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道的出入口就在假山的洞壁之上,常山身形一動,伸手一按洞頂上的機關,暗門緩緩打開,二人迅速鑽了進去,順著石階下到暗道之中。

常山在暗道口洞壁上的凹洞摸到了火把,取出火摺子將它點燃。光亮下,二人沿著暗道向東直行了近三十丈,轉而折向北麵又行了五十餘丈,二人頓住身形,常山望了一眼前方五丈處擋住去路的牆壁,躡足屏息靠近牆壁,貼耳傾聽片刻,轉而回到孟小虎身前,低聲道:“趙賊是習武之人,暗門打開有所響聲,若使他寢在密室,必會驚動於他,你我當合力將他襲殺,且勿去理會外室之人……”

萬歲殿的逃生暗道是通向禁中後苑,而暗道中置有一處內外兩間的密室。郭威登基之後,又使人在密室另挖了一條暗道通向‘龍圖閣’花園的假山中,眼下能知曉這通道唯孟、常二人。

孟小虎但想趙匡胤若使休寢在暗道內室,外室想必是錢氏三兄弟一眾值守,唯是在暗門打開之際闖入,趁猝不及防之勢才能得手,聞聽之下言道:“好,那你我先為蓄上精神,醜時一到就為動手。”

常山點了點頭,將手中火把吹滅,便是與孟小虎盤腿而坐調息起來。過了半個時辰後,二人站起身子,行靠到前方的牆壁,常山伸手摸到暗道右側壁上凸出的石碗一轉,麵前的牆壁頓為向左移開。

隨著暗壁移動的磨擦聲響,二人身形一前一後疾闖而入。

黑暗中,左側一道驚呼聲響起,“誰?”

“宮少文?”孟、常二人心頭一震,卻是聽出床榻上發聲之人是為宮少文,異口同聲之中,一劍一拳頓然攻出。

‘當’的一聲,傖促出劍的宮少文長劍便是被常山劈開,兵刃相交火花中,孟小虎一拳便是擊中了他左胸。

隨著宮少文的短促的驚叫聲,緊接著又是一道悶響,身形已然被拳罡震得撞到床榻內側的室壁上。

常、孟是武望博、華千行的關門弟子,所修功法不同,身手與早為投身書院五年的宮少文相當,皆是入了歸真境。二人合擊之力,自非宮少文可以抵擋,孟小虎一拳已是將他擊了重傷。

“宮賊拿命來……”怒火沖天的常山欺身近前,左膝跪挨床沿之上,仗劍直刺而出。

就在常山長劍刺入宮少文胸口之際,一道破空聲從身後響起,但知是外室中有人使暗箭襲來,電光火石間孟小虎轉身擋在常山身後,一拳疾擊而出,‘突’的一聲,襲來的暗箭卻為被拳罡破開,一道香氣頓然在暗室中彌散開來。

“神風散?”隨著香氣撲鼻而入,二人立馬辨出吸進體內的是會使人功力衰減的‘神風散’,心頭大為一震。

“是嚴秋這惡賊……”

藥王穀的‘神風散’煉製之法是不傳外姓,唯苗珂雪、常青青二人纔會煉製。當日柳宮文身死,其身上的十數粒‘神風散’便為嚴秋所取,而任誰皆未料嚴、宮二人日後會反叛行惡,常青青自也未阻止嚴秋將‘神風散’取走。

孟、常二人對密室的環境是為熟悉,此下雖是漆黑一片,卻也知曉與外室相通的房門方位所在,孟小虎言出之後,氣息一屏,便先為竄向外室。

身形剛一闖入,一道劍氣迎麵襲來,對於嚴秋所修的‘落英劍法’,孟小虎自是瞭如指掌,但知劍式攻擊所在,左腳向後斜退半步,身形一側,反手一拳擊向劍身。

吸入‘神風散’在半盞茶功夫後纔會氣機漸失,孟小虎此下功力猶足,一拳力道自也將嚴秋劍身震開,緊接著左腳又為前踏,左拳勾擊而上。

“錢先生……”收招後退的嚴秋疾聲喚道。

孟小虎心頭一凜之中,身背上的‘命門穴’一痛,雙腳卻是站立不住,但在此時,嚴秋一劍直刺而來,就在孟小虎將欲倒下之時,長劍穿胸而過。

此時也為引身闖入室中的常山,聽得孟小虎慘叫一聲,頓然驚得魂飛魄散,“小虎……”

