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溟是原遠古神大祭司。祭司是一個地位高又神秘的職業,符溟充滿自信的這樣一喊,大家似乎就覺得符溟準備了什麼厲害的殺手鐧。

一時間,盤古大帝,女媧大帝,祖巫大帝以及一些厲害的兵將都朝符溟這邊看過來。

符溟抖動下他身上披著的麻布鬥篷,幾十個動物仙就從他的鬥篷裡掉下來。這些動物仙比柳二嫂帶來的那些還要弱,有十幾隻甚至連人形都冇有辦法幻化,處於法術剛開蒙的階段。彆說跟遠古神打仗了,符溟帶來的這些動物仙連下方的人類隊伍都打不過。

大家都愣住了。

遠古神覺得符溟是在開玩笑,我們自己的隊伍也覺得符溟是在開玩笑!

盤古大帝最先回神,問符溟,“大祭司,你就準備用這些小玩意兒阻擋我們遠古部落的戰神?”

符溟勾了勾唇,對著盤古大帝道,“你彆狗眼看人低,他們對付你們卓卓有餘!”

話落,符溟手握毛筆,在自己掌心劃了一下,他的掌心頓時割開一道口子。毛筆沾血,符溟奮筆疾書,很快一個由血畫成的圓形陣法圖就出現在了符溟身前。

陣法圖隻有手掌大小,符溟把毛筆一扔,伸手將手心貼在陣法圖上。

陣法圖頓時發出刺目的紅光,並且圖形開始擴大。

符溟單手抓著陣法圖,將陣法圖舉到他頭頂正上方,同時高聲念道,“人界帝皇,魔界羅刹,天界萬神,借汝力量,金光速現!”

隨著最後一個字落下,散發出猩紅色光芒的陣法圖就像是活過來了一般,陣法圖如心臟般的震動,發出砰砰砰的聲音。與此同時,陣法圖脫離了符溟的手,開始越升越高。

片刻後,陣法圖停下來,一道金光從陣法圖中射出。

金光打在符溟身旁的一隻動物仙身上,原本連人形都無法幻化的動物,在金光的包裹下立馬化成了人形。

看著幻化出的人形,我不由得愣住。

竟然是千塵!

他不是死了嗎?怎麼會又出現?

我驚訝的時候,又有幾道金光打下來,幻化出的人中,我認識的有兩個。一個是華榮,另一個是翟小鳳!

都是死掉的人,並且看他們的樣子,他們是冇有意識的。這群人神情呆滯,化成人形後,就向著煜宸衝了過去。

我反應過來。

符溟剛纔念出的法咒中的借力量原來是這個意思。他把三界中死掉的人招了回來,讓這些人附身在動物仙的身上,幫忙戰鬥。

看到符溟完成陣法,麒麟從戰場上抽身衝過來,他停到符溟身前,對著符溟抱拳道,“大祭司,我已經準備好了。”

符溟皺眉,“麒麟,你真的想好了麼?那位的力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你雖是瑞獸,可也一樣會死。”

“麒麟願意一試。”麒麟肯定的道。

符溟看著麒麟,“好,如你所願!”

話落,符溟雙手快速結印,高聲喊道,“弟子拜請魔帝蚩尤現世!”

隨著一聲令下,隻聽轟隆一聲,一道猩紅色的雷從陣法圖中劈出來,接著一團纏繞在一起的雷光慢慢的從陣法圖中飄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