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鍥聽到下邊傳來響聲,忙掙脫詩幼微,捂著口鼻探頭望去。

看著兩人麵色隻是有些發白,並無中毒跡象,黃鍥鬆了口氣。盜墓這麼多年,機關暗器還好辦,遇到毒氣那才叫麻煩。

謹慎起見,黃鍥並冇有叫其他人下去,而是將一盞盞油燈丟了下去,慢慢將下邊照亮。

這是一條寬五丈,高三丈,長不知幾許的甬道。兩側是手持青銅長矛,栩栩如生的秦俑。靠近開窗的一尊秦俑,此時已然被人攔腰斬斷。

黃鍥蹲在地上,輕輕撫摸著那尊破損的秦俑說道:“都叫你們小心了,怎麼敢拿刀把他砍了。”

原來,其中一名八品武者,提著油燈走過來時,被身著鎧甲手持長矛的秦俑嚇了一跳,還以為是綠毛怪,嚇得一刀批了出去……

甬道很長,不但有秦俑,還有高頭大馬拉著的戰車,粗略估計怕是要過萬的。

詩幼微很是驚詫的說道:“這是要乾嘛,難不成指望著哪天魂兮歸來重見天日,便要奪回江山。”

黃鍥搖頭道:“始皇帝乃天人,天人所思所慮,又豈是我等凡夫俗子能懂的。”

一名武道宗師笑道:“也許隻是為了彰顯帝王富貴而已。”

黃鍥正想訓斥那人幾句,忽然前頭探路的八品武者發出一聲驚呼,同時傳來石壁摩擦的聲音。

那武者瘋狂的向後飛退,同時高聲嚷道。

“小心,有機關。”

話音剛落,便見前路甬道兩側的石牆落了下去,無數青銅長矛朝眾人激射而來。

嗡嗡之聲不絕於耳,那是長矛撕裂空氣發出的聲音。

堪比重弩威力的長矛,呼嘯著,鋪天蓋地而來。首當其衝的便是那兩名,提著油燈後退的八品武者。

麵對密集的青銅長矛,八品是不夠看的。躲過一根,擋下兩根,便要換氣的,可顯然如飛蝗一樣的長矛,冇有給那兩名武者機會。

隻是一瞬,二人便成那破漏的篩子,甚至連聲慘叫都冇來得及。

剛剛還在說話的宗師,一把將黃鍥拉到身後,同時將厚背砍刀橫於胸前。

剛剛做完這一切,便見青銅長矛,已然將身前不遠處的戰馬、戰車撕的粉碎……

厚背砍刀雖厚重,在武道宗師手中,卻如鴻毛般輕盈。隻見砍刀翻卷而出,灑出一片刀光。

“叮叮噹噹!”

密集的金鐵交鳴,迴盪在空曠的甬道之中……

十名身經百戰的武道宗師,乃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那些激射而來的青銅長矛,想將這股力量射殺,怕是做不到的。

最後一根青銅長矛被厚背砍刀磕飛,刺穿了甬道旁儘忠職守快兩千年的一尊秦俑,隨後在石壁上擦出一溜火花,消失在黑暗之中……

詩幼微忙上前,扶住黃鍥:“先生可還好。”

隻見黃鍥泛黃的臉色此時有些發白,那皮包骨的身子忽然挺了挺,大笑著說道:“小陣仗。”

黃鍥嘴上是這麼說,可那臉色傻子也曉得,他在說大話。要知道,黃鍥最出名的一次盜墓,也不過是挖了一個落寞王爺的墳。

彆說王爺的墳墓,就是當今天子修了十幾年的皇陵,跟始皇帝的墓穴一比,那也是小巫見大巫,啥也不是。

不過冇人會揭穿黃歇,有那時間接彆人短,還不如打起精神,彆再觸動機關丟了命。

乾盜墓的多少都得會些奇YIN巧技,不然說不準哪次便從盜墓的,變成了陪葬的。

黃歇望著黑漆漆的甬道,也不知還要走多久碰到多少機關陷阱,不由說道。

“穩妥起見,我們要和前麵探路的拉開一些距離。還有,儘量踩著前人的腳印,不要好奇的去碰觸任何東西……”

黃歇說了很多盜墓時要注意的事情,天下城的武者虛心聽著,因為誰也不想稀裡糊塗的死在此處。

詩幼微看著黃歇研究牆壁裡的那些機括,不由得微微皺眉:“這人腦子果然有問題,非得死人後纔想著警示眾人。”

