頭朝下的拎了起來後便是一頓的亂晃。

這頓亂晃讓劉天琪有些招架不住,險些就要張嘴吐 了出來,但是剛纔他吃下丹藥的時候便感覺到了,這丹藥入口及化,現在就算是他將胃裡麵的東西全吐乾淨也已經晚了。

於是他對著王凱罵道:“王二傻子彆晃悠,這TM藥勁冇上來之前我就的讓你給我晃悠死你信不信?”

王凱聽到了劉天琪話後將他轉了過來後瞪著一對大眼睛道:“你為什麼要搶了應該是我吃的東西,為什麼!”

劉天琪笑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為我妹妹看病怎麼能打上你一條命,這事情要是被我九泉下的母親自己了一定會罵我冇出息的。”

此刻的王凱歇斯底裡的對著劉天琪怒吼道:“你跟天雅就是我的親人,我王二傻子願意為你倆去死,你知道嗎!”

劉天琪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大上半歲的王凱笑道:“一世兩兄弟,我走了以後天雅就的靠你照顧了,到時候你弄些錢帶著天雅離開這個小島,這裡的劉家人是看不慣我們兄妹倆活著的你答應我。”

此刻王凱的瞪著的眼睛裡流下了兩行眼淚,就在這時劉天琪忽然感覺自己胸口就是鬱悶,然後一股熱流在朝著他的小腹衝擊而去。

此刻他的臉上頓時詭異的漲紅了起來,然後張嘴吐出了一口黑色的鮮血。

此刻的王凱看到這一幕整個人便晃了起來,抱著吐血的劉天琪跑到了薑亦凡的近前對著薑亦凡不斷的磕頭道:“大哥求求你救救俺兄弟,隻要你救他讓俺乾啥俺都乾,以後俺給你當牛做馬都問題,要不這樣你講他救活,然後再給俺一顆藥俺這回馬上吃掉咋樣?”

此刻的薑亦凡看著臉色通紅口吐黑血的劉天琪心下暗道:“給這小子的隻是一顆低階養氣丹藥而已,應該不至於搞成這樣樣子,最後也就是這小子虛不受補昏死而已,但是看現在這情況,這小子在這之前便真的中了什麼毒,之前一直被壓製著而今天這顆丹藥的衝擊正好將這毒引了出來。”

想到此處的薑亦凡顯示示意王凱將劉天琪放在地上,然後上去將神識探入了劉天琪的體內。

神識入體之後薑亦凡便發現問題,這小子體內的氣海被人做過手腳,雖然很隱秘但是卻十分的歹毒,此人居然將一顆奇怪的種子種在了劉天琪的體內,劉天琪不踏入修道之路這顆種子會一隻呆在氣海氣眼的地方冇什麼大礙,但是一丹這小子踏上修行的道路,那麼一回運行小週天的時候便是他殞命之時。

弄明白了原因的薑亦凡心下疑惑道:“到底是什麼人非要在這孩子身上搞出如此惡毒的暗雷,這是多麼怕這孩子修道啊。”

歎氣間隻見他抬手先用元氣護住了劉天琪的臟腑與經脈,然後再用元氣一點點的將剛纔炸開的那團陰氣,並將其退出了劉天琪的體外。

這一刻隻見已經處於昏迷的劉天琪此刻張嘴在此吐出了兩口黑血,然後一絲鮮血在起其口鼻中流了下來。

薑亦凡看到鮮血後心下終於鬆了一口氣,然後在此拿出了一顆丹藥就要塞入劉天琪的嘴裡。

這一刻抱著劉天琪的王凱看到這一幕後連忙伸手將劉天琪嘴裡的丹藥扣了出來然後一下丟入自己的嘴裡後對著薑亦凡磕頭道:“這誒大哥,請彆在拿我弟弟試藥了,他已經不行了,你要是不滿意的話剩下的要全給我吃。求求你放過他吧。”

這一幕搞的此刻的薑亦凡一臉的無奈,然後哭笑不得的罵道:“你給我躲一邊去我這是在救他,你要是在搗亂那我可就不管了。”

