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已經西下,黑夜慢慢的替代了晚霞籠罩住了整個小鎮。

此刻在一間大堂內一臉陰沉白浩正坐在大堂的首座之上,一直跟他形影不離的趙天此刻卻不在他身後。

大約一刻鐘之後隻見門外快步的走進來二人,這是坐在堂上的白浩察覺道了有人過來連忙抬頭朝著門口望去。

進來的二人正是趙天與陳胖子二人,陳胖子率先走入大堂而趙天卻隻是跟在陳胖子身後,白浩看到二人後陰沉的臉上終於漏出了一絲笑容。

隻見陳胖子走到白浩近前後諂媚的笑道:“恭喜三公子喜得一件靈寶啊!”

白浩一聽確然心中再次燃起了無名怒火但是此刻麵對著陳胖子他依舊是一臉笑意的道:“天意如此,機緣一道躲不開啊!”

陳胖子聽到白浩的話後麵色雖然不變但是心裡卻暗罵道:“還裝B呢孫子,今天要不是我給你雪中送炭的拿出五千元靈石,你這臉怕是要丟到你姥姥家了。”

心中雖罵但是麵色陳胖子卻是做的滴水不漏,隻見他反手拿出了一個袋子遞給自己身邊的趙天。

趙天拿到袋子之後對著白浩滿意了的點了點頭,白浩看了眼趙天然後臉上堆滿笑容的看這陳胖子道:“ 今天的事讓陳總管費心了,你方心樊家的事情搞定以後你的部分我一定不會忘記的,等我回到宗門後也一定會多為你說些好話。”

陳胖子聽到白浩的話後整個人激動的抖動著身體,眼裡更是在眼眶裡轉了好幾圈後才奪眶而出。

白浩看著眼前陳胖子的樣子心裡暗笑道:“冇想到下級門派的這群傻子們居然如此好騙,自己的幾句話就能讓他們感動成這個樣子。”

看著陳胖子哭個冇玩冇了的白浩對著趙天使了個眼色,隻見趙天身上威壓猛然散出這一刻正白浩麵前痛哭的陳胖子忽然便覺得身子一沉胸口更是如同壓了塊千金巨石一般。

散出威壓的趙天開口道:“行了,你可以下去了一會三公子便去樊家先將今日拍到的靈寶給取回來在說。”

陳胖子聽到這話瞬間便收了眼淚,然後恭敬的說道:“這樣吧!我馬上便命人去準備些上好的酒菜,吃完了之後我親自陪著三少爺去趟樊家。”

趙天剛想開口拒絕,但是白浩搶先說道:“這樣你先讓人去準備酒菜,本公子今天心情大好,一會你先陪我去樊家拿東西,等回來後你在尋上幾個姿色較好的女子來陪我飲上幾杯。”

聽到需要陪酒陳胖子的胖上了立刻浮現出了一臉淫笑道:“這個三少爺放心,我這有幾個姿色絕佳的女子雖然比不上樊璃兒那小蹄子但是也是不差幾分的,小人這就去安排一下便隨三公子去那樊家走上一趟。”

話剛說完隻見陳胖子本以馬上就要躺在地上的身子猛的一彈而起,然後便一溜煙的出了大堂,速度之快讓白浩都是一愣。

此刻跑出大堂的陳胖子瞬間便好似變了一個人一樣,漫步的走過外麵的庭院後招收叫來一個黑衣小斯後便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以後,那黑衣小斯點了點頭後便朝著外麵飛奔而且。

而這時的陳胖子的臉上漏出了一絲狠辣之色心中暗罵道:“白浩你個孫子,自己的鍋讓我給你背,這五千顆元靈石可是老子在這窮鄉僻壤攢了好幾年才攢下的,這比帳老子早晚要的在你身上弄回來。”

陳胖子跑出去後大堂內僅剩下白浩與趙天二人,趙天慢慢的走到白浩身邊輕聲的道:“三公子今天在拍賣會上你有些上頭了!”

白浩聽著趙天的話噘了噘嘴笑道:“老趙,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其實後來真的怨不得我,那黃風穀的黃一虎明顯就是故意來攪局氣我的,TMD老子從小到大都冇在這龜兒子麵前占到什麼好處,今天在眾人麵前我一定要爭這口氣。”

趙天看著眼前的白浩也隻能歎了口氣後便不在多說什麼而大堂內再次恢複了一片安靜,也就不到一碗茶的功夫隻見陳胖子推門而入,滿臉笑容的對著大堂內的二人說道:“都已安排妥當了,三公子咱這就起身去樊家嘛?”

白浩聽道陳胖子的話後站起身子意氣風發的道:“走本公子今天便帶你去樊家長長見識。”說吧率先走出了大堂,而陳胖子則是第一個跟了出去,趙天看了眼陳胖子然後也尾隨了上去。

就在白浩三人趕往樊家的時候,薑亦凡這麵也正帶著關萍兒與奈莉爾朝著樊家漫步走去,此刻已經是傍晚十分,路上的人也逐漸稀少了起來,這時走在薑亦凡身邊的奈莉爾抬手一抓那條擋在她臉上的白沙被她扯了下來,然後對著薑亦凡埋怨道:“非的讓我帶一天的白沙雖然呼吸無礙但是貼臉的白沙還是我難受了一天。”

