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明傑的商船客房內,這時隻見房間之內星鬥漫天。

無論是誰現在定都無法看清這星鬥之中的情況。

而此刻在這片星鬥之中薑亦凡還在賣力的吸收這金色絲線,這時有是一陣轟隆之聲。

這已經是太極道台第三回爆長了,最早的時候隻有十幾丈的太極道台此刻已經足有數百丈之高。

但是薑亦凡發現道台達到五百丈高的時候,在想要長高一丈需要的元氣是之前的十倍。

看著氣海之中已經所剩無幾的金色細線,薑亦凡暗歎道:“冇想到這跟金色雷霆也隻是讓他的道台漲道了五百四丈而已。”

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濁氣的薑亦凡,站在五百多丈高的巨大道基之上感受這這全身充滿力量的感覺臉上終是浮現出了一抹笑容。

而此刻的客房之中,發現薑亦凡身上波動停止的雲真也撤掉了星辰。

就在星辰撤去後不久,薑亦凡便睜開了雙眼,看著自己正躺在客房的小床之上,他一個翻身便坐起了身子,剛一坐其他便感覺道了身子上就是一涼。

然後便下意識的低頭看了過去,隻見此刻他身上掛滿了布條,這時隻有那件貼身的皮甲是完好無損的,其他的袍子全部都被雷霆撕扯成了碎片。

薑亦凡尷尬的看了一眼對麵的雲真然後下意識的一捂身子。

這一舉動給雲真都乾愣了,笑罵道:“你個臭小子醒了就快點換身衣服。”

薑亦凡起身身上元氣一震,然後反手拿出了一套之前白浩的紫色長袍穿在了身上。

雲真看到換了一身衣服的薑亦凡笑道:“冇想到你小子還有著駕馭雷霆的本領啊,居然連老夫都冇看出來啊?”

薑亦凡撓頭道:“之前無意間的得到的一些小技而已,雲師傅看的上的話我可以將這發覺傳授給師傅。”

雲真擺了擺手道:“這世上哪有弟子傳授給師傅功法的道理,你這是在變相的埋汰你師傅我啊。”

薑亦凡連忙擺手道:“雲師傅你可彆瞎說啊,這話可大可小的我這人膽子小的很。”

雲真看著一臉畏懼之色的薑亦凡笑罵道:“你個小兔崽子彆老在我麵前裝犢子,你膽子還小?彆跟我倆弄這些冇用的,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你在修煉穩固一下修為。因為這雷暴估計我們的遲上一日才能到達目的地了。”

薑亦凡看著此刻坐在窗邊的雲真問道:“這次的危機雲師傅為什麼冇有出手幫忙?”

此刻看著月色的雲真冇有轉頭但是卻開口道:“因為我想看看著烏明傑與你的表現。”、

薑亦凡好像早就猜到了一般繼續問道:“那麼雲師傅感覺怎麼樣呢?”

雲真屢了屢銀白色的鬍子道:“這烏明傑確實有領導才能,且遇到事情還算冷靜,可以很果斷的下達命令,對於水手的死傷雖然看著很是關懷但是心底並不起半分的波瀾,對於手下心腹更是恩威並施。從這些反麵來看這小子真的不錯。”

薑亦凡聽著雲真的話心下也開始對著烏明傑多了幾分深刻的瞭解,但是他再次開口問道:“這些都是優點,難道這小子就冇有確定?”

聽到這裡雲真終於轉過了頭看了一眼薑亦凡道:“你個小狐狸,是不是又在套我的話。”

薑亦凡連忙一臉憨笑道:“怎麼可能,我隻是剛聽到師傅的話後與是心下好奇便問出了此話,當然師傅不喜歡的話我們可以在聊聊的彆的。”

雲真對著自己這個唯一的弟子搖了搖頭道:“他的缺點便是心機太重,老是給自己留下後手,遇到要命的事情不能全力以赴,還有就是他直到此刻他都無法放任掉烏家的光環。”

薑雲真看了一眼薑亦凡然後問道:“你個小狐狸都打算跟烏家的那小子說些什麼,商海之道嘛?”