這一刻的王凱聽到此人說是在救人,一下便老實了不少但是依舊緊緊的抱著劉天琪,薑亦凡看著王凱的樣子真的又好氣又好笑,然後反手又拿出了一顆丹藥,這回他冇有直接餵給劉天琪而是用元氣將丹藥化開後一點點的灌入了他的體內。

隨著第而顆丹藥的進入,此刻劉天琪的體內開始慢慢的恢複了起來,隨著其體內經脈與氣海的恢複,薑亦凡忽然發現這小子居然是一個靈體,具體是什麼靈體他雖然辨彆不出來,但是在起體內的那股波動薑亦凡可以十分確定這小子體內不簡單。

就在這個時候隻聽到一聲低沉的吼叫之聲在外麵響起,薑亦凡連忙退出了劉天琪的體內。

出來的第一眼便看到了此刻的王凱正在不停的抓著自己的衣服,隻是一瞬那身上的那件粗布衣服便被其撕扯了個粉碎,然後薑亦凡忽然的發現在此時在王凱的胸前後背赫然出現了一副紫色的符文,這些符文忽隱忽現,而此時的王凱也在隨著紫色符文的脈動不停的催這胸口。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二話不說直接甩手佈置出了隔絕術將三人罩在了其中,他判定剛纔的聲音定是已經驚動了附近的人。

果不其然片片刻之後兩個黑衣人出現在了這條偏僻的小巷之中,其中一人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巷子後問道:“你確定剛纔聲音是從這裡發出去的嗎?”

另外一個黑衣人道:“冇錯就是這裡,而且我還感知道了剛纔這裡不一樣的波動。”

問話的黑衣人眉頭一皺後開口道:“走四下找找他們應該逃不初多遠。”

話音未落隻見這二人便分頭消失在了巷子裡。

而這一刻將王凱死死按在地上的薑亦凡看到走了了的二人也終於鬆了一口氣然後對著身下的王凱道:“能聽到我說話嗎?”

暴虐的王凱點了點頭,薑亦凡繼續道:“我現在傳給你一份口訣,我鬆開你以後你便自己盤膝去修煉明白了嗎?”

王凱聽到薑亦凡的話後在此點了點頭。

看到點頭的王凱薑亦凡神識直接探入其仙台之中將養氣一到四層的功法刻印在了其仙台之中。

這一刻的王凱猛然就是一愣,然後眼中閃過了一絲光芒。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將其鬆開,而此刻獲得自由的王凱則是按照薑亦凡的指示盤膝閉目打坐了起來。

搞定了這倆小子的薑亦凡一屁股坐在一旁的台階之上心下暗道:“冇想到在這一個兔子都不拉屎的小島之上就讓一下被我碰到了倆個奇怪體質的孩子,難道這就是大世的前兆嗎?”

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陽,此刻已經是午後,薑亦凡歎氣道:“原本下午想去之前掌櫃說的西市看看,然後再收集一些情報的,看來今天是泡湯了,罷了遇到便是緣分一會等他倆醒了去跟他們看看那個生病的妹妹。”

想到這裡薑亦凡便也盤膝打坐了起來。

這一打坐時間便如飛梭一般,一個多時辰後,劉天琪率先爬了起來,然後伸手擦去了嘴角的鮮血後茫然的看著身邊盤坐的二人。

這時候薑亦凡睜開了雙眼笑道:“你醒了啊!”

劉天琪下意識的往後躲了一下然後開口問道:“我這是冇有死嗎?”

薑亦凡點頭道:“你啊差點就死了,之後是他求我救的你。”說話間薑亦凡指向了此刻全裸著上身的王凱。

劉天琪狐疑的問道:“你又救了我?你的本意不就是要試驗一下這個毒丹的藥效嗎,為什麼又救了我,你是不是讓王凱答應了你什麼要求,你太卑鄙了。”

薑亦凡看著眼前這個頭腦機靈的有些過頭的少年黑著臉到:“我起先隻是想看看你兄弟二人是不是真兄弟,給你吃的那顆也隻不過是一顆普通的養氣丹藥而已並不是什麼毒丹。”

劉天琪聽到這話後眉頭一皺然後問道:“普通的丹藥的話為什麼我還會差點死掉?”

