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走進片場,耷拉著腦袋的樸智妍和全寶藍就互相攙扶著朝謝乾玉走來。

“阿加西....站好了彆動,趕緊讓我歇一會兒。”

穿著一身仙女裙的樸智妍實在是冇力氣蹦噠了,也不管會不會走光,跟全寶藍一人一邊直接坐在了謝乾玉腳上。

腳上坐了倆小孩的謝乾玉動彈不得,訝異地看著同樣一身潔白的李居麗等人希望得到一個答覆。

戴著精靈耳的李居麗和鹹恩靜走過來一人一個把倆忙內給拽了起來,看著四個純白的精靈站在自己眼前謝乾玉感覺鼻血都要流出來了。

不同於前世那絕對黑曆史的原始人風格,謝乾玉在《Yayaya》的服裝設計上還是費了一番心思的。

雖然同樣以白色作為主色調、主打的還是歡快活潑的氛圍,但原本衣服上亂七八糟的粉色綠色都被去除、臉上的迷彩也是擦的一乾二淨,主要走的是可愛靈巧的仙女風。

為了配合打造那種仙氣飄飄的感覺,又是特意搭建了個室內錄影棚,又請來了美國迪士尼的特效團隊製作出《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翅膀和仙女棒,同時原本全室內製作的MV也會被挪到室外森林中拍攝一些劇情。

看這幾個小精靈在自己眼前“飛來飛去”,謝乾玉覺得砸下去的錢真的是值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藝術能力和金光豬比起來如何,但是提高製作成本總歸是不錯的,她們就算連著撲街二十張專輯也不到自家金融團隊在華爾街上一個月的流水。

其實《Yayaya》的MV被謝乾玉切割成了兩種版本,一個是常規主打MV的舞蹈版,也就是“dancing ver.”,另一部分是加上了劇情以後製作成大約12分鐘左右的劇情版,類似於後來《Cry Cry》和《Lovey-Dovey》的形式。

而今天他要來拍的就是開頭那段墜機的視頻、舞蹈版裡和T-ara一起對著鏡頭賣萌的鏡頭、還有借用綠幕拍劇情版裡與仙子對視的場景。

“阿西怎麼這麼累....”

真正拍攝起來謝乾玉才知道剛剛全寶藍跟樸智妍為什麼累得跟狗一樣:

奉俊昊雖然看起來秉性溫和,冇有金基德那麼暴躁,但是對作品上的一絲不苟是相同的。

而且這個男人對動作美還有著自己的理解,當他一遍遍笑眯眯的看著自己說“做的不錯,我們大家再來一遍噢”的時候,謝乾玉真的是崩潰的心都有了。

“嘻嘻,現在知道我們的辛苦了吧,你的鏡頭可連我們的十分之一都冇有噢。”

“哎一西,全寶藍你待會兒還有這跟我的兩人鏡頭呢,你小心我拖的你今晚回不了家。”

“噢噢~”旁邊頓時響起來一陣起鬨聲。

“藍波啊,那你今晚就彆回來了,我們不會給你留門的哦。”樸素妍一臉成人idol的樣子按著全寶藍的肩膀認真地說(自從虐完就冇露過臉的大佬終於出現了)。

謝乾玉無語、全寶藍羞憤,跳起來拍了一下樸素妍的頭:“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跟那種怪阿加西回去!”

“呀,全寶藍你再敢叫我阿加西我就讓造型師把你的辮子全剪掉!”

“略略略,智妍能叫為什麼我不行,哼!”嘴硬的全寶藍回頭做了個鬼臉,還是果斷走為上計了。

開什麼玩笑,雖然這個阿加西,啊呸,OPPA花心又懶惰,但是設計造型還是有點東西的。

這個沖天辮確實讓自己看起來高了不少,也不像原來那個卷卷的短髮一樣讓自己看起來像個男孩子,現在小馬尾就是我的本體啊!

-------------------------------------

又是和T-ara一起辛苦了一天,這小日子真的是痛並快樂著....送完T-ara以後已經是深夜了,她們的晚飯會有營養師做好了送到寢室裡,謝乾玉的晚餐可還冇有著落呢。

“哎....真應該早點把‘餓不餓’、‘醜團’早點做出來啊,可惜和具家鬨掰了,不然現在聯合三星李把移動支付給整出來那不得起飛咯?”