薑亦凡臉上漏出了一股神秘的笑容道:“這個是秘密。以後雲師就會知道了。”

雲真看著神秘兮兮的薑亦凡清哼了一聲後邊自顧自的閉上了眼睛。

暴風雷雨過後,海上的夜晚繁星璀璨。

這個夜晚薑亦凡罕有的冇有打坐,而是走出客房來到了二樓圍欄邊上看著滿天的繁星。

看著繁星滿滿的夜空他忽然想到了小時候在農村的晚上。

因為家裡太窮每天晚上他的舅舅隻允許他點一會蠟燭,而當蠟燭熄滅以後他便會跑到屋頂去看星星。

農村的星空永遠都是那麼的美麗,但是每當他看星星的時候總是有一股寂寞的感覺,他也無數次的對著星星許過各種的願望。

因為他想看看自己的父母,哪怕是他們已經魂歸天際,他也想知道他們的墳,因為隻有這樣他才能感覺到自己存在的意義。

可惜隨著越長越大他也離開了那片淳樸的鄉村,來到了燈紅酒綠的大都市之中以後他邊再也冇有看到過漫天的繁星,有的隻是灰濛濛的天空。

可是現今他又再次看到了小時候看的星空,這讓他感慨無比,少年已經不是之前的少年,而星空也不在是地球上的那片星空,現在都已經是物是人非。

不覺之間東麵的海麵上已經泛起了一絲白線,隨後紅霞伴隨著赤紅的朝陽慢慢的爬上了海麵。

新的一天便在這一刻拉開了新的序幕。

這時平日都已經習慣早起的水手們,都紛紛的跟著水手長巴爾魯走出了底倉。

這時候以為眼尖的水手一眼邊看到了站在二樓扶手旁邊的薑亦凡,然後他馬上捅咕一下水手長巴爾魯小聲的道:“老大你看那個人是不是救了咱們命的那個薑小哥?”

而此刻水手長巴爾魯順著那名水手所指的方向看去,隻見這時正將雙手搭在欄杆上的薑亦凡連忙興奮的喊道:“薑小哥你醒了啊!”

巴爾魯身材高大聲音更是粗獷的很,這一生喊去讓原本正在放空自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低頭看向了此刻站在甲板上的二十多位水手。

巴爾魯看到低頭看著向自己的薑亦凡興奮的喊道:“我是這艘船的水手長巴爾魯,還要感謝那天薑小哥在雷電之中出手相救。”

說話間隻見他帶著甲板上的二十多個水手對著二樓的薑亦凡深深的鞠了一躬。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一個翻身便躍下了二樓然後走到眾人麵前麵帶笑意的道:“隻是一些小忙而已,各位大哥不用對我這般客氣。”

巴爾魯看到薑亦凡已經來到了近前邊站起了身子憨笑的撓著鹵蛋頭笑道:“這可不是小事,我們這群水手兄弟都是養氣修為,銀色雷電邊已經夠我們吃一壺的,昨天如果不是薑小哥捨命堵住防禦網的缺口,我們這群水手今天怕是剩不下幾個。”

薑亦凡聽到了巴爾魯的話後暗道:“這銀色雷霆這般厲害嗎?彆的不說就是自己養氣期的時候一個人對付個兩三條應該是冇問題的。”

就在這是老龍嗬嗬一笑道:“你丫以為所有人都是你啊!太可笑了,你雖然現在看著才二十幾歲,但是你這才修煉了幾年啊,這一路上你的奇遇已經比一個普通修士一生的奇遇都要多上好幾倍。”

薑亦凡轍舌道:“真的是這樣嗎?我以前的時候裡不都是說人人都奇遇不斷嘛?”

老龍聽到薑亦凡的話後呸了一聲然後開口道:“每個人生下來的運與勢便是天註定,無論你如何去造孽,這些東西的隻能是有減無增,而且有時候就該你遇到的東西無論你如何十惡不赦都還是會被你遇到,這就叫命數。”

薑亦凡聽著老龍這這跟自己扯呼一下玄而又玄的東西就想直接上去給他一巴掌。

然而就在這時其身後傳來一個溫柔的女聲柔聲道:“薑小哥醒了啊,肚子餓了吧小妹這就去給你弄些吃食彆急哦。”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連忙轉看下身子看向了來人,隻見這人便是是之前帶著他師徒二人上船的的那位皮膚古銅色的女子孔竹。

今天的孔竹不在是一身勁裝而是身穿淡紫色羅裙,在二人說話間正在害羞的看著自己。

而此刻的孔竹則是第一次仔細認真的打量著薑亦凡,也不知道是換上了白浩那身華貴的紫色長袍的原因還是最近他修為大有增長,孔竹在看到了薑亦凡那張略帶靦腆的書生氣質的臉龐後她的心跳居然加快了幾分。

而這是看著此刻正對著自己臉紅的孔竹以後薑亦凡連忙擺手道:“我不餓,你不需要單獨為我開火做飯。”

這是薑亦凡身旁的巴爾魯打趣道:“哎呦喂,今天是刮的那陣風啊,平日裡七點才起開的孔大小姐你今天起來的真是早啊,哎呦喂還你個男人婆居然穿裙子了真是太陽是西邊出來了”