薑亦凡嘿嘿一笑道:“這也正是我想要問你的事情,你體內被人種下了一顆陰氣的種子,你一丹踏上修真的道路那顆種子便會要了你的命,而剛纔你因為吃了我的養氣丹,真氣衝擊了你的氣海故而提前引開了種子,但是你彆怕我已經幫你解決了這個問題,而且還幫你鞏固了氣海與經脈。”

劉天琪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眼睛就是一轉然後連忙跪下對著薑亦凡磕頭道:“這位仙長還請收我為徒。”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劉天琪心下為難道:“我本是無意間纔到的這個島上,我以後還有許多事情要去辦,不能將你帶在身邊,更何況你還有個妹妹,你們兄妹也不適合跟我一直漂流在這大海之上。”

就在薑亦凡的話還未說完就聽到旁邊盤坐的王凱忽然一聲怒吼然震的他身邊的劉天琪就是一個踉蹌。

薑亦凡眯著眼睛看著此刻的王凱心下暗道:“這小子不簡單啊,才這麼一會便修煉道了養氣二層。”

此刻吼叫完的王凱又恢覆成了之前憨傻的樣子然後看到了一旁的劉天琪後直接撲了上去哭道:“劉天琪我以為你就要死了,你一直吐黑血老TM嚇人了你知道,後來我求了這位大哥救救你,在島後來大哥對著你嘴裡吐了一口氣你便不在吐血了。然後我便不知道咋的了全身開始燥熱了起來,我就感覺我體內像是有一個東西在亂川,難受死我了,這時幸虧大哥告訴我一些奇怪我話然後我便開始慢慢的便的舒服了起來。”

劉天琪問道:“奇怪的話?那是什麼?”

王凱撓頭道:“我也不知道啊那些東西像一個一個金色小蝌蚪一樣,在我腦海裡跳來跳去的,你問我他們是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

劉天琪聽到了王凱的話後便對著薑亦凡跪下磕頭道:“謝謝大師傳給我兄弟功法。”

薑亦凡看著此刻跪在地上的劉天琪笑道:“你怎麼知道我傳了他功法?”

劉天琪繼續跪著道:“因為之前我家便是掌控這群島的修仙家族,我便是這家族中的長子長孫。”

薑亦凡聽到這嘴裡哦了一聲後笑道:“那你的父輩冇有給你留下傳承嗎?”

劉天琪跪下低著頭道:“家族敗落的時候我當時隻有五歲,知道東西並不多,這些還是娘在臨走前告訴我的。”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少年伸手扶起了他後笑道:“走了先去你們住的地方,你妹妹不還生病嘛。”

劉天琪聽到劉天雅後臉色就是一變然後在此跪下對著薑亦凡道:“大師我知道你是個好人,還請你救救我的妹妹。”

看到這的王凱也跟著劉天琪一起跪下道:“還請大哥去看看天雅妹妹。”

薑亦凡站起身子後將二人扶起然後開口道:“走吧誰帶路?”

王凱看到薑亦凡讓帶路,自告奮勇道:“走!我帶路,說著便朝著小巷外麵走去。”

這是的劉天琪對著薑亦凡抱拳道:“王凱自幼便是如此,雖然冇什麼心眼但是人還是不錯的,還請大師不要介意。”

薑亦凡笑著點了點頭,然後便邁步跟著大步在前的王凱走出小巷。

穿過了幾條街道之後一片破爛的貧民窟出現在了薑亦凡麵前,旁邊街道的繁華相比這裡就像一場戰爭後留下的殘骸一般,到處都是殘垣斷瓦,還有一些裹著草蓆的死人,這可真是一麵天堂一麵地獄。

跟著兄弟二人進入了平民窟後薑亦凡的這身華麗的紫色衣服瞬間便成為了焦點,不時都有身在身在暗處的眼睛盯著自己。

對著這些盯著自己的人薑亦凡並冇有心情去理會,如果真的有那個不張眼的出來他比介意在為這個地獄多貢獻出幾句屍體。

終於在進入貧民窟一炷香後王凱帶著薑亦凡走入一間用破舊木板堆砌的低矮小屋的前麵。

走到了進前的王凱抬手也用力便將封門的木板躲開了些許,然後率先鑽了進去,薑亦凡看著轉進去的王凱也貓腰鑽了進去,進去小屋後薑亦凡赫然的發現這裡隻是一個入口而已,鑽入後,裡麵是一個收拾的乾淨的大屋。

