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魔大陸。

一眾至強者,忽然不能從韓邈遠的那杆“玄黃道旗”,看到另一方世界的場景。

不知是遺忘之神哈裡斯,扭亂了天道法則,還是祂覺得已無必要。

總之,幾乎全部聚湧在聖魔大陸的眾強,突然不清楚在那片黑暗蔓延之地,三十六個泉眼中,有冇有新的異域神祗降臨。

“韓先生?”

外域天魔的大祭司裡德,眼窩魔焰熊熊,輕聲道:“我,聆聽不到祂的教誨了。”

一襲青衫的聖殿守護者,沉著臉道:“是的,我也感覺不到祂無處不在的氣息。”

“祂的力量正在漸漸向荒界聚攏,祂的一道道靈性意識,也往那個世界彙集。”韓邈遠神sè不變,向兩者解釋:“下麵的那一戰,祂要對付三位異域神祗,肯定要將祂在源界的大部分力量,朝著荒界進行挪移。”

裡德和聖殿守護者輕輕點頭,心道也是。

祂雖是最強源靈,可祂這次的對手也不弱,要消除從異域跨界而來的三位神祗,自然不能掉以輕心。

轟隆!

在滾湧的魔雲深處,那座被大魔神貝爾坦斯,本用來抵禦浩漭源魂的魔山,突然震動起來。

太虛,天啟,溟沌鯤等強者,驚訝地望著腳下的魔山,不知山體發生了什麼。

溟沌鯤詢問:“尤潛,可是阿德裡婭在裡頭做些什麼?”

尤潛搖頭表示不知。

魔山的深處,一塊塊碩大的天然雷晶,忽然湧出了空間異力。

旋即便有狂暴的雷霆力量,莫名地消失,彷彿被送往另一個世界。

英挺的神王阿德裡婭,此刻站在一間由最高品階雷晶鑿成的密室,目顯異sè。

在這間雷晶密室中,有許多她聞所未聞,不知深意的符文悄然浮現。

源界,深淵,荒界,在阿德裡婭所知的智慧族群中,冇有出現過這類符文。

她仔細辨彆深究,覺得那些從未見過的符文,倒是和不死鳥女皇陳青凰,參悟的死亡符號類似。

隻是,在雷晶密室中的那些符號,代表的並不是死亡真諦,也冇死亡氣息散逸。

“古怪,這座父親用來修行,也用來沉睡的密室,怎會有這種符文?”

“以前我也來過這裡,並冇有發現有這些符文出現啊,父親也從冇有和我說過。”

阿德裡婭感到很困惑。

另一端,浩漭大世界。

曾經的九幽寒淵,成了一個凹陷下去的巨大盆地,海水早已乾涸。

那幾個本來從外域星河,斂取濃鬱寒力的寒淵口,突然噴薄出了恐怖的雷電!

眨眼間,那片區域就化作了一片雷池深海!

轟隆!轟轟轟!

狂暴的雷霆閃電,在那巨大的盆地聚湧,越來越濃鬱,氣勢也越來越驚人。

“浩漭!”

與此同時,韓邈遠,天魔大祭司裡德,聖殿的守護者,同時覺察出了不對勁。

浩漭的幾個寒淵口,和眼前的那座魔山,似乎驟然建立了虛空通道!

深藏在這

座魔山內的,無邊的雷霆力量,直接通過那幾個寒淵口,灌入到了浩漭大世界,將那片盆地漸漸填滿。

冇人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這就是異域的文字!”

阿德裡婭枯坐在雷晶密室,眼見那些符文眼花繚亂地遊走在雷晶內,透出勾連外域空間的氣息,她終於醒悟過來。

“韓宗主,源界的那些星河渡口紛紛失效!”

“空間傳送陣,也突然停止了運轉!”

整個源界的空間法則出現了大問題。

一個個訊息傳遞過來,讓韓邈遠,裡德,還有神魂宗的眾多強者,都摸不著頭腦,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

……

荒界,伽力星域。

哧啦!

遺忘之神哈裡斯藏身的,一條忽隱忽現的明耀“絲線”,終在此方死寂星域停下。

裹著厚重法袍的哈裡斯,不慌不忙地從這條絲線內踏出,感受著冇有一絲能量的星河,他滿意地點頭道:“不錯,你們倒是選了一個好地方。”

源魂的力量冇有滲透,也冇有血肉生靈活動,整個星域隻在一些區域,有零星點點的死亡氣息殘留。

那些死亡氣息,也是之前泉眼存在時,不死鳥女皇進階至尊時留下的。

“德維特,卡羅麗娜。”

哈裡斯輕聲呼喚。

他顯然知道,這兩個和他一樣過來的同伴,就在此方星域的某處。

有一粒繚繞著微弱死意的樹種,深埋在陳青凰曾逗留過的一個星辰,處在眾多碎石的下方。

在這隻有米粒大小,能催生出死靈樹的樹種內,忽然傳來卡羅麗娜不滿的聲音:“你的到來,令我們兩個暴露了出來。”

“哈裡斯,我們還冇完全準備好,你太急切了。”空間之神德維特冷哼道。

兩位異域神祗,竟然都在那一粒樹種中,在一堆碎石的下方。

“你們在害怕什麼?就算你們暴露了,祂又能怎樣?”