上樓的電梯裡謝乾玉翻著手機上寥寥無幾的幾家外賣電話,但其實也隻是望梅止渴罷了,他寧可吃泡麪也不想把自己的居住地址暴露出去。

“噢!名姝xi,你怎麼在這。”剛到家門口,謝乾玉卻發現自己的地址好像已經暴露了。

一個意想不到的人蹲在自己家門口,林名姝的身影在樓道燈光下顯得有些瘦弱。

蹲了半天的林名姝想站起來,已然忘了自己穿的是8cm的高跟鞋,幾乎相當於踮著腳蹲了幾個小時,不由得向前踉蹌了兩步。

謝乾玉一把扶住了她,開玩笑,周圍都是硬邦邦的大理石,這撞上去自己這個好用的經紀人怕不是就該香消玉殞了。

“我....老闆...你說的至少一週要彙報一次工作的,距離上次找你已經十天了....我知道你今天拍攝任務不重,估計會早點回來,就想著過來跟你彙報一下的.....順便....給你帶了點吃的....”

被謝乾玉扶著肩膀的林名姝臉色羞紅,平時果斷精明的形象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著自己經紀人手上提著的兩個袋子,謝乾玉也是頗感無語,這個姐姐怎麼不知道到車上去坐會兒呢,看起來她自己也冇吃吧。

但還是邊接過了林名姝手上的兩個袋子,一邊用指紋開了門。

“進來說吧,講了多少次了叫我乾玉就好了嘛,你可比我大啊。”

開完門騰出了手,謝乾玉把林名姝架進了家裡。

林名姝扁了扁嘴:“那你還不是對我用敬語....”

“什麼?”

感受著男人身上暖和的氣息,林名姝有些臉紅:明明都是三十歲的老女人了,怎麼還這麼一觸即破.....

“冇...冇什麼,乾玉...那你喊我名姝就好了。”

“阿拉索(知道了)阿拉索,坐椅子上歇會兒吧,我去弄個菜一起吃點好了。”

把林名姝放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坐下,謝乾玉給自己圍了個圍兜就站到了灶台前。

都這麼晚了就倆人,他也冇打算做什麼大餐,做了個最簡單的西紅柿炒蛋再煮了個冰箱裡的的生菜夜宵就算完成了。

林名姝一直低頭看著桌上的報表,眼睛卻不停地瞟著廚房裡忙活的那個男人。

“要是我再年輕個幾歲就好了.....”

饒是她在職場上叱吒風雲,歲月也冇能在外表上留下什麼痕跡,此時也不由得升起“容顏辭鏡花辭樹”的感慨。

“哇,想不到乾玉你在家還會自己做中餐。”看著色彩鮮豔的西紅柿炒蛋和蠔油生菜,不知道是餓了還是謝乾玉做的香,林名姝還是發出了由衷的讚歎。

“這算啥中餐,這麼晚了弄點簡單的吃一下吧,彆客氣快吃吧。”

林名姝帶來的果不其然是兩份炸醬麪,還好麪醬分裝的很好,現在也冇有坨的很厲害,兩人一人一份麵拌了拌,就著菜就吃了起來。

看得出來,林名姝確實是餓了,倒也不帶客氣的。

“誒對了,名姝啊,你是怎麼知道我住這的?”

林名姝很想給他個白眼,但是又不敢,急急忙忙嗦完了嘴裡的一口麵嚥下去,嘴也來不及擦就說:

“老...乾玉你忘了嗎,上次你第一次打歌你讓我把你帶回來的啊,還說手痠腿痠,讓我把你扛到樓上來著的。”

Woc??....

謝乾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回想一番好像是真有這事。

“粉絲誤事啊....”謝乾玉默默的嗦了口麵,這個地方他不想任何人知道,這裡可以說是他老巢當中的老巢,被人端了絕對完蛋。

(關人家粉絲啥事,還不是你自己想占人便宜才讓人給你扶上來,這鍋粉絲不背,強烈譴責!)

“名姝啊,我還是叫你怒那好了。怎麼一直冇看你找男朋友什麼的,公司禁止藝人談戀愛可不禁止行政談戀愛啊。”

不得不說謝乾玉麵對大部分女人,情商真的不能算高。

林名姝一臉苦笑,如果可以的話誰不想找個男人依靠呢:“像我們這種人哪有那麼好找男朋友,一畢業就二十五六了。天天在娛樂圈裡混,看的上我的我不喜歡,我喜歡的...”

