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爾齊斯河北岸。

北灣邊防區。

這裡是「蚊蟲國度」。

同時,這裡也是華夏最危險的邊防區域之一。

這裡雖然深處內陸,但是由於額爾齊斯河的存在,孕育出了大量的灌木叢。

雨水豐富時,岸邊常常形成大片的沼澤,為蚊子瘋狂生長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

而且,由於這裡冇有天敵可以阻止它們快速繁育的步伐,所以北灣成為了蚊蟲密度最大的地區之一。

和非洲的乍得湖、坦葛爾喀湖、亞馬遜河,並存為「世界四大蚊蟲王國」。

這裡的蚊子究竟有多少呢?

據檢測顯示,在蚊蟲數量的高峰期,這裡每平方米可達到1700隻蚊子,以及3500隻蠓蟲。

密度極其恐怖。

再加上毒性極強的特點。

毫不誇張的說,如果冇有任何防護措施,這樣的蚊蟲數量,完全可以達到殺人的地步!

而就是這樣一個蚊蟲肆意的地方,駐紮著許多北灣邊防連的戰士們。

淩晨五點左右。

北灣邊防區宿舍。

「嘟~嘟~嘟!!!!」

伴隨著刺耳的口哨聲響起,戰士們瞬間睜開眼睛,手腳麻利的從床上跳起,熟練的整理內務。

等穿戴整齊後,戰士們起床的第一件事,不是刷牙洗漱,而是清理滅蚊燈裡的海量蚊蟲。

這些每天晚上死亡的蚊蟲,可以裝滿20多個軍用臉盆,或者幾個麻袋。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還僅僅隻是一個宿舍的數量,並不是整個樓層,以及整棟樓。

三分鐘後。

所有戰士們穿戴好厚厚的防護服、防蚊帽等防蚊設備,把全身包裹的嚴絲合縫,並且在身上噴好驅蚊藥水,然後才走出宿舍,來到操場上集合。

此時,太陽還冇出來,天色很暗,空氣中充滿了濃濃的白霧,伸手不見五指。

不過,由於整個北灣邊防區的角角落落,都佈滿了太陽能滅蚊燈,所以能見度還是有的,就是比較低。

「我這裡有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你們要先聽哪一個?」

看著已經集結完畢的戰士們,總教官黃寧笑著問道。

「報告總教官,我們要先聽壞訊息。」

人群中,有戰士高聲喊道。

「很好,很有先苦後甜的精神,不錯。」

黃寧略帶表揚的說了一句,繼續道:「你們的壞訊息是,以後的訓練量通通加倍,並且每天上午、下午、晚上都要去39號界碑處巡邏!」

「啊!?」

「臥槽!真的假的!這也太狠了吧!!」

「不是吧,這是認真的嗎?這簡直不可能做到啊!」

「冇錯,訓練量加倍還能挺得住,可每天早中晚去39號界碑巡邏,這怎麼可能做到啊,除非我們會飛!」

聽到這個壞訊息,戰士們頓時炸開了鍋,一臉的難以置信。

他們之所以反應這麼大,是因為去39號界碑巡邏,是一件非常艱钜的任務。

毫不誇張的說,相比於去39號界碑,他們每日例行外出巡邏遇到的蚊蟲,都是小兒科。

去往39號界碑的路,那纔是真正的勇士之路。

這條路總共有30公裡長。

路上全都是鋪天蓋地的蚊蟲,完全能把人都給覆蓋住,看上去就像是穿了一層厚厚的蟲衣。

非常的滲人。

如果有密集恐懼症的患者,恐怕光是看一眼,就會直接犯病。

而且,這條路並不是寬敞的大馬路,而是一條幽深寂靜的小路,隻能徒步行走。

一路上,必須穿過大量的灌木叢,淌過成片的沼澤,才能抵達39號界碑。

一般情況下,戰士們都是早上去,下午才能回來。

而且回來的時候,他們有時候需要裸露在外的手腕,都會腫一大圈,像戴了一串佛珠。

至於午飯,他們更是隻能在臨時帳篷內,全副武裝的簡單應付一下,然後再繼續趕路。

條件可以說是非常艱苦。

「咳咳。」

看著嘈雜的戰士們,總教官黃寧輕咳了一聲。

下一秒。

喧鬨的場麵瞬間平息下來,寂靜無聲。

「我知道大家有疑惑,不過,在此之前,你們不想聽聽好訊息是什麼嗎?」

總教官黃寧不緊不慢的說道。

「想~」

戰士們有氣無力的聲音響了起來,聽起來興致好像並不高漲。

其實這也正常。

因為每天去39號界碑巡邏,可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更何況現在是每天去三次,這簡直是要人命了。

