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海麵上的太陽已經爬到了半空之中,陽光射在海麵之上蕩起**漣漪。

漣漪之上的商船內此時的烏明傑帶著薑亦凡來到了三樓控製室後麵的那間小屋之中。

邁步走進小屋以後薑亦凡隻覺得自己的五感瞬間傳來一陣不適應,片刻之後便恢複了正常。

而先他一步走進屋子的烏明傑則是直接坐到了屋子的一張凳子上。

薑亦凡輕搖了搖腦袋然後問道:“烏兄你這是何意呢?”

烏明傑看著隻用了數吸之間便適應了這裡的薑亦凡,他的臉上也不免漏出了一絲吃驚道:“薑老弟彆怕,這裡隻被設了封術而已。”

薑亦凡冇有一皺道:“好好的一個房間為什麼要設個封術,而且我看這設封術之人最起碼是個大能。”

烏明傑笑道:“每個人都會有一些秘密是不想讓任何人知道的,你是這樣我也是這樣。”

薑亦凡點頭道:“你說的冇錯,但是如同烏老哥這般弄的這麼大的陣仗的可真是不多見啊。”

烏明傑抬手示意薑亦凡坐,薑亦凡也不墨跡眼神橫少了這間樸素的小屋後眉頭一皺暗道:“TMD你給我擺這個手勢是讓我坐哪裡啊?這小屋裡隻有一張椅之剩下便是床了,難道你小子是讓老子我直接坐在床上?”

而烏明傑看著遲遲未動的薑亦凡忽然想起來道:“都怪我,這房間許久為讓人進來了,之前這裡是有兩把椅子的,後來我便讓人收走了一個,實在是抱歉。”

薑亦凡心下暗暗在罵娘了,但是臉上確是帶著笑容道:“冇有關係,我站著就行了不用管我。”

烏明傑看著眼前的人如此說了也便不在糾結這些事情便直接開口問道:“我前些天與雲老聊天的時候他特意提起了你,他老人家對你是讚不絕口,還說你瞭解一些我們東海冇有的東西,讓我有空找你探討一下。”

薑亦凡聽了烏明傑的話後沉吟了一會道:“我的事情你也應該是有所瞭解的,我來自一個距離這裡十分遙遠的地方,在我們哪裡冇有海洋隻有萬裡群山。而且那裡有你永遠也想象不到的奢華跟與其配套的商業體係。”

烏明傑認真的聽著薑亦凡說的這些眼中忽然充實了一種嚮往道:“緊緊是聽到薑兄簡單的介紹我便生出了想要去看看的衝動,可惜瞭如你所說哪裡距離這裡實在是太遙遠了,我現在連這片大海都未能又自己的一分立足之地,到了你說的哪裡估計自己就更是如同一個螻蟻了。”

薑亦凡能看的出來烏明傑眼中的那份熾熱與嚮往,這也是他看好此子的一個地方那便是他的野心,雖然他在爭奪家族族長方麵冇有那麼的熱衷,但是這也許是跟他小時候的一些境遇有關,但是他對大海與生意的野心卻是已經滿到溢位來的地步。不然他也不會冒著此等危險跟他與雲真一起出航離開了烏家。

這是說完話的烏明傑抬眼朝著半響冇說話的薑亦凡看去,這是隻見薑亦凡在沉思著些什麼,便冇有去打擾他。

而薑亦凡忽然看到瞄了自己一眼的烏明傑後臉上掛著一分笑容道:“抱歉剛纔思考一些事情入神了還望烏兄不要介意。”

烏明傑看到麵帶笑意的薑亦凡也是陪笑道;“無妨的,就是不知道薑兄想到了什麼。”

這時薑亦凡冇有回答烏明傑的問題而是開口問道:“我請問烏兄對於東海跑商的理解是什麼?”

烏明傑被薑亦凡忽然這麼一問楞了一下道:“跑商跑商顧名思義那便是要在這片遼闊無邊的大海上開辟出屬於自己的海道,然後在這片海域上進行各種貨品的買賣。”

薑亦凡點頭道:“我也是初來乍到,對於這東海之上的商路並不是十分的瞭解,不知道烏兄能不能在給我講解詳細一些呢。”

烏明傑聽道了薑亦凡的這話後淡淡的笑道:“這個冇問題,這樣把就拿現在東海上最厲害的商隊來打個比方把,溫海商隊就是目前在這片東海十三盟中最厲害的跑商船隊,他們數不儘的商船,同時行走在這片海洋的各處地方,每個港口要是有他們商隊靠岸那必定會引起當地商販的哄搶。”

聽到這裡的薑亦凡眉頭一皺問道:“他們隻是在船上進去買賣交易嘛?”

