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間大路上,反倒在路邊的車廂內躍出了兩道身影,隻見奈莉爾與懷中抱著關萍兒

薑亦凡穩穩的落在了路上。

抬眼望去隻見前麵地麵紛亂的散落著一地的馬匹屍骸,在屍骸之中頭車的車廂此刻已經四分五裂的側翻在血泊之中,而緊跟在其後麵的第二輛馬車雖然收到了些許影響但是並冇有頭車那般慘烈。

被薑亦凡放下的關萍兒直接奔著一百八十度翻到的第二輛車廂跑去。

在其鑽入車廂不久後滿臉鮮血的劉雨淑被其扶出了車廂,這時隻聽旁邊草叢中傳來幾聲摩梭之聲,薑亦凡連忙上前將這對母女護在了身後。

隻見草叢中爬出了幾人正的劉大雷與幾位趕車的夥計,劉大雷看著眼前一片狼藉的地麵心中一陣後怕,幸虧剛纔休息之後他便讓第二輛馬車帶隊前行而自己駕駛的馬車則降到了第二位,如若不然剛纔那一下自己必定身受重傷,而且車廂內的劉雨淑怕也是凶多吉少。

想到此處他連忙扭頭看向第二輛馬車,隻見薑亦凡此刻正站在這對母女的身前,劉大雷的緊張的臉上終於放鬆了下來,幾人踉蹌著走到大路上後便紛紛坐在了大路之上。

忽然天空中傳來了一陣嗡嗡的破空之聲,隻見一艘數丈的飛舟飛到了眾人後停了下來。

曾經見過此舟的薑亦凡麵色就是一變,隨即便一把將奈莉爾拉倒自己身後。

飛舟停下以後隻見上麵跳下二人,而在二人離開飛舟以後飛舟驟然一縮被其中一人單手一招收入了手中。

下來的二人正是接到了訊息後便全速而來的白浩與趙天二人,剛纔頭車炸開的一幕正是在飛舟之上的趙天隔空放出的一縷殷雷。

滿麵笑容的白浩落地之後一眼便看到了躲在薑亦凡身後的奈莉爾,而奈莉爾則是用一對大眼睛惡狠狠的盯著眼前這位看著就讓人反感的男子。

這一刻離的最近的劉大雷上前抱拳道:“不知道二位前輩是什麼意思,為啥無緣無故的截殺我等行商之人?”

此刻白浩的一對狼眼早已如同焊死在了奈莉爾身上一般,剛纔劉大雷說的話他是一絲都枚聽進去,也冇有抬眼看劉大雷一眼。

劉大雷見此人居然如此狂傲但是在看不透對方修為之前劉大雷還是努力的堆起了滿臉的笑容接著說道:“如果本商隊有什麼冒犯了二位的地方,我這裡有些元靈石願意賠償給二位。”

說著劉大雷反手拿出了一個裝滿元靈石的獸皮袋子甩手丟向了白浩二人。

隻見獸皮帶著朝著白浩身前飛去,也許是他感覺道了有什麼東西飛向了自己隻是單手一掃,還在空中飛舞的裝滿元靈石的牛皮袋子就被白浩一掃而開,隻見各色閃閃發亮的元靈石順著袋子破開的口子灑落了一地。

而此刻的白浩終於不耐煩的說出了二個字:“聒噪!”

二字一出隻見其身後的趙天身子就是一晃,隻聽三聲噗噗的聲音響起,鮮血飛灑向了空中,劉大雷身邊的兩個夥計瞬間人頭飛向了空中,而劉大雷則是狼狽至極的倒飛了出去,雖然劉大雷逃過了一劫但是從他那對已經血肉模糊的雙臂可以看的出,劉大雷怕是將要失去這對手臂。

趙天看著狼狽退後的劉大雷臉上忽然浮現出了一抹笑容道:“身手可以啊居然可以在生死關頭躲過我這一擊,雖然是用雙臂硬抗的但是你已經算是十分出色的人才了。”

終於穩住了倒退身子的劉大雷慘笑道:“看來今天是我將我們全部斬殺在這裡了?”說完此話劉大雷的身子就又是一晃,這時剛剛爬起劉雨淑踉蹌的上前扶住了雙臂在不住顫抖的劉大雷兩行血水順著臉龐流了下來。

劉雨淑雖然不是生的很美,但是屬於那種成熟氣質的類型,在加上此刻梨花呆雨的神情,白浩臉色就是一變居然開口道:“哎呦喂,冇想到這家的小娘子也生的如此俊俏,今天真的是讓本公子遇上了啊。”

聽到此話的劉雨淑抬頭看向白浩道:“那還請公子放了我大哥與孩子,如果公子喜歡那你提出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

白浩看了看劉雨淑冷哼了一聲道:“送上門嘛?可惜瞭如果要是冇有看到這位姑娘之前也許我就真的答應了你的要求,可惜現在你在眼中什麼都算不上。”

說著白浩再次貪婪的看向了薑亦凡身後的奈莉爾,此話一出在場活著的眾人都扭頭看向了奈莉爾。

就在這時隻聽到一聲清脆的女孩聲音響起:“你不能傷害我姐姐,否則要你好看!”

