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的洞穴內,薑亦凡看著眼前藍色水晶內的上官婉兒,臉色瞬間就是一變。

而就在這時藍色的水晶內的上官婉兒忽然開口對著他笑道:“你還記得我們當年相見的時候嘛?”

聽到這話薑亦凡的身子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然後馬上盤膝坐到了地上,隻見其體內的黑白二氣瞬間飛出並在其腦後旋轉了起來。

說完話的上官婉兒看到薑亦凡並未回答自己的問題,俏臉上就是一陣暗淡,然後將雙手輕輕的放到的水晶之上開口道:“你心底一定知道我一隻都是喜歡你的對吧!那你為什麼一直在躲著我呢?”

此刻盤坐的薑亦凡無意間與水晶中的上官婉兒那雙幽怨的眸子對視了一秒,緊緊就是這一秒薑亦凡的腦中就如同炸開了一般。

這一幕發生的太過突然,驚的薑亦凡連忙抬手往眉一點然後便將眼睛。

而水晶內的上官婉兒這一刻好似走了出了藍色水晶一般,朝著薑亦凡走了過去。

閉著眼睛的薑亦凡隻覺得一雙冰冷的手向他伸了過來,然後隻聽道吱的一聲後,那雙冰冷的手瞬間便消失在了空中。

這時薑亦凡猛然的睜開了雙眼朝著不遠處的藍色水晶看去,隻見剛纔還在水晶內的上官婉兒此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然而就在這時另外一張他熟悉的臉龐從水晶深處浮現了出來,當看到這個女子麵孔的時候薑亦凡的心底忽然就是一顫,隻見一張不食人間煙火的俏臉上居然還帶著一股出塵之氣。

水晶中的人正是夏雨欣,這個薑亦凡一直認為早就忘記了的女人,可惜此時看到她的臉龐薑亦凡的心底依舊會被某種東西震顫一下。

一夢十年,你要說那是夢的話,在其中的薑亦凡真切的感覺道了一切,如果你要說是真實的但是最後醒來是瞬間知曉了這其實就是猛。

十年夫妻一場,十年相守一生,也許這一刻他自己都說不好自己是不是真的曾經愛過夏雨欣,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那叫不叫愛。

就在薑亦凡神情恍惚的刹那,水晶中的夏雨欣忽然開口道:“冇想到你也能修到成基期啊!看來當年我還是看錯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差點脫口而出“你終於肯承認當年就是看錯了我。”

但是話到嘴邊還是被他硬生生的嚥了回去。

然而此刻的夏雨欣繼續開口道:“夢裡冇有能給你生個孩子,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在夢外幫你生一個,你看怎麼樣。”

薑亦凡聽著夏雨欣的話後輕歎了口氣搖頭道:“你我之間的緣分早在望水城便已經結束,之後的事情全是我的執念而已,謝謝你今天可以讓我徹底放下你了。”

藍色水晶中的夏雨欣聽到這句話後神情瞬間變的暗淡了起來,然後也消失在了藍色的巨大水晶裡。

隨著夏雨欣的消失,薑亦凡便要站起轉身退出這間石門,因為此刻的他心底忽然產生了一絲不安,這詭異的藍色水晶中莫名出現的二人都是跟自己有著千絲萬縷關聯之人,這塊藍色水晶就好像可以看穿他的一切一般,這讓他心底升起了不安感。

就在他站起轉過身子的時候,一聲清脆的聲音在其身後忽然響起。

“你就是薑亦凡吧!好久冇見了,你現在過的還好嘛?”

聽到這句話的薑亦凡身體就是一震,這聲音他雖然很陌生但是這句“你就是薑亦凡吧!”他永遠都不會忘記。

這一刻的薑亦凡緊握著拳頭,身體在不由自主的顫抖著。

隻從火星之後尋找到端木紫琪與龐彪便成了他心底下最深處的一個結,雖然平日這個結一隻被他非常小心的深埋在心底,但是一旦有人觸碰到這裡就如同碰到了他的逆鱗一般,這二人就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牽掛與親人。

然後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再次聽到大小姐端木紫琪的聲音居然是在這個環境下。

薑亦凡重重的歎了一口氣後自己默默的回答道:“我在這個世界一切都很好,也不知道你們怎麼樣了,過的好不好有冇有碰到生死劫難,有冇有踏上仙途。”

他在說完這句話後整個人都好似放鬆一般,這些話也許是在回答背後水晶,也許是回答他自己的心。

然而就在他說完話的瞬間,藍色水晶內突然爆發出了萬道藍光瞬間便把薑亦凡包裹了進去。

此刻的薑亦凡雖然背對這水晶但是因為是昏暗的環境下,突然出現的強光依舊刺的薑亦凡眼前一花。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赫然的發現自己此時正深處在一個空曠的大殿之上。

他低頭看去隻見自己的身前擺放著一張不大的酒桌。

就在這時大殿之上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少年啊,歡迎你來到我的世界,不要害怕,來到這裡的人隻需要回答我提出的三個問題便可以離開。”

薑亦凡輕笑了一下道:“我為什麼要回答你的問題,既然是問題那便有對有錯,如果答錯了又該如何?”

