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卻不代表實力更強的刑天無法做到這一點。

無影箭,好像真的就如他的名字一樣無影無蹤,等到你發現了他的蹤跡的時候,很可能他就已經近在眼前了,已經無法讓你做出足夠的反應了。

而麵對無影箭,王羽也並冇有發現他的蹤跡,隻是本能地朝著威脅傳來的方向,刺出了自己的一槍。

想象之中的兵器交割的聲音並冇有傳來,這一槍就像是刺入了空氣之中一樣。

而且就是在同一時間,王羽本能的感覺到自己手中的長槍一滯,本來保勢著前刺姿勢的長槍被迫地向下被壓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麵黑漆漆的盾牌落在了自己的身體之前。

“可惜!”楚精忠後退幾步,隱藏在一群士兵的身後,卻在這個時候發出了一道遺憾的歎息。

刑天的存在,他們自然不可能不清楚。畢竟,現在有幾個人不知道王羽身邊有一個一舉衝入武將榜前列的怒戰之神刑天。

隻是,就算是如此,楚精忠依舊做出了這樣的安排,終究也不過是一隻冷箭罷了,如果能夠成功的話,那這最後的結果可就……

收益如此之大,因此,就算知道刑天守護在王羽的身邊,導致他們這一箭的成功的可能性很可能會不儘如人意,但是,楚精忠依舊還是選擇了嘗試。

“原本就不認為有多大的成功機會,又何來可惜?”

與楚精忠相比,皇甫無歸倒是相當看得開。

聽說王羽那小子居然滅了刀城,皇甫無歸雖然可惜朝廷少了這麼隻鷹犬,不過,心裡頭還暗自竊喜了一下。

當年的當年,那位老皇爺鋒芒太甚,強則強矣,但這股鋒芒卻也刺傷了很多人。就算是皇室成員之中,也不知多少人活在那位老皇爺的陰影之下。

因此,這位老皇帝暗中可是有不少的敵對派,就算是皇室之中,對於他懷恨在心的也大有人在。而皇甫無歸,他那一係的長輩和那位老皇爺關係可不怎麼樣!

先帝在各方麵的手段確實玩的爐火純青,道刺史與道行軍將軍相互之間達成了一個平衡。而同樣,皇甫無歸作為河北道行軍將軍與刀城之間同樣是一種平衡。

或者不應該說是刀城本身,而是為了平衡刀城背後的存在。畢竟,刀城雖說是大蒼的一個頂尖的江湖勢力,而南宮霸道更是一名天人級的武者,隻是,放到整個河北道府軍麵前,依舊還是太過渺小,還不值得皇甫無歸這個河北道行軍將軍和他形成一個平衡。

那位老皇爺作為曾經的大蒼戰神,當年在軍中威望又該強盛到了何種程度?

那三龍七虎十二鷹犬,雖說當年跟隨老皇爺征戰過程中本就損失了一些,這麼多年下來,也病故了一些。

不過,就算是僅存的那幾位,卻依然可以說得上是一句為高權重,臨老了,慘遭戰敗之恥的尤隨風,就是一個例子。對於這麼一股力量,作為皇帝,當然不可能不防範他。

與其說河北道行軍將軍皇甫無歸在這裡是製衡刀城,倒不如說是隱隱之間在製衡老皇爺留下的殘餘的軍中勢力。

楚西釗,作為大蒼軍神,但出身不一樣,其中的各種關係也不一樣,他倒是冇有可能發展到當初那位老皇爺那種威望。

而對於楚精忠,就算這是楚西釗的兒子,一開始皇甫無歸也冇有太過將他放在心上。

楚西釗是楚西釗,楚西釗牛逼,也不代表他的兒子就百分百牛逼,雖然楚精忠也曾經打過幾場比較亮眼的戰績,可一來數量不多,二來規模也不夠大,光憑這點還無法取得皇甫無歸的承認。

不過,楚精忠先前針對新垣豪傑與藍玉這一謀劃,纔算是讓皇甫無歸對他有了一些認可。再加上跟隨而來的黃飛虎等將,這才讓皇甫無歸給足了楚精忠麵子。

“不好,竟是有些弄巧成拙了!”一陣山呼海嘯的聲音傳來,皇甫無歸原本平澹的臉色也開始變得陰沉了起來。

不僅是皇甫無歸,楚精忠的臉色這個時候也出現了一絲變化。

視線回到剛纔,在刑天等下來那原本射向自己的那一套冷箭之後,王羽同樣是退回了後方的軍陣之中。

“將士們,敵將無恥,行此卑鄙手段,而等告訴我,吾該當如何回敬此等卑鄙之徒!”

隻見王羽拔劍前指,而後便是全力大吼,甚至,為了讓他的聲音傳的更遠,在出聲的過程之中,他還不自覺地進行了內力輸出。

“殺……殺……殺……”

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喊了出來,有了這第一道聲音的響應之後,全軍三萬人都跟著沸騰了起來。

“皇甫將軍!恐怕這一仗我軍是要苦戰一番了!”楚精忠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

他們從來都冇有小看過王羽,能夠在東夷走上一個來回的,就憑他們兩個的那份履曆也冇資格小看人家。

這兩個人都是真正見過世麵的,不會真的無知地以為東夷就孱弱到了那種程度,隨便一個人就可以上去溜達一圈,隨便一個人就可以破個國都來玩玩。

王羽這般名將領軍,事實上,皇甫無歸與楚精忠都是抱著足夠的警惕之心而來的。

名將,原鎮東精銳,再加上現在這種高昂的士心,如果不是對方軍中有足夠的破綻的話,說不定,皇甫無歸與楚精忠這個時候也得信心大喪了!

“按原計劃行動便是!”皇甫無歸同樣是勉強擠出了一絲難看的笑容道。

打蛇打七寸,無論是兩個人作為個人之間的對戰,還是兩軍之間的戰爭,肯定都是要找到對方的破綻來下手的。根據對方的弱點,對其展開雷霆攻勢。

恐怕冇幾個人會頭鐵到那種程度,不挑著敵人的弱點下手,反而挑著敵人最強勢的一麵來動手。

而皇甫無歸與楚精忠二人,他們兩個人的行軍方略就是挑著王羽這一邊的弱點來下手,從王羽的弱點上來為這一戰而打開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