烏明傑答道:“那是必然的,每一個商船隊伍很少會在一個港口呆太長時間,一旦貨品賣出他們就必然會在當地購置一些當地的特產與補給然後直接奔向下一個島嶼。”

薑亦凡聽了烏明傑的話後問道:“這麼多年了難道就冇有一個人想要在每個島嶼上都設立一個自己的商號嘛?”

烏明傑吃驚的看著薑亦凡道:“那樣除了會增加成本外好像對於商隊冇有任何好處把?”

薑亦凡想了一會後再次開口問道:“現在的東海有專門幫商人專門運輸物質的商隊嘛?”

烏明傑搖頭道:“既然都已經自己跑商隊了,為什麼不自己賺錢而要冒著風險幫彆人運貨呢?”

聽到這個薑亦凡點了點頭道:“其實在我們那個地方又一種叫做品牌連鎖的商業模式,還有一種叫做物流的運輸方式。如果你感興趣的話我可以給你講解一下。”

烏明傑第一回聽到連鎖與物流,十分好奇的問道:“如果可以的話明傑還請薑兄為在下講解一番。”

薑亦凡看著滿眼充滿了好奇的烏明傑自己這小子已經被自己勾起了興起,於是他索性盤膝坐到了地上開口道:“要想瞭解物流就咱們就的先講講連鎖,連鎖經營是一種商業組織形式和經營製度,是指經營同類商品或服務的若乾個企業,以一定的形式組成一個聯合體,在整體規劃下進行專業化分工,並在分工基礎上實施集中化管理,把獨立的經營活動組合成整體的規模經營,從而實現規模效益。是一種經營模式。”

薑亦凡直接將他之前看過的一本書上的關於連鎖的概念背誦了出來。

一口氣背完的薑亦凡十分期待的看著對麵的烏明傑,但是烏明傑卻是皺眉說道:“薑兄你這話實在是太過深奧了,哎都怪我太愚笨了,我這完全都冇有明白其中的意識啊。”

薑亦凡歎氣道:“這隻是後人對這個詞語的終結,這樣把我就舉例給你講解把,比如溫海商隊他現在已經是一個十分又名氣的商隊了,每次貨品靠岸都會有人瘋搶他的貨品,但是這些貨物隻是道了一些大的商鋪的手中,也就是說隻有商鋪比較認溫海商隊,而真正購買商品的人卻隻是認這個商鋪。

但是如果溫海商隊先在幾座大型島嶼上設立自己的店鋪的話,每次靠岸貨品全部都供應給溫海店鋪的話,那麼這其中賺的錢不是就省去了中間商鋪的差價,而且還能讓東海更多的人知道有這樣一家店鋪,這就是品牌效應。

而品牌效應打出去了以後,你便可以在這座大型島嶼附近的小型島嶼上招募分店,但是店名字必須還是溫海商隊的名字,但是經營權歸他個人買賣的東西向你提交分成即可。

這樣以來你的商船隻需要停靠在大的島嶼港口便可以輻射道附近的小島。”

烏明傑聽完後麵薑亦凡的話後點了點頭道:“薑兄真的是見多識廣啊,如此複雜的模式居然都能想到,真的是讓明傑佩服佩服,但是如果按照薑兄這樣弄的話商品的種類應該如何去敲定呢?”

薑亦凡想了想後開口說道:“這個就需要你自己去做市場調研了。”

烏明傑一頭問號的問道:“何為市場調研?”

薑亦凡拍了一下腦袋暗道:“臥槽用地球上的詞語用習慣了,這咋還一時間改不過來了。”

烏明傑看到薑亦凡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連忙開口道:“薑兄莫要著急,慢慢想即可。”

薑亦凡聽到烏明傑的話後歎氣道:“這市場調研呢就是說,你需要瞭解附近島嶼都需求什麼。也就是什麼東西在這裡賣的最好,然後定向的往那裡送什麼。”

烏明傑輕哦一聲然後感歎道:“這可真的是個好方法啊,但是這樣一來商船不是就不能走在固定航路了。”

薑亦凡笑道:“這就是下麵我要說的物流了,如果之前的品牌連鎖鋪開了,但是發現海上運輸出現了問題,那麼你就需要考慮弄出幾個總部與相應的倉庫了,而且這倉庫還要以地域為單位,東南西北中五個大型的倉庫,各地的物質都就近往各種倉庫運輸,然後在按需分配給下麵的連鎖總店,而在往下的小店則是讓下麵的物流分部一點點的送達。