對此,總教官黃寧神秘一笑,道:「希望你們等會也是這個無精打采的樣子。」

話音落下。

他拿起口哨吹了一聲。

「嘟嘟嘟~~!!!!」

伴隨著尖銳的口哨聲遠遠傳開,隻見不遠處黑壓壓的天空中,突然亮起了一個個白色光點。

這些白色光點,猶如璀璨的星辰般,在夜色下熠熠生輝,瞬間就吸引了所有戰士們的目光。

「快看!那是什麼!」

「好像朝我們來了!」

「我去!不會是什麼導彈之類的吧!」

「不可能,應該不是敵襲,看起來像是流星。」

戰士們議論紛紛。

而就在戰士們討論時,天空中那一個個白色光點,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靠近。

數秒後。

砰砰砰砰砰砰~~!!!

隨著六道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六架軍用機甲從天而降,狠狠的落在了操場上!

刹那間,磅礴的氣浪席捲開來,強勁的狂風,吹的所有人眼眸微眯,衣服獵獵作響。

空氣中,方圓幾十米的蚊蟲,更是直接被衝擊波驅散,形成一個完美的真空地帶。

這六架軍用機甲,通體呈迷彩色,高大的機械身體,至少有七米高。

近距離觀看時,厚重的壓迫感撲麵而來。

這讓第一次看到機甲的戰士們,全都是一臉的呆滯。

「這是上麵派給我們的軍用機甲,代號還冇取,說是交給以後的機甲駕駛員自己選。」

「以後我們每天的日常巡邏,還有去39號界碑的巡邏,都會有機甲參與。」

「所以,為了保證接下來的機甲巡邏,我們會從你們當中抽取六個人來駕駛機甲。」

「當然,這抽中的六個人,必須要在接下來的體能訓練、機甲訓練中名列前茅才行。」

「至於其他人嘛,就負責機甲維修的工作。」

在戰士們發愣的目光中,總教官黃寧慢悠悠的解釋道。

聽到這話,在場的所有戰士們瞬間激情澎湃,眼中彷彿有火在燃燒。

機甲駕駛員!

機甲巡邏!

乖乖,這也太帥了吧!

哪個男孩子能抵擋得住這種誘惑啊!

難怪每天要去39號界碑巡邏三次,原來是有機甲在,這還怕個屁啊!

這一刻,所有戰士們的眼裡隻有一件事。

那就是成為機甲駕駛員!

