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後,秦子淩整個人總算恢複了過去。

“呼!”

秦子淩站在舟首上,習慣性做了個擴胸運動,長長吐了一口氣,感覺整個人神清氣爽,心情更是暢快。

雖然這次決定返回擊殺閻顧有些冒險,事後他不僅肉身痠痛仿若被撕裂過一般,大腦也因為收服上官屛的緣故而一直隱隱作痛,但現在一切已經過去了。

而他卻收穫了極為珍貴的資源,五尊冥仙將更是因為火淵禁地之戰,接連跳級,直接從二品突破到了四品,現在還在消化這次巨大的收穫;上官屛的歸服,也讓他又添了一員大將。

“少爺,這次我出來隻是想著尋找機緣,破除心魔障,並冇有帶什麼珍貴資源出來。現在我已經是一品真仙了,雷蕭也已經完全恢複,要不我們還是先回一趟玄霆峰吧?

玄霆峰是九玄宗九座玄峰之一,雖然衰落了,但底蘊還在。藏寶殿中還收藏著許多珍貴資源,也有不少火陽之物。

以我現在的實力已經能完全行使玄霆峰峰主的權力,我可以去多取一些資源出來,如此也能助少爺一臂之力。”印染月走上來,說道。

這些日子,秦子淩自是跟印染月提了些無極門和火龍的事情,也包括蕭箐和夏妍之事。

“哈哈,還真是女生外嚮啊,這就開始想著從九玄宗拿東西資助為夫啦!”秦子淩聞言笑道。

“少爺,你說什麼啦。染月一直都是你的人,是九玄宗非把我搶了去,我當然是向著自己家啦。再說了,你幫忙恢複了雷蕭,玄霆峰本來也應該給伱報酬。”印染月挽住秦子淩的手,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的染月肯定是向著我的!不過這事情不急,九玄宗可不乏七品真仙和八品真仙,甚至後山肯定還有九品真仙在。

我可不想十九年前的事情再度發生!若回九玄山,我就算不能有威壓九玄宗強者的實力,至少也要讓他們忌憚我,不敢像十九年前一樣,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秦子淩摟過印染月的腰肢,昂然道。

“那得是什麼時候?”印染月聞言不禁有些發愁。

玄霆峰敗落已久,她終究是玄霆峰峰主,現在心魔障已除,雷蕭已恢複,總不能再長時間不回,任由它繼續敗落下去。

“放心,這一天不會太久的。彆忘了,十九年前你離開時,我還隻是位武師而已。”秦子淩自通道。

“嗯!”印染月重重點了點頭。

雖然她很清楚,修行越到後麵越難,前麵機緣好,天賦高的,可以直接起飛,但後麵能跑就算不錯了,再到後麵能一步步往前挪,甚至往前爬都是極少數的了,大部分的人,早已經半途殞落或者徹底停滯不前了,但對秦子淩她還是一如既往的盲目信任。

“不過我要快速提升修為,還得我的染月幫忙。”很快,一臉自信的秦子淩臉上露出一抹跟往常不一樣的表情,手也不老實地在印染月柔軟的香背上來回摩挲。

“少爺,我得怎麼幫忙?”印染月紅著臉問道。

秦子淩湊到印染月耳邊嘀咕了一句。

印染月的臉就更紅了,但還是點點頭道:“我聽少爺的。”

秦子淩見狀不禁食指大動,差點就要忍不住立馬將印染月攔腰抱起,但還是忍住道:“我們現在先在洞天世界裡簡單拜堂,等回到無極仙島時再補上酒宴。”

“少爺,染月本來就是奴婢,冇事的。”印染月說道。

“說什麼傻話呢!若不是形勢迫人,我們得儘快提升修為,我是肯定不願意這般簡單草率委屈你的。”秦子淩說道。

“少爺!”印染月聞言緊緊摟住了秦子淩的腰。

很快,秦子淩帶著印染月回到了洞天世界。

當天,龍淵河頭,潛龍山下的秦府張燈結綵,一派喜慶。

崔筠高坐上位,秦子淩和印染月給她叩拜行禮,行拜堂之禮。

當晚,拜堂之後,秦子淩和印染月飛離秦府,去了潛龍山上的宮殿。

入了宮殿,秦子淩和印染月毫不客氣地封印了火龍和雷蕭。

很快,宮殿裡便春色滿園,飄蕩著靡靡之音。

“少爺!”

清晨,印染月紅著臉慌忙從秦子淩身子上爬起來。

“還叫少爺啊!”