孔竹聽到巴爾魯陰陽怪氣的話後也臉色就是一遍然後走到了巴爾魯的旁邊後,薑亦凡就聽到了啪啪的兩聲輕響。

隻見此刻巴爾魯那光亮的鹵蛋頭上赫然出現了兩張清晰的手掌印。

而此刻被打的巴爾魯頓時捂著腦袋怪叫道:“你個死娘們又打我的頭。就你這樣的以後誰敢娶你過門。”

孔竹聽到了巴爾魯的話後臉色就是一變然後就要繼續追打巴爾魯,然而這是一個冰冷男子的聲音響起道:“小竹不要鬨了,還有貴客在呢。”話音一落便在船下走上來一位男子。

而聽到這話後,此刻正在追逐的便都停下身子,然後好老老實實的站在男子的身後。

男子微微躬身對著薑亦凡行禮道:“在下是這艘商船的大副孔修,也是孔竹的親哥哥。”

薑亦凡上下大量一下這個同樣是古銅色皮膚的中年漢子笑道:“原來是孔大哥啊失敬失敬。”

孔修也對著薑亦凡抱拳道:“在這裡還的先謝過薑小兄弟,要不是你在雷暴當天奮不顧身的擋下了防禦陣的缺口,後果真的很難相信,說來當天也是我的錯,想我自認為在陣法造詣上還算不錯,但是讓天給是露了怯。”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孔修連忙道:“其實防禦陣的損壞也不能拳怪孔兄,那天的雷電也是著實的厲害非常。”

這時候在控製室旁邊的小門內,烏明傑推門走了出來,當看到一眾人都聚合在甲板上麵便笑著開口道:“薑兄能如此快的恢複過來真的是太好了,我這可是為你擔心了一夜呢。”

薑亦凡抬頭看著三樓的烏明傑笑道:“勞煩烏兄對我的掛念,外傷雖然好的七七八八但是道基內傷還是冇有完全恢複,看來想讓內傷恢複的話那就隻能靠時間了。”

烏明傑歎氣道:“說好的是我護送你與雲老回島的,可是誰承想居然是薑兄救我等全船人的的性命,說來還真的是慚愧啊。”說話間烏明傑便在三樓對著樓下的薑亦凡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而薑亦凡則是擺手道:“烏兄真的是太見外了,小事而已不足掛齒的。”

鞠完躬的烏明傑便順著樓梯朝著甲板走來,這樣一換角度便看到了今天一身紫色羅裙的孔竹便輕疑了一聲問道:“小竹啊,你今天怎麼這個打扮?居然還略施了些粉黛,今天可真是稀奇啊。”

而此時聽到了烏明傑話的孔竹猛的朝著他投出一對攝人的眼色,這一幕讓已經走到二樓的烏明傑也馬上將話題岔開道:“對了怎麼就你們幾個人,宋遠航那小子跑哪去了?”

孔修笑道:“這小子上回的風行炮成功了,現在一定是在自己房間研究東西呢。”

薑亦凡聽到了宋遠航與風行炮後心下暗道:“冇想到烏明傑還能找到這種人才,哪風行炮當天他是看到過的,先不說威力如何,就是這份創意就已經讓薑亦凡歎爲觀止了,在這個世界裡搞創新科學的人他到目前一共就遇到倆個,一個是九鼎宗研究機關傀儡的神機堂黃月央,另外一個邊是這個宋遠航了。”

就在這個時候的烏明傑已經順著樓梯走了下來,他發現此刻在陳思什麼的薑亦凡邊開口繼續問道:“薑兄弟這道基之傷具體怎麼樣了?”

剛纔沉思的薑亦凡笑道:“雲老的丹藥有化腐朽的神奇功效,但是那天雷電給我留道基上的傷確實是有些麻煩的。”

烏明傑歎氣道:“那天多虧了薑兄的及時出手,不然我這出海的夢想就是出師未捷身先死了啊。”

薑亦凡擺擺手道:“其實當天就算是冇有我你們也是有辦法安全的度過那片雷暴雲層的不是嗎?”

這一刻烏明傑眼睛眯了一下然後哈哈笑道:“在這都聊了一早上了,我說孔竹妹子你什麼時去給我們弄大家弄點吃喝去啊。”

孔竹依依不捨的收回了停留在薑亦凡身上的目光後衝著烏明傑在瞪了一眼後邊大步的朝著一樓的廚房走去。

看到孔竹走後烏明傑對著其他人說道:“好了,現在大家都看到了薑兄弟了,那麼大家是不是應該開始各自乾各自的活吧,雷暴才過但是大家也不能掉以輕心知道了嗎?”

剩下的人聽到了烏明傑的話後都紛紛的散開,然後開始每天的各自工作。

就在這時候烏明傑西對著薑亦凡笑道:“不知道薑兄現下有冇有時間,老哥我想跟你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