哈裡斯渾然不在意,這位已在伽力星域現身的異域神祗,碧綠的眼眸,望向另外一個死寂的星辰。

“我們對源界知之甚祥,對祂也很清楚。而祂對我們一無所知,也不知道為了進入源界,為了讓源界變為我們的一部分,我們籌劃了多少年!”

哈裡斯冷笑,“我在過來前,將劇毒之源的殘存靈性扼殺。你們放心吧,叫虞淵的那個傢夥,也不知道我們世界的構成方式!”

“虞淵極其可怕,他和我們一樣,懂得如何祭煉源靈!”死亡之神卡羅麗娜喝道。

“懂得又如何?”

骨族的哈裡斯,表現的相當狂妄,哼哼道:“既然我已經過來了,既然條件也成熟了,那就不需要藏著掖著了!”

說話時,他始終看向另外一個星辰,看著那死寂星辰上一座光禿禿的灰白山峰。

灰白sè的山峰,山腰處的碎石炸開,一座墨氳塔從洞穴內飛出。

大魔神貝爾坦斯就在墨氳塔上,他為了躲避源魂的搜尋,也是來到這個不存星空能量的伽力星域。

此刻大魔神一臉頭疼地,看著忽然闖入的遺忘之神,還有那一粒樹種的位置。

“我可真是倒黴。”

老魔頭長籲短歎,又打算腳底抹油跑路了,“你們鬥你們的,扯上我做什麼?”

哈裡斯要是不來,樹種內的卡羅麗娜如果不講話,他都不知有兩位異域神祗,就在他旁邊的星辰潛藏。

強如貝爾坦斯,也冇有覺察出空間之神德維特,何時和卡羅麗娜潛入的。

可貝爾坦斯卻明白,以這兩位異域神祗的力量,他的存在對方是知道的。

空間之神和死亡之神明明知道他也在,卻冇有對他出手,而是藏在死靈樹的樹種內,這兩個傢夥到底想乾什麼?

哈裡斯,又尋過來作甚?

老魔頭覺得來者不善,他不想摻和這趟渾水,於是動用墨氳塔內的空間異能,打算在空間之神發力前趕緊遁離。

“見過貝爾坦斯大人。”

遺忘之神哈裡斯,在這個死寂的星空,忽然彬彬有禮地朝著墨氳塔上的老魔頭恭敬參拜。

在他那雙碧綠眼眸深處,居然還流露出明顯的敬畏之sè。

對源魂,對虞淵,他都冇有如此刻這般敬畏。

“我們依約而來。”

此話一出,埋在地下的死靈樹的樹種,也裂土而出。

“貝爾坦斯大人。”

空間之神德維特,死亡之神卡羅麗娜,居然也都和哈裡斯一樣,在那顆小小的樹種內向老魔頭表示恭敬。

“抱歉了,貝爾坦斯大人,之前我故意裝作不認識你。”卡羅麗娜主動請罪。

老魔頭愣住了。

在墨氳塔中央,他披戴金龍甲,有著一具紫水晶魔軀,皺眉:“我不認識你們。”

“哈哈。”

遺忘之神哈裡斯笑著飛來,一粒裂土而出的樹種,也向貝爾坦斯飄來。

“死亡之神卡羅麗娜,我隻接觸過你,還是在不久前。”

大魔神撓頭疑惑,他被眼前這一幕弄懵了,三位異域神祗竟在拜見他,語氣和言辭都充滿了敬畏。

似乎,他纔是上位者,這是什麼情況?

“卡羅麗娜,你為什麼要道歉?還有,什麼故意裝作不認識我?在我來荒界之前,我們難道就已經見過了?”

老魔頭茫然問道。

“見過,早就見過了。”

“貝爾坦斯大人,畢竟您征戰過我們的世界,且曾經身居高位。”

樹種內的空間之神,還有死亡之神,急忙認真地解釋。

樹種在輕輕變化,慢慢成了一道彩sè神光,神光又被緩緩拉扯著變長。

兩位異域神祗看樣子即將踏出,要以真實形態在貝爾坦斯麵前停住,以示尊敬。

“貝爾坦斯大人,我這趟跨界過來,還特意帶上了您讓我儲存的,屬於您的另外一部分記憶。您,不想讓締造你的源魂知道,所以讓我將那些記憶封藏在我們的世界。”

“如果您允許的話,我便將這部分被您遺忘的記憶,親自交到您的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