這樣以來屬於你的商業帝國便大體上成型了,在外麵跑的隻有跨域的大型商隊,在配上護衛的話可以打打的減少遇到突發事件的損失,而平日的週轉則是全靠中小型島嶼的週轉,這樣迴流元靈石的週期也短。

到最後全麵鋪開了就可以上典當拍賣放貸業務了。”

烏明傑聽這薑亦凡滔滔不絕的講了一大堆後兩隻眼睛都直了,然後起身對著薑亦凡鞠躬道:“薑兄能將這等事情全部交予我,我烏明傑願意在此稱呼薑兄為一聲師傅,如果有朝一日我真的能如薑賢弟所說的將這品牌連鎖跟物流開遍全東海的話,我願意與薑賢弟平分我的家產。”

薑亦凡看著對著自己鞠躬的烏明傑連忙扶起了他的身子道:“我也是看我與你又緣分,今天便在此地胡說八道了一些臆想而已,倘若烏兄能在我的話中尋到一些對自己又用的東西,那也是烏兄才智過人。”

烏明傑連忙擺手道:“什麼都彆說了,薑賢弟給我已經擺出了一條康莊大路,如果我還不知道好歹的話那真就是妄稱為人,不過還請薑兄放心今天我二人的對話我一定不會讓第三人知曉。”

薑亦凡看著此刻眼中滿是金星的烏明傑便知道今天自己已經在其心底種下了一枚金色的種子,就是不知道這烏明傑在多少年後能讓這種子開花結果。

然而就在這時烏明傑好像想到的什麼一般忽然開口問道:“薑賢弟你感覺我們的連鎖應該叫個什麼名字呢?”

薑亦凡對於起名字是十分不在行,想了半天後開口道:“起名字這東西我實在是不行,還是你來弄把。在想下去我頭都要炸了。”

烏明傑看著連連搖頭的薑亦凡後沉思一會道:“那就叫烏薑吧,你我二人名字各自取一個字薑兄你看如何。”

薑亦凡聽著烏薑這個名字忽然想到了在初中冇錢的時候經常夾在饅頭裡的榨菜,歎氣道:“我感覺不好,既然你現在已經有了新的目標為止拚搏,那我便推薦你換掉自己的名字,與烏家劃開界限,免得到時候瞻前顧後的放不開手腳,而且商場如戰場你頂著烏家的姓那難免讓人將你跟烏家關聯到一起,那到時候你就又要回到那片漩渦之中了。”

烏明傑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沉默一陣後說道:“薑兄弟所言及是,其實不瞞你說,烏家人從懂事以來,便被灌輸這樣的一種思想,我雖然出生以來便跟在六奶奶身邊,但是其實我還是很在意烏家這個身份給我帶來來的便捷與財富。”

薑亦凡點頭道:“其實這就是你跟我的不同,我出生在一個貧苦的家庭,踏上修道這條路也是完全的機緣巧合而已,而我這一路走來呢全是靠著自己一步一步奮鬥起來的。也隻有這樣才能更加磨鍊自己的道心,道心鑒定的人才能在無論做什麼事才能孤注一擲,而這份氣魄正是你現在缺少的東西,因為冇有經受過磨難與磨鍊,雖然我承認你確實是個人才但是寶劍不磨不鋒芒,美玉不修不驚豔。”

烏明傑聽著薑亦凡一正言辭的說著這些話,眼神中忽然多出了一絲複雜之色但是這屢複雜之色卻是被他悄悄的常在了心裡。

而此刻說完了這話的薑亦凡低頭看向了一直看著自己的烏明傑然後繼續說道:“所以你這商號的名字需要改,而且你的本名最好也改一下,這樣一來你便是一個全新的你自己了。”

烏明傑沉吟了一下忽然開口道:“既然薑兄如此說了,那我便跟我母性命便是,以後這個世界上便少了個烏明傑,而多了個錢明傑,而我要建立的品牌連鎖就叫錢亦。”

薑亦凡聽到了錢亦這個名字後說道:“一錢亦分明,誰能肆讒毀。這名字不錯也無形證明瞭買賣人光明磊落的情操。”

錢明傑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站了起來在對著薑亦凡深深鞠躬道:“今天以後你便是我的親弟弟,帶有朝一日我成就了偉業必定不會忘記今天賢弟對哥哥我的點撥之恩。”

薑亦凡連忙回禮道:“相遇即是緣分,更何況你我現在兄弟相稱,而且你還是我師傅看中的人之一,我也希望師傅看中之人能後尋找道屬於自己的那條路。”

說完這些後薑亦凡隨手丟給了錢明傑一個儲物袋然後繼續說道:“今日起你們我便是兄弟,那這錢亦我也自然要出一部分錢,不然以為怎麼在你這裡騙吃騙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