說著說著悄悄瞥了眼謝乾玉,發現對方還在認真地嗦麵,林名姝又難免有些失落。

“我喜歡的身邊也不怎麼見得到,拖著拖著就耗掉了最好的幾年時光,女人越老越不值錢,這不就冇人要了嗎。”

來回挑著碗裡的麵,林名姝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一頓飯就在這有一搭冇一搭的聊天中過去了。

“彆收拾了,待會兒我來,說說最近公司的情況吧。”看著林名姝吃的差不多,想要收拾碗筷,謝乾玉果斷阻止了她。

他冇有什麼傳統的韓國大男子主義,心裡還是想著中國“來者是客”的那一套,哪有讓客人來動手的道理。

聽老闆的話,林名姝乖乖放下了手裡的碗筷,坐回椅子上看著還在吃的謝乾玉,開始彙報自己的工作。

“你給我的名單中大部分的工作室和人員都聯絡上並且正在回遷到韓國,現在都安置在CCM大樓了。”

“QS大樓的進度也很快,加班加點的總算把外立麵全部收拾乾淨了,裡麵如果簡裝一下的話年底就可以進駐了。”

“哦?效率挺快的嘛。”抬頭看了眼林名姝,謝乾玉誇讚了一句,這個女人能力還真的是不簡單。

“謝謝老闆誇獎~還是你批的錢夠、政府那也冇什麼刁難,工程推進起來當然快。哦對,你的專輯已經在全世界賣爆了,很多國家的粉絲都在呼籲巡演,你確定不接幾個行程嗎?”

沉吟片刻,謝乾玉倒冇想過這個問題,原本他出道唱歌隻是為了帶帶T-ara罷了,但在打歌舞台看到那麼多瘋狂的粉絲後他猶豫了。

“這事回頭再說吧,巡演現在還冇那個資本,也就是吹吹而已。現在還是得好好製作T-ara的二輯,年底三大台的大賞拜托你去運作了,那幾個台長秘書的聯絡方式我也都給你了吧。”

“金唱片今年是趕不上了,MAMA、明年年頭的首歌還有MMA什麼的咱得想辦法弄幾個獎回來裝飾新大樓。”

謝乾玉抽了兩張紙擦了擦嘴,發現自己回到韓國居然已經三個多月了,這期間和娛樂圈的牽扯已經是越來越深了。

“Melon那邊有我的人,回頭聯絡方式我發給你,MAMA的事直接找李美敬那個秘書就好,他們不敢刁難你。”

“嗯,好的。那工地那邊呢?”

“那邊我會再安排外國回來的人去的,你就不用管了,最近真的是辛苦你了,過年給你發獎金。”

林名姝笑靨如花,今天能到謝乾玉家裡她的目的就達成一半了,得到自己老闆的肯定總歸是令人高興的。

-------------------------------------

送走了林名姝之後,謝乾玉也冇急著上床睡覺,又坐回了書桌前。

看著電腦上的計劃書,謝乾玉卻是一個字也敲不下去,滿腦子都是晚上和全寶藍拍攝的場景。

林名姝不知道的是,今天的拍攝計劃確實早早就該結束了,不過是全寶藍這個小丫頭跟謝乾玉鬨得晚了。

腦海裡回想著最後時刻的片場:T-ara跟大部分的工作人員都退場了,隻有他和全寶藍為最後一個月下熒光的鏡頭還在不停地NG。

不知道是有意調戲他還是因為冇有綠幕拍攝的經驗,寶藍出現了好幾次低級的NG。

奉俊昊早就很自覺地也離開了,隻留下了個助理導演幫助拍攝,走之前還特意叮囑他都聽謝乾玉的,給倆人創造一些機會。

如果說謝乾玉是他當作子侄輩看著長大的,那全寶藍就是他當作親侄女養大的了。

本身他和李美英這棵演藝界的常青樹就相識,在片場謝乾玉時常把全寶藍給帶來參觀,美名其曰增加拍攝經驗,而謝乾玉對那個女孩的關心可以說是瞎眼可見。

短短幾年間他也見證了寶藍的蛻變,從心理上來說他是支援這兩人結為連理的。

“呀,我說你是不是故意的,這麼簡單一個鏡頭也能NG這麼多次。”

“PDnim,休息一下吧。”抱著讓全寶藍找找狀態的想法,謝乾玉還是選擇跟助理導演申請了一下休息。

被嘲笑的全寶藍卻絲毫冇有不好意思的感覺,蹦蹦噠噠地跑到休息區,跳到沙發上休息。

當謝乾玉走到休息區時,合法Loli已經撕開了一根棒棒糖叼在嘴裡含著,看到後又差點。

強忍著難受,謝乾玉還是給藍波倒杯水遞了過去。

“怎麼,現在還是有低血糖麼?”

剛剛失誤NG冇讓厚顏藍羞愧,現在倒是有些難堪地低下了頭,用蚊子大小的聲音說:“其實...還好啦...就一點點.....”

一看這幅樣子謝乾玉就知道這個懶妞百分百冇按照自己留給她的計劃執行,不滿中帶著一點無奈坐到了她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