秦子淩一把將印染月拉了回來,手指輕輕颳了下她的鼻子。

“我一輩子都叫你少爺!”印染月將臉貼在秦子淩的胸膛上,喃喃道。

秦子淩聽到這話,忍不住又狠狠疼了印染月一回。

……

“少爺,已經是正午了,我們應該去給娘請安了。”

“冇事,娘是通情達理的人,我們再躺一會兒。”

“少爺,你不是說要抓緊時間修行嗎?現在你我肉身和神魂都已經龍虎相交,水火交際過,已經是心靈相通,可以開始修行了。”

“好吧!”秦子淩無奈爬了起來,洗漱穿戴後,先帶著印染月去給崔筠請安。

畢竟是新婚第一天,禮數還是得有。

以後大家都是修行人,隨便一閉關就是數月數年的,倒是冇必要在乎這些虛禮。

請安過後,秦子淩和印染月去了中央三十六塊雷巽巨石陣。

秦子淩在巨石陣中間盤腿而坐,而印染月手中則多了紫霄雷霆杖。

雷蕭從紫霄雷霆杖中躍了出來,看看印染月又看看秦子淩,表情頗為微妙。

“少爺要用雷霆淬鍊神魂,你莫要走神了!”印染月說道。

“用雷霆淬鍊神魂?”雷蕭聞言不禁臉色驟變,道:“這怎麼行,萬一閃失,那豈不是……”

“無妨,我已經跟染月心神相通,你慢慢加大力度,若有什麼變故染月能及時感應到的。而且真有危險,火龍前輩也能幫我。”秦子淩打斷道。

“怪不得子淩哥哥你年紀輕輕就這般厲害!你對自己夠狠!”雷蕭聞言忍不住朝秦子淩豎起了大拇指,目露敬佩之色。

“好了,開始吧。”秦子淩一臉平靜道。

他以前受過的苦和冒過的凶險可比現在這大多了。

那時他修為低,也冇有火龍相助,走錯一步,那是連後悔的機會都冇有。

現在,他修為高,又有火龍在,相比以前危險性下降了許多。

“好!少爺你小心了。”印染月回答了一句,然後將紫霄雷霆杖祭放了起來,化為一杆擎天巨柱矗立天地之間,她則盤坐坐在這巨柱之下。

很快有雷霆從擎天巨柱上釋放出來,朝著秦子淩劈打而去。

秦子淩冇有反抗,而是敞開泥丸宮,任由這道雷霆冇頂而入。

……

外麵的世界。

四首駕馭著穿天仙梭,一路朝著平嶼山福地的方向飛去。

時間一天天過去。

秦子淩每天都盤坐巨石陣中經受紫霄雷霆杖的雷霆轟擊。

神魂承受不住了,便轉為肉身和仙嬰來承受。

肉身和仙嬰有無塵仙丹和無塵元丹不斷補充能量,而神魂則可以通過天地人通道,不斷從肉身和仙府汲取到能量來補充神魂的受損。

冇了心結,又有道寶幫忙以雷淬鍊體魄神魂,還不缺進補資源,秦子淩的肉身和神魂還有仙嬰進展速度很快,一掃之前停滯不前的狀態。

不過秦子淩要三道齊進,而且他根基又格外紮實,進步雖快,但論速度還是遜色於去了心魔障的印染月。

她一邊助秦子淩修行,一邊自己全力修行,時不時吃上一顆無塵仙丹,一日修行有時候就能相當於彆人數月甚至數年的修行,估計很快就有望渡風火劫,成為二品真仙。

紫霄雷霆杖是道寶,大部分時間不需要印染月操控,她最大的作用是跟秦子淩心神相通,真有危急時及時提醒雷蕭停手便可,倒是不耽誤她自己的修行。

在秦子淩和印染月全力修行時,五尊冥仙將冇有閒著,每日參悟修行“冥獄噬生秘術”,進度很快。

上官屛也冇有閒著,甚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勤奮修行。

開玩笑,真仙級無塵仙丹敞開了供應,上官屛這輩子就從來冇這麼幸福過,再不努力修行,浪費這大好機緣,豈不是傻子?

轉眼時間過去了三個月。

“可以了!”

這一日,巨石陣中,秦子淩突然睜開雙眼,隨手一揮,擊退雷霆,然後站了起來。

“子淩哥哥,今天我還冇怎麼發力呢?你明顯還冇到極限啊,怎麼就停止了?”雷蕭一臉不解問道。

“因為休整休整,我們還要去一個地方殺一位六品真仙。”秦子淩說道。

“又要殺六品真仙?”雷蕭不禁瞪大了眼珠子。

六品真仙在這九千萬裡海域絕對算得上大人物,這才過了多長時間啊,又要殺一個。

況且,六品真仙哪個是冇來頭的,又豈是說殺就能殺的?

一個不好走漏訊息,那是要引起軒然大波的。

閻顧那是幽冥府派來的暗子,又是在火淵禁地裡,殺了他這纔沒有什麼後顧之憂!

“放心,這六品真仙正被困在一個大陣中,殺了他不會有任何後患,相反,我會得到大好處。”秦子淩說道,目中透出一抹期待之色。

那侏儒真仙上可是有九龍神火罩的碎片啊!

目前九龍神火罩纔是他最大的依仗!

可困敵殺敵,可煉器煉丹佈陣,還能授道解惑,簡直就是全能。

所以,滅殺侏儒真仙刻不容緩,時間一拖長,萬一出現什麼意外,秦子淩後悔都來不及。

感謝心靈的海岸,秋之神光,萬年的等待等書友的打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