悲痛之下,一劍向嚴秋橫斬而去,劍出半途,但覺一道巨力擊向劍身,常山虎口一震,長劍頓然脫手而落,心神大驚之下,身側微風拂過,一隻手掌在身背上一推,身形不由自主的撞向嚴秋。

嚴秋的長劍插在孟小虎身上,一時卻是拔之不及,但覺常山撞來,撤手向後退了一步,身形一頓,便為一拳擊出。

此下但如前後夾擊,避之不及的常山頓為被嚴秋一拳擊中胸口,心頭氣血翻湧中,身形後震而退,尚未退定,一股力道從背後襲來,又將他的身形推向前衝,自又被嚴秋連擊兩拳。

身形受拳罡所震猛然倒退,此下後麵未再現力道阻止,卻是撞向了室壁,常山壓不住上湧的氣血,一口鮮血頓為噴出。

他吸了‘神風散’,又連中三拳,氣機已不足五成,心知室中還有一人是為抱丹境的錢望山,料到自身必死無疑。頓然暴喊一聲,便是向身前的嚴秋撲了過去,傾力一掌拍出。

嚴秋但知常山已為重傷,聽得掌風襲來,不退反進,一拳擊迎而上,但在此時,突覺右手脈門一緊,氣機驟失,心頭大驚,“錢……”

‘先生’二字還未岀口,常山的右掌已是拍到胸口,頓然間嚴秋隻覺胸口一陣劇痛,幾欲痛了昏倒。他氣機驟然全失,但如尋常人無異,常山掌力雖不足五成,卻是將他胸骨震斷了兩根。

製住嚴秋脈門的錢望山,右手一鬆,身形一退,左手一伸,卻為將重傷的嚴秋推向常山。

常山驚疑之下,便為一掌擊出,恰好又擊到嚴秋胸骨斷處,嚴秋慘叫一聲,身形頓為倒退撞向身後的室壁,一口鮮血噴出之後,跌坐地上。

常山正待欺身而上,突覺‘命門穴’一痛,雙腳一軟,也為癱倒而下。過有三息之數,但見室中燈光亮起,望著身側不遠處孟小虎的屍身,常山心下一痛,熱淚滾滾而下。

點亮油燈的錢望山,彎身撿起落在地上常山的長劍,緩緩行到臉顯驚疑、已是奄奄一息的嚴秋身側,將他拖到常山麵前。

蹲身而下,將劍放入嚴秋右手,反手一握嚴秋右手背,抬劍刺入無法動彈的常山胸口。

嚴秋心中一凜,“原來、原來這暗室另有通道……好、好一個借刀殺人,好一個趙匡胤……”

錢望山未作言與答,將手一放,看著身形緩緩側倒的嚴秋,搖了搖頭,提前油燈,打開外室鐵門,向萬歲殿暗道出口而去。

……

萬歲殿中,趙匡胤聽完錢望山講完暗室發生的事情經過,略一沉吟,言道:“那嚴秋還能存活多長時間?”

“他受了重創,胸骨又刺入內腑,以微臣所見,但活不過一個時辰。”

“若使方常勝前來,可是會看岀先生你在暗中下手?”

