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敗的大殿之上,一隻漆黑的三足烏鴉此刻正圍繞著整座大殿盤旋著。

廣場上的眾多炎獸看道了三足烏鴉之後居然都紛紛的仰頭低鳴了起來。

這一幕看的躲在雕像後麵的薑亦凡頭皮就是一麻暗道:“冇想到這裡居然是炎獸的聚集之地,而且天上飛翔著那隻三足烏鴉也是個天大的麻煩。”

不及多想的他隻見天空中的三足烏鴉忽然朝著大殿俯衝而下,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甩手佈置出一層隔絕術,然後屏住呼吸祈禱著這隻烏鴉不要落到平台之上。

心內忐忑的他看到了空中俯衝下來的三足烏鴉居然隻是輕飄飄的落到了殿宇的頂端,這一刻他的心終於被其咽回了肚子裡。

正當黑色三足烏鴉落到殿宇頂端後不久,隻見上方忽然灑下了片片的金光。

看到這金光的薑亦凡連忙將身子往大殿門口移動一點,與那灑下的金光儘量離的遠一些。

就在金光灑下不久後,隻聽到外麵廣場上各種炎獸再次齊齊的發出了低鳴。

就這樣屋頂的金光足足灑下了將近一個多時辰才漸漸的虛弱了下來,就在金光全部消失的瞬間,薑亦凡纔敢悄悄的探出了頭朝著廣場看去。

就見這一刻廣場上的眾多炎獸身上全部都部滿了金色的光華,然後就在這時忽然一隻弱小一些的炎獸忽然發出了一聲嚎叫,身上的金光就是一縮並裹帶這其身上的赤色火焰一起飄出了那隻炎獸的身體。

就在金光裹帶著赤炎離開炎獸身體的瞬間,炎獸的肉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成了一片塵埃。

隨著第一團金光的飛起,廣場之上馬上便接二連三的飄起金光。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暗道:“原本以為這三足黑烏鴉是在傳功給這些炎獸,但是現在看來這貨是藉著傳道的幌子在吸收這些炎獸身上的火焰啊。”

廣場之上清風劃過,一片片的塵埃隨風飄走,他再次探出頭看向了廣場,此刻廣場之上僅剩下了六隻強大的炎獸還屹立在其中。

但是這六隻炎獸身上的火焰此刻也都消失了大半,而衝這幾隻炎獸上身飄出的金光比之那些直接被吸死的炎獸要大了不少。

就在這時隻聽道又是一聲尖銳的鳥鳴之聲,那些冇有吸成飛灰的炎獸在這一刻紛紛艱難的站起了虛弱的身子慢慢 爬出了廣場。

這一刻在雕像後麵的薑亦凡看著離開了廣場的炎獸,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容心下暗歎:“炎獸已走,現在要等的就是頭上那隻三足烏鴉了,等此鳥走後自己也要趕緊離開這裡。”

想到這裡他連忙在此探出頭默默了記下了幾隻炎獸爬入的通道,想著一會好跟著這幾隻虛弱炎獸說不定還真的能找到出去的路。

就這樣不到一炷香後,廣場之上就隻剩下那些包裹這各色火焰的金色光團。

薑亦凡隻覺得頭頂之上黑影一散,隻見一個黑色鬥篷少年在殿頂一躍而下,然後便朝著廣場飄去。

雕像後的薑亦凡在看到了烏鴉變成了人形後心下就感覺道了一絲不安,雖然此刻這黑色披風少年飄向了廣場之上,一會很難說會不會來到大殿門前。

如果這隻死烏鴉如幻境中的一般厲害,那麼自己就算是有十條命也的全搭在這裡。

越想越是心驚的薑亦凡,再次狀這膽子探頭看了一眼已經落到了廣場之上的黑色鬥篷少年。

這時隻見他走到了一團比較弱一些的金色光團之前,雙手對著光團就是一抓,隻見那團原本足有人頭大的光團被其壓縮成了一個小球。

然後隻見黑色披風少年抬手一口便將這小球吞入了腹中,然後便原地打坐了起來。

此刻上麵的薑亦凡看到了少年吞下了金色光球便打起了坐來,心下便是一喜,然後便悄悄的沿著地麵慢慢的爬出了雕像,就在他想往大殿的側麵爬去的時候。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盤坐在廣場中的黑色披風少年身外忽然冒出了一團淡金色的火焰,火焰一起廣場之上最大的一團金光便飛到了火焰之上,火焰迅速的吸收了金光之後便將在炎獸身上吸收而來的純潔的魔焰丟向了上麵雕像的古鐘。

這時剛爬出了多半個身子的薑亦凡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連忙一個飛退。

就在那團純潔魔焰打中古鐘的前一秒重新回到了雕像背後。

這時隨著那團黑色的精純魔焰打入了古鐘之後,被炎帝雕像死死壓著的古鐘居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隨著顫抖其上更是發出了陣陣逾越的波動。

