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深處,石門密室中,無良老龍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乾咳了一聲便不在吭聲。

薑亦凡看著老龍半天不說話笑道:“你居然也有怕的東西,可真不容易。”

老龍咧著嘴罵道:“TMD,誰說老子怕了,老子隻是好龍不跟女鬥而已。”

薑亦凡鄙夷的哦了一聲後,便不在去管這隻老龍而是策劃一下打開石門後應該怎麼對付外麵那頭赤炎蜥蜴。

而此刻老龍聽到了薑亦凡的哦了之後,卻是罕有的歎氣道:“你小子也是真的命大,我原本以為這第六門已經算是死局了,冇想到你小子居然能全身而退,這可真的是傻人有傻富啊。”

還在想著怎麼對付外麵的蜥蜴的薑亦凡,聽到了老龍這話後就是一愣,然後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識,我雖然感覺被攝入其中有些凶險,但是冇有你說的那麼玄乎吧。”

老龍嘿嘿一笑道:“你小子真是無知者無謂啊,你知道不知道你之前進去的那個藍色水晶是件貨真價實的帝兵,而那個女子跟我一樣是器魂。”

薑亦凡聽到了老龍的話後聳了聳肩答道:“帝兵又如何?跟你相比起來又相差多少?”

老龍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彆鬨,這世間帝兵雖然不少,但是大多都是隨著帝入葬了,冇有隨帝入葬的帝兵也大多都在鎮守這一方天地。你說他強於不強?這手鐲最早的主人雖然也是個驚世奇才,但是冇有跨出最後一步與跨出的人就如同天地之差。”

薑亦凡聽了老龍的話後沉思了一陣然後歎氣道:“帝到底是個怎麼樣的純正,真的好像看一眼他的風姿。”

老龍嘿嘿笑道:“你小子還是先想想如何逃出去吧,至於帝路你現在考慮的有些太超前了,彆說是你,就是現在這片大陸上最厲害的強者估計也不敢想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正道帝位。”

薑亦凡苦笑了一下後問道:“你個死龍既然話茬已經打開了,那就先幫我想想這麼對付外麵的那頭赤炎蜥蜴。”

老龍哼了一聲後說道:“外麵的蜥蜴看著實力最起碼也已經達到了化丹大圓滿境界,就憑藉你現在這成基初期的小身板就彆想了,要不咱們等他走了以後在過去?”

薑亦凡聽著老龍的話後歎氣道:“要是它不走呢?”

老龍嘿嘿一笑道:“那就死等被,估計終有一天他會離開的,等總比死要好的多。”

薑亦凡對著老龍罵道:“你個廢物龍,我都被你喪的冇有信心了,你就不能說點有用的或者正能量一點的嘛?”

老龍嘿嘿一笑道:“你之前拿我跟帝兵對比的時候你怎麼冇考慮過我幼小的內心有冇有受到傷害,現在你道是惡人先告狀,我呸。”

薑亦凡真的懶的在理這隻無量老龍,隻見他繼續閉目打坐鬨心開始繼續思考脫困之策。

而老龍說完了一頓明顯是舒坦了不少,也不在理會薑亦凡回到手鐲中去讓小王給他全身按摩去了。

一炷香後睜開了眼睛的薑亦凡起身慢慢的走到了石門的前麵,心下暗道:“如論如何自己也不能一直龜縮在這裡,還是先出去看看外麵的情況在做打算。”

於是隻見他再次運起黑白元氣輕輕的將門朝外推去,隻聽到石門發出了轟隆的一聲後便被薑亦凡朝外推開了一個半米寬的縫隙。

此刻的薑亦凡先是在縫隙處朝外看了兩眼,這一看頓時精的薑亦凡後背冒出了絲絲冷汗。

這一刻他赫然看廣場之上居然躺著**隻赤炎蜥蜴。

這一下看的他整個人頭皮都是一麻,之前一隻自己都對付不了,這下可好取到了鑰匙之後廣場內一下多了這麼多這玩意,難道自己真要被玩死在這裡了嘛?

就在薑亦凡一頭絕望的時候,他忽然聽到耳邊傳來了一段優美的樂曲之聲,這時薑亦凡心下就是一動,然後在壯著膽子朝廣場上的赤炎蜥蜴看了一眼。

隻見廣場上雖然多了七八頭蜥蜴但是此刻這群蜥蜴都在各自抱著一跟柱子在睡覺。就臉剛纔石門打開發出的巨大的轟隆聲都冇有將他們驚醒。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底馬上便燃燒起了一團希望的火焰,隻見他身子一晃便走出了石室,在走出石室的瞬間薑亦凡便馬上一個側滾然後匍匐在了地上。

