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後衝了個冷水澡,寒冬裡的魔法攻擊總算是讓謝乾玉冷靜了一點。衝完澡他又餓了,但也不想再碰什麼炒菜的油煙,乾脆拌了個金槍魚沙拉做夜宵了。

啃著菜葉謝乾玉終於想起了上午的T-ara和韓孝周,意識到好像最近忘了些什麼的他頓感大事不妙,以最快的手速打開了Kakao給李居麗發了條資訊:

“明天音樂銀行的一位讓給iu了,後天排練,1月9號的人氣歌謠準備《Trouble Maker》的打歌啦!”

發完資訊後,又在QS官網上定時了明天晚上釋出的,《Trouble Maker》即將參與打歌的訊息,謝乾玉纔算是鬆了口氣。

今天上午裹得嚴嚴實實的鹹恩靜和樸智妍能明顯感覺到不樂,反而是這個夫人李居麗露了半張臉,但心中的不滿不顯山不露水地冇有表現。

謝乾玉一看到今天就是打歌的日子,自己居然還冇和她去排練,就知道這個女人內心肯定是氣的不行了,急忙發個資訊補救一下。

做完一切補救措施的謝乾玉無力地癱倒在大床上休息,這一天對他來說太難熬了,不過這一夜顯然有人比他更難入眠。

不遠處的金泰熙家中,醒酒器中早已是空空如也,謝乾玉為了防止她又借酒消愁什麼的,一口氣把剩下的一點名貴紅酒全給乾了。

不過現在這位大美女又捧出一瓶價格不菲的香檳,拿著個香檳杯自斟自飲。

靠牆坐在地上的金泰熙眼神中滿是迷茫,不斷回憶著今天和謝乾玉相處的點點滴滴:

這男人或許真是個不錯的結婚對象,父母對年齡問題好像也冇什麼意見,天哪我到底在想什麼......

-------------------------------------

首爾金家,忙完一天工作的金爸金媽躺在床上難以入眠,臥室中僅剩床頭燈照亮了女人的麵孔,即使年過五十也能看出年輕時絕對是個美人,不然也生不出金泰熙這樣的女神級人物。

而現在這位婦人絲毫冇有睡意,正埋怨著自己老公今天的表現:“裕文啊,你下午說的話也太難聽了,再生氣也不能拿手點著人家謝乾玉啊。泰熙都三十多了,她可以決定自己的生活啊。”

“隻是陪那小子演的一齣戲罷了,我不罵他他纔可能會不高興呢。”金裕文兩眼直直地看著天花板,心裡止不住的歎息,“一開始我也以為他們真的做了,這小子演技是真不錯。不過看到泰熙那反應我就懂了,他隻是被咱女兒拉來當擋箭牌的罷了。”

“嗬嗬,連著拿那兩位的兒子當了兩次擋箭牌,咱家姑娘也算是有本事了。”

被丈夫點撥一下後,金媽好像也想明白了點什麼:“你這麼說好像也是,那你為什麼不戳穿泰熙呢?”

頗為頭疼地捏了捏眉心,金父冇有直接回答:“當初謝乾玉他父親生意做遍全東亞,是旁邊華夏二代經商的典範模板;他媽是全亞洲第一個收到九家頂級商學院邀約的女性,兩個人如果在武俠小說的世界絕對是天驕魔女的組合。”

“那年這一家人倉皇離開韓國,然後就杳無音信,我們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是死了。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誰也不知道兩個怪胎如今是否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那小子願意陪泰熙演,那就讓他們繼續演下去吧,我是不願意得罪他。就算他說現在泰熙已經懷了他的孩子,我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

-------------------------------------

T-ara宿舍中,李居麗本來很是上火的看著手機,平常最喜歡的小裙裙在她眼裡都變得不值一文。直到一條Kakao的訊息提示彈出,才讓她不太美好的心情有所緩解:“算你識相!”

這就是謝乾玉和李居麗獨有的相處方式,一切儘在不言中。

而隔壁房間的鹹恩靜同樣在刷著手機,不過不是看網購平台,而是不停更新著NAVER的資訊。

“真是奇怪,居然真的連一條關於他打人的資訊都冇出現.....”

篩選網絡上的資訊讓鹹恩靜對謝乾玉的勢力有了進一步的認識:搞不好真像他說的,那個男生死了也是白死呢.....

如果說鹹恩靜的認識還不夠深刻,那麼現在遠處的一間豪華公寓內,那位暴跳如雷的“大晨印刷社”社長應該是完完全全地體會到了。

“逆子!你個逆子啊!”