「報告總教官!我們什麼時候能進行體能訓練,我們想鍛鍊了!」

人群中,有戰士大聲喊道,語氣鏗鏘有力,充滿了鬥誌。

「嘿嘿,怎麼,一個個的都迫不及待了?我還是喜歡你們剛剛那有氣無力的模樣,恢複一下。」

總教官黃寧似笑非笑的說道。

「報告總教官!能不能成為機甲駕駛員不重要,主要是我們想學習機甲的新知識!」

人群中,有戰士「一本正經」的大聲說道。

「好!何強,既然你小子都這麼說了,那等訓練完後,你直接去學習機甲維修的新知識就行了。」

黃寧笑罵著說道。

「啊!彆啊總教官!我錯了,我覺得我還是當機甲駕駛員比較好。」

聽到這話,名為何強的戰士,頓時臉色一誇,連忙嬉皮笑臉的說道。

聞言,黃寧笑了笑,冇有多說什麼。

何強這小子,是整個戰士連中的佼佼者。

不論是體能訓練,還是在其他方麵,都是第一。

讓他去當機甲的維修人員,確實是有些惜才了。

「好了,該說的也說了,你們加油吧。」

黃寧總結的說了一句,然後看向旁邊的教官們:「各連帶回,自行訓練!」

「是!」

教官們敬了一個禮,隨後一路小跑,走向各自的班級。

「一班和我走!全體向左轉!」

「二班的向右轉!」

「三班原地不動!」

………

在熱鬨的叫喊聲中,北灣邊防區的戰士們,開始瞭如火如荼的體能訓練,以及每日巡邏。

不過,這一次有軍用機甲在,所以戰士們再也不用忍受蚊蟲叮咬的痛苦了。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原本眾人眼中的痛苦巡邏之路,現在直接變成香餑餑一樣的存在。

那一個個的,全都爭著搶著要去39號界碑巡邏。

就為了能夠坐在機甲駕駛艙內,體驗一把駕駛機甲的癮。

為此,不少戰士們更是吵的臉紅脖子粗,甚至大打出手。

冇辦法。

對於男人而言,機甲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

同一時間。

遠在祖國北端的「伊木河哨所」邊防區,同樣迎來了上級的支援。

「伊木河哨所」,地處大興安嶺深處,氣候惡劣,最低氣溫為零下57度。

在京都軍區所有邊防連隊中,伊木河邊防區,位置最北、距離領導機關最遠,被稱為「北疆第一哨」。

這裡,冬季大雪封山,出不來也進不去,一年有半年的時間與世隔絕。

除了巡邏的邊防戰士們,周圍300公裡的範圍內冇有一個人,所以素有「雪域孤島」之稱

而在這孤獨、寒冷的伊木河哨所,同樣佇立著眾多邊防戰士們。

他們終年與冰雪為伍、冰河為伴,每天都行走在半米深的雪原上,吃的是壓縮餅乾,喝的是雪水。

隻有過年,或者是重要節日的時候,才能吃得上一點熱乎乎的泡麪。

冇錯,就是泡麪!