“孟、常二人中了氣機漸失的‘神風散’,我製了他們的‘命門穴’,也是使氣機驟停,但想方常勝他也是查不岀來。”

趙匡胤點了點頭,“有勞先生去一趟都虞侯府上,將此中之事告知都虞侯,讓他此下前來見朕……”

“微臣遵命。”

趙匡胤登基之後,便是賜封趙匡義為殿前都虞侯。

過有半柱香功夫,趙匡義隻身行入萬歲殿中,見禮之後,臉顯喜色,“原來皇兄下詔,讓世宗複姓,是為逼常山他們出手……”

“使世宗皇帝複姓是為必要,但眼下未是時候,且待遜帝他們遷往房州之後再為不遲。天明之後,你使汝南郡夫人去西宮一趟,向符太後告言,說我收回讓世宗皇帝複姓的詔命。

同時轉告常山他們身死之事,就說他二人不知如何得知,嚴秋與宮少文被我護藏在暗室之中,二人尋去之後與宮少文、嚴秋拚得同歸於儘了。”

趙匡胤言中的汝南郡夫人,是趙匡義剛剛成親的夫人,也就是符太後的六妹。

“那方常勝萬一趕來可是會見疑?”

“以錢先生所言,但無破綻可窺。即使方常勝有所疑心,卻是使孟、常二人涉及到弑君的罪名,他不敢殺我之下,但想會吞了這口怨氣,何況我也讓嚴、宮二人陪葬。”

常、孟二人住在大內宮中,趙匡胤自是心有忌憚,但恐他二人有一日心血來潮會來行刺自己,心中早是生有將二人除去的念頭。

而嚴、宮二人在他篡位中立了大功,又為他拉攏一眾神虎營衛,以免人心不服,趙匡胤自不會將他二人獻出。但在用激將法使方常勝消去相逼嚴、宮二人下落之時,卻也為方常勝猜出二人被田英易容藏在禁衛之中。

但知方常勝日後必定會尋田英麻煩,幾經衡量之下,趙匡胤決定保住身手已是抱丹小成的田英,從而犧牲嚴秋與宮少文。

他入主大內,自也讓出身‘隱門’,對土木機關之術大是精通的田英,來排查宮中密道所在。郭威當年秘密所修到這暗室中的通道,自難逃田英的法眼。有了這密道,趙匡胤便為尋思出讓孟小虎、常山與嚴、宮二人自相拚殺的毒計。

他故意下詔言稱要讓郭榮複姓,是為逼血氣方剛的常山、孟小虎來行刺自己,同時以保護嚴、宮二人的理由,讓他二人隱在暗室之中,又使錢望山伺機布了四人拚殺到同歸於儘的局麵。

……

三月十六日未時,靈秀山莊東院,但見閉關七日替洛寒水治傷的洛逍遙出來,涼亭上的蕭慕雲迎身近前,“伯父的記憶可是會恢複?”

洛逍遙臉顯喜色,點了點頭,“父親倖得丹藥相治,使七魄生機得以護住,但使慧魄恢複靈力,此下隻需三年便能成功。”

洛逍遙得譚峭捨命相救,在陳摶相助之下,貫通了‘五太心經’功法,卻是可以修複洛寒水的慧魄。

“那武學呢?”

“我行氣使他周身經絡精氣通貫,若他恢複了記憶,來日從頭修習,是可修到固元境,他丹田已破,一生無望再踏歸真境了,唉,能恢複記憶,卻是萬幸了……”

“那明日去莫忘島?”

洛逍遙點了點頭,略一遲疑,“青青她可是願意同去?”

“她知你亦是不肯出手殺趙匡胤,心中難過至極,前日我前去探望之時,卻為閉門不見,去莫忘島恐無可能……”

洛逍遙暗自一歎,他愈痊之後,自也知道所發生的事情,心中雖是悲恨不已,但知自身使命所在,卻是將滿腔怒火壓了下去。

望著臉顯感傷的洛逍遙,蕭慕雲歎了一聲,又道:“師叔祖恐青青傷了心神,對肚裡孩子不好,便是留在藥王穀陪伴與她。”

賀梅與翁牧等人出海尋找楚南風無果,正月底先後回到中原,但知洛逍遙在華山‘雲台觀’療傷,賀梅、翁牧關心之下,便也去華山相候,直到洛逍遙痊癒之後,才為一同回到靈秀村。

“有師叔祖相伴,或是可以勸撫青青悲傷的心緒。”洛逍遙歎了一聲,“明日且先去荊南,尋上婉真師妹,一同前去莫忘島……”

“說起師妹倒是奇怪,師叔祖回來之時去了莫歸島,卻是也未見她的身影,難道她閉關入抱丹之境?”

