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家的煉丹密室之中,一團赤色風暴從炎脈之中席捲而來。

此刻室內最先有反應的自然是距離風暴最近的元真,隻見他的身子忽然化成一團煙霧,隨後便隨著風暴飄道了丹室的門口。

這是烏家的幾人也終於反應了過來,隻見烏雲濤與烏天佑分彆將烏明傑與烏明浩護在了身後,然後各自上前一步同時打出了一掌。

這一掌打出後隻見幾人麵前忽然出現了兩團黑色的旋風,這黑色旋風一出便與那團赤色的旋風絞殺在了一起,可惜的是烏家二人打出的旋風隻是在一個照麵便被赤色旋風給絞的粉碎。

然而就在這時密室的門忽然一開,隻見外麵那個之前守護著烏明浩的黑衣人猛的竄入了室內。

烏天佑看道燕九來了開口吩咐道:“先護送少爺出去,不用管我們。”

黑衣人聽到了烏天佑的話後抬手拉起了烏明浩的手就往外退去。

烏雲濤見狀也對著烏明傑傳音道:“這裡不是你待的地方跟著烏明浩那小子一起退出去。”

烏明傑抬眼看了一下師叔內的赤紅色風暴也是點了點頭道:“大爺爺你也要多加小心。”說罷便轉身離開了密室。

就在二人離開後不久隻聽得石室內傳出了一聲震天的巨響,這一刻整個主島上的所有人都感覺道了這一刻小島的搖晃。

烏家的核心成員察覺了這一忽然的搖擺後心下都是一驚,因為今天是煉丹開爐的日子,如今這驚人的爆炸聲帶動著整個小島的搖擺,讓烏家的人心下都暗叫了一聲不好。

而此刻石室的密室之內,直麵迎接爆炸的雲真、烏雲濤與烏天佑三人,都被這爆炸轟的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的密室的牆壁之上。

其中修為隻有化丹後期的烏天佑最為狼狽,被風暴爆炸傷了體內五臟的他重重的摔在地上後當場便口吐鮮血,如果不是他機靈早在赤色旋風出現的時候便在舌下壓了一顆四品丹藥的話這一擊之下怕是要被轟的當場昏迷過去。

而此刻同樣被擊飛的烏雲濤與雲真便顯得就鎮定了許多,雖然二人個被這風暴炸飛但是元真被炸飛的瞬間便化成了點點星光,隨後更是被爆炸的衝擊波裹挾著在推到了牆上。

星光接觸了密室的牆壁後隻是微微一顫便再次化成了人形然後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

落地的雲真側眼看了一下烏雲濤,隻見這老頭子更加生猛居然強行祭出了一件寶塔靈寶,硬抗下這一擊,雖然看著地上深深的劃痕,看來此刻的他也是十分的吃力,但是做到這樣在他看來已經不錯了。

爆炸過後原本凶猛異常的風暴此刻也漸漸的平靜了下來,這一刻收了護身靈寶的烏雲濤也終於看道了風暴內個那道人影,這時那個人影好似死人一般被剩餘的風暴裹挾著在不停的旋轉著。

這一刻烏雲濤心底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這風暴是有人故意形成就是為了破壞這次煉丹的。

但是此子為何要等道丹成的一顆才衝出破壞,這樣的話他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嘛,完全是得不嘗失啊。如果此子在出爐的瞬間爆出,就按照風暴的這個威力剛纔屋中的幾人必定的死上幾個。

然而就在烏雲濤腦中不停的猜測的時候,那股剩餘的風暴居然二次爆發了起來,隻見這股風暴照著丹室的上方石壁衝去。

堅硬無比的石壁居然被這股風暴硬生生的開出了個大洞,而赤色暴風中的那倒人影也被裹挾著衝了上去。

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驚在當場的室內三人都傻傻的看著赤色的暴風破室而出。

這一刻還是雲真第一個反應了過來身子一躍而起然後身外忽然多出一層佈滿了星光的罩子。

罩子一處雲真便追順著暴風破開的洞口追了上去。

隨後烏雲濤看到消失在洞口的雲真後眉頭也是一皺身外寶塔在現,隨後也緊跟著雲真衝入了洞內。

此刻密室內就剩下了還在盤膝打坐的烏天佑,此刻隻聽到密室內的烏天佑咳嗽一聲後開口道:“燕九跟上去看看,但是不要驚動那倆個老頭。”

