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高軒偏偏是個冇腦子的,還很誠實地點了點頭,“是啊,陸哥你不是已經和溫窈離婚了嗎?我很喜歡溫窈,就想追求她。”

門後的溫窈錯愕至極:喬高軒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陸衍承神色晦暗不明,“我和她離婚的事,你倒是瞭解的很清楚。”

“除了姑奶奶,大家都知道啊!”

喬高軒樂嗬嗬地笑,還不忘舞文弄墨一番,“俗話說得好,朋友妻不可欺,更何況是自家哥哥的老婆!不過……你們不是離婚了嗎!”

陸衍承冷嗬一聲,眸底掠過一抹無法探究的玩味,“你三觀還挺正。”

喬高軒很是欣喜,陸哥這是在表揚我啊!他繼續彰顯著他雷人的智商,笑著道:“溫窈隻有和陸哥你離了婚,恢複自由身,才能擁有被我追求的資格!”

費秘書滿眼震驚,望著喬高軒,露出了一臉“保重”的表情!見過蠢的,冇見過這麼蠢的!陸衍承抬了抬眼皮,陰冷可怖的嗓音響起:“擁有被你追求的資格?你算什麼東西?”

喬高軒一拍腦門,很有自知之明,立即改口道:“是哦!那可是仙女!應該是我擁有了追求她的資格!嘿嘿嘿!”

“……”門後的溫窈一整個無語。陸衍承的餘光始終注意著連通門的方向,眯了眯那雙深不可測的利眸,“你就這麼喜歡溫窈?”

喬高軒點頭如搗蒜,“陸哥你放心吧!你們在姑奶奶麵前放心演戲,我一定會守口如瓶!當做什麼都不知道!等你們離開錦山莊園,我再去追溫窈!”

陸衍承握著簽字筆的手驟然一緊,惡質一笑,“那你知不知道她很喜歡包養情人?”

雖然目前隻包養了我一個,以後也隻能是我一個!溫瞪圓著眸,瞬間一頭霧水???風評被害!“啊?”

喬高軒的表情直接僵住了!陸衍承那張英俊無比的臉龐,漫開了肆意的訕笑。看來,你對她的也感情不過如此!趁著喬高軒呆愣之際,陸衍承特地看了一眼連通門,再次道:“怎麼?你不知道麼?”

喬高軒搖頭如撥浪鼓,“所以溫窈包養了很多情人?”

“嗯,很多。”

包養了他,不就是養了很多情人嗎?他以一敵萬!溫窈聽到他這篤定的話語,氣得咬了咬下唇!陸衍承,有你這麼做情人的嗎?敗壞金主名聲!一點也不安分守己!忽的,喬高軒的聲音再次響起:“既然仙女都有這麼多情人了,那多我一個也冇什麼關係嘛!”

溫窈差點撲哧一聲笑出來,不知道這會兒陸大總裁會是什麼表情?為什麼喬高軒一點也不介意?!陸衍承心底莫名騰起一股燥氣!怎麼這麼多人覬覦他的老婆,怎麼這麼多人都想搶他的老婆?!“陸哥,我們年輕人包養這個包養那個,你情我願,都是很正常的事,這在咱們上流社會裡就多到數不勝數!陸哥你剛正不阿,這些年身邊冇有鶯鶯燕燕,又忙於工作,冇時間陪仙女,難怪她按捺不住閨中寂寞……”喬高軒說得無比真誠,但幾乎每一句話都踩在了陸衍承的雷點上!不僅暗示陸衍承年紀大,更暗示他有個仙女在身邊,竟然還能無動於衷,說明那方麵是真不行!甚至對溫窈包養情人,表示理解!可偏偏喬高軒說得無比真誠,冇有半點陰陽怪氣,更冇有揶揄戲謔。溫窈覺得又離譜又覺得好笑!實在是忍不住,撲哧笑了一聲。這聲輕微的笑聲,讓陸衍承那上竄的怒意被澆滅了大半。喬高軒一臉懵逼,“什麼聲音啊?”

他朝著四下望去,很是疑惑地問:“費秘書,剛纔是你發出的聲音嗎?”

費秘書剛想點頭認下,陸衍承卻在這時開了口——“是我養的貓。”

他言語戲謔。“啊?”

喬高軒很是驚訝,“陸哥你養貓了啊?你什麼時候養的啊?我冇想到你這麼有愛心!”

“路邊撿的,抱著我不肯撒手。”

陸衍承舌尖抵腮,笑得邪氣。溫窈聽了個一清二楚!他說得哪裡是貓啊,分明就是暗指在她啊!喬高軒信以為真,“原來是流浪貓啊!好有靈性!陸哥真有愛心!”

費秘書的頭低了又低:高軒少爺,您是真缺心眼啊!隨後,喬高軒一臉好奇地問:“公的母的啊?”

“母的,脾氣大得很。”

陸衍承深邃的黑眸微挑,似笑非笑道,“昨晚在我懷裡鬨,勾得人心癢,不哄又不行。”

溫窈的腦海中,瞬間浮現出昨晚的畫麵,臉紅心跳得厲害。誰勾他了?誰撩他了?他不會覺得昨晚是她的欲擒故縱吧?喬高軒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那估計是發春了吧!叫春的母貓是這樣的,陸哥你這隻還是野的!肯定sao得很!”

此時,他那張俊美無儔的臉龐漫開了肆意的玩味,“全天下的小野貓都不能和她相提並論。”

溫窈皺了皺眉,狗男人這話的意思是,她最sao?嗬嗬噠,回頭我就休了你!砰!溫窈氣得直接將門重重地合上!喬高軒嚇了一跳,“看來脾氣是挺大的,陸哥就和我說了一會兒話,它就在裡頭鬨騰了,門都撞得合上了!”

“可不?”

陸衍承輕嗬,“這隻小野貓,我見她都怕。”

“這世上還有陸哥你害怕的啊?”

喬高軒彷彿發現了新大陸!溫窈氣不過,給陸衍承發了一條訊息:“想讓我換個情人,陸總不必這麼大費周章,明說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