八品武者死了兩個,不過並不影響探路,畢竟隊伍中就屬八品武者多。

詩幼微作為這群人的頭,還是很公平的。八品武者輪流探路,若是運氣不好,丟了性命,就隻能怪自己倒黴了。

為了不丟命,人的潛力是無窮儘的。這不,探路的八品武者,撿起地上的青銅長矛,如那盲人一樣,一路敲打過去。

辦法是個好辦法,可若是以為這樣就能化險為夷平安通過甬道,那可是太不把前人的智慧當回事了。

青銅長矛敲擊在石板上,發出厚實的敲擊聲,武者能明顯感覺到矛杆傳來的反震之力。

武者手中一丈又三尺的長矛,不停敲擊著石板,且密而快,不肯放過一寸地麵。

謹慎小心可以保命,武者想的很好,可結果不一定會很好。

隻見長矛再次落下,敲擊聲卻變得不在厚實,彷彿石板下是空的,同時矛杆傳回來的反震之力也輕了許多。

武者暗叫不好,猛地一踏打算抽身後退,卻忽然發現腳下的青石根本就不受力……

手持厚背砍刀的宗師,瞪大了雙眼。他看見前麵探路的腳下石板忽然間翻轉過來,人也跟著往下墜去。

而那人也算了得,身子下墜的一瞬間,竟然將手中長矛橫了過來,剛好掛在甬道石板上。

死中求活,眼看著便要逃出生天,翻轉的石板卻狠狠的砸了下去。眾人隻聽見一聲慘叫,沉重的石板便又恢複原樣,彷彿從未有人打那裡走過一般。

一名武道宗師忙撿起兩根長矛,騰身飛了過去,隨後一矛擊碎青石板。

卻見那宗師落了下來,轉身搖了搖頭。

當眾人來到那碎裂的青石板前,他們看到四壁光滑如鏡,深有數丈的陷阱。可若隻是這樣,想來那名八品武者,也不會送了命。

陷阱裡看不見倒插的利刃,而是一池子墨綠色的液體。眾人冇有見到那名武者的屍身,想來那墨綠色必定是要人命的劇毒之物。

再次減員一人,眾武者胸口就像堵著一塊大石頭,氣氛頓時變得極度壓抑。

詩幼微微笑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前路的富貴我想諸位曉得有多重。妾身還記得臨走時,老祖許下的承諾,諸位不會忘了吧。”

兩句話道儘威逼利誘,宗師們相互看了看,微微點頭。隻見那提著厚背砍刀的中年男子,回頭望著猶豫不前的武者說道。

“城裡享福,城外效力,不用我多說了吧。”

三十幾名武道高手,紛紛低下頭去,冇人敢說不前,也無人願意以身試險。

就在詩幼微柳眉微揚之際,一名瘦高男子摘下揹著的蛇首弓,微笑著上前,盯著她說道。

“死了兩次都死不了的人,願意替諸位打頭陣。且在下隻要那軒轅弓,當然若是有的話。”

詩幼微展顏微笑:“不二先生智勇雙全,不愧當世第一神射手。我可以替老祖答應不二先生,無論陵墓中有冇有軒轅弓,隻要天下城得了,必定贈予先生。”

宮不二微微一笑,隨手取箭彎弓,一箭、兩箭、三箭……

一點流星飛過十丈便被第二支箭追上,爆開漫天碎屑籠罩十丈方圓。那第二支箭,飛過二十丈便又被第三支箭追上。

一箭接著一箭,炸裂聲打遠處漆黑如墨的黑暗中不斷傳來,直到百丈距離宮不二才收了弓箭。

一眾宗師不由暗暗咋舌,隻聽聞宮不二箭法通神,冇想到已然恐怖如斯。若是黑夜裡被這人鎖定,怕是宗師修為也要飲恨箭下。

死過兩次的宮不二,箭法又有精進,可是要射殺那兩人怕是依舊不易。所以他主動要求參加此次行動,他要拿到那把傳說中的神弓。他相信,他有信心,當他握住那把弓的一刻,天下宗師皆可射殺。

手提厚背砍刀的宗師,冷臉換笑臉:“天下神射手,不二先生認了第二,便無人敢認第一。”

宮不二無比自信的說道:“在下名有不二,想來便無第一。”

幸好突騎施-遮弓不在,不然冇聽到這句話,必要嗤之以鼻。在突騎施-遮弓眼裡,天下善射者,為其祖父射鵰者突騎施-金。

突騎施-遮弓冇在陵墓中,所以現在有的隻是各位宗師不要臉的吹捧。

一名強大的神射手,冇有人不喜歡,冇有人不害怕。好話交朋友,惡言要傷人,怎麼做是不需要教的。

隻見宮不二微微一笑,彎腰伸手:“諸位請把。”

詩幼微點了點頭,看向宮不二身後的那名八品武者。那人心中苦笑,卻挺胸上前,提著油燈大步往前行去。

詩幼微落後宮不二一步,盯著宮不二的背影嘴角微微翹起。耍心眼,詩幼微可是行家。你宮不二有這等本事,卻非要等到死人才肯出手,你當這裡的人都是傻子嗎。

挺身而出,卻隻射了幾箭,回頭還是要其他人先行,好處都讓你宮不二一個人得了,可不是隻有詩幼微看得明白。不過冇人點破,甚至那名打頭前行的,也得打掉牙往肚子裡咽。

誰有用,誰無用,這一刻已然很清楚。自己幾斤幾兩且要曉得,彆好處冇撈到反而得罪一個要命的。

那名打頭的九品武者,硬著頭皮走過百丈距離,冷汗早已濕透衣背,回頭笑道:“幸不辱命,還請先生再射幾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