來到大屋內他便聽到了屋中傳來的斷斷續續的咳嗽聲音,這是劉天琪也跟了進來然後對薑亦凡開口道:“我們倆平日都住在外屋,裡麵是我妹妹的屋子,還請跟我來。”

說話間劉天琪已經率先朝著裡麵走去,薑亦凡跟著劉天琪朝著裡麵一個小屋走去,進入小屋之後薑亦凡感慨道:“冇想到你們兄弟二人能在這廢墟之中給你們妹妹找到如此雅緻的一個房間。”

王凱撓頭笑道:“這裡其實我劉天琪找到的,後來因為怕被人知道纔在外麵佈置成了一個廢墟的樣子。”

薑亦凡看著這間四下乾淨整潔的房間後便朝著一張木床走去。

來到木床旁邊後隻見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此刻正躺在床上,這女孩雖然小臉消瘦而且此刻因為生病的原因小臉通紅之外,這女孩一看就是一個美人坯子。

薑亦凡先是用手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女孩的額頭,發現現在這孩子正在發著高燒,而後讓閉目探出了一縷元氣進入了女孩的體內。

這已進入他才發現此女體內的生命元氣此刻在不斷的流逝著,而且在這孩子的肺部更是有一團黑色的氣久聚而不散。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開口對身邊的劉天琪吩咐道:“去找弄些溫水,然後再去弄一身乾爽的衣服。”

劉天琪聽到薑亦凡的話後便急忙去準備了,就在劉天琪走後,薑亦凡對身邊的王凱笑道:“一會你上床將你妹妹服起來,我會在他身後幫他治病,記住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她亂動知道了嗎?”

王凱點頭道:“放心吧俺有的是力氣決定不讓她亂動,說完之後王凱便翻身上了床。”

薑亦凡反手拿出了一顆丹藥然後將其分成兩半。

就在這個時候劉天琪也跑了回來道:“大師現在冇有熱水怎麼辦,涼水可以嗎?”

薑亦凡聽到涼水眉頭就是一皺,然後看到了劉天琪端著的大盆道;“那現在隻能這樣了。”

說罷他便讓劉天琪將水放在了地上,然後吩咐王凱將劉天雅放到了盆裡,之後再讓劉天琪與王凱一起在前麵扶著劉天雅。

當全身滾燙的劉天雅放入涼水之中後,她的身子被此刻的打起了擺子,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單手一招隻見一團紫色的火焰出現在了其手中,隨後眼前的二人瞪著雙眼看著薑亦凡將一團指甲蓋大小的紫火彈入了大盆之中。

隨即數吸之後劉天琪與王凱便感覺到了盆中的涼水此刻已經變的溫熱了起來,而之前打擺子的劉天雅也恢複了正常。

做完這一切的薑亦凡單手一把按在了劉天雅的後背,另外一隻手將半顆養氣丹丟入了盆中,另外的半顆則是直接放入了劉天雅的嘴裡。

丹藥入口後,薑亦凡便感覺到了一股元氣衝入了劉天雅的體內,就在這是隻見他放在劉天雅後背的大手就是猛第一用力,一股精純的元氣透過手掌打在了劉天雅肺部的那團黑氣之上。

上下其手下,那團黑氣居然硬生生的被薑亦凡逼出了劉天雅的體外。

隨著黑氣的一絲一絲的在劉天雅的皮膚內冒了出來,她的臉色也開始慢慢的變的慘敗了起來。

薑亦凡看到這一幕連忙繼續對此刻已經進入劉天雅體內的元氣進行了誘導。

隨著元氣在她的身上遊走了一個周天之後,劉天雅的臉色終於漸漸的浮現上了一絲血色。

做完這一切之後,薑亦凡在此探入元氣在劉天雅的體內為其徹底的疏通了一下經絡,然後便收回了元氣。

此刻隻見劉天雅身下的那盆溫水此刻早已經變成了黑色。

這時薑亦凡站起了身子笑道;“好了你們小妹基本冇問題了,下麵需要做的就是給他換上一身乾淨乾爽的衣服,免得一會著涼了在惹上傷寒。”

劉天琪跟王凱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都是興奮的點了點頭,然後開始忙活了起來。

薑亦凡看到這一幕便走出了內屋,不多時王凱也跟了出來。

薑亦凡看到王凱道:“你怎麼也出來了?”

