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亦凡走進了這古樸的小樓內,迎麵而來的便是一扇刺繡屏風,屏風上秀的是一隻張著血盆大口的三眼凶獸,站在田地之間,這刺繡繡的栩栩如生,就連凶獸口中的那帶著鮮血的獠牙都繡的曆曆在目。

繞過了屏風出現在其眼前的是海量的古書與玉簡,這一幕懾人的衝擊力震的薑亦凡愣在了原地。

隻見這寬敞的二樓內擺放著十幾排高矮不一的木架,而每個書架上麵都懸掛著密密麻麻的各式玉簡,而在木架的下部則是許多隨意堆砌的獸皮木簡。

薑亦凡環視了一週後心下大體的計算了一下,單就這裡玉簡足有上萬枚,下麵的古書更是很難數清。

此刻的薑亦凡頭一回升出了無力感輕歎了口氣後自言自語道:“這要自己要尋到何時才能尋到自己相中的功法啊。”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老人的笑聲隨後隻聽道老人開口道:“怎麼樣啊小傢夥,看到眼前如此多的功法秘籍是不是有些眼花繚亂啊。”

薑亦凡回頭看著慢步走進來的老人道:“確實如此,冇想到這裡居然有如此多的秘籍與功法。”

老人笑道:“九鼎宗從成立至今已經曆經不知道多少年了,每一代弟子外出曆練冒險尋寶都會帶回來不少戰利品,而關於秘籍功法類的書籍玉簡宗門全會用貢獻點從弟子手中將這些秘籍玉簡交還過來,常常以外便形成了自己的底蘊藏經樓。”

薑亦凡聽這老人的話心下則是若有所思,然後問道:“既然這樣那還請問老人家有冇有這些秘籍與功法的目錄呢?”

老人看著薑亦凡笑道:“馬小子收徒的眼光真的比那些隻知道魔獸成規的猴崽子們強太多了啊。”

聽到老人說的話後薑亦凡不由自主將某些人自動的劃分到了這句猴崽子裡麵。

老人看著一臉壞笑的薑亦凡輕咳是一聲後說道:“五百貢獻點我給你弄個目錄出來,小子你看怎麼樣?”

壞笑中的薑亦凡忽然收起了笑容麵露難色的道:“您看啊我入門不久,宗門任務什麼的都冇怎麼做那有五百貢獻點啊,要不老人家咱便宜一點你看如何?”

老頭斜眼看著薑亦凡道:“冇發現馬小子怎麼摳門啊?都讓你來這藏經樓了居然不為你多準備點貢獻點,咋地他那麼多貢獻點想帶進棺材啊。”

薑亦凡聽了老人的話後歎氣道:“好吧!五百就五百,但是咱的先說一下我先選然後一起給你貢獻點,您看怎麼樣?”

老人笑道:“你小子還挺精的,怎麼的怕老頭子我坑你貢獻點不成。”

薑亦隻是禮貌的微笑著看著老人,老人看了眼正滿麵笑容的看著他的薑亦凡道:“行就按照你說的辦。”

說話間便拿出了一本大冊子丟給了薑亦凡道:“第十至而二十三葉都是這二層的所有東西,上麵有詳細的簡介你慢慢看啊,我老了的先休息以後。”

說完隻見老人不知道在哪弄了張搖椅出來,然後便一翻身躺在上麵閉目養起了神來。

而此刻抱著大冊子的薑亦凡正仔細的觀看著裡麵的每種功法簡介。

炎明法咒:成基期開始修煉火屬性功法,適合身懷火體質者修煉,功法修到化丹期時最高可化宏丹境界。

重水真決:成基期開始修煉水屬性功法,適合水體質者修煉,功法修道化丹可繼續修煉上級功法冰冥決,功法修到化丹期時最高可化紫丹境界。

鳳舞道法:成基期開始修煉風火屬性功法,適合風火倆鐘體質者修煉,功法修到化丹期時最高可化藍丹境界。

壁丘功、焚天決、若金劍氣...

薑亦凡越翻看眉頭鄒的越緊,一個時辰之後終於看完了全部的薑亦凡輕揉著自己太陽穴一臉失望的來回翻看著冊子。

這時候隻聽躺在搖椅上的老頭忽然起身抻了個懶腰後看向薑亦凡問道:“怎麼樣小子選道相中的冇有?”

薑亦凡看了一眼此刻已經起身的老人道:“這些功法雖然都不錯,隻可惜我冇有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

老人笑道:“既然冇有相中的不如老頭我為你推薦兩個你看怎麼樣?”

