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騎兵,眨眼間衝了上來。

氣勢如虹,銳不可當。

騎兵正準備快速衝破秦軍的前排士兵,殺進去大肆掠殺的時候,那些盾牌的後麵,鋒利的長戈突然伸出。

長戈很長。

剛伸出來的瞬間,猛地捅向第一排戰馬。

唏律律!

一陣戰馬悲鳴的聲音響起,數百匹馬被長戈捅穿,倒在地上。

騎士從馬背上掉落,他們還冇站起來,就看到長戈再一次刺過來,穿透了身體,當場慘死在盾牌前麵。

後麵的騎兵,還在陸續往前衝。

儘管那些騎士看到前排的騎兵,被秦軍的長戈刺倒,但是要止住衝勢很難,全部再往前撲了過去。

“抽,刺!”

李信果斷地下令。

長戈剛抽回,再奮力刺出。

這一個應對騎兵的方法,是當初在肥城突圍的時候,白仲想出來的。

那天李信護送桓齮逃跑,曾遠遠地看到過一次,但這個方法也有缺陷,如果騎兵快速從兩邊襲來,殺到盾牌手的後方,隻能是等死。

現在他們所在的地方,是太行山的出山口。

盾牌手的兩端是山體,騎兵是不可能突破到後麵,隻要能守住出山口,趙軍的騎兵很大程度上奈何不了他們。

長戈手把戈一抽,再狠狠地刺出去。

第二批騎兵幾乎是主動地往長戈的尖端撞過去,座下的戰馬同樣被長戈刺穿,把馬背上的騎士摔下來,再被長戈結束了生命。

如此兩個來回,死了的趙國騎兵已經有七八百之多。

一開始這批士兵挺擔心對上趙國騎兵,覺得白將軍這是讓他們去送死,現在才醒悟過來,白將軍的安排太厲害了。

他的熱血,瞬間被點燃。

此時興奮無比,時刻想著殺敵立功。

第三排的趙軍騎兵,終於看到前麵的情況,不敢再貿然衝鋒。

李信指揮道:“第一排,往後退,第二排上前,弓弩手替補第二排的位置。”

第一排連續承受兩次衝擊,長戈手的力氣有點跟不上,他馬上把第一排撤下去,至於把弓弩手安排上來,是他臨時的決定,覺得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第一排的士兵快速往後退,第二排的整齊地上前填補。

“機會來了,殺!”

一個騎兵的將領見此一幕,覺得秦軍臨時更換陣形就是在找死,果斷地下命令進攻。

他們想不到的是,秦軍的紀律性很強。

哪怕是臨時更換隊伍,都能做得有條不紊,快速地更替完畢。

盾牌手和長戈手可能冇有那麼快集合,但弓弩手已經來到第二排,在李信的命令之下,拉弓往上拋射。

一排箭雨,從天而降。

趙國騎兵頓時被射亂了。

與此同時。

盾牌和長戈終於準備好,看著敵人近身,長戈用力往前一刺,又倒下數百名騎士。

三次交鋒,一千多騎士已經倒在秦軍的眼前,戰果十分可觀。

其他的騎兵,再也不敢往前衝刺,甚至是有些害怕地看著眼前的秦軍,猶豫不定。

等到第三批騎兵被殺了之後,李牧終於注意到這個情況。

“他來了!”

李牧臉色一沉,白仲的影子快速在他的腦海裡閃過。

當初在肥城外麵,白仲斷後用來攔截騎兵的方式,正是這些,這個人絕對是威脅,必須先殺了。

“步兵,從左右兩邊,殺入秦軍,瓦解了秦軍的防禦,騎兵再殺進去。”

李牧快速傳下命令。

身後的步兵得到軍令,在各自副將的帶領之下,往出山口的兩邊殺進去。

李信看到趙軍步兵要殺過來,急切道:“準備反擊。”

隊伍的後方。

白仲也注意到李牧要從左右兩邊殺進來的時候,果斷道:“擂鼓!”

一個士兵敲響戰鼓。

咚咚咚!

鼓聲連續不斷地響起。

李信還記得白仲說過,擋不住就撤退,聽到鼓聲的時候,連忙道:“退!”

就算是撤退,士兵都是整齊有序。

騎兵看到秦軍退了,他們果斷地進攻。

從左右兩邊要攻打下來的趙軍士兵,很快占據了位置,開始發起進攻。

“到我們上場了!”

“殺!”

白仲翻身上馬,果斷地抽出自己的橫刀。

“殺!”

鐵鷹銳士齊聲迴應。

李信帶領的士兵,全部往左右兩邊分開,白仲率先策馬衝出去。

跟在騎兵後麵的秦軍士兵,此時跟著騎兵上前,融入了李信軍中準備反擊。

部分趙軍已經從左右兩邊殺下來,看到秦軍撤退,正要繼續殺進去,卻冇想到秦軍主動讓開,讓出了一條道來。

趙軍也來不及多想,直接要殺入這條通道裡。

可是他們剛動身,就聽到一陣馬蹄聲響起,一匹快馬暴力地踢飛了兩個趙軍士兵後,剩下的人隻看到一道刀光閃過,又有兩人倒在地上。

白仲首先殺入其中,刀光一絞,又輕鬆地殺了數人,再迎著那些騎兵衝過去。

後方的鐵鷹銳士一湧而出,跟在白仲的身後,一邊斬殺步兵,一邊迎戰趙國的騎兵。

“殺!”

李信看到鐵鷹銳士全部殺出去,指揮步兵殺入趙國的步兵之中。

出山口的戰爭,到了這個時候徹底爆發起來。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

白仲第一個殺到趙國的騎兵麵前。

一個騎兵的將領見了,提起劍上前迎戰。

唰!

刀光閃過。

對方的劍輕鬆地被白仲斬了,連帶腦袋也被白仲一劍斬飛,跌在地上。

“射!”

後麵的庚武喝了一聲。

前排的騎兵快速拉弓搭箭,箭矢直衝著趙國騎兵掠去,就從白仲的身邊飛過。

那些準備近身廝殺的趙國騎兵,馬上倒下的數百人。

“這是騎射!”

“怎麼秦國的騎兵,也會騎射?”

“不好!”

趙國騎兵很快被打得手忙腳亂,秦國騎兵的實力,是他們想不到的強大。

他們也想拿起弓箭反擊,但是庚武他們不需要儘力穩定在馬背上的身體,可以很輕鬆地抽箭出來再射,又一排箭雨激射而出,敵人的騎兵繼續倒下去。

直到庚武也到了趙國騎兵麵前,才下令抽出刀,一刀把眼前慌亂的趙國騎士給斬了。

庚武是騎兵的最前排,很快殺出了出山口。

後麵的蒙恬、王離、張唐和任囂等人,帶著各自的部下,跟隨其後殺出來。

白仲手持橫刀,銳利的鋒芒一拖而過,闖入敵陣廝殺,倒在身邊的敵人騎士越來越多。

“狂暴!”

“狂戰!”

“全開!”

看到身後的部下全部殺進來,他果斷開啟這兩個特殊能力。

跟在白仲身邊的短兵,戰意瞬間激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