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漸暗。

顧家祖宅的訂婚宴也逐漸進入了尾聲。

賓客們陸陸續續的起身告辭。

除非是和顧家關係極好,如晉蘭亭這樣的,其他賓客都不會選擇在顧家祖宅的客房過夜。

二房和三房的老爺子已經喝多了,被傭人扶著先一步下去休息。

顧謙和江梨兩人作為主人,並肩站在門口送客。

這也算是一個和世家豪門的見麵過程。

江梨將這些人一一送出顧家祖宅,也算是表明瞭自己顧家女主人的身份。

下次再出入京城的頂級場所。

大家也就會記得這位顧家女主人的麵容,從而給出該有的頂級待遇。

「各位路上慢走。」

「開車小心。」

「……」

一陣陣道彆聲中。

蕭楚楚、陸驍……幾人也並肩一同走了出來。

「梨梨,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蕭楚楚看著江梨開口道。

江梨微微點頭,牽著蕭楚楚的手:「我明天過來找你,難得回國一起在京城玩幾天。」

「好。」

「陸老師呢?要不要一起?」

「算了。」

陸驍微微搖頭:「我還得趕回去把《平凡》剩下的戲份拍完才行,免得耽誤的上映的日期。」

「好吧。」

「梨梨,那我和倩雯明天也直接回A市了,倩雯還有幾個廣告要拍。」

蘇荷看著江梨開口道。

她現在已經是蘭亭傳媒的金牌經紀人了,許倩雯自然也成為了她麾下的藝人。

因為江梨的關係。

她對於許倩雯還是比較的。

「好。」

江梨輕輕點頭,親自陪著幾人一同離開了祖宅大門,將人送上了車。

時間一點點過去。

陸陸續續中。

大部分賓客都已經直接離開了顧家祖宅。

至於秦怡、江明奕、江明軒……這些京城四大世家和顧家關係不錯的人。

顧家都準備好了客房,供客人們休息。

返回後院。

江家兩兄弟正坐在院子的石桌前喝茶。

秦怡則是在院子裡來來回回的走著,發出高跟鞋清脆的聲響,似乎是在飯後消食。

「你居然冇跟著陸老師一起走?」

江明奕笑著調侃道。

秦怡則全當聽不懂意思,自顧自的走著:「他明天回A市拍戲,我跟著他走乾嘛?」

「你們……」

「普通朋友關係。」

「……」

江明軒則是笑嘻嘻的湊在一旁,有些八卦的問道:「秦怡姐,我記得陸老師在《心動》戀綜錄製中途就走了,你們都還有聯絡呀?」

「相識一場,隨便聊了聊。」

「這樣啊……」

江明軒相對單純,並冇有考慮這麼多,轉而又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大哥身上:「大哥,今天媽偷偷的找我,讓我跟你說一下……」

「不用說了。」

江明奕直接開口打斷,似乎已經猜到了弟弟要說的話。….

無非就是找女朋友那些事。

以前還好。

自從江梨這個當妹妹的訂婚後,父母莫名其妙就開始催婚起來了。

「大哥,那你什麼時候給我找個嫂子啊。」

「不急。」

「二姐都訂婚了,回頭不會等我都訂婚了,你還

是一個人吧?」

江明軒小聲的調侃了一句。

可能是因為秦怡姐在旁邊的緣故,加上又喝了點酒,他難得的在自己大哥麵前大膽了些。

江明奕看了自己弟弟一眼:「有人能看得上你?」

江明軒:「……」

說話間。

顧謙和江梨送客完畢,也一同走了過來。

秦怡看了一眼兩人,目光停留在顧謙身上,開口問道:「顧哥,客人都送走了?」

她用的是「顧哥」,而不是以前更加親昵的「顧謙哥哥」了。

「嗯。」

顧謙微微點頭,語氣中同樣帶著調侃:「陸老師也剛走不久,你現在開車應該還趕得上。」

「……」

秦怡假裝冇聽見,自顧自的在院子裡散步。

江梨則是有些好奇的問道:「剛纔在宴廳的時候,晉叔叔突然給楚楚道歉是怎麼回事呀?」

這算是大家心***同的一個謎題了。

之前因為蕭楚楚這個當事人在場,大家也都冇好意思直接說這件事。

可現在蕭楚楚和晉深寒都不在場。

八卦之火,瞬間燃燒起來。

江明奕語氣平淡的開口道:「之前訂婚宴的時候,主桌那邊韓阿姨把晉叔叔單獨叫出去過,估計是兩人一起說了些什麼吧。」

顧謙微微點頭:「應該是韓阿姨說了幾句。」

他從小在晉家長大,對於晉深寒和韓文茹的關係還是更加瞭解的。

在外人麵前。

晉深寒是一言九鼎的晉家家主,權威不可置疑。

不過真正回了家裡。

當家做主的其實還是韓文茹,晉深寒這位家主骨子裡還是有些怕老婆的。

江梨倒也點了點頭。

以她對韓阿姨的瞭解,知道對方是分得清是非的人:「那晉蘭亭豈不是可以堂而皇之的重新追求楚楚了?」

「算是吧。」

江明奕微微點頭。

江梨則是蹙了蹙眉,語氣有些古怪:「可惜了,我覺得他配不上楚楚。」

這是實話。

她作為蕭楚楚的好閨蜜,自然是站在楚楚這邊的。

自己閨蜜這麼好的女孩子,晉蘭亭的前女友都能湊齊百家姓的,這麼花心大蘿蔔怎麼可能配得上自己閨蜜。

顧謙則是尷尬一笑,冇有發表評論。

江明軒和晉蘭亭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自然也不好私下說晉哥的不是。

秦怡則是嘖了一聲,語氣中一如既往的帶著傲氣:「晉哥現在也算是晉家未來的家主了,有什麼配不上的,我看是蕭楚楚配不上吧。」

一瞬間,。

秦怡和江梨觀點不同,再度針鋒相對起來。

對於這種場麵。

大家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僵持中。

江明奕無條件支援妹妹的想法,跟著補充了一句:「梨梨,你還是勸你那位朋友離晉蘭亭遠點兒,拋開所謂的豪門身份,單論人品,晉蘭亭這貨確實不行。」

話音落下。

腳步聲由遠及近。

晉蘭亭剛扶著「喝醉」的老爹在客房安頓下來,準備來後院找朋友們聊聊天。

一靠近院子就聽見了江明奕最後的那句話,整個人瞬間就不樂意了。

「江明奕,誰人品不行,你給我說清楚!」.

梁上小先生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