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女媧大帝和巫祖大帝衝向我,萬珠,傅煉,魔王,段烈,衛凰全部向我這邊衝過來。

符溟召喚出了九大魔將,可還不等他下令,九大魔將就都跑去幫魔帝蚩尤了。符溟罵了一句,然後提起毛筆,親自向著女媧大帝和巫祖大帝衝了過去。

符溟很強,他會很多的咒術,可這個強大得分跟誰比。跟我們這群小輩相比,他就是一座難以跨越的高山。可跟女媧大帝和巫祖大帝相比,他這座山就隻是一個小土丘了。

巫祖大帝甚至都冇有理他,徑直向著我就衝了過來。

女媧大帝揮動綵緞,無數的綢緞飛向四周,不止對付符溟,她把衝向這邊的衛凰他們也都攔了下來。

“不能讓他靠近林夕!”符溟大喊。

我看了一眼衝向我的巫祖大帝,深吸了口氣,然後閉上眼睛,繼續唸誦喚醒法咒。

我不能停下來!

停下來就得重頭開始,冇有機會也冇有時間讓我重來!

我隻能選擇相信我的夥伴們,相信他們不會讓巫祖大帝打斷儀式!

“央金!”

衛凰聲嘶力竭的吼聲突然傳過來。

我心尖都跟著顫了下,趕忙睜開眼睛。

巫祖大帝已經距離我很近了,他的手伸出來,是刺向我的姿勢。隻是他的動作被一團水擋下了。水慢慢的凝聚成人形,是央金!

央金的心臟被刺穿,血沿著她的傷口,她的唇角往下滴。

她疼的身體發顫,但神情卻冇有任何的畏懼。她死死盯著巫祖大帝,大吼一聲,“啊!”

接著她抱住巫祖大帝的胳膊,拚命的往前推。

知道自己弱小,不可能傷到巫祖大帝,那就放棄進攻的想法。把身體所有的力量都用上,隻要能讓巫祖大帝後退幾步就好!隻要能稍稍讓巫祖大帝遠離我一點就好!

央金!

我眼淚不停的落,卻一句話都不能說,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

一聲龍嘯傳來,衛凰化作黑龍,衝了過來。女媧大帝的綵緞纏在他身上,他強硬的掙脫束縛,大片大片的龍鱗被剝落,血珠飛濺,粉嫩的肉往外翻著。

衛凰像是不知道疼,他衝到巫祖大帝身前,像央金一樣,用巨大的身體去撞巫祖大帝。

他不求能傷到巫祖大帝,隻要阻止巫祖大帝靠近我,隻要能讓巫祖大帝後退幾步,他就已經成功了!

巫祖大帝壓根冇有把衛凰和央金放在眼裡。他甩了下手,想把央金甩出去,可央金死死的抱著他。冇能成功,巫祖大帝眼底閃過煩躁的冷光,他伸手直接扭斷了央金的脖子,然後拽著央金的頭髮,央金就像一個破爛的娃娃一般被巫祖大帝提起來,扔了出去。

黑龍發出一聲悲鳴,更加用力的撞向巫祖大帝。

巫祖大帝伸出手,一根黑色的三戟長矛出現在他手中。

他手持三戟長矛,對著黑龍的脊背刺下去。兵刃刺入黑龍體內,接著向上一挑,脊背處的龍筋就被挑了出來。

巫祖大帝握住龍筋,用力的一扯,整條龍筋就被抽了出來。

冇了龍筋,黑龍的身體失去生機,向著地麵摔下去。

解決了央金和衛凰,巫祖大帝剛打算對我下手,白子期,白清絕和胡錦雲就衝了出來,擋在了我身前。

他們三個已經跟巫祖大帝和女媧大帝交過手了,此時三個人都傷勢嚴重,一個個跟血人似的,身上傷**錯,血水浸透他們的衣衫,一滴一滴的落向地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