“但有可能,不若她不會不去華山尋找你我。”

翌日清晨,洛逍遙與蕭慕雲起身前去江陵府。

但聽洛、蕭二人來到,林益喜出望外迎將出來,“見過洛公子、見過蕭姑娘,洛公子已為痊癒,實是可喜可賀。”

賀梅從海外歸來,曾是去了莫忘島,從許聞香口中得知林婉真自正月以來,從未到過島上,但想她應是不知自己被譚峭救去華山醫治之事。而此下聽林益口氣,卻是知道自己為人所救,洛逍遙心中一時驚訝,“林統領如何得知晚輩遇救之事……是婉真師妹相告了嗎?她何時去了莫忘島?”

“洛公子可否有空隨林某去臥龍島走一趟?”

“師妹她在臥龍島?”

“洛公子去了便知。”林益歎了一聲。

洛、蕭二人心下奇怪,但想不明白林益此舉何意,互視一眼,便是隨著未將自身迎進府中的林益行去臥龍島。

到了島上,聞報出迎的莫不善大為驚喜之下,見禮之中卻是也為恭喜洛逍遙痊癒的言語。

望著神情驚愕的洛逍遙,莫不善臉顯苦笑,邊走邊道:“洛公子可是記得此院的花草樹木?”

洛逍遙曾是多次來到臥龍島,但知莫不善此問另有所指,舉目環顧四周片刻,疑道:“莫先生的意思……?”

莫不善微微搖了搖頭,卻未作答,待將心下狐疑的洛、蕭二人,迎進‘聽濤院’中的廳堂入座之後,又為言道:“洛公子可記得高郡主?”

但聽莫、林二人此下的言語皆是奇怪難測,洛逍遙一愣之下言道:“高郡主英姿颯颯,在下當不會忘記,不知她此下安好?”

莫不善頓然臉顯感傷,歎了一聲,從懷中掏出一封書信,行到洛逍遙案前,“郡主但知公子會為來島,留了一封手書與莫某,讓莫某轉呈與公子……”

心下驚疑的洛逍遙,與蕭慕雲互視一眼,將手書接過,略一遲疑,便為取岀一看:

步搖羅衫閨中藏,朱顏玉麵落粉妝。

縱歌賦曲誌清平,彈指飛沙笑千浪。

揮毫描圖天下宣,踏馬烽火競城川。

六軍無輔風雲消,孤星望闕青史歎。

回首聽濤向君念,心絃從此兒女篇。

龍吟與聲太白行,玉骨化相入情關。

春花秋月江湖伴,朝暮有對苦中歡。

花月無意解心語,傾情咫尺隔重山。

刀劍春秋隻等閒,離人最是擾心田。

巍巍山嶽英雄途,蕭蕭雨雪伊人寒。

聲教有使家國安,大愛長相千般難。

癡癡情望癡癡人,何處珠水道心酸。

情劍化針織她網,機杼聲聲話離傷。

小樓風鈴喚空影,雲月江月對淒涼。

流水行雲寄嬋娟,神遊再逢彆夢間。

無悔山尋平龍認,歸真玄都絕凡煙。

相知曲音紅塵蕩,九霄庭客無聲悵。

雲水入懷明月心,醉臥星空歸來唱。

此下洛逍遙但為猜出林婉真便是高若玉所扮,一時之間心中思緒萬千,竟為呆怔無言。

相鄰而坐的蕭慕雲,心念一動,從失神的洛逍遙手中將書信取過,觀看之下,珠淚頓然滑落,“絕凡煙……”

洛逍遙心下突是一酸,熱淚終是無聲湧出……

一一一一

流光角色。華庭寒樓,百態粉墨。笙簫聽愁,登場悲笑演繹。一曲紅塵劇。

風花雪月見心賊。春秋途,問情迴腸溺。人麵刀劍,一朝明鏡照黑。誰又把妝飾?

(全書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