這是隻聽到密室門外一聲沙啞的聲音答道:“冇有問題。”

話音一落隻見一抹黑光衝入石室內然後也進入道了石室正上方的洞穴之內。

就這樣赤色風暴在前麵開路,而後麵緊跟著散團寶光。

大約一炷香過後,隻見這團赤色風暴終於衝出了地底。

就在衝出地底的一瞬,赤紅色的風暴再次炸開。

這次炸開的地方是烏家堡後麵的一處廢棄的倉庫,隨著赤色風暴的爆炸,這件倉庫瞬間被赤色烈焰燒成了飛灰。然後沖天的火柱席捲了倉庫周圍的一切。

這是緊跟在後麵的雲真感覺道洞外忽然發出的無儘火焰,身外的星辰罩子便猛的一個變相,罩子一下子便衝道了旁邊的泥土之中。

雲真下麵的烏雲濤看到忽然變相的雲真心下暗叫不好也顧不得其他也是一個轉向,帶著金燦燦的寶塔虛影的烏雲濤也一頭紮入了旁邊的鬆土之中。

這二人都已經及時變相可是遠遠的跟著二人的燕九便冇這麼好運了,當他發現順著洞穴射下的烈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躲避,此刻的他隻能硬著頭皮硬抗下了這赤色火焰。

雖然他已經達到了納嬰中期,但是這赤色火焰顆是炎帝分神的最後一絲神力,雖然已經無比虛弱,但是也不是他這個納嬰修士能硬抗的住的。

果不其然就在數吸之後,燕九便感覺道了自己的靈寶此刻有了要融化的跡象,這一幕嚇的他連忙朝著下方飛退而去。

上來的時候他用了一炷香的時候,這回下去又了赤色火焰的推力,他隻用了幾個呼吸便被退回了丹室之中。

然而此刻剛調整完畢的烏天佑這時也正打算順著洞口飛上去,但是就在剛道洞口的瞬間他的心頭便是一跳,隨後隻見一道赤色火炎推著一個人朝這石室衝來。

烏天佑眉頭就是一皺然後顧不得其他,身子一晃後便朝著石室的門外衝去。

就在他衝出石門的瞬間,隻見此刻狼狽異常的燕九被這赤色火焰衝到了密室內。

這燕九也非常人在被衝入的瞬間便身子猛的一躍,整個人嗖的一聲便來到了石門旁邊,這一刻他看到站在外麵的烏天佑就是一愣,但是感覺這身後的熱浪,他輕輕的推了烏天佑一把然後手心一帶,便將密室大門給關了個結實。

就在大門關閉的瞬間二人便感覺道了石門後麵一股驚天的熱浪此刻正在席捲著整個煉丹密室,這密室本是用來煉丹或者煉器的,故而四周的牆壁跟石門都是經過防火處理的,但是此刻門外的二人仍能感覺道那股驚人的熱浪。

片刻之後熱浪慢慢消散而去,二人再次推門進入密室,這一刻密室內彷彿地獄一般,一間丹室如今被這赤火燒的已經麵目全非,四周的牆麵更是如同融化了一般。

就在烏天佑與燕九站在下麵的密室內一臉震驚的時候。

洞穴上麵的雲真與烏雲濤也終於在洞口的旁邊分彆破土而出。

雲真躍出地麵的瞬間便看到了一個一身破爛衣服的少年正盤膝漂浮在空中,他的身外更是有一團淡紫色的火焰將其包裹在起來。

看到淡紫色火焰的瞬間雲真腦中就是傳來嗡的一聲巨響。

他自幼便跟師傅煉丹,各種各樣的火焰他這一生幾乎看過無數,身懷火焰之人他也是見過不少,有的人天賦異稟生來便帶有火焰有的則是體質是炎屬性,但是這種火焰經過他師傅的研究大多數都隻停留在第四品左右,用來攻殺還算可以但是用來煉藥煉器那便是差上許多。

而有些大能呢則是後天收服火焰,這些火焰雖然可以達到四品以上,但是大多數都是失去了火焰的火種,然後成長的空間極小,除非是遇到奇遇得到了一顆帶有火種的奇炎不然這世上很少有那種被人收服了以後仍然適合煉丹的火焰。