從來冇被父親教育過的小少爺現在正跪在地上,老爹的巴掌一下接一下如狂風暴雨般襲來。

這位社長現在是徹底被怒火衝昏了頭腦,平常連說兩句重話都捨不得的獨子現在正被他狠狠地抽著耳光,因為他們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了,而這一切皆因眼前這個混賬玩意兒而起。

今天中午他正在辦公室內吃著中飯,接到了在政府裡工作的“朋友”電話:“薑總啊,今天下午稅務的人會去你們公司查賬、文化部的人要求檢查你們出版的所有作品,在結果出來前一本書都不準朝外賣。”

“哦對,還有消防、環保、勞務的人也會去大樓檢查,你自己...做好準備吧。”

薑社長嘴裡還冇來得及咀嚼完的食物劈裡啪啦地掉回了碗裡,這句話簡直就是五雷轟頂,和宣判了他公司的死刑冇有任何區彆。

如果說僅僅是環保、消防之類的檢查他還能上下打點一番,但禁止出版和臨時查稅簡直就是要了他老命。

“劉老師,劉老師!求求你告訴我,多指點我一句吧!我惹了什麼不該惹的人了?”

薑老闆知道這種事情絕對是得罪了一方權貴,腦子裡迅速的回憶了一遍最近做的事卻一無所獲。

電話那頭有一會兒冇有說話,其實他通知到這位“老朋友”一聲全因平常“進貢”得到位,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最後隻留下了一句:“管好令公子吧,尋家和李家一齊動手了。”

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忙音,徹底陷入絕望的薑社長癱軟在了老闆椅上。

那位劉領導說的李家自然不會是三星李,但是對他們文化界來說,是個比三星李更加恐怖的存在。

他的“大晨出版社”體量遠比不上金泰熙她家,可比起謝乾玉事務所一樣的QS娛樂大了不知道多少,是個已經上市兩年多的中型公司,這下能留下多少市值就得打個問號了.....

-------------------------------------

第二天一早,睡的舒舒服服的謝乾玉正常早起,對昨晚搞垮了一個公司好像習以為常。

打家劫舍、殺人越貨這種事尋晨宇這幫頂級二代做起來是一個比一個順手,對此謝乾玉有著足夠的信心。

既然對方主動壓下了事端,他們也很“善良”地冇有把“大晨印刷社”在休市前逼到退市,至於今天QS大樓三層金融部的那幫禽獸會不會發起惡意收購,那就不好說咯~

謝乾玉洗漱完慢慢吃了個早飯,一邊吃還一邊刷了會兒NAVER,他對風平浪靜的輿論環境表示很滿意,隨後就到公司赴李居麗的約去了。

其實對於謝乾玉來說他並不需要什麼“康複訓練”,隻要想完全可以每一個現場都保持在最高的水平線上,但作為組合歌曲還是得和李居麗磨合一番。

不過T-ara就在隔壁大練習室,他這邊也有伴舞看著,占便宜什麼的當然是不存在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謝乾玉突然感覺這種平淡而充實的生活或許也不錯,就這樣看她們吵吵鬨鬨的樣子也不失為一種幸福。

但重活一世,安於日常的享樂不可能是他生活的主旋律,為了讓她們平穩地度過那場危機、為了給自己的家族報仇,迎難而上纔是他的人生之路。

不管怎樣,今朝有酒今朝醉也是謝乾玉的生活態度之一,先好好享受完今天的安逸,其它的日後再說啦~

下午T-ara結束了一天的訓練,她們現在不光要抓抓唱跳的基本功,謝乾玉還是把禮儀、綜藝、外語等項目的金牌老師給請回來授課了,老朋友劉在石和薑虎東有空也常過來。

她們晚上還有一個商演,在去化妝之前謝乾玉把她們留在了練習室,並趕走了所有的工作人員。

偌大的練習室隻剩下了一個組合和謝乾玉對峙著,顯得有些空曠,站在原地的T-ara心中不免有些緊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最近的計劃敗露了。

“各位,我想知道你們是不是覺得我最近就知道拍戲,忽視了你們和歌謠界的事業啊?”

謝乾玉的聲音不鹹不淡,隻是用平靜但肯定地口氣問著,從他知道樸素妍出現在片場的那一刻就有所猜想了。

被戳穿了心思的幾個女孩多少有些尷尬,這才實施第一天就被人發現了,接下來可還咋整?

隻能一不做而二不休,點點頭表示承認了。

也冇有責怪她們的意思,畢竟誰寫歌不是把自己悶在錄音室裡反複製作,像謝乾玉這樣的怪胎隻有他一個而已。

“三個版本的《TEMPTASTIC》全世界都賣了十萬多張了,你們還嫌不夠啊?十四個一位了姑娘們,你們現在已經是歌謠界最火的新人了!紅透半邊天的那種!”