王凱憨笑道:“我又不是天雅的親哥,換衣服這事我還是要避開的。”

薑亦凡看著一臉害羞樣子的王凱笑道:“你啊你,好吧那你便與我在這裡一起等劉天琪出來。”

一碗茶的功夫後劉天琪價格自己的妹妹打點好了以後便走出了妹妹的小屋。

薑亦凡看著劉天琪笑道:“現在你妹妹也已經好了,那你是不是該個我講講你的故事了?”

劉天琪歎了口氣後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磕頭道:“還要謝謝大師能救下我妹妹的性命。”

薑亦凡抬手扶起了劉天琪後說道:“先說故事。”

劉天琪被扶起後看了一眼薑亦凡然後便開口道:“那還是十幾年前。當時我們劉家掌控著這個群島,這裡因為勝產一種叫碧霄的靈草故而大家都叫他碧霄群島,而我劉家也在這島上生活了數百年,雖然我劉家不是什麼大家族但是家族內也是有一位化丹長老的,聽我母親說過,幾十年前長老外出忽然被人打傷然後被另外一位化丹修士給救下,後來才得知此人是我家附近群島郭家的長老,從此長老便與此人走到很近。

之後隨著不斷的來往郭家的人便開始與我劉家有了通婚,然而就在三叔迎娶了郭家的四小姐後,在我們群島內居然發現礦脈,而此事也隨著郭家四小姐傳道了郭家人的耳朵裡。

自此之後他們郭家便對我們劉家有了覬覦之心。而當時因為我們劉家都在為發現礦脈而高興疏忽了防範,才讓郭家有了可乘之機。

後續家族發現這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我們家族憑藉一己之力很難讓其重見天日,然後郭家便向我們劉家投來了橄欖枝,然而從那一刻起也埋下了我們劉家覆滅的種子。”

薑亦凡聽著劉天琪的話歎氣道:“懷玉其罪啊,冇有辦法如果你們家族早些尋找更強大的家族也許結果會好一些。”

劉天琪也是輕輕的歎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道:“真正的變故出現在劉天雅出生那年,我記得我當年隻有五歲,冇事的時候我的三叔還會帶我去礦上玩耍,當時王凱的母親也在島上安了家。

因為當時還小我隻記得那是一個滿月的晚上,火光照亮了整個的天空。我的母親大著肚子帶著我逃出了劉家,後來在王凱母親的幫助下我跟我的母親躲過了一劫。

那件事情之後母親便隱姓埋名的撫養我跟我妹妹,多虧了王凱的母親不然我們一家三口早就餓死在外麵。

就這樣我們一過便是七年,七年後的一天母親的行蹤被人她為了保全我們兄妹自己出去受死,而在她出去之前我才知道了我們家族與郭家的恩恩怨怨。

母親被殺之後我便帶著我妹妹獨自生活,這幾年裡郭家一心的開礦根本冇心情搭理島嶼,故而島上貧民的生活就越來越差,冇幾年王凱的母親也得病冇了,那之後便是我們三個一起過。”

薑亦凡聽到這裡後點了點頭然後問道:“那你們倆現在以什麼生活啊?”

劉天琪看了一眼王凱道:“我們倆都在郭家礦場挖礦,平日裡王凱體格好一個乾倆人的活,我在旁邊幫忙能勉強夠養活我們三。”

薑亦凡哦了一聲道:“原來是這樣啊,你小子都能混進去,那證明礦場收人不是特彆嚴格啊。”

劉天琪笑道:“現在島上的年輕體力,能跑的都跑跑了剩下的能找到乾活的就不錯了,他們郭家本來就有自己的島,這麵都是分派的人手或者新投靠的人,故而隻要能乾活的便要。”

薑亦凡聽到這裡臉上扶起一抹笑容道;“這樣就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