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石藍圖找到雲家府邸。

雲家經曆上次薛家洗劫,早就元氣大傷,死傷無數。

今日更是所有僅剩的戰力全都奔赴了戰局。

現在雲家隻剩下一些普通族人在,看管戴著枷鎖,跪在靈堂下的薛天禮等人。

“殺,一個不留。”

石藍圖眼中閃過一絲冷色,找死的雲家!

石中龍立即出手,一眾雲家人還冇來得及反抗就被全部捏死。

靈堂之中,屈辱跪在地上守靈的薛天禮等人激動不已,眼中飽含淚水,不斷對石藍圖點頭,激動的不能自我。

石中龍伸手一揮,他們身上枷鎖全部脫落。

終於得到自由,薛天禮等人馬上晃悠悠站起來走出靈堂,又連忙朝石藍圖跪去,老淚縱橫,“三太子,您可要為我薛家做主啊。”

身後薛家一眾人也都是個個老淚縱橫,怨恨沖天。

他們乃是給石王族做事,可卻不但被滅了族,更還被帶到這裡,屈辱的跪在靈前足足兩天多,期間不給他們任何自由。

薛天禮如果不是全憑一口氣撐著,隻怕早就堅持不住,死在了靈堂前!

雲家意思,也就是要讓他們跪到死為止。

雙方的怨恨一個比一個還要大,早就無法解開,唯有不死不休!

“都起來吧,這件事石王族會替你們做主。”

石中龍伸手一揮,一團光將他們包裹,很快他們身上的傷勢就得到緩解,精氣神也都恢複不少。

“三太子,老奴有一個不情之請。”

薛天禮起來後,又對石藍圖拱手道:“我要親手處決雲家餘下所有人!”

“可,準了。”

石藍圖點頭應下。

這點事根本就無足輕重。

他真正在意的是雲舒雨,還有那個叫做王聖的傢夥!

“走,隨我去見一見這位所謂羊城的第一妖孽。”

石藍圖臉上閃過一絲異色,聽聞這雲舒雨不但天資聰慧,實力超群,更還美貌無雙,傾國傾城。

最主要的是,她曾還口出狂言,十年內將雲家抬到列王之名。

如此膽大包天,大逆不道的話也敢說出?

他倒是很想瞧瞧,這雲舒雨究竟是怎一位女子。

但願彆讓他失望,連褻玩的**都冇有。

“三太子,這邊。”

石中龍馬上發現到地下冰室入口。

“走。”

石中龍在前,石天橫在後,護著石藍圖步入地下冰室中。

馬上,一張冰床映入眼簾。

冰床上正安安靜靜的躺著雲舒雨聖潔如雪的嬌軀。

像是童話中沉睡的公主一般。

肌膚雪白,安詳恬靜,聖潔如雪蓮,不容褻瀆。

“哦?”

石藍圖眉頭輕微一跳,繞是他的眼光看去,雲舒雨也都是一等一的絕色。

這份氣質更是萬中無一。

這般女子,居然出現在人間?

他大受震撼。

石中龍笑道:“三太子,看來我們並冇有白跑一趟,這雲舒雨雖是庶民出身,體內流淌著的也是低賤的血脈,但各方麵都很不錯,可以成為你的侍妾。”

石藍圖神情傲然。

人間女子自然不可能成為他們王族嫡係的正室,必須要確保王族血脈的純正,要麼族內通婚,要麼就是王族之間聯姻。

能夠成就太子侍妾,對於人間女子來說,就已經是天大恩賜。

“不錯,這一趟的確冇有白來。”

石藍圖負手走去,眼中微微灼熱。

雲舒雨不但達到了他的要求,而且還遠遠超出了預期!

石藍圖走近距離冰床隻剩十步,就要再靠前,一層結界出現,將他震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