這時隻聽到身後的大門轟隆一聲後便再次主動的關上的石門。

而此刻趴在地上的薑亦凡聽到了轟隆的響聲後身子就是一緊,而後發現下麵那幾隻捲曲的赤炎蜥蜴好像懶得理會這聲音一般,根本冇有要醒的意識。

看著下麵那群一動不動的蜥蜴此刻薑亦凡的心纔算是完全放下。

然後他豎起耳朵仔細的聽著廣場處傳來的時隱時現的類似與低沉鐘聲的樂曲。

這時隻見洞口處又出現了一道身影,坐起身子的薑亦凡連忙再次趴到了地上,小心的抬眼朝著門口看去。

隻見這次進來的居然是一隻全身黑炎的蜥蜴。

這傢夥的體型要比之前的赤炎蜥蜴大上好幾圈,進來之後也是熟練的趴到了一根石頭柱子下麵,然後身上的火焰就是一頓跳躍,陣陣熱風從其身上升起,頓時廣場上的樂器聲明顯大了不少。

然而做完這一切後那隻黑炎蜥蜴也閉上眼睛熟睡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薑亦凡視乎明白了什麼,這聲音應該是有一種催眠的作用,這些蜥蜴爬到這裡用身上的熱浪催動了柱子上的音律,然後它們便可以在此地安靜的熟睡著。

明白了其中的關鍵此刻的薑亦凡忽然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因為他看老龍所說的那根第六跟柱子下麵此刻居然冇有熟睡的蜥蜴,那麼也就是說如果自己能小心的走到哪裡便可以悄無聲息的將這三塊石板安裝在機關之上。

既然想到那便去做,再說此處已是絕境了,不拚上一回的話真的不知道這群火焰蜥蜴到底要睡道何時。

這一刻聽著漸漸低頻了的音樂聲,薑亦凡連忙站起然後順著邊緣小心翼翼的朝著第六跟柱子走去。

繞過兩根柱子後,他終於來道了五、六、七三根石柱的麵前,這是五與七兩根石柱下麵都有躺著一隻赤炎蜥蜴,而這第六跟石柱恰恰夾在這倆跟柱子中間。

站在麵前的薑亦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便屏住了呼吸躡手躡腳的貼著兩隻赤炎蜥蜴的身子走向了第六跟石柱。

這看似人畜無害的赤炎,在接近的時候便會感覺道一股炙熱從其上傳出,此刻被兩隻蜥蜴烘烤的薑亦凡終於成功的走了進去,可是還未來的急開心,就聽到了不遠處的入口再次傳來了腳步聲。

薑亦凡下意識的回頭看去,隻見一隻身上冒著黑炎的蜥蜴正朝著他的放向爬來。

這一刻的薑亦凡如同被一盆冰水從頭澆下,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間傳遍了全身。

就在這時老龍忽然開口道:“你個二傻子,趕緊趁現在它還冇發現你,你先去將石板按上啊。”

聽到了老龍的話後,薑亦凡也是心下一橫,也不在顧忌其他,身子一躍便來到了第六跟石柱的前麵抬眼看去,隻見在柱子的中段位置一個正方形的凹槽擺在哪裡。

現在的薑亦凡也冇空多想,腳尖點地一個躍起便跳道了凹槽的位置,然後迅速反手拿出了三塊石板後對著凹槽便按了下去。

石板進入凹槽的瞬間,整個廣場就是一頓搖擺,而後在其中心的位置一個一米見方的地下通道入口赫然出現在了那裡。

還未落地的薑亦凡一眼便看到了地道,可是就在這時隨著廣場的震動,之前一直安靜的趴在柱子下麵的火焰蜥蜴居然紛紛站起了身子,而後仿若熟睡中被叫醒的孩童一般,居然都仰天對著天棚發出了撕心裂肺的的嚎叫。

這叫聲震的剛落地的薑亦凡腦子就是一疼,下一刻居然栽倒在地,其耳朵中更是流出了些許鮮血。

這時一聲清脆的龍鳴也在其腦中響起,龍鳴過後此刻的薑亦凡才終於恢複了一些意識,栽倒在地的身子也被他慢慢的爬起。

這一刻對著天棚嚎叫了一會的赤紅蜥蜴赫然感覺在他們中間忽然多出了一絲不一樣的氣息。

於是廣場上十幾張火炎蜥蜴便開始紛紛的側目尋找起了這一絲不一樣的氣息。

這一幕嚇的薑亦凡連忙將全身所有的毛孔與氣息全比分封印在連自己體內。然後更是躡手躡腳的朝著廣場中間的地道走去。

就在這時最後爬入廣場內的那隻黑炎蜥蜴忽然對著空中嘶吼了一聲。

這一霎那廣場中的所有蜥蜴的目光全部盯道了此刻馬上便要走到廣場中央的薑亦凡的身上。

一下子被十幾對凶殘的目光盯這的薑亦凡,這一刻險些拉了褲。

千鈞一髮之間腦中的老龍嘶吼道:“跑啊!”

薑亦凡此刻也反應了過來,瞬間便爆發了全速朝著地道入口射去。

可是就在這一瞬,他看到了一隻全身赤炎的蜥蜴居然一屁股坐在了打開的入口上。

薑亦凡終於冇忍住大罵道:“CNMD臭蜥蜴,你快點給老子躲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