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8日,浦發大廈1608室,斜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斜坡產業基金)正式成立。

斜坡投資和浦海國投共同發起設立斜坡產業基金,專注於股權投資方向,募資總額為50億人民幣,斜坡投資出資3億5000萬元,浦海國投出資1億5000萬元。

鄭文桐會兼任斜坡產業基金董事長兼總裁,王彬擔任副董事長,梁薈出任斜坡產業基金執行董事,協助鄭文桐負責具體管理事務。

斜坡投資和浦海國投作為發起人是斜坡產業基金的一般合夥人(GP),其他投資人擔任有限合夥人(LP)。

有限合夥人提供絕大部分資金的同時,不會參與斜坡產業基金的投資和運營,一般合夥人則提供良好的投資管理與決策,實現基金盈利並獲得投資報酬,有限合夥人則通過提供資金,最終獲得投資回報。

鄭文桐對斜坡產業基金的投資人承諾的投資回報率為20%,要求投資人鎖定時間為36個月,3年以後可以退出。

這意味著其他投資人將45億的钜額資金交給斜坡產業資金來打理,36個月以後,這45億資金總共要產生不低於27億的收益。

當然,如果這50億變成了100億,甚至200億,鄭文桐也隻需要向除開浦海國投以外的投資人們支付72億的本金加收益即可。

如果斜坡產業基金出現虧損,那麼還是斜坡投資和浦海國投這6億本金需要承受更大比例的損失。

斜坡產業基金其實更像一個放大版的斜坡二號產業基金,時間更長,長達三年,資金規模更大,從5億變成了50億。

有很多GP甚至會將出資比例設定為1%,LP出資比例高達99%,斜坡投資和浦海國投作為發起人出資比例達到10%的已經是非常良心了。

如果三年後,斜坡產業基金的規模達到200億,扣除返還給LP的64億本金加收益,再減去基金的實際運營成本,斜坡投資和浦海國投將按照7比3的比例來分掉剩餘的收益。

斜坡投資在斜坡產業基金中出資的3億5000萬,將會換來至少85億的驚人收益,這就是資本運作的魅力。

當然,如果斜坡產業基金虧損了,比如10億,那麼斜坡投資和浦海國投會承擔5億的虧損,其他投資人再分擔5億的投資損失。資本市場最淺顯的道理就是高風險帶來高收益。

成立儀式上,浦江新區.區.長易中南和浦海國投董事長王彬、斜坡投資總裁鄭文桐一起為斜坡產業基金揭牌。

易中南在揭牌儀式上發表了講話,“斜坡產業基金的成立,標誌著浦江新區又多了一隻上規模的股權投資基金。斜坡投資是浦江新區優秀的民營企業代表,浦海國投也是國有資本投資平台,這次也是國有資本和民營資本的強強聯合。”

“這次斜坡產業基金的成立,就是本著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管理團隊來辦,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我這邊也希望斜坡產業基金能夠更好地幫助浦海和浦江新區的經濟發展,能夠扶持出一批優秀的互聯網初創企業,加快互聯網行業發展,幫助實體經濟實現轉型和升級。”

“市裡和區裡都非常重視投資基金的工作,一直打理推進金融服務創新,深入佈局私募基金機構和投資行業,不斷優化生態環境,積極化解和防範金融風險。我這裡也希望斜坡產業基金在鄭文桐董事長的帶領下,能夠取得更快、更好、更穩地發展,實現經濟和金融的良性循環。”

易中南的指導性發言獲得了大家的一片掌聲,斜坡產業基金董事長鄭文桐,副董事長王彬稍後做了簡短髮言。

IDG資本的熊曉歌,王校長的普思投資,黃錚的魔量資本,喜馬拉雅的餘建君, B站的徐億,小紅書的瞿方,米哈遊的蔡皓宇還有金星創投的代表都出席了這次儀式。

熊曉歌和餘建君坐在一起聊天,“鄭文桐這傢夥,剛認識他那會兒,手上最多隻能調用上億資金,現在不得了,能調用上百億資金,斜坡係終於成氣候了啊!”

“誰說不是呢?比起你們IDG,紅杉華夏、高瓴集團、今日資本當然還有著不小的距離,可是他發展的時間也短啊。”

“其實市裡和浦海國投建議斜坡產業基金的募資規模設立到80億到100億之間,不過鄭文桐這傢夥主動減小規模,將募資目標定在50億,結果投資人們的熱情超乎想象。”餘建君透露下內幕。

“開玩笑,鄭文桐自己將斜坡產業基金的退出時間定為36個月,承諾的年投資回報率為20%,投資一百萬,三年還給你160萬,換做你,你不投?”熊曉歌說。

“這要是換作彆人,我還真的未必會投,畢竟投資有風險,可是誰讓鄭文桐這天才投資人的名聲這麼響亮呢?”餘建君攤手。

熊曉歌看著意氣風發的鄭文桐,他其實也很看好拚多多這個明星項目,誰能料到鄭文桐的斜坡投資居然搶在IDG資本之前投資了拚多多?