薑亦凡聽道了老人的話後雙手一端著冊子就要遞給老人、

而老人看到要將冊子遞給自己輕笑道:“我為你推薦的可不是這上麵的功法,而是我年輕時候在外闖蕩時候無意間得到的幾個不錯的功法,正好我感覺有倆個特彆適合你,要不你先看看然後我們在談價格。”

薑亦凡臉上麵前擠出了一抹笑容看著眼前這位奸商老人實則心裡早已經問候完了老頭祖宗十八代。

老頭看著一臉假笑的薑亦凡道:“不願意的話就算了,反正宗門內的功法全在這裡呢你大可以隨便尋一個煉了反正你的前途也不會影響到我老頭子什麼。”

看著老頭如今這個態度薑亦凡已經意識到今天在這藏經樓中他敗了而且是慘敗。

老頭看著由假笑變成苦笑的薑亦凡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丟給了薑亦凡倆塊玉簡道:“小傢夥不要在意一時間的成敗,又的時候敗了並不是一件壞事。”

薑亦凡接過玉簡後便探入神識。

太陰雷經:養氣大圓滿即可修煉,雷屬性功法,適合任何體質者修煉,功法可以一直修煉到斬道。

引雷煉體:體術需引雷自修成基期可修,毅力不堅定之輩甚修。

看完這兩個玉簡裡麵的簡單且暴力的簡介後薑亦凡滿臉黑線的看著老頭道:“你給我的這倆都是什麼玩意,功法其實還算湊活,那體術為什麼要引雷自修啊,世界上真的會有人傻到故意引雷劈自己的嘛!”

老人看著對著自己瘋狂吐槽了一番的薑亦凡後淡淡的笑道:“那你是要還是不要呢?”

薑亦凡聽到老人平淡的說出這句話後摸了一下下巴後開口道:“多少貢獻點說罷,好讓我死了這條心。”

老頭抬起一根手指笑道:“一貢獻點!”

薑亦凡聽到一貢獻點的時候整個人都蒙嘴裡下意識的問道:“老人家您確定是一貢獻點冇錯把?”

老頭笑道:“寶典送英傑,我這糟老頭子在這裡看守了無儘年月了你是第三個讓我對上眼的年輕人。”

薑亦凡狐疑的看了一眼麵前這個人畜無害的老人然後便將馬倒財交給他的那枚鐵牌丟給了老頭後繼續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今天的消費都在這裡扣就行了。”

結果鐵牌的老頭下意識的掃了一眼裡麵的貢獻點,臉上忽然就是一抽然後便要扣掉今天的五百零一點功德。”

就在這時薑亦凡連忙開口問道:“對了我想問一下這裡有比較全麵一些的地圖嗎?”

老人隨手丟出一份玉簡然後開口道:“三萬貢獻點。”

薑亦凡結果玉簡後一時間冇反應過來依舊笑這對老頭說道:“三貢獻點冇想到這東西如此的便宜。”

老人臉上罕有的一黑然後大聲的說道:“三萬貢獻點,這已經很便宜了!”

這一句薑亦凡終於聽到了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隻見老人在貼牌上一劃後甩手將貼牌丟回給了薑亦凡到:“功法玉簡你可要收好啊,三個時辰之後你將自己的精血滴在上麵便可看到全部的功法,而且冇有我的允許你不允許將這兩套功法傳給彆人。”

薑亦凡會意的點了點頭道:“我薑亦凡在此立誓絕對不會將這兩套功法擅自傳於他人,如有違背形神俱滅不得好死。”

聽完薑亦凡的誓言以後老人滿意的點點頭然後轉身便朝著外麵走去。

薑亦凡看著老人走出去的背影時,腦中忽然閃過一個熟悉人影但是無論他如何回憶都想不起這個人是誰。

片刻之後老人與薑亦凡二人便走出了藏經樓,方卞看到出來的二人馬上上前幾步先是對著老人鞠躬,然後對著薑亦凡使了個顏色。

薑亦凡看到對著自己使眼色的方卞後隻是微微點了點又然後對著老人說道:“今天還真的是謝謝前輩了,晚輩這便回峰了,前輩如果又任何需要可以到器鼎峰我。”

老頭早就看穿了二人的安好也不才穿隻是點了點後轉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這一幕看的二人同時扭頭看向了對方,四目相對下二人便轉身朝著山下走去。

一路沉默的二人緩步走在石階之上,薑亦凡忽然開口道:“你之前到這藏經樓可曾看過一份目錄冊子?”

方卞茫然的看了一眼薑亦凡道:“當時師尊帶我來的,接待我的是一位中年男子,我當時跟著師尊一同進入的二層,但是被要求隻能呆在屏風外麵不讓進入,至於選功法的時候因為我是火屬性體質,引路的哪位中年男子直接遞給我師傅一份火屬性功法目錄,選完之後立下誓言就算完成了,前後也就一刻鐘的時間而已。”

薑亦聽著方卞的敘述眼神就是一眯並未在問什麼隻是略微加快下山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