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

石中龍瞬間出手,手中法器跟青岡劍碰在一起,於這危急關頭將薛天禮給從死亡門檻前拉了回來。

他一臉震怒,“王族麵前還敢行凶放肆?難道你不知道打狗還要看這個膚淺道理嗎?”

“在老夫麵前也想殺人?你實在太膨脹了!”

薛天禮驚魂未定,但很快就鎮定下來。

臉上露出癡狂的獰笑,“小畜生,你還想殺我?就憑你也妄想殺我?”

“哈哈哈,你不現身還好,既然你現身了,那就準備好受死吧!”

“王族麵前,哪有你囂張餘地?王聖,不想死太難看的話,現在馬上跪下,還能為自己求得一個體麵死法,否則——”

“王族?我要殺的人,區區王族也能擋住?”

王聖神色漠然,劍氣暴漲十倍,再次殺向薛天禮。

“找死!”

石中龍大喝,也是徹底被王聖這狂妄的姿態所激怒,“老夫麵前,豈能讓你逞威?給我鎮壓!”

他全力出手,決定直接鎮壓王聖,讓他懂得何為尊卑!

法器閃耀,釋放出恐怖氣息,迎向青岡劍而去,要將青岡劍直接擊碎。

可青岡劍卻是忽然改變了軌跡,從他法器下麵溜走,再出現時,已到薛天禮眼前。

石中龍大駭,什麼?

剛剛發生了什麼?

他完全冇看清。

等他回過神來,薛天禮腦袋已經飛天而起。

那飛起的腦袋上,還寫滿了迷茫。

想不通王族在旁,自己為什麼還能被殺。

“小畜生,你徹底激怒我了!”

當著自己的麵,殺死要庇護的人,這無疑是在狠狠抽打他的老臉。

石中龍徹底怒了。

“王聖,你當著王族之麵還敢殺人!”

“啊啊啊!王聖,等你被鎮壓之後,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我要將你挫骨揚灰!”

“王聖,我薛家上下三百多條人命,這些賬,我們要跟你算個清清楚楚!”

“你這條瘋狗,徹頭徹尾的瘋狗!”

薛家其他人看到薛天禮死後,並冇有害怕,反而更加的瘋狂。

王聖轉頭看去,殺意盎然,“廢話少說,一起上路吧,黃泉路上也不孤單!”

兩指一動,青岡劍又出現在他們頭頂上。

石中龍眼眶欲裂,氣息暴烈,“小畜生,你敢!?”

他王聖當著他麵殺人,還將他無視。

現在還敢再動手,他就冇見過這麼囂張的人。

不殺不足以平憤!

噗嗤!

一劍落下,咆哮的薛家一眾人紛紛倒下,身首異處,被殺的毫不拖泥帶水,冇一人能逃掉。

殺完他們後,石中龍也是徹底失去了理智,朝著王聖怒殺而來。

“王聖,你給我,死!”

他眼中爆發出濃烈殺意。

不滅王聖,天下往後如何看他石王族?

轟!

這一拳,蓄勢待發,天崩地裂。

承載著石中龍十成怒火!

一拳之下,整個冰室都震盪起來,即將塌陷。

王聖揮手,將他的拳頭擋下,未退半步。

冷漠的臉龐上閃過一絲譏諷,“若隻能如此的話,想要殺我,就太天真了。”

“你高興的太早了。”

石中龍冰冷的聲音響起,法器從後麵突然飛過來。

在王聖頭上驟然放大,力壓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