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仲回到大路上和李信見麵之後,又等了好久,庚武和張唐他們終於回來了。

他們二人因為被趙軍發現,蒙恬在半途遇上他們,輔助逃跑,所以回來得比較慢。

剛見到白仲,庚武和張唐趕緊跪下來請罪,並且把整件事解釋了一遍。

“把重傷的銳士,先帶下去治傷休息。”

白仲冇有因為此事而責怪任何人。

他們發現李牧埋伏的同時,李牧也發現了他們的打探,按照一開始的想法,直接去解決那些伏兵已經不現實。

既然被髮現了,李牧不會繼續在原地埋伏。

王離也想到這一點,問道:“將軍,我們該怎麼打?李牧那邊肯定會改變戰略,說不定用他最強的騎兵來迎接我們的前鋒。”

蒙恬說道:“除非我們能出奇製勝,所做的讓李牧意想不到。”

“出奇製勝?”

白仲想了好一會,道:“全部上馬,隨我去迎戰李牧。”

他認為王離說得有道理,既然伏兵被髮現了,李牧一定會改變策略。

李牧應該不會輕易撤退,有可能用上騎兵,對秦軍的前鋒掠殺一番,鼓舞士氣了再退回去。

那麼蒙恬說的出奇製勝也可以用。

五千鐵鷹銳士的騎兵,還冇正式出現過在戰場上,李牧肯定不知道秦軍騎兵的強大。

出山口的位置不大,大批騎兵作戰會施展不開。

白仲猜測李牧帶來的騎兵不會太多,隻帶了大概五萬步兵埋伏,騎兵應該在一萬左右。

五千對一萬,他認為能打。

如果李牧完全撤退,冇有埋伏,也不用騎兵等待迎戰,鐵鷹銳士的騎兵前去開路,也不會有任何損失。

白仲腦海裡分析了一遍,回頭又問:“李信,軍中有多少盾牌?”

“五千!”

李通道。

白仲沉吟了一會,繼續調整自己的戰略,道:“我看過出山口的位置不算太大,大概能五百人同時並排而行,李信你先挑一萬人出來,前麵五百人舉起盾牌,後麵安排五百人手持長戈,要是李牧用騎兵來攻擊,以盾牌擋箭,長戈刺馬,先把這一萬人準備好。”

李信一聽頓時明白怎麼做,趕緊去安排這一萬人。

“章邯繼續帶領一萬人保護糧草,剩下的跟隨在騎兵後麵。”

“李信的一萬人先行誘敵,在我們騎兵之前,先幫我消耗一批趙國騎兵。”

“到時候我會給出命令,聽到鼓聲,你們馬上從兩邊分開,我會再率領騎兵殺出去,正式和李牧對戰。”

“剛纔重傷的銳士,跟隨運糧隊伍休息。”

“都明白了吧?”

白仲高聲說道。

“明白了!”

所有人齊聲迴應。

白仲看了看天色,距離入夜大概還有一個半時辰,下令道:“出發!”

——

與此同時。

李牧就在大路的北邊,大路南邊的動亂,已經傳到北邊。

“所有斥候,全部被殺。”

“秦軍來探被髮現了,逃進深山裡麵。”

“王翦果然不容易對付,把我的想法全部猜到了。”

李牧喃喃自語,很快皺起眉頭。

伏兵被髮現了,基本等於冇用,如果堅持埋伏下去,會很危險,必須撤離。

“將軍,怎麼辦?”

一個副將擔心地問。

李牧沉吟了好一會道:“伏兵全部撤退,秦軍知道我們在出山口埋伏,一定會集合全力衝出來,山前的地勢不算太寬廣,能夠同時衝殺出來的秦軍應該不多,我準備用騎兵迎戰,但不可戀戰,傳我軍令,先讓騎兵準備。”

那個副將又問:“為何不能戀戰?”

李牧分析道:“王翦有二十萬人,發現前鋒被騎兵攔截,一定會強攻,我們隻有一萬騎兵,如果騎兵被數萬人衝散了,陷入秦軍之中,就是等死。”

“屬下明白了。”

副將說道。

李牧的命令傳下去之後,大路兩側的伏兵馬上撤退。

齊整的騎兵,氣勢如虹地上前,就堵在出山口,隨時準備迎戰。

此時一個士兵從井陘的方向趕來,急切道:“將軍,大王的詔令!”

他把一塊木牘送上。

李牧打開看了一會,大喜道:“大王強征邯鄲城內,所有貴族、大臣家中的存糧,大批糧草正在往井陘送來,打完這一仗,我們再也不用捱餓了!”

要知道那些貴族,都是富得流油,家中存糧被強征了,數量很可觀,說不定能讓他們熬過最艱難的時刻。

身邊的士兵聽了這句話,頓時士氣大盛,都想著打完回去吃飽飯。

“騎兵在前,步兵在後。”

“騎兵殺完,步兵再補上,把秦軍的前鋒殺了,我們再退。”

“殺!”

李牧又調整了安排,高聲地鼓舞士氣。

“殺!”

身後的士兵,齊聲呼喊,無不殺氣騰騰。

——

李牧埋伏的訊息,很快傳到王翦那邊。

“果然不出我所料。”

王翦點頭道。

楊端和擔心地問:“白將軍入伍時間不長,李牧可是名將,讓他去對戰李牧,真的可行?”

王賁可不是這麼認為,笑道:“楊將軍就放心吧,我保證白將軍能戰勝李牧,他雖然入伍不久,但領兵作戰的能力不比我們差。”

“冇錯!”

王翦對於白仲,同樣充滿了信心,又道:“我們繼續趕路,等白將軍的捷報,出發吧!”

楊端和冇有再說什麼,大軍繼續行進。

——

白仲已經來到出山口附近。

看到李信把士兵安排完畢,白仲揮一揮手讓身後的騎兵停下,道:“李信,你們先行,記住我說的,擋不住就後退,我看到你們撤退了,會讓人擂鼓,再率領騎兵衝殺出去。”

“唯!”

李信應道。

隨後他指揮士兵,有序地殺向出山口。

這批士兵,也經過白仲的訓練,整齊有序,全軍往前推進,一點都不亂。

出山口外麵。

“來了!”

一個副將提醒道。

來的還是步兵。

看來秦軍真的要強攻出山口。

李牧眯了眯雙眼,覺得目前所發生的,和自己所想的差彆不大,揮手道:“進攻!”

一萬騎兵,快速衝上去。

李信站在第一排盾牌手的後方,聽著馬蹄聲不斷靠近,快要進入普通弓箭的射程範圍,果斷道:“舉起盾牌。”

前排的趙軍騎兵,正好拉弓引箭。

箭雨頓時被盾牌擋下來,然後騎兵的距離,越來越近了,既然弓箭冇辦法,他們準備暴力地衝破秦軍的盾牌。

李信看著前方的動靜,再一次說道:“長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