大殿上麵的女子冇想到薑亦凡會有次一問表笑道:“為什麼要回答我的問題?說的好,因為你此刻身處在我的世界裡,我讓你答你就必須的答,還有答錯了怎麼辦?其實很簡單錯了便留下就可以了。”

聽到了這話薑亦凡嘿嘿一笑道:“你的意識是隻要我能出去你便拿我冇辦法了對嘛?”

大殿上麵的女子聽到薑亦凡的話後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然後開口道:“對,你可以嘗試逃走,隻要能逃出去我便讓你走。”

話音未落見大殿內忽然颳起一陣狂風,然後薑亦凡就看到身後的殿門忽然都被這陣風給吹開了。

薑亦凡見狀也不多話對著外麵衝去,可是就在他剛走到門口的時候一滴冷汗便他的臉頰流了下來。

這一刻薑亦凡看到了讓他後背發涼的一幕情景 ,隻見宮殿外麵是一片荒涼的平原,而平原之上爬滿了一眼看不到頭的火焰妖獸。

大殿上麵的人看到了呆呆站在殿口的薑亦凡嘴裡居然發出了清脆的笑聲道:“你如果有信心闖過這片平原那你就可以出去,當然了我也不會逼你一定去闖。”

薑亦凡歎了口氣然後轉身走回了酒桌前麵索性一屁股坐了下來,然後開口說道:“三個問題對嘛!那你就說吧我看看是什麼問題!”

上麵的女子看到薑亦凡此刻的態度饒有興趣的問道:“在給你一次機會,你是選擇答題還是闖關。”

薑亦凡聳了聳肩肩膀道:“我這人惜命,你這外麵如此多的凶獸,我怕是冇走幾步便會死的不能在死了。”

上麵的女子開口道:“好!這是你自己選的不要後悔啊。”

薑亦凡聽到這話眼皮就是一跳,忽然想到藍色水晶可以隨意幻化出彆人心底的東西,這時他下意識的又回頭看了一眼殿外。

這一眼讓他差點張嘴吐出一口老血。

隻見殿外滿山的火焰凶獸此刻全部消失不見,換來的卻是那間滿是開采雜物的屋子。

看到這一幕薑亦凡就要再次衝向殿門,可是就在這時隻見殿內再次颳起大風,而他身後的殿門更是平平平的全部關閉了起來。

已經跑道進前的薑亦凡被這一幕搞的一頭黑線,隻見他此刻抬起了拳頭就要對著殿門打去,忽然殿外傳來了一聲嘶吼,嘶吼過後他更是在殿門的裂縫處看到一隻恐怖的巨眼。

這一刻薑亦凡腦中一轉暗道:“難道剛纔看到的一切還是幻象,不行這藍色水晶中的東西實在太邪門了,自己從看到他道現在全部都被其掌控著。”

這時大殿上麵的女子再次開口道:“剛纔給你機會走了,是你自己自願留下答題的,可如今你又要逃走,這樣的行為讓我十分的不開心,故而決定你的這三道問題我要選最難的。”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苦笑了一下後再次走回了酒桌前麵坐下,然後就開口道:“說吧第一個問題是什麼?”

大殿上麵的女子笑道:“彆著急啊,先吃些酒食在答也不遲。”

說話間隻見在大殿的後麵走上來幾名身穿宮裝的女子將幾盤酒菜擺放在了薑亦凡前麵的酒桌之上。

薑亦凡看著這幾名女子老是感覺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一時間還真的想不起來。

但是看著眼前的美酒佳肴薑亦凡的雙眼就是一眯道:“雖然是美酒佳肴但是我此刻並不餓,還是請說出第一道問題吧。”

上麵女子看著下麵的薑亦凡並冇有吃喝的意識,便開口道:“那好,既然你冇有吃喝的意識我便直接說第一問了。”

薑亦凡聽到女子的話後將身子挪動一下,然後豎起了耳朵認真的聽著大殿上麵女子的問題。

女子看著薑亦凡的表現笑著問道:“第一個問題便是,我是誰。”

聽到了這個問題的薑亦凡就是一楞,心下暗罵道:“這算TMD問題,我上哪裡知道你是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