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偉的烏家堡壘之內,雲真被帶到了一處雄偉的大廳之中,隻見一位穿著深藍色華服的中年男子高坐在最上麵的大椅子上,而椅子下方兩側則是站著六七八個男女。

隻聽一聲推門聲響起,烏雲濤大步的走進了大廳之中。

這一刻兩側的眾人連忙對著烏雲濤鞠躬道:“見過大伯。”

而這時坐在上麵的藍色華服男子更是連忙走下了凳子,來道了其近前鞠躬道:“見過大伯,冇想到是您親自去碼頭接的人啊真是辛苦了。”

這時麵帶笑容的烏雲濤對一拍中年男子肩膀笑道:“來天佑啊,我來為你引薦一下,這位便是元老。”

說話間隻見烏雲濤側身將元真讓道了前麵。

烏家這一代的家主烏天佑對著元老行禮道:“元老一走行來定是辛苦了,一會我讓人準備一些上好的酒菜,元老先去用餐。”

元真看著如此熱情的烏家家主眼珠就是一轉然後開口道:“酒宴就免了吧我喜歡安靜,對了你差人一會給我送些瓜果就可以了。”

烏天佑看著眼前這位滿頭白髮的元老還要在說些客套話的時候,烏雲濤道:“那就這麼定了,烏柔你去帶著元老去給他準備好的上房。”

這隻隻見在人群中走出了一位麵容較好的少婦對著雲老鞠躬道:“雲老這邊請,烏柔為您帶路。”

雲真對著烏柔點了點頭,然後便跟著眼前這個女子大步的離開了大廳。

就哎在雲真離開了以後,烏雲濤大聲道:“行了都回去吧,明天雲老便會開爐煉丹,烏軼你明天記得要吧丹房的事情處理好,明白了嘛。”

這時一個書生樣子的烏軼上前一步對著烏雲濤行禮道:“大伯放心,丹房那裡幾天前便已經全部都準備好了。”

烏雲濤滿意的點了點頭後對著烏天佑道:“行了,天佑你還有彆的事情需要吩咐嘛?”

烏天佑看到大伯與自己說話便連忙上前開口道:“大伯已經安排的妥當,我放心的很一切按照大伯的意識去辦就行了。”

烏雲濤眯著眼睛看了烏天佑一眼後便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大廳。

隨著烏雲濤的離開,大殿內的眾人也紛紛陸續離開了大廳。

這時隻見一個與烏明傑年齡相仿的人走進了大廳之中。

進來的少年看到了烏天佑此刻黑沉的臉色連忙上前開口問道:“父親因何事生這麼大的氣啊?”

烏天佑看到進來的少年後臉色才流出了一絲笑容道:“冇事的明浩,對了你二哥將元老請回來了,你一會去你二哥的房間去跟他打個招呼。”

烏明浩聽到烏明傑出的時候臉上不由自主的抽動了一下道:“二哥這回又為家族立下了大功啊,我看他現在的在家族中的聲勢有點要趕超父親的勢頭。”

烏天佑嘿嘿笑道:“那又如何,他在怎麼說也是你二伯與外麵不明來曆的女子生的孩子,名不正言不順,明浩隻要你好好修煉他日這烏家的家主的位置為父一定想辦法傳給你。”

烏明浩聽到這話後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容然後眼神中閃過一絲狠辣道;“隻要這烏家的話未免太過小了一些,我的理想是這東海道盟的一席之地。”

烏天佑看著自己親生兒子眼中的那團貪婪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拍了拍其肩膀道:“想要進入東海十三盟的話,兒子你記好了一定要在私下討好你的六奶奶,記住了嘛?”

烏明浩點頭道:“從幾年前開始我便隔三差五的就去六奶奶哪裡幫她乾活。”

烏天佑摸著烏明浩的頭笑罵道:“你小子從小就冇有了母親,為父這些年因為爭奪家主的事情,也缺少對你的管教,你會怪我嘛?“

這時烏明浩忽然看向了窗外然後平淡的答道:“不會。”

烏天佑看著身前的兒子輕歎了口氣道:“今天你的姨媽來了,你去接她了嘛?”

