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衍承看到這條訊息,眸中冷意褪去,閃動著光澤,輕笑了一聲,最後那點怒意也被澆滅。

“想換誰?名字報給我,我先下手為強,發配邊疆。”

溫窈:“無恥之徒!”

陸衍承失笑。

喬高軒整個傻住,小心翼翼地湊到費秘書身邊,輕聲問道:“費秘書,原來陸哥會笑啊?”

費秘書低著頭,瞥了他一眼!

你可快閉嘴吧!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陸衍承薄唇微啟,嗓音冰冷無溫,“喬高軒,既然你一心一意要做溫窈的入幕之賓,那我這個過來人不妨給你一個建議。”

畢竟,他已經成功擁有情人身份了!

喬高軒聽聞,一臉感激!

“那就太好了!還請陸哥給我支支招啊!”

“越無恥越好。”他尾音低沉,蘊藏著危險的氣息,“她就喜歡無恥之徒。”

喬高軒蒙了幾秒鐘,然後眼睛一亮!

“懂了懂了!外表是仙女,內裡是妖精!她就是又純又欲的代表啊!”

說著,喬高軒給陸衍承鞠了一躬,“謝謝陸哥支招!”

溫窈看著尚未暗下的手機螢幕,她最後給陸衍承發的訊息——無恥之徒。

他說她喜歡無恥之徒,四捨五入不就是喜歡他嗎?混蛋!

溫窈美眸眯了眯,眼神光閃了閃,正好她有話要問喬高軒,索性一舉兩得,好好氣氣這個不聽話的情人!

她揚了揚唇,離開連通門,走出臥室,繞到書房,隨意敲了兩下門。

房門打開,她佯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高軒哥,你放出來了啊!”她的聲音又甜又軟,直擊靈魂!

“窈窈……”喬高軒一秒沉溺其中,不可自拔!兩眼冒桃心!

陸衍承眉峰一擰,心中的燥意再次升騰,他點燃一支菸,骨節分明的手指隨意夾著,那火光忽明忽暗,透過繚繞的煙霧,他好整以暇地看著站在書房門口的她,那婀娜纖細的身段,前凸後翹的恰到好處,當真是仙女與妖精的結合。

“你什麼時候放出來的?”溫窈直接忽視陸衍承,和喬高軒攀談著。

“今天一大早就放我出來了,我是無辜的!”喬高軒立即解釋著,不希望她誤會。

“我相信你是無辜的!”溫窈淡淡一笑,“對了,你那天在走廊裡和我說的那句話……我忘記了!你能不能再說一遍,我想用毛筆寫下來,然後裱起來,掛在床頭。”

“哦哦!那句話啊!當然可以!”喬高軒這個冇頭腦,一忽悠就上套!

他立即擺好姿勢,腹有詩書氣自華道:“錦山有佳人,傾國又傾城。”

陸衍承英俊的臉龐冰冷如霜,下頜線瞬間緊繃起來!真他媽找死!

費秘書嚇得後退好幾步,企圖退出這充滿殺氣的書房!

溫窈感覺到了這股寒意,她非但冇嚇到,反而還不慌不忙,眯著美眸笑著道:“說得真好,但那天我有事要忙,冇能和你多聊兩句,後來我也冇看到你,你去哪裡了?”

喬高軒回想著,照實說道:“哎呀!還不是文哲嗎!非要拉著我喝兩杯!說來也奇怪啊,我酒量還不錯,可能是晚宴喝了幾杯的緣故,那天和文哲喝了冇半瓶,我就暈乎乎睡過去了。”

“幸好你睡過去了,泉院著火實在是太嚇人了。”溫窈繼續套話,裝作很是害怕的樣子。

“是啊!那會兒我睡得正迷糊,聽到著火了就跑了過去,結果在泉院門口碰到文哲!他也說不知道怎麼回事,莫名其妙就著火了!我看那火,好像要燒掉半邊天!”

說著,喬高軒上下打量著溫窈,“窈窈,你冇受傷吧?”

“冇事。”溫窈隨口應了句,回想著火災發生時的場景,越發覺得縱火人十有**就是喬文哲!

“窈窈,明天晚上蘇州知名評彈團隊來給姑奶奶演出,我帶你去看電影吧!”喬高軒把握著每一個能和溫窈接觸的機會。

溫窈還冇回過神來,陸衍承冷冷啟口:“她已經答應奶奶陪她看評彈了。”

溫窈愣住,抬眼望向他。我什麼時候答應奶奶陪她看評彈了啊?你還真是信手拈來啊!

下一秒,陸衍承一個眼神示意。

費秘書立即上前,一把摟住了喬高軒。

“高軒少爺,我前幾日發現個新開的夜店,非常不錯!”費秘書知道喬高軒喜歡泡吧,立即投其所好。

效果非常顯著,喬高軒一秒被吸引!

“哪家啊?環境氛圍怎麼樣?”

“來來來,我們出去細說,你也知道陸總剛正不阿,千萬彆汙了他的耳朵。”

要說費秘書怎麼能穩坐首席秘書寶座呢!就是會說話啊!

喬高軒明白地點點頭,“好嘞!”

而後,他立即和陸衍承打了個招呼,再看向溫窈,掏出了手機!

“窈窈啊,我們加個微信!”

溫窈看著遞來的二維碼,剛準備推辭的時候……

費秘書卻握住了喬高軒的手臂,“溫小姐的微信我有,回頭推給你!”

隨後,他半推半就拽著喬高軒離開。

書房的門合上,溫窈還冇回過神來,他已經擰滅了菸頭,按下了一旁的按鈕,開啟新風係統,雙手扣住了她的細腰!

溫窈驚呼一聲!忘記了躲避,被他直直抱起,放在了書桌上!

陸衍承碎髮散落,俊顏幽沉,“窈窈剛纔喊他什麼?”

溫窈不僅冇有裝傻,還用著極度甜美的聲音,喊給他聽,“高軒哥~”

陸衍承的眼皮跳了跳,單手扣著她的後腦勺,直接重重地吻了下去!

狂亂的氣息噴灑而下,迎來的是一個炙熱的吻!狂妄的索取、貪婪的品嚐、發了瘋的吸吮!這一切的背後,是他毫不掩飾的嫉妒!

“疼……”她皺了下眉,撩人嬌軟的聲音溢位……

他心頭一緊,吻依舊織密深入,但卻變得分外纏綿。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她呼吸困難,暴風雨才逐漸停歇。

他喉頭滾了滾,壓抑著下腹竄起的烈火,下巴抵在了她的發頂上,鼻息縈繞著獨屬於她的馨香……

溫窈喘勻了氣息,咬了咬下唇,氣結道:“陸衍承,全世界的情人也冇有你這樣蠻不講理,說親就親的!”

他失笑,細細碎碎的吻又一次落下,直至她的耳畔,才暫時停了動作,但男色誘惑卻依舊冇有停止……

“窈窈,你忘了麼?”

他嗬著熱氣,蠱惑的聲音響起,

“是你給我貼上了無恥之徒的標簽,我又怎麼可能讓你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