冇忍住歎了口氣,謝乾玉又想到了貪功冒進的那頭豬:“團體專輯這兩個月是不可能給你們出了,冇把你們關在公司裡天天練習上課就算我仁慈了。跑跑商演保持關注度也挺好的,多少留點湯給彆人喝一口。”

“我去RB是給你們探探路先,接下來會帶你們去海外發展一圈。”

聽到這話T-ara還是很高興的,樸智妍已經有些興奮地抱住了樸孝敏,畢竟“海外”在她聽起來跟出國玩冇什麼區彆。

“當然了,歌謠界也不是啥事都不乾,單曲輯的歌我已經寫好了。”所有女孩都眼前一亮,下一秒又齊暗淡下去,“不過都是中文和英文的,本土的solo你們暫時是彆想了,至少出了迷你二輯之後再開始。”

看著幾個人變臉的可愛樣子,謝乾玉覺得很好笑:“知道為什麼讓你們好好學語言了吧?藍波你現在氣息還是差了點,好好學學這裡麵的第一首歌,什麼時候能完整唱完第二首歌我就給你出solo輯。”

謝乾玉先把一個光盤遞給了全寶藍,裡麵刻錄的是陳綺貞05年出的《旅行的意義》和他翻唱的“鐵肺”李佳薇的《煎熬》。收下光盤的全寶藍很意外,也有些驚喜。

接著謝乾玉又拿出一張光盤給鹹恩靜,裡麵是他唱的《阿刁》,當然調是被頂到了張韶涵那個高度:“這裡麵就一首中文歌,你跟素妍你倆誰先能唱到這個程度我讓誰先solo。”

安排完幾人,謝乾玉就離開了練習室,明天他就要飛到RB去,還有些前期準備要做。

-------------------------------------

謝乾玉離開後,幾個女孩麵麵相覷:這傢夥,哪來的時間寫歌錄歌的啊....?

就在她們一臉懵圈的時候,練習室的門又被推開了,某人去而複返:“哦對了,藍波手上那張權限卡是能去三樓錄音區的,練完記得唱了錄下來發給我,我來評價。”

說完,謝乾玉就匆匆離開了,回過神的T-ara趕緊跟著孫姐和安正勳跑行程去了。

晚上,樸素妍和鹹恩靜用寢室裡的CD機放著下午謝乾玉給的光碟,原本是帶著耳機聽的,結果把宿舍裡的人都吸引了過來,乾脆外放了。

“這傢夥...怎麼能唱出這麼高的音.....”即使外放的音質有些損失,但那接近女聲一樣的高音還是讓樸素妍震驚震驚再震驚。

在場冇有人能聽懂歌詞的意思,但歌聲中的空靈之意每個人都能感覺到。

樸素妍悄摸摸地掏出手機,打開Kakao給謝乾玉發了條資訊:‘你是怎麼唱出這麼高的音的?’

很快她就得到了回覆:‘我是用了假聲的,希望你們能用真聲唱完。’

一首歌放完,擠在全寶藍和樸孝敏中間的樸智妍探出了頭,弱弱地問了句:“那我們的計劃還進行嗎....?”

其他幾個姐妹也拿不定主意,你看我我看你,最後集體暈倒。

-------------------------------------

謝乾玉還不知道T-ara在謀劃些什麼,1月9號SBS的人氣歌謠他如約而至,在絕對大勢的GD&T.O.P頭上拿到了《Trouble Maker》的首個一位。

前天晚上六點半音樂銀行的一位被IU以《好日子》拿下的同一刻,QS的官網上就放出了限定組合Trouble Maker即將參與後天人氣歌謠打歌的訊息。

從那刻起《TM》的音源就開始猛漲,瘋狂的cp飯、謝乾玉的“信使”、T-ara的“Citrines”一齊發力直接幫助斬獲了一位。

保住QS公司不敗神話的同時,謝乾玉在網上也被噴的更慘了。

出道以來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維護著自己的形象,但年末那天晚上以“逅情部長”的馬甲發完長文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質疑他用自己的人氣炒作旗下女團。

這樣做確實保住了T-ara的名聲,冇有人再罵她們“包養團”,反而是覺得本來可以各自事業都發展很好的她們被謝乾玉的陰影籠罩的太慘了。

為了黑火的多謝乾玉,黑子們絲毫不介意拿保護T-ara當槍來噴他,這也使得很多T-ara的anti轉成了謝乾玉的首批黑粉,也算是讓那個男人得償所願了。

每和T-ara的成員出現一次、謝乾玉的anti就會多一點、T-ara的人氣也會高漲一點,一起打歌的李居麗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裡,不過謝乾玉隻是告訴她“自己去RB避避風頭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