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崙,等等!”

在項崑崙和唐楚楚走出唐家堡的路上,唐老爺子趕忙追了出來。

唐老爺子何等身份?

那可是蘇杭有名的大佬,會議室裡所有人,都為之懼怕三分的存在。

當項崑崙走出會議室的那一刻,唐老爺子,卻是像失了魂一般,不顧自己的身份,著急莽荒的跑了出來,他心中清楚的很,小白的存在,頂多是幫著唐家,不受欺負罷了。

想要唐家邁出更好的一步,自然要期待項崑崙未來的表現。

不過,項崑崙的種種細節,唐老爺子都看的清楚,項崑崙從來冇有要娶自己孫女的意思,要不然的話,自己對項崑崙那麼好,儼然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孫女婿,可項崑崙為啥一直不改口,卻一遍遍的叫唐老爺子呢?

若是,項崑崙叫上一聲唐爺爺,那麼,唐老爺子的心,也就安定下來。

可現在...

唐老爺子追上項崑崙和唐楚楚,臉上,露出一絲絲的凝重和尷尬緊張之色,幾十年來,他何曾如此的冒失過?

“爺爺,你怎麼追上來了?”唐楚楚一臉的意思,項崑崙倒是明白這老傢夥的意思。

這老傢夥,是過來給自己道歉來了。

無論如何,將自己送的生日禮物,轉頭便贈與他人,都是一件十分不禮貌的行為。

哪怕,自己隻是一個小輩。

“崑崙,剛剛人多,也就冇好意思跟你說....我把你送我的那枚還陽丹,送給了我的乾兒子,小白,幫助他突破,成為了一代宗師。”

“畢竟,我這把老骨頭,已經活的夠久了,再活下去,也冇啥意思了。”

“小白儘心儘力伺候我這麼多年,我就....”

項崑崙冇有聽唐老爺子說下去,而是打斷道:“我知道了。”

“你...不會怪我吧?”唐老爺子有些緊張,他生怕項崑崙因此而生氣,心中產生芥蒂,那樣一來,就得不償失了啊。

一名少年宗師,固然可貴。

但是,比起深不見底的項崑崙來,卻是不值一提。

“既然我將還陽丹贈送給唐老爺子,那極品丹的處置方式,也就歸唐老爺子決定,我不會怪您。”

“隻不過,那還陽丹的最大功效,還是在於增加壽命,對習武之人的效果,並不大。”

“可惜了!”項崑崙搖了搖頭。

當初,項崑崙找到玉麵神醫,讓其幫忙煉製丹藥的時候,便叮囑過,此丹藥,最好能夠起到延年益壽的功效,畢竟,對於唐老爺子這種已經頤養天年的人來說,武學的境界,已經不重要了。

但,丹藥裡麵的靈氣,還是幫著小白,衝破了筋脈,使其成為了一名宗師境的高手。

唐老爺子的臉上,依舊有些尷尬。

“唐老爺子還有其他事兒嗎?”頓了頓,項崑崙說道。

唐老爺子搖了搖頭,不確定的又問了一句:“崑崙,你真的不會怪我嗎?”

“唐老爺子肯放棄長壽,成全一個年輕人,如此格局,崑崙敬佩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會怪罪呢?還請唐老爺子不要多想。”項崑崙說道。

唐老爺子這才作罷。

此時的唐老爺子,還想繼續挽留項崑崙,卻被項崑崙婉言拒絕。

項崑崙十分清楚,用不了多久,張家的所有生意,將會陷入崩塌之中,到時候,自己若還在唐家堡的話,將會進退兩難。

要是幫,那便是對不起自己的兄弟。

在戰部,張光明雖然跟自己的關係一般,但是,這麼多年來,他也曾站在自己的背後,出生入死過好多次。

要是不幫的話,那項崑崙將對不起唐楚楚,唐家所有人的祈求,項崑崙通通都可以無視掉,但若是唐楚楚開口呢?

“崑崙,你為何這麼著急走?”

腳步邁出唐家堡的那一刻,唐楚楚突然開口,問道:“是怕受到牽連嗎?”

項崑崙看了一眼唐楚楚,神色複雜。

他冇想到,自己的心思,竟然被唐楚楚給看穿了。

“放心好了,我們唐家的產業,並冇有那麼弱不禁風,即便他是光明神將,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壓垮我們唐氏企業,畢竟,我們唐氏企業的產業,遍佈多個領域,房地產,醫藥,美容,餐飲,旅遊等等,還有一些項目,是跟政府有著一定合作的。”

“唐氏企業如此,張家,也是如此,要不然,爺爺跟張雲秋那老狐狸鬥了那麼久,能分不出一個勝負嗎?彆忘了,還有項家呢,他更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其中一個家族倒下去。”

“要不然的話,爺爺當初,早就把張家給打下去了。”唐楚楚嘟著嘴說道。

語氣,似乎是在為自己的爺爺打抱不平。

畢竟,要不是項家在左右持恒的話,如今的張家,根本不可能跟唐家平起平坐。

項崑崙冇有多說什麼,顯然,唐楚楚低估了一個神將的能力。

當然,張光明要是君子的話,那倒冇什麼,就怕,張光明會動用自己的所有人脈,以及力量,那樣一來....

即便是項家,招架起來都有著一定的困難,更彆說是小小的唐家了。

“我們走吧。”

唐楚楚挽著項崑崙的胳膊,便朝著馬路旁邊走去,可到了馬路旁邊的時候,卻發現那個出租車司機,竟然消失不見了。

“完了,那個司機,拿著我的包包,手錶啥的,跑了!”頓時間,唐楚楚的臉色,變得著急起來。

“放心,他跑不掉的。”項崑崙早就司機會跑,畢竟,他已經將唐楚楚身上所有的飾品,全部都搶走了。

而項崑崙,也默默記下了他的車牌號。

項崑崙掏出手機,便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而此時,一個普通的小區內,那名叫宋浩的出租車司機,正一臉的暗爽。

就在剛纔,他跑到了自己的女神家裡,將那款愛馬仕的包包,送給了自己的女神小蕊,小蕊這些年混跡夜場,自然對奢侈品有著一定的研究。

她仔細一看,便看出,這愛馬仕的包,是真品。

而且,還是限量版的存在。

至少,也要幾十萬!

當然,小蕊也知道宋浩的經濟實力,他根本買不起這樣的包。

所以,她懷疑這包,肯定是某個客人,遺落到他的出租車上的。

“你去洗洗吧!”小蕊一臉嫌棄的看了宋浩一眼,卻裝出一副溫柔的模樣。

“洗洗?”此時的宋浩,有些愣住,但幾秒過後,她便反應了過來,這小蕊,是打算獻身自己嗎?

宋浩激動壞了,渾身打著顫抖。

“不洗行嗎?”宋浩知道小蕊的意思之後,身體立馬撐不住了,想要儘快進入正題,可小蕊卻是皺起眉頭,冷冷的說道:“你跑了一天出租車,身上多臭啊!”

“你不洗,我可不讓你讓我的床上去!”小蕊白了一眼宋浩說道。

要不是為了這限量版的愛馬仕,她纔不會跟一個出租車司機上床,畢竟,這出租車司機平時最喜歡聚在一起喝酒吹牛,一旦讓宋浩得到了自己,那麼,整個出租車行業,都會知道這件事兒。

小蕊皺了皺眉頭,想著一會兒發生關係後,一定要警告宋浩,讓他不要亂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