而此刻就在背靠著古鐘的薑亦凡在這古鐘顫抖的時候便被驚了一個跟鬥,瞪大了雙眼看著此刻在不停的閃爍著彩光的古鐘,此刻的他頭大如鬥啊。

第一顆魔焰過後,隻見廣場之上便接二連三的有精純的各色魔焰被那黑袍少年丟到古鐘這裡。

隨著越丟越多,古鐘也開始吸收不過來了,這一刻大殿門口的平台之上七八團純潔的魔焰都漂浮在古鐘附近。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就要試圖轉身躲入大殿屋內,可是就在這時一道黑影飛了過來。

但是剛一落地便是輕咦了一聲。

這一聲輕咦讓薑亦凡瞬間有種掉入冰窖的感覺,腦中忽然一片空白。

然而那黑袍少年隻是輕咦了一聲後便冇了下文。

這一刻的躲在雕像背後的薑亦凡連大氣都不敢出,身子則是慢慢的轉向了大殿的側麵準備隨時跑路。

就在這時隻見一條灰色氣鞭貼著地麵忽然抽向了薑亦凡的小腿。

心下暗道被髮現了的薑亦凡身子猛的往外一竄,便頭也不回的朝著大殿側麵奔去。

黑袍少年看到顯出身影的薑亦凡臉上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後,身子嗖的一聲竄了出去。

單以速度這方麵來說薑亦凡與這黑袍少年的差距還真不是一星半點。

薑亦凡還冇有奔到拐角黑袍少年便已經追上了他。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猛的一定身子然後手決一起,紫色的雷鏈瞬間成型,然後隻見薑亦凡甩手對著黑袍少年打出了雷鏈。

而對麵的黑袍少年此刻則是饒有興趣的躲過了雷鏈然後麵帶笑容的開口問道:“你就是之前幻境中的那個人?”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猛然響起了之前幻境中在身後偷襲自己的那個黑披風少年,當時自己還以為那是死在外麵的那隻三足烏鴉的分神而衝出門外去求援。

如今來看當時他定是也在幻境之中,就是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進入的。

黑袍少年看著不回答自己的薑亦凡又笑道:“你既然進入了幻境看到了當年的那一站相比也對這事情瞭解了個大概了吧,也應該知道我是誰了。”

薑亦凡眉頭一皺開口道:“那又如何?我親眼看到你慘死在炎帝的手中,現在的你最多也就算是一具分身而已。”

黑袍少年聽到薑亦凡這話後眼中黑光一閃然後依舊笑道:“但是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當年的炎帝匹夫早就化成一片黃土了,而我異族則是馬上便有了再次出世的機會,怎麼樣你如果效忠我異族我今天便可以破例收一個人類為仆從。”

對麵的薑亦凡聽這黑袍少年的話忽然張開嘴呸了一聲道:“你們入侵我們五域,屠殺我們的族人,現在先讓我屈服與你,彆做夢了。”

黑袍少年聽著薑亦凡的話後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狂妄的開口道:“想當年你們五域各族投靠我們異族的可是不少啊,打仗嘛便是要挑選陣營,隻有選對了陣營才能走下去,雖然最後我們是失敗了,但是這一切都是他們自己選擇的,如果我們勝利了他們也同樣會得到他們做夢也想不道的好處。富貴險中求的道理我想你是懂的。”

薑亦凡聽著眼前黑袍少年的遊說臉上也是一皺眉心下暗歎:“今天如果真的投靠了異族那也許自己真的可以活命甚至是得到意想不到的好處,其實道了這個境地這也許是他最好的選擇。”

對麵的黑袍少年看著皺眉的薑亦凡再次嗬嗬笑道:“你現在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想要靠著自己的力量怕是一輩子都很難在出去,但是如果你答應了我要求,我便可以帶你安全的走出去。”

薑亦凡聽到這話心下還真的有了一絲的鬆動,在生與死的麵前冇有一個人是不想著生存的,但是這一刻他看想起了幻境中炎帝以一人鬥六獸時候壯舉,想到了之前在問情中那名女子給自己講述的關於異獸入侵的慘烈。

這一刻薑亦凡不知不覺的抬頭看了一炎挺拔站立在大殿門前的炎帝雕像。

此刻他的心中不在迷茫,然而就在這時隻見一條灰色光鞭悄無聲息的打向了薑亦凡。

薑亦凡看著突然偷襲的黑袍少年身子就是猛的一個倒退,氣海中的黑白二氣瞬間衝出體內,在其背後形成了一個太極圖,然後手中紫芒一閃,隻見一團紫色的光球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轉瞬間灰色光鞭便與紫色光團碰觸道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