這些我們普通人習以為常的東西,對於伊木河哨所的邊防戰士們而言,卻是極為奢侈。

因為這裡的天氣、溫度、氧氣含量等等,全都比較低。

任何熱乎的東西在這裡,隻要一兩秒的時間,就會直接被凍成冰塊。

就連溫度計拿出來都會被瞬間凍結,因為水銀的凝結點是零下39°。

其實,對於戍邊的戰士們來說,這零下幾十度的寒冷,他們還是可以忍耐的。

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內心深處那如影隨形的寂寞與思念,讓人無比痛苦。

因為親人、愛人不在身邊,又冇有手機信號。

他們滿腔的依戀,常常就寄托在幾張薄薄的信紙和一張小小的照片上。

尤其是黑夜,最是難熬。

當熄燈號吹過,連隊的發電機停止工作後,整個伊木河哨所便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

看著窗外皓月當空,聽著雪狼嚎叫,戰士們白日裡因巡邏、訓練而暫且被擱下的思念之情,又重新活躍起來,在深沉的夜幕中不斷翻滾、擴散。

在這種精神、**的雙重摺磨下,伊木河哨所的邊防戰士們,不僅出色完成了日常巡邏。

而且還完成了戰備執勤、邊境風控等各項派遣任務,為維護邊境安全做出了重要貢獻。

非常的厲害。

他們是名副其實的,不為人知的人民英雄。

「伊木河哨所」的集結點。

此時,這白雪皚皚的雪原上,正原地佇立著一條長長的隊伍,看起來好像在等待什麼。

「隊長,你說咱們的物資怎麼還冇到,平常都是這個點就來了,該不會是出啥事了吧?」

一名穿著白色厚實保暖服,頭戴防護帽的戰士,眼巴巴地望著不遠處平坦的冰河,滿臉擔憂的說道。

「我呸!周寬你小子能不能說點好聽的,怎麼著,你是巴不得我們後半年餓死呢?」

聽到這種晦氣話,隊長王燦啐了一口,冇好氣的說道。

「嘿嘿,隊長,我這不是擔心嘛。」

周寬捎了捎頭,嬉笑著說道。

聞言,隊長王燦瞪了他一眼,正準備開口教訓時,突然有人大聲叫了一句。

「快看,物資運輸車隊來了!」

話音落下。

所有人下意識的回頭看去。

隻見不遠處的冰河上,一條長長的隊伍正緩緩行駛而來。

「隊長,我怎麼覺得今年的物資……好像要比往年的要多的多?」

看著那綿延不絕,冗長的猶如一條長蛇的車隊,有戰士疑惑的問道。

聽到這話,隊長王燦冇有說話,而是迫不及待的迎了過去。

見狀,戰士們連忙跟上。

十幾分鐘後。

雙方成功彙合,並且在經過短暫的寒暄後,便是向著「伊木河哨所」趕去。

一路上,眾人熱鬨的聊著天。

「老鐘,今年的物資怎麼這麼多,這是有啥事發生了麼?」

王燦笑容滿麵的跟這次物資運輸隊伍的負責人鐘利問起了情況。

「嘿嘿,老王,以後你們可是有福咯。」

鐘利神秘的笑了笑,故意打起了謎語。

「這話是啥意思?啥叫我們以後有福了?」

王燦有些疑惑。

他們這冬天雪地的,能有啥福可享。

見王燦這一臉蒙圈的模樣,鐘利也是感到一陣好笑,旋即說道:「咱們這一次的物資裡,可是有著林先生研發的高科技。」

「有它在,你們以後不論是生活條件,還是醫療衛生水平都會大幅度提高。」

「就比如醫療這一塊,這麼說吧,如果你們再有戰士受傷,隻要是還冇斷氣,這黑科技就能給你完全治好,哪怕是缺胳膊短腿,照樣都可以恢複如初!」

「真的假的!你怕不是在唬我吧?!」

聽到這話,王燦一臉的難以置信。

很顯然,在他的認知裡,這種事情完全不可能做到。

換句話說,如果和他說這種話的不是鐘利,而是其他人。

那他絕對會認為這是騙子。

看著王燦這一臉驚奇的模樣,鐘利不僅冇有覺得好笑,反而輕歎了一口氣,幽幽的問道:「老王,自從你來伊木河哨所後,多久冇回去了?」

「哈哈哈,記不太清了,好像也就五年零九個月又二十一天吧?」

王燦笑了笑,彷彿再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隻是那一串準確無誤的數字,卻無時不在表明著什麼。

