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峨的群山中東昇的昭陽灑落在樹冠之上,給這片群山披上一件紅衣。

碧雲洞中靜修密室之內,此刻正被手鐲放出的五彩霞光包裹著的薑亦凡體內忽然冒出了一黑一白兩團精純的元氣團。

元氣團飛出後便在其背後盤旋了起來,幾個呼吸以後一黑一白二氣便開始首尾護追了起來,又過了一炷香的時間護追的二氣便化作了一團太極兩魚。

太極魚成型的瞬間,薑亦凡的身前忽然幻化出了一株嫩芽虛影,這嫩芽雖然看著弱不禁風但是它還是在風中堅挺的伸展著嫩枝不注的隨風搖曳著。

陰陽運轉嫩芽擺動,此刻的密室內好似有陣陣微風拂過一般,日光此刻讓這一幕如果讓那天在大殿內的眾位拒絕過他的各峰首座看到這一幕的話,相信他們一定會當場扇自己嘴巴子。現在眼前的這一幕任誰都無法相信是一個廢體質搞出來的。

就在薑亦凡沉浸在這種感覺中的時候,隻聽到一個聲音在石洞外麵傳來:“不知道這裡是不是器鼎峰薑師叔的洞府,在下雲鼎峰杜華那日在大殿之上我們見過的。”

聽到外麵聲音的薑亦凡連忙收了功法,黑白二氣與嫩芽全部消失在了虛空之中,就在他起身的瞬間身外的元氣場也退回了手鐲之中。

隻聽得兩聲巨響之後隻見洞府的兩扇黑色巨門便緩緩的從內而外的慢慢被開啟,滿麵笑容的薑亦凡隨即走了出來看到杜華之後馬上微笑的上前道:“原來是杜華兄來了,實在抱歉剛纔在打坐怠慢了杜兄。”說罷便擺出一個請的姿勢將其引進了洞內。

走進洞內的杜華找了一張藤椅坐下後客氣的對著薑亦凡道:“薑師叔這是折煞我了,您現在是馬師祖的弟子也就是跟家師是一個輩分的,我叫您一聲師叔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薑亦凡看這杜華擺出瞭如此謙恭的之態心下不由的對此子生出了一絲好感,也坐到了他的身邊道:“這一切全是機緣而已,但是修行之上都是以實力強弱在劃分一切我這纔是區區養氣小修哪裡受的起杜兄這一聲師叔啊,使不得!使不得!”

杜華見薑亦凡如此堅決臉上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其實以他的資質在這九鼎仙宗內也可以算的上是前幾,更何況他有把握近幾年內便突破成基踏入化丹,成為宗內這一代中最短時間修到化丹之人。

而這個薑亦凡的出現便拜了宗內長老級彆的人為師,按輩分他更是的叫他一聲師叔,這讓身為成基大圓滿他自尊上多少有些過不去,但是今日看來這薑亦凡要比他想象的好上不少。

心情大好的杜華笑道:“即便如此還是長幼有彆,師門規矩不能丟啊。”

薑亦凡聽出了杜華的話也是笑道:“既然如此在外麵你我便依照輩分亂叫,私下我便鬥膽叫你一聲杜大哥,你便喚我一聲薑小弟你覺得可好?”

杜華一聽心下不會拒絕薑亦凡這個提議便起身對著薑亦凡抱拳說道:“如此甚好,這樣及不違背輩分又可與老薑你拉近一下關係。”

薑亦凡也是起身回禮道:“杜大哥咱以後就是自家兄弟,如果以後能用到老弟的開口便是,老弟絕對全力以赴。”

杜華也是麵色依舊是那個笑容回身坐回了藤椅之上後說到:“今天起早前來叨擾薑小弟你呢是加師傅讓我給你帶來兩件物品。”

說罷隻見他反手拿出了倆個木盒,十分鄭重的遞給了薑亦凡道:“薑小弟啊,雖然我不知道這盒子中都是什麼但是師尊讓我親自送到道你手中就表明瞭這倆件東西定非凡物。”

將盒子托在手中的薑亦凡聽著杜華的話後臉上也浮現出了鄭重的表情,隻聽哢噠一聲薑亦凡居然當著杜華的麵打開了其中一個盒子機關。

這一幕讓身邊的杜華都是一楞然後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薑亦凡搶先道:“杜大哥你我雖然隻是第二回相見,但是我在我心裡你便與我如同親兄弟一般,故而我的東西與你共同分享我感覺有什麼不妥。”

此話一出杜華的臉上不自然是抽搐了一下,但是看著眼露真誠的薑亦凡杜華隨即笑道:“既然你如此看到老哥我,我也不在矯情今日起你便是我杜華的兄弟。”

薑亦凡臉上露出真誠的笑容然後伸手緩緩打開了盒蓋,其實杜華對這兩個盒子也是十分的好奇,但是十分交付他的時候吩咐過他讓他不能私自檢視盒子中的物品。

當盒蓋被掀開以後一隻晶瑩剔透的藍色玉瓶子出現在了其中,旁邊更是有一張字條上麵赫然寫到:“風靈源晶一瓶交還玄玉令獎勵。”

當杜華看到風靈源晶四個字的時候整個人居然愣了數秒,而他對麵的薑亦凡卻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

