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久後,阮家的1尊天門境高手親臨此間,身披1件琉璃寶甲,揹著1杆銀槍,所過之處,擁擠的人潮自動為其讓路。

1時間,大街上氣氛凝重,所有人都望著阮家高手,1步1步地走向跪在地上的阮誕,臉色陰沉到了極致。

回望過去,阮家何曾受過如此大辱?

@說-app&——>

這人自始至終低著頭,不曾瞧過彆人1眼,他要強勢帶走阮誕,至於彆的,日後自會11清算。

在過去聖人隱世不出,大能當道的年代,天門境的修士確確實實可以稱得上是1尊大高手。

現如今,盛世將開,巨頭古聖頻頻現世,大能都得低上1頭,更不用說天門境,隻能算是個不錯的戰力。

此人名叫阮雲,乃是阮家嫡係,比阮誕要厲害多了,在家族年輕1輩中也能排到前3。

“原來是他,阮家天門境第2人,阮雲!”

有人認出了阮雲,瞳孔縮了縮,看樣子曾經在其手中吃過虧,如今再遇上,多少帶點畏懼。

聞言,眾人也有些吃驚,不過更多的是興奮。

因為,在所有人的預料之中,這裡馬上就要發生1場大戰,當下風頭正盛的凝丹境的至尊天驕與成名已久的天門境高手,即將點燃新的戰火。

看來從古至今,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吃瓜群眾總不會缺席。

雙方皆來自1流勢力,底蘊深厚,可惜就是境界相差過大,這也讓1些人對蘇星河與匡倪並不看好,提及兩人在阮雲手中撐不過幾招。

小說*,.歡迎下載<

聚仙樓中,對於阮雲的到來,蘇星河早已知曉,他現在進入煉神境,神識靈覺何其敏銳,稍1感知,便知外麵的事。

至於匡倪,還處在體悟之中,並未甦醒過來。

看得出來,蘇星河的1席話讓他獲益匪淺,說不定還真有超脫出去進入半步十重天的可能。

“頭疼啊……”

蘇星河揉了揉太陽穴,有些無語。

匡倪以家族獨有的秘法將阮誕囚禁在大街上,外人根本無法解除封印,若強行破封,則會觸動禁止,那樣阮誕的小命可能不保。

當然,這種手段並非無解,請1尊大能出麵,也可以輕易辦到。

但是這種事隻是兩大世家弟子的爭鬥,老1輩的摻和進來,多多少少有些不合適,恐淪為世人笑柄。

阮雲處在天門境8重天,是1尊真正的高手,他征戰沙場,機緣頗多,加上身後阮家的培養,絕非1般的散修可比。

對於現在的蘇星河而言,儘管他有跨境戰鬥的實力,此戰也很懸。

p,

畢竟這個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蘇星河可以越級戰鬥,彆人1樣也可以。

就拿阮雲來說,曾經他還處於天門境3重天,就從1頭天門境7重天的大妖爪下成功逃脫,後來1路高歌猛進,聲名鵲起,1躍成為阮家舉足輕重的天才人物。

大街上,在1雙雙目光來回掃射之中,阮雲深吸1口氣,儘量壓低心中的怒意,指尖有神力激湧出來,緩緩裹住阮誕的身體,就要拖走。

不過就在神力觸碰到阮誕身體的瞬間,1條條靈力鎖鏈驟然升起,巧妙地將神力彈開之後,消失不見。

“嗯?”

阮雲微微皺了皺眉,剛剛由於太過憤怒,冇有仔細檢查阮誕的狀況,這才忙中出錯。

深吸1口氣,阮雲再次勾動神力,欲打破縛在阮誕身上的靈力鎖鏈,將其解救出來。

這個人是驕傲的,自信1名凝丹境的小修士再強,也不可能與他這樣的天門境大高手抗衡,區區鎖鏈,以力破之,也就罷了。

“且慢!”

1道聲音打破了星夜的寂靜。

小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