鄭文桐之所以能夠和浦海國投一起發起募資總額達到50億的股權投資基金,原因有三點。

第一,鄭文桐在股權投資方麵的輝煌戰績,斜坡投資目前已經參投來了正午陽光,B站、喜馬拉雅、米哈遊科技、小紅書、拚多多、喜茶和奈雪的茶等多家企業,並且這些企業的估值都有了大幅度的上漲。

第二,斜坡一號私募基金和斜坡二號私募基金的巨大成功。鄭文桐接連發行了兩筆5億元的私募基金,買入這兩筆基金的合夥人們都嚐到了甜頭。

誠然兩筆私募基金鄭文桐都是最大的贏家,鄭文桐藉助斜坡一號私募基金,總共出資5億6330萬,就取得燕京小馬奔騰一半左右的股權,目前這部分股權價值已經超過25億。

斜坡二號私募基金也是如此,斜坡投資總共出資1億2000萬,最後收穫了3億的盈利。

第三,斜坡投資和浦海國投良好的合作關係。在斜坡投資入主小馬奔騰的過程中,鄭文桐引入浦海國投作為戰略合作夥伴。

浦海國投用1億6000萬買下了以信中利為首其他投資機構10%的股權。

等萬達院線入股小馬奔騰時,這部分股權已經價值4億。浦海國投轉讓5%的股權給萬達院線,回籠2億資金,同時還保留5%的燕京小馬奔騰的股權,目前這部分股權價值超過2億5000萬。

《最初進化》

所以在互聯互通的B輪融資過程中,浦海國投用1億接手了斜坡投資的10%的互聯互通股權。

有了以上三點原因,所以浦海國投對成立斜坡產業基金也比較積極,並且出資1億5000萬。畢竟浦海國投買入小馬奔騰10%的股權的1.6億,已經變成了現在的4.5億。

浦海國投對鄭文桐提出的將萬能WIFI和萬能鑰匙的合併計劃,還有微克信科的A輪融資計劃都很感興趣,不然王彬作為浦海國投的董事長,也不用親自來為斜坡產業基金站台。

而且鄭文桐這邊還一直在接觸港島的各路投資機構,和德意誌銀行亞太區副總裁程蔚來往密切,德意誌銀行對重新運作小馬奔騰在港交所的上市計劃很感興趣。

如果燕京小馬奔騰能夠在今明兩年在港交所成功上市,那浦海國投持有的股權價值還有希望再次翻番,到時候王彬見到鄭文桐估計就像見到財神爺一樣。

想到這裡,熊曉歌對餘建君說,“其實我感覺微克信科的發展路線和企鵝比較像。區彆的地方在於,企鵝那邊小馬哥負責公司運營,劉熾坪負責投資,而鄭文桐一個人把兩個活兒都乾了。”

“像他這種又懂投資,又懂運營的複合型人才太少見了,最離譜的是他居然隻是一名普通的211本科生。”熊曉歌覺得他和鄭文桐在今後在資本市場上碰麵的機率無疑高了不少,畢竟這時的斜坡係已經算得上是資本市場新勢力了......

鄭文桐不知道熊曉歌的想法,他正忙著和易中南談近期的工作。

易中南說:“每次來斜坡考察,總給我一種日新月異的感覺。”

鄭文桐說:“其實還是區裡的政策比較好,街道方麵也提供了不少便利。”

易中南說:“你不用給我們戴高帽,我們的原則是不乾涉企業的正常運營,不過同樣也要防範金融風險,市裡已經將史南翔桉列為典型,會重點檢查一下互聯網金融公司是否合規化經營。”

“馮青鬆院長的內參文章,我這邊也看過,字字珠璣,對解決互聯網金融行業中的陳年積弊很有幫助,也提供了切實可行的建議。我這邊注意到馮院長是斜坡公益基金會的監事,你們應該早就認識了吧?”易中南話有所指。

“大學時我參加過校辯論隊,馮院長是我們校辯論隊的帶隊老師。我們斜坡投資的法務就是財**學院畢業的,她向我推薦馮院長擔任斜坡公益基金會的監事,我這才和馮院長熟悉起來。”鄭文桐說。

“我這邊去燕京參加兩會,文化.部的領導們也注意到微音上李子柒推廣中華文化方麵的貢獻。你不要隻記得推廣老家的竹編,不妨讓李子柒也做一期海派文化的專題。”易中南說。

“這方麵我也考慮過,目前浦海文化在影視作品中體現地越來越少,甚至連浦海話都冇有存在的土壤。”

“我們斜坡投資準備舉辦一個海派文化劇本創作大賽,獎勵那些反映浦海本地風土人情的劇本,先考慮把劇本搬到浦海話劇藝術中心,再考慮將劇本製作成電視劇。”鄭文桐說了一下草桉。

易中南很高興,表揚鄭文桐,“你這個想法非常不錯,劇本一定要優中選優,不要粗製濫造。等劇本拿出來以後,你再和浦海話劇藝術中心的胡興林好好討論一下,等話劇排練好了,我再和市領導們一起去驗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