數秒後回過神來的杜華滿麵笑意的對著薑亦凡說道:“恭喜啊!以前隻是聽說如果有人能帶回玄玉牌就會獲得一件宗門至寶,冇想到今天我便真的看到了。還真的恭喜薑小弟此物可是個好東西。”說話間杜華再次看了風靈源晶幾眼。

這時隻見薑亦凡雙手一盒隻聽哢噠一聲盒子便被他合上,而此刻盯著玉瓶的杜華也是尷尬的收回了眼神,依舊掛著那副微笑看著薑亦凡。

就在這時忽然將盒子丟給了杜華,這一幕發生的太過突然杜華下意識的抓住了盒子剛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薑亦凡已經滿臉鄭總的站起身子說道:“上次聽聞杜大哥你是風靈根體質,想來此物必定會助你在修為上更上一層樓,而小弟我的體質那真是一言難儘,就算留著此物也隻能是讓寶物蒙塵,倒不如將此無送給杜大哥你。”

杜華被薑亦凡這番話說的就是一楞,但是此物對於他來說還真的是最適合不過的寶物,如果在化丹的時候可以煉化此物那麼自己的實力必經有質的飛躍。

就在杜華猶豫的片刻薑亦凡又說道:“剛纔是杜大哥你自己說的今日起你我便如手足兄弟,我這弟弟送給哥哥東西豈不是理所應付的,在說我現在是修為怕一時半會也用不上此物,大不了等到時候杜大哥你在去幫我尋找我所虛之物不久行了。”

還在猶豫不決的杜華聽到薑亦凡這番話後閉目長出了一口氣,然後睜開眼睛盯著薑亦凡到:“我杜華說的話從不失言,以後在宗內有用得到杜大哥我的你儘管開口,雖然我入門不算長但是在宗內還是有些地位的,今日之後你我便親如兄弟。”

薑亦凡麵露激動的點頭道:“往後小弟我在宗門就要依仗杜大哥你了。”

此刻的杜華心情極好反手收了盒子後上前拍了拍薑亦凡的肩膀,薑亦凡也憨笑著拍了拍杜華的手臂。

二人再次落座之後薑亦凡翻手拿出了第二個盒子冇有絲毫猶豫的將其打開,這個盒子中隻放了一顆貼著符篆的藥丸,杜華看後笑道:“這是一枚成基單,想來你也已經修道養氣大圓滿估計很快便要衝擊成基了,這顆丹藥剛好可以幫助你鑄成倒基。”

話音未落杜華好像想起了什麼反手有拿出了一個瓶子跟一枚玉簡遞給薑亦凡道:“你送給老哥我如此大禮我也應該意識一下,這瓶子中還有一顆成基丹是我當年成基時候剩下的原本打算拿去換元靈石的既然薑小弟你要衝關那便送你,而這玉簡之中是我衝擊成基時候的心得與服用成基丹後的感悟,你可以提前看看爭取一回便成基成功,不然下回在衝擊成基的成功率會遠遠低於第一次衝擊。”

薑亦凡伸手接過盒子跟玉簡心底暗道:“看來我冇有猜錯,這上官嵐如此精於算計今天的送東西估計也是對我的一種測試,那個什麼風源的東西想來也不是誠心給自己的,看來以後的多防著點這老狐狸。”

心裡想著事但是臉上卻是依舊是那副憨笑也不多話便手下了兩物。

杜華見薑亦凡已經手下了東西便起身說道:“薑小弟你好好休息幾日,如果有事就拿著我的令牌去雲鼎峰找我。”說罷隻見他反手丟出了一枚黑色牌子,牌子一麵刻著杜字另外一麵則是一朵雲彩。

薑亦凡點頭道:“那是自然,我怕是會經常去叨擾大哥呢!就怕到時候你嫌棄小弟我呢。”

杜華再次拍了拍薑亦凡的肩膀後縱身衝上天空飛向了天邊,薑亦凡的耳邊傳來他的聲音:“薑小弟後會有期!以後千萬彆跟大哥我客氣。”

看著消失在天際的杜華,薑亦凡輕歎了一口氣後慢步走回了屋內,一屁股坐回的藤椅上,就在這時一道青光落到了小院內。

薑亦凡抬眼看去隻見方卞滿麵笑容的走進了洞內,看著癱坐在藤椅上的薑亦凡狐疑的問道:“咋了這是薑師叔,是昨天一夜冇有休息好嘛?”

薑亦凡歎氣道:“剛纔雲鼎峰的杜華來了。”

方卞聽道杜華的名字後下意識的說道:“是那個掌門前幾年收的關門弟子嘛?此人不得了啊據說是風靈根短短的數年便已經達到了成基大圓滿,而且據說他成的還是六品天基,現在在雲鼎峰可是風雲人物,更有人傳此人會是掌門的下一任人選。”

薑亦凡聽著方卞的話後眼皮不自覺的跳了一下,心下暗想:“這上官老狐狸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這擺明是讓我一此子親近嘛?如果說是因為感謝他送回了女兒這種鬼話,薑亦凡打死是都不會信的。”

薑亦凡再次歎了一口氣,方卞問道:“冇事吧薑師叔?”

薑亦凡回道:“不僅冇事反而是好的很呢!”

此話一處方卞也被他乾一愣,薑亦凡接著說道:“今天咱倆是個什麼行程安排啊!”

方卞連忙道:“回師叔今天就是在咱器鼎峰內走走看看,帶你認識一下各堂的人。”

薑亦凡雙手一扶藤椅騰的一下站起了身子對著方卞擺手道:“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