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略顯擁擠的大街上,阮雲臉色鐵青,難看到了極點。

顯然,他的出手再次以失敗告終。

出奇的是,阮誕這次異常安靜,並未有任何響動,任由靈力鎖鏈與神力對抗的疼痛侵蝕他的心神。

@說-app&——>

昏黃的夜光下,阮誕左臂鮮血之流,1對陰鷙的眸子死死盯著聚仙樓的方向,夜色將他的神情映照的有些猙獰。

但凡稍微有點眼力見的人,都知道雙方的梁子這是結下了,甚至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不管他曾經是好是壞,把1名世家的公子哥羞辱到如此境地,若能撐過來,此人必然心性蛻變,日後可能會是大敵。

阮雲與阮誕雖然並非同脈,但歸根結底都是阮家後代,看著堂弟受辱,顏麵儘失,滔天怒意勃然而發。

“下來放人!”

阮雲遙遙1指蘇星河,隻說了4個字,強勢而又霸道。

“不要說我解不了這封印,就算解得了,也不會出手!”蘇星河也強勢迴應到。

既然對方不肯低頭,那他就更不能服軟了,況且這是匡倪與阮誕之間的事,他無權去插手彆人的事,並且擅自做主放人。

以蘇星河對匡倪秉性的瞭解,不要說區區阮雲,就算是道境大能,恐怕他也不會屈服。

這個人就是如此,不喜爭鬥,1般的事很難動搖,但要真的被激怒了,那必然是雷霆之擊,讓對方留下難以磨滅的陰影。

@:

“我最後再問你1次,放還是不放?”

阮雲忽然變得異常安靜,聰明人1眼就能看出來,此人早已是怒火中燒,不過隻是在極力剋製,1旦爆發,必將是夏季雷雨,1發不可收拾。

“不放!”

蘇星河習慣性地掏了掏耳朵,隨意地說道。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出身不凡,我便不敢動你?但是你忘了1件事,這裡是無法界,我可以隨時斬了你!”

阮雲雙拳緊握,兩排牙齒緊咬,由於用力過猛,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我就站在這裡,你隨時可以動手,強者無需倚仗宗門之勢,自會靠實力橫推1切敵手!”

聽了蘇星河的話,阮雲轉怒為笑,這正是他想聽到的,隨後開口說道:“我也不欺負你,就將境界壓製到煉神境與你1戰,以免彆人說我阮雲隻會以境界取勝,算不得真英雄!”

“不用,境界是你自己修煉出來的,乾旁人何事?若身在同1境界,像你這樣的人,我屠爾如殺雞!”

隨著話音剛落,街上所有的人紛紛心神震動,頭皮發麻,這話說的實在是太狂了,就算是身為南域天門境第1人的阮道,也不敢說這樣的話。

但參加過潛龍榜天驕戰的人知道,蘇星河絕非妄言,他的強大早已遠超世人的理解。

神秘少女簡,恒帝族帝子恒無仙,雙神體冥古,佛子金蟬子等等,哪1個不是冠絕1域的絕世天驕,依然擋不住蘇星河的帝拳,黯然落敗。

與這些人相比,阮雲的的確確不夠看。

“哈哈,好,很好,已經有多年冇有人敢這麼在我麵前說話了,也許你天賦很強,可冇成長起來的天驕,什麼都不是,今日就算是誰來也救不了你,殺!”

阮雲感覺自己胸中有1團火焰在熊熊燃燒著,他已經徹底被激怒,要以強絕之姿斬掉眼前之人,放才能泄去心中之怒。

瞬息之間,阮雲登天而上,如浮光掠影1般,徑直衝向聚仙樓。

雖說無法界不禁殺戮,但是在這些大勢力的地盤上動手,等於打了1下人家的臉,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眼下情勢危急,阮雲欲以雷霆手段,擒下蘇星河與匡倪,然後再向聚仙樓的負責人賠罪,這樣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在動手之前,阮雲早已將1切盤算好,他深知蘇星河不簡單,但再強也不過煉神境1重天,和他的境界相差太大,費不了多少功夫,便能拿下。

“你不打算叫醒你的幫手嗎?”

~&

“不用,對付你,我1人足矣,天空中1戰吧!”

“死到臨頭還敢如此大言不慚,等會兒可不要讓我失望纔好啊!”阮雲眉毛1挑,麵帶戲謔之色。

蘇星河怕大戰攪擾到匡倪的靜悟,主動提出天空中1戰,隨後借神力騰飛至高空,阮雲緊隨其後。

1場高手之間的大戰瞬間被點燃。

這1刻,所有人神情緊繃,認真觀摩這場以下伐上的大戰,其中大多數人比較看好阮雲,隻有1小部分支援蘇星河。

長空之上,夜風呼嘯而過,蘇星河與阮雲4目相對,任由斑駁的流光傾瀉在身上。

阮雲倒也是個人物,他居然真的將自己的境界壓製到煉神境6重天,並非是不願再往低壓製,而是6重天已經是極限了。

“殺!”

某1刻,阮雲動了,宛若1隻狡詐而又敏銳的貪狼,速度快到幾乎肉眼都無法看清,右手成爪,抓向蘇星河的頭顱。

看得出來,這個人是真的不弱,對於神力掌握,遠超蘇星河。

讀小說

另1邊,蘇星河也做出迴應,他雙指併攏,指尖神力蔓延,化作1個金色的罩子,套在手指上。

隨後他1指點出,與狼爪對了1擊。

這1擊兩人都在試探,接下來便要拿出真本事了。

拚神力的運用,蘇星河的確敵不過這種在天門境浸淫數年的高手,但是他修有世間最強大的法,練就了1副至強的無上寶體,這是他的優勢,同境界還冇尋到過第2個能與他匹敵的人。

“如果你隻有這點本事的話,那今日你必死無疑!”阮雲說完,露出森冷的笑意。

“如你所願!”

話音剛落,蘇星河調動血海、丹海以及神識,3處妙地頓時如冬雷般震動,滔天的氣血之力逼開勁風,沖天而起;無量的神力如江流奔騰,劃破深邃的黑暗。

這1幕被阮雲和觀戰之人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他們心驚膽戰,被這突如其來的力量所震懾。

“這是何等可怕的肉身,簡直要嚇死人!”大力虎王族的那名大妖有些窒息,捶著胸口說道。

這1族的人注重肉身開發,崇尚力量,被蘇星河的肉身徹底折服。

對麵,阮雲臉色大變,他眼光不淺,深知能把肉身開發到這種程度的人,絕對是世所罕見的妖孽,難以匹敵。

“你不來,那我可就來了!”

蘇星河速度同樣很快,瞬移秘法配合上神力,在空中留下殘影道道,他要憑藉自己至強的肉身寶體,與阮雲近身戰鬥。

1個呼吸不到,蘇星河已然來到了阮雲身前,他手捏拳印,鬥戰帝經中的古字自動旋轉,金色的神輝將4周瀰漫。

“咚!”

1拳轟殺而來,阮雲顧不上思考太多,幸好他戰鬥經驗頗豐,匆忙之中同樣以手捏拳,與金色帝拳對了1擊。

“砰”

阮雲被帝拳無匹的力道掀飛,在空中倒退數丈才堪堪停下,微微顫抖的拳頭以及痛感讓他又驚又怒,雙眼微眯,似乎是在回味戰鬥的餘波。

至於蘇星河,則穩如磐石,1頭黑色的長髮,在微涼的夜風中上下翻飛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