說話之人正是年幼的關萍兒,隻見她上前一步擋在了薑亦凡身前張開了雙臂好似她能抵擋住這世間的一切一般。

劉雨淑與劉大雷聽到丫頭的話後心裡都是咯噔一聲,而白浩則是饒有興趣的看上這名女孩笑道:“生來就是一個美人痞子啊,老趙啊一會下手留下這小丫頭一命我要帶回去圈養起來。”

聽到這話後趙天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殘忍的笑容,商隊中活下來的幾名夥計聽到這話後紛紛四散的逃開,有點更是一頭紮進了濃密的草叢之中。

這時隻見一杆黑色大旗憑空出現在了趙天身後,黑旗之上陰氣迷茫隻見趙天口子一聲喝字喊出,黑旗上忽然飛出了數縷煞魂朝著逃跑的幾人追去。

隨後趙天便慢悠悠的走向了眼前的劉家兄妹二人,劉大雷看到慢步而來的趙天眼中充滿了絕望,而劉雨淑則是在看了眼自己的女兒然後開口道:“隻要你放了我我可以給你們一株魔血蘭花。”

在聽到魔血蘭花四個字之後趙天的身子也是忽然頓了一下,然後一臉殺意的看著眼前的女子道:“我殺了你那魔血蘭花自然還是我的,你這提議真是愚蠢至極啊。”

劉雨淑慘笑道:“我有說那株蘭花在我身上嘛!如果你殺了我們你就永遠不會知道它的位置。”

趙天第一回臉上便的凝重了起來,就在這時隻見幾條煞魂帶著正帶著逃走的幾人飛了回來,而那幾人此刻已經被煞魂吸成乾屍,而其魂魄更是被黑色大旗吸了進去,而後在旗幟上居然可以隱約的看到那幾人痛苦的表情若隱若現的出現在黑旗之上。

趙天聽道了劉雨淑的話後臉上笑色一收隨即一雙如鬼叉般的眸子死死的盯向了劉雨淑到後一字一字的道:“我怎麼信你?”

劉雨淑見魔血蘭花有效便抬手擦去了臉上的淚水後站起身子道:“信不信在你!隻要你放走我的大哥與女兒我便可以告訴你甚至是帶你去尋它。”

劉雨淑身後的關萍兒聽到母親已經放棄了薑亦凡與奈莉爾連忙上前說道:“母親不能放棄大哥哥大姐姐。”

隻聽的啪的一聲脆響迴盪在了空中,關萍兒難以自信的握著臉看著母親,而劉雨淑在打完了關萍兒一巴掌後閉目平複了一下心情,然後看向了對麵的趙天。

此刻的趙天眉頭一皺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隻聽到後麵的白浩懶洋洋的說道:“老趙什麼個情況啊!還要我在這等多久啊處理幾個養氣修士都這麼費勁嘛!我看你是老了啊看來回去以後我的跟我爹說說此事了。”

趙天聽著白浩對自己挖苦後臉上也變的十分的難看,但是想了想他老爹的地位與手段趙天也隻能歎了口氣。

白浩見狀也不在廢話笑嘻嘻的朝著奈莉爾的方向走去,薑亦凡看著走來的白浩心下的危機感再次升了起來但是此刻的情況已經不允許他在又絲毫的退縮了。

心下一橫的薑亦凡率先發起了進攻踏風術運氣直奔麵前的白浩衝了過去,白浩看到向隻見攻來的薑亦凡臉上寫滿了輕視與不屑,區區一個養氣大圓滿的修士想跟自己這個成基中期的修士打鬥這真是自尋死路。

隻見十分托大的白浩揹負雙手站在原地吃下了薑亦凡攻上來的這一擊簡單的直拳。

拳上無風但是拳中有意,隻見黑白兩色元氣隨著拳頭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撞擊向了白浩,原本還滿麵笑意的白浩這一刻麵色忽然一變,然後更是身子如斷線的風箏一般朝著後麵射去。

這一下讓全場說有的人都是一愣特彆是趙天,他可以如此有恃無恐的站在這裡是因為他早已經看過了在場所有人的修為冇有一個達到成基期的,也就是說這裡的人冇有一個能對他二人造成威脅。

但是眼前這一幕卻讓他的算盤打了個空,此刻終於穩住身子的白浩也被這一拳打懵了,原本以為這一拳打下他至少回斷掉兩根手指,可是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不但對方冇事自己還被打飛了出去,雖然自己明白自己修的隻是下品凡基,但是這境界的跨越對於實力的提升可不是一星半點。

揉了揉還在作痛的肚子,白浩臉上罕有的出現了認真他更是對趙天說道:“老趙這小子留給我,你先去處理那一男一女倆人。”

趙天聽到了白浩話後對著劉家兄妹道:“魔血蘭花雖然珍貴但是這個世界冇有任何一件外物能比的上自己的生命。”

說著隻見他手輕輕一抬,劉雨淑與劉大雷的頭顱瞬間飛上的天空,關萍兒看著母親與大舅慘死在自己的麵前,瘋了一般的衝向了二人的屍體,而趙天則是對著她的額頭一點,隻見關萍兒瞬間癱倒在地失去了意識。

這麵處理完畢趙天單手提起關萍兒回身看向了白浩這麵。

此刻的白浩已經與薑亦凡戰道了一起,剛纔隻是白浩輕敵薑亦凡才能得手打出一拳,而現在的白浩已經開始認真了起來,此刻的薑亦凡正被白浩壓製的隻有防禦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