烏明傑點了點頭後道:“姨媽已經被我安排在城堡外了父親不用擔心。”

烏天佑冇有多話隻是淡淡的說道:“你母親冇了以後,你舅舅們雖然表麵上像是在支援這我們父子,但是在關鍵時候這就很難說了,萬事要留個心眼。”

烏明傑回頭看了烏天佑一眼然後問道:“我母親的死跟你冇有一點關係對吧。”

烏天佑看著忽然問自己這個的兒子,就是一呆然後與烏明傑四目相對說道:“跟我冇有一絲的關係。”

烏明傑聽到了父親的話後臉上再次流露出了一絲笑容然後開口道:“那父親也早些休息,明天還要主持煉丹的事宜,明傑這就告辭了。”

說著便對烏天佑鞠了個躬,然後便轉身離開了大廳。

烏天佑看著離開的親子,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大步走道窗戶前眯著眼睛朝著窗戶外麵看去。

海島上的夜晚是那麼的安靜,烏家城堡的外麵一隊隊的修士來回巡邏著。

海麵之上一輪旭日從東方的水平麵上徐徐的升了起來,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了窗戶射如了元真的房間中。

此刻的雲真正做在一張鬆軟的躺椅上閉著眼睛,忽然這是一聲清脆的開門聲音響起,雲真慢慢的睜開了雙眼朝著門口看去。

這時隻見一個穿著一身緊身黑衣的婦人悄然的走進了雲真的屋內。

這黑衣婦人笑道:“早就聽聞雲老是這東海十三盟裡最厲害的丹師,今天一見確實不凡啊。”

雲真笑道:“我個小老頭子有什麼凡不凡的,你既然能來到我的房間,那就有話直說吧。”

黑衣婦人笑道:“那好,今天雲老要為烏家煉丹,我的要求不高隻要烏老失手一下煉成五品的丹就行了,事成以後我這有可以給你烏家答應給你的報酬的雙倍,怎麼樣?”

雲真笑道:“你們就這麼不想讓烏家弄出這爐六品丹藥嘛?”

黑衣婦人並冇有繼續回答雲真的話而是朝著雲真逼近了幾步。

而坐著的雲真忽然笑道:“看你這架勢如果我要是今天不答應的話,今天就要被人斃在這裡啊。”

黑衣婦人笑道:“你個老不死的最好識相一點,煉製失敗了對於你來說並不會損失什麼,反倒可以拿到雙倍的傭金,何樂而不為呢?”

雲真扭頭看向了窗外的昭陽道:“也許是人老了,一些昧著良心的事情是真的做不了。”

聽到這話的黑衣少婦眉頭一皺,身子如鬼魅一般朝著雲真處射去,然後一到白光一閃,刹那間隻見之前雲真坐著的那張椅子忽然碎成了幾段。

然而這時黑衣少婦猛的回頭看去,隻見此刻的雲真正站在她的身後麵無表情的看著她,這一刻黑衣少婦的臉上不知不覺的躺下了一第冷汗心下暗道:“看來這情報有誤,這雲真根本不是化丹期,以這速度怕是至少達到了納嬰中期。”

心下有了定論的黑衣少婦哪裡還敢在這裡多呆,身子化成一條白線破窗而出,然後飄身消失在了城堡之中。

就在這時一隊護衛應該的發現了這裡的異常,馬上打出了一顆通向彈。

看到通訊彈的雲真麵帶微笑的走到另外一張舒服的靠椅上坐了下去。

不許片刻隻見烏明傑帶著兩人率先衝入了雲真的屋內,當看到被劈的破爛的凳子與破碎的窗戶,烏明傑連忙來道雲真麵前抱拳道:“都是晚輩疏忽,才讓賊人趁機溜入了雲老的寢室,還往雲老恕罪。”

雲真笑著擺手道:“既然她能進的來,那就必定跟你的部署無關,應該是有人想讓他進來,看來今天這丹啊不好煉嘍。”

聽到雲真的話後烏明傑臉色就是一變,他天生便聰慧過人,進來的時候他便發現了許多蹊蹺,如今在加上雲老的這番話他的眼睛就一眯道:“還請雲老放心,今天我定會親自把關每一個關節確保煉丹萬無一失。”

雲真屢了屢白色的鬍鬚道:“那就有勞你了,對了你記得跟烏雲濤說一聲,我煉完丹了以後讓他給我準備一罈子你們烏家的烏梅子酒,我要拿走的。”

烏明傑看到此刻還如此風輕雲淡的雲真心下也不由得的放鬆了幾分道:“這個冇問題,我一會就去差人給雲老弄。”

聽到這話的運真忽然開口道:“不用你小子準備,我要的便是他烏雲濤的珍藏陳釀。”

烏明傑連連稱是後便退出了房間。

就在他走出房間後不久,隻見一個黑色鎧甲的人忽然出現然後說道:“那人跟丟了,看來我們烏家定有人接應她。”

烏明傑擺了擺手然後開口道:“現在開始直到完成煉丹,你們要無時無刻的保護雲老安全,還有煉丹的一切事宜都給我列出來,我要在逐一檢查一遍。”

聽到這話那名身穿盔甲的人一轉身便消失在了暗處,而後這時隻見一身灰色大褂的烏雲濤,不知道何時走了出來。

烏明傑連忙上前見禮,但是被烏雲濤一把抬起後說道:“看來有人不是很想讓我們這次煉丹成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