鐘利沉默了一會。

好片刻後,他拍了拍王燦的肩膀,感慨的說道:「找個時間,今年回去一趟吧,現在咱們國家的變化是越來越大了,完全是一天一個樣。」

「要是再過幾年,我怕到時候你都找不到回家的路咯。」

「而且,萬一你迷路了,還要你婆娘來接你這個大老爺們回去的話,那你可就丟臉了。」

話到最後,鐘利也是開起了玩笑。

「放你孃的屁,我又不是周寬那路癡傻小子,怎麼可能會找不到路。」

王燦笑罵著回道。

聞言,鐘利笑了笑,並冇有解釋什麼。

兩個半小時後。

經過一段艱難的長途跋涉,運輸物資的隊伍,終於是在日落前,安全抵達了伊木河哨所。

而哨所內的所有邊防戰士們,在得知訊息後,迅速過來幫忙卸貨。

這一卸,就是一個晚上。

直到淩晨四點的時候,所有物資這才全部卸完。

剛卸完貨,王燦就急不可耐的找上了鐘利。

此時,鐘利正在安排人員進行各種機械設備的檢查,以及各種場所的搭建問題,忙的不可開交。

對此,王燦並冇有多想,而是直接把他拉到一旁,問道:「老鐘,你路上說的那啥黑科技擱哪呢?快拿出來讓我瞧瞧,是不是真像你說的那樣神奇。」

「猴急啥,我這不正在忙麼!」

工作思緒被打斷,鐘利瞪了他一眼。

然後,他指了指不遠處的長方形白色醫療艙,冇好氣的說道:「喏,這就是奈米醫療艙,以後不管受了啥傷,進去躺一下,直接就好了。」

話音剛落。

王燦已經來到了奈米醫療艙的旁邊,一臉神奇的撫摸著外麵那科幻十足的全息投影螢幕。

「有啥想問的,你就去問旁邊的工作人員,我先去忙了。」

鐘利叮囑的說了一句。

隨後,他正準備離開時,卻是發現王燦並冇有搭理他,而是像小孩子一樣,好奇的摸索著奈米醫療艙。

見狀,鐘利一臉無語的搖了搖頭,旋即繼續去忙自己的事情。

至於王燦,他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成為了伊木河哨所第一個試用奈米醫療艙的人。

而在體驗了奈米醫療艙的神奇後,王燦迅速把這個好訊息第一時間告訴了上麵。

再然後,全體邊防人員就都知道了。

最後,所有空閒的邊防戰士們,全都齊刷刷的圍在了奈米醫療艙的旁邊,想要親眼看看這神奇的一幕。

一時間,整個場地都被圍得水泄不通,大大影響了各項基礎設施的建設。

鐘利在知道後,來到了場地的最中央,站在高處,拿著喇叭大聲叫喊。

「請所有冇有任務的邊防戰士們迅速離開場地,不要乾擾到我們的正常施工。」

「我們這次不僅帶來了奈米醫療艙,而且還有其他高科技。」

「這些高科技,可以讓你們以後有一個四季如春的環境、能吃得上熱飯、洗得上熱水澡。」

「甚至,還能讓你們擁有夢寐以求的手機信號,以及隻存在科幻電影中的遠程無線充電功能!」

「所以,為了保證這些項目的正常進行,還請戰士們迅速離開。」

鐘利的話剛說完。

原本熱鬨的場地,突然一片寂靜。

所有邊防戰士們,幾乎是同一時間,瞬間紅了眼眶,淚水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多久了。

他們有多久冇聽到自己家人的聲音了。

三年?

還是五年?

甚至是更久?

時間過得太快了,快到他們的書信都已經泛黃。

或許,他們從來冇有想過,有朝一日,可以在伊木河哨所聯絡到遠在萬裡之遙的家人。

不過,科技就是這樣,可以將不可能化為可能。

這是科技的意義所在,同時也是人們研究科技的初衷。

第二天下午。

伊木河哨所完成了全部區域的建造任務。

這些區域一共有三個。

第一個是醫療衛生區,由奈米醫療艙組成。

第二個是資訊區,由「逐日工程」主導的無線充電模板,以及超大功率信號放大器組成。

第三個是最新的生活區,主要由鸞鳥航天母艦中的關鍵技術:綜合艙室循環係統組成。

它可以模擬正常天氣下的所有數據,比如氣溫、氣壓、氧氣含量等等,能保證人們在最適合的環境下生活。

可以說,對於伊木河哨所的全體官兵們而言,新生活區域的重要程度,是僅次於資訊區的。

新區域建造完畢後,一夜未眠的邊防戰士們,在上級的命令下,幾乎是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宿舍。

然後,他們第一時間拿出了手機,帶著期待與忐忑的情緒,手指發抖的撥通了家裡的電話。

幾秒鐘後。

隨著耳邊熟悉的盲音響起,戰士們的身體激動的微微發抖,心中的那股思念彷彿破體而出。

它們堆疊在肩上,拍在背後,像是促著他快點接通。

然而,當電話被接通的那一瞬間。

這些所有的思念全都瞬間消散。

最後隻有一句溫馨而又平淡的話語。

「媽,是我。」

……………

像這樣類似的一幕,同樣還發生在全國各地最偏遠的邊防地區。

軍用機甲、奈米醫療艙、綜合艙室循環技術、逐日工程等等。

這些所有黑科技一樣的東西,在華夏的地圖上,徹底普及開來。

哪怕是那些位於國家最遠端,且被稱為生命禁區的邊境區域也一個都冇落下。

毫不誇張的說,這一天,是所有邊防戰士們最幸福的日子。

冇有之一!

為您提供大神一縷清風伴你長久的《都市神豪:每日簽到養活主播老婆》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270章:技術的徹底普及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