薑亦凡看著一把抓下白沙的奈莉爾雖然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聽著滿嘴抱怨的奈莉爾他還是將道了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既然已經這個時間段了估計自己三人應該是最後一個去兌換拍賣物品的人了吧,想來也不會在遇到什麼事情了。

而此刻的關萍兒則是興高采烈的走在前麵,這是她第一回夜間冇有媽媽的陪同出來閒逛,走在小鎮之上她忽然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感。

就這樣三人優哉遊哉的漫步到了樊家小樓的下麵,這是隻見之前散會後找過他們那個男子正在樊樓的一樓等著的他們,此刻見三人走來這名男子便走上前去對著三人抱拳道:“三位終於來了,如果來不在小人可就要去驛站尋找你們了。”

薑亦凡聽著男子的話後也是慚愧的抱拳道:“有些事情耽擱了,實在是抱歉啊!既然已經等了這麼久了那就快些交易吧。”

說話間隻見薑亦凡反手拿出了一個袋子丟給了男子,男子接住袋子後打開看了一眼發現裡麵是兩顆中品元靈石。眼中精光一閃然後便收起了袋子笑道:“這倆塊中品元靈石已經超出了競標時候的價格。”說著居然反手拿出了三十顆下品靈石與那張淡金色銅片一同推向了薑亦凡後又說道:“按照本店的兌換比例這是多出來的下品靈石還請查收。”

薑亦凡被這男子的如此舉動也是弄的一愣,但是多想無意抬手收起了銅片後對著奈莉爾與關萍兒道:“這些你倆分了吧!”

奈莉爾一聽便不客氣的上手收走了十顆元靈石,而關萍兒卻是傻傻的看著眼前的二十顆發起了呆來。

奈莉爾輕推了一下關萍兒輕聲的道:“想什麼呢?”

這是關萍兒纔回過神來,伸手將二十塊元靈石抱在懷著,薑亦凡看到這一幕後微微一愣後便暗罵了一聲:“臥槽!”

然後笑嘻嘻的丟給了關萍兒一個儲藏腰帶道:“這個你先用著吧。”

丟給關萍兒的儲藏腰帶是當時呂老給自己的那條,自己已經又手中跟戒指那條腰帶之前隻是個障眼法,而如今他早先購買的衣服上也又一條更好一些的腰帶那這條正好送給關萍兒。

關萍兒年紀雖小但是她整日跟在劉雨淑身邊這儲藏腰帶她自然是認得的,而且整個商隊隻有她母親跟大舅身上各自有一條。

眨著大眼睛看著丟給自己腰帶的薑亦凡關萍兒一下不知道該不該收下這麼貴重的禮物,這是奈莉爾輕點了一下關萍兒的額頭道:“想什麼呢,還不快收下小心他後悔了不送給你嘍。”

關萍兒被點了一下頭一下便清醒了過來,她本就不是矯情之人順手將腰帶帶在身上,心念一動元靈石也被她收進了腰帶之中。

薑亦凡看著關萍兒收下了腰帶便說道:“走把我們該回驛站了,明天一早我們還要趕路呢。”

於是三人便走出了樊家的八角小樓,就在這時隻見不遠處走來三人,薑亦凡眼皮就是一跳,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絲不安,隻見他拉著奈莉爾與關萍兒猛的改變了方向,頓時三人方向一轉走進了一處小巷之中避開了迎麵走來的三人。

此時好奇的奈莉爾一頭霧水的問道:“我們不按照原路返回嘛?怎麼忽然走到這裡來了。”

她身邊的關萍兒也是疑惑的看著抓著二人手臂的薑亦凡,此刻的薑亦凡不知道該怎麼跟她二人解釋,隻是低聲道躲一個討厭的人。

奈莉爾一聽是薑亦凡討厭的人,好奇心大起下意識的扭頭朝後看去。這一扭頭正好看到了走道樊家八角小樓前的三人,這時白浩不知道犯了什麼邪居然也扭頭朝著薑亦凡的方向撇了一眼。這一眼正好看到回眸看來的奈莉爾。

這一眼看去白浩隻覺得腦中嗡的一聲響起,整個人居然停止了前進的步伐,白浩身後的陳胖子見狀也轉頭看向小巷內,隻見道一男兩女正轉過了小巷的拐角。

在最後的趙天看到愣住了的白浩開口問道:“怎麼了三公子?”

數分鐘後白浩終於回過了神臉上浮現出了一抹邪笑道:“冇想到啊冇想到,在這裡我既然遇到如此人間絕品,此女的美居然可以跟黎天聖地的聖女有一拚,當年也隻是在遠處看過聖女一眼便讓我足足想了好幾年,今晚遇到這個女子定是上天給我白浩的補償,我一定要得到她。”

陳胖子聽到白浩的話後一臉惋惜的開口道:“可惜這三人已經走遠,不然小人一定將此女抓給三公子享用。”

白浩對著身後的趙天道:“老趙去尋道此人!”

趙天聽到白浩的話後身子驟然消失在了原地,半響後獨自一人走出小巷的趙天臉色陰沉的道:“居然冇尋道這三人的蹤跡,這三人怕是已經發現了我們的意圖然後用秘術遁出我的神識範圍。”

白浩聽了趙天的話後一臉詫異的看著趙天問道:“什麼修為能躲的過你化丹後期的神識,看來此人要比我料想的還要神秘一些,剛纔的三人是從八角樓內走出的,樊家必定知道他們的資訊。”

話音未落白浩率先朝著樊家八角樓疾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