但是此刻雲真看到了這位少年身外的淡紫色火焰心中就是一驚,此炎如果他冇看錯的話居然堪比十品,靈火其中的火種與炎心全在,而且看著少年與火焰的架勢這火焰應該是少年之物。

而這時烏雲濤出來後雖然看了天上的少年一眼,但是隨後便被剛纔的那股赤炎毀掉的這片倉庫給震驚道了。

這一刻倉庫的地麵之上足足被這赤炎燒冇了一米,要知道這裡可是烏家堡的後院,為了防止島嶼被人攻破,烏家堡的前前後後全是經過特殊處理過的,這後院平日族內的人比鬥,都無法地麵樓下任何坑窪,就算是又納嬰修士鬥法最多也就是弄出幾個坑窪而已。

可是現如今以朝著倉庫為中心數百米內的地方嗎居然都被颳去一米的地皮,這怎麼能不讓烏雲濤心驚。

此刻漂浮在空中的薑亦凡終於緩緩的睜開了雙眼,自從那天被炎帝用赤炎裹挾這拍飛後,他便一直在這炎脈中漫無目的飛行著。

起先他還感覺這一飛也就數天便可找到出口,可誰承想飛了一月後薑亦凡依舊在那冇有儘頭的炎脈中孤獨的飛行著。

這一刻薑亦凡才意識到這樣不是辦法,看樣子自己短時間怕是尋不道出口了,既然如此那就所幸就先去手鐲中繼續修煉吧。

於是一個月後他便進入了手鐲之中,開始自己養花種草打老龍的生活。

隨著時間的過去,薑亦凡的境界也逐漸定格在了成基大圓滿的境界,站起身子抻了個攔腰後,忽然看到一直淡紫色麒麟此刻正在追著那條老龍。

當日的那隻迷你小麒麟此刻已經張成了一隻一米多高的紫麒麟,之前一直在薑亦凡神識中的小麒麟有一天忽然出現在了手鐲空間之中,這也讓當時的薑亦凡詫異了好幾天,最後還是玉冥出來分析了一下這一人一龍才明白了一切。

因為這團火焰是薑亦凡的靈火,之前的那團藍色火焰因為冇了火種靈心,故而隻是靜靜的呆在薑亦凡的神識內,而這隻小麒麟則是一團具有靈心的火種的靈火,而且小麒麟的身上還有薑亦凡的一份神識印記。故而這小傢夥便自己偷偷的溜到了手鐲之中。

這隻小麒麟進入的手鐲之後最高興的莫過於老龍了,薑亦凡整日打坐演習太陰雷經與太陽火經,根本就冇空搭理自己,而這隻小麒麟進來了之後老龍的一天便開始慢慢的充實了起來。

不是今天帶這麒麟去爬枯樹,就是去現在長的老高的靈田裡去除草,除草累了這死龍還突發奇想的帶著火麒麟去井下麵洗澡。

開始的時候小麒麟是拒絕的,但是被老龍一腳給踢下井後,這隻小麒麟也就慢慢接受了這一切,雖然開始的時候它還是很怕水,但是這手鐲中的靈泉元氣十分的濃鬱,幾回之後這一龍一麒麟居然愛上了這個活動。

薑亦凡看著整天帶著小麒麟玩的老龍,也隻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下暗歎道:“這孩子是真不好帶啊,希望這生性淳樸的小麒麟不要染上老龍的那些不良嗜好。”

這樣的日子過的飛快一晃便過去了半年,這半年中薑亦凡嘗試衝擊過化丹,嘗試了幾回後薑亦凡便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他發現好像在這手鐲之中修士是無法突破境界的。

之後的半年裡,薑亦凡便開始研究起來之前師傅給自己的那枚黑色玉簡,每次打開這枚玉簡薑亦凡都會感慨一回這玉簡內龐大的資訊量。

但是在從小便聰明的薑亦凡麵前對於學習這塊還冇有服過輸。

隻是簡單的叮囑了一龍一麒麟兩句後,薑亦凡便開始潛心的撲到黑色玉簡之上,這一研究便是一年。

當薑亦凡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隻感覺旁邊一頭兩米多高的麒麟正安靜的趴在他的身旁酣睡著。

薑亦凡抬手撫摸一下紫色麒麟發光的毛髮,心裡忽然生出了一絲麵對自己孩子的感覺。

這紫色麒麟好似也感覺道了有人摸他,搖了搖大腦袋換了個姿勢繼續睡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