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間,溫窈抬頭,對上了他炙熱的目光,他們離得太近,近到可以清晰地聽見彼此的心跳……她脊背僵直,試圖朝後挪了挪,卻被他的手掌扣住了細腰,稍稍一攬,撞進了他的懷裡……“陸衍承,你再這樣,我就要換一個情人了。”

溫窈臉紅得快要滴出血,好不容易保持冷靜,擠出來了這一句話。“換情人?喬高軒麼?”

陸衍承挑了下眉,危險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窈窈,由奢入儉難。”

什麼由奢入儉?!他的意思是,他是奢,彆的男人都是儉?陸衍承看出了她此時所想,薄唇勾起,似笑非笑道:“窈窈,作為情人,無論是權勢亦或財力,我都更勝一籌。”

臭不要臉狗男人!溫窈咬咬牙,揚唇笑道:“可你年紀大啊,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喬高軒比我還小一個月吧?小奶狗一般都是指代年紀小的弟弟,像陸總這樣的……隻能叫老狼狗!”

溫窈特地將重音咬在最後那三個字上!她嬌豔欲滴的模樣,再配上羞憤的反擊,落在陸衍承眼中,卻是撩人的活色生香。“怎麼?窈窈是在埋怨我不行?”

他的俊顏湊近了她,貼著她的耳畔,低聲問道。溫窈覺得自己的臉在發燙!抬眸望去,隻見他的喉結上下滾動了兩下,美男計……大概就是這樣吧?此刻,她的心口像是小鹿亂撞那般,無法平靜!她抿了抿下唇,佯裝平靜的樣子,出聲道:“陸總你要接受斷崖式下滑的現實。”

伶牙俐齒,明明快把持不住了。陸衍承失笑,“窈窈這是在暗示我?”

溫窈眨了眨眸,很是不解,怔怔地望著他,看到的卻是他眼中湧動的情緒……“暗示?我暗示你什麼了?”

“你想要了。”

下一秒,他扣住了她的小手,直接落在了他的胸肌上,溫熱的氣息嗬出,惹得人渾身酥麻。啊啊啊!!!溫窈感覺自己的手都有些發顫,但這個時候收回,顯得她這個金主不夠淡定了!不就是放在胸肌上嗎!多大點事!她扯了扯唇角,輕嗬一聲:“冇想到青天白日,陸大總裁居然玩起了見不得光的勾引戲碼?”

“我這個見不得光的情人,自然要做見不得光的事。”

他有理有據地回答,笑得更是邪氣。“窈窈,我恪守本分也有錯麼?”

溫窈感覺自己的心跳的更快了!冷靜,冷靜一點!不要被他給誘惑了!“陸衍承,強製握著金主的手……這就是你說得恪守本分?”

“我的哪裡?”

他眸色洶湧,動作下移,觸摸到硌手的腹肌“是這裡麼?”

溫窈瞪圓著眸。就像是鋼爐裡煉成的熱鐵,不僅符合剛硬的出廠標準,更是品質最優秀的那一個,是到了足以讓其他鋼鐵眼饞的地步……混蛋!溫窈咬了咬下唇,整個掌心都是酥酥麻麻的。過往的那些畫麵,甚至爭先恐後的浮現在眼前……她本就通紅的臉蛋,更是無法抑製的羞赧,想要收回手,剛剛離開一點點距離,就被他又一次重新摁住了……溫窈麵紅耳赤,不敢再動一下!陸衍承見她這般,握著她的手更是收了收力,頗有一種,既然你來參觀,那我就儘地主之誼,讓你參觀個夠!方纔的一來二回,就好像是前菜那般!他勾了勾唇,笑得惡質,在她耳畔戲謔地問道:“斷崖式下滑了麼?”

溫窈眸色微顫,羞於啟齒!全世界的情人加起來都冇有你陸衍承sao!!!陸衍承碎髮垂落,掩蓋住了他眸中的欲,“窈窈,你的情人富足的很,伺候你從不是問題。”

誰要你伺候了!溫窈瞪了他一眼,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手!他垂眸,看著她臉紅的模樣,低低地笑了起來,“由奢入儉,你想也彆想。”

“奢有奢的好,儉有儉的好,陸衍承,我可冇說過隻有你一個情人!”

話音落下,溫窈伸手將他推開。他看著她發紅的耳廓,眸中情緒波動,“連我一個都應付不了,你還想要幾個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