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仲接下前鋒的任務,馬上回去把自己的五萬多人集結起來,跟上前方的運糧隊伍。

此時秦軍已經深入到太行山,如果李牧真的會佈下埋伏,有可能在快要走出太行山的地方設伏,這是效果最好的。

“停!”

白仲考慮到這些,讓眾人先停下來。

五萬多人,停在運糧隊伍的前麵。

“將軍,怎麼了?”

章邯上前問道。

白仲回頭看去,道:“章邯,你帶一萬人護送運糧隊伍,剩下的四萬人由李信帶領,羅慶、田震,你們帶短兵跟在我身邊,其餘的鐵鷹銳士全部下馬,分散進山打探敵蹤。”

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會,又道:“李信,你繼續行軍,但速度不需要太快,如果我們發現前方真的有埋伏,會馬上回來集合,再想辦法打出去。”

“唯!”

他們齊聲說道。

白仲隻帶著羅慶和田震,以及各自五十人的短兵,和大部隊分開。

鐵鷹銳士的五個二五百主,各自帶領自己的一千名部下,分散走進山林裡麵,往前方的太行山山脈出口走去。

他們作為前鋒,速度要比後麵王翦的大軍快很多,此時已經很接近出山口。

白仲帶領一百個短兵,很快進入到深山之中。

之前訓練的時候,他們有過在秦嶺山脈上野外訓練的經驗,此時在太行山中行走,速度很快,用了不到半個時辰,已經靠近到太行山的邊緣,不過他們潛行的位置,依舊是順著外麵的大路行進。

如果李牧佈置了埋伏,隻能在出山口附近。

“將軍,前麵有情況。”

一個短兵從前方回來說道:“我們發現有人行走過的痕跡。”

白仲上前看了一會,果然有些草叢被壓低,明顯是有人經過的痕跡,有可能是趙軍的斥候。

“跟上去看看。”

他說著首先往前走。

走了大概有三四裡,他們全部停下,躲在附近的草叢裡麵,小心翼翼地往外看出去,隻見一百多個趙軍斥候在前方休息,又像是互相交換訊息,正準備送回去給李牧。

“殺了!”

白仲不把這一百多人放在心上。

他緩慢地拔出手中的橫刀,第一個殺出去,在草叢中一躍而起。

“快跟上!”

羅慶和田震急忙說道。

那些斥候還冇反應過來,他們隻見刀光一閃而過。

兩個腦袋頓時飛上天空,被白仲一刀斬了兩人。

其餘的短兵趁機快速殺進去,他們手中的橫刀一斬,輕鬆地破開了敵人的身體,眨眼間殺了一百多人。

剩下還有二十多個趙兵還要逃跑,但被羅慶帶人追上去,全部解決了。

這些斥候實力不行,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田震,清理這些屍體。”

“羅慶你帶人跟我來。”

白仲說完便順著趙軍斥候的蹤跡往前方走去,很快來到一個高坡上。

他們從高坡往下方看去,隻見密密麻麻的趙軍士兵,潛伏在下方,正好靠近他們秦軍必經的大路上,就在出山口附近埋伏。

“上將軍猜對了!”

羅慶壓低聲音道:“看陣形,這裡有兩萬多人。”

“還不止!”

白仲目前所在的,是大路的北側,往南側指了指,續道:“那邊應該還有兩萬多人,我猜李牧會用五萬人在這裡埋伏,先回去。”

他們馬上往後退,先和田震會合,再派出人去尋找蒙恬和庚武他們,全部撤退回去。

敵人伏兵的事情已經打探得差不多,儘快回去和李信等人會合,再想辦法解決這些伏兵。

——

另外一邊。

庚武和張唐,正好是去南側打探。

他們和白仲一樣,也遇到一夥斥候,對方隻有數十人,輕鬆地被兩千人解決了。

“埋伏應該在前方。”

張唐看到附近痕跡,猜測說道。

庚武猶豫著問:“去看看?”

“當然要去,不過得小心一點。”

張唐也是這樣想。

他們順著斥候走過的痕跡,很快靠近到南側埋伏的地方,馬上潛行下來,隱藏身形往外麵看去。

“果然有埋伏,應該有兩萬多人。”

庚武判斷道。

張唐道:“快回去告訴將軍。”

他們正要撤退回去,突然有一個趙軍的斥候來到隱藏的位置,正好看到張唐等人,驚呼道:“秦軍……”

“糟了!”

“被髮現了,快走!”

庚武和張唐同時驚呼。

他們馬上往山上撤退。

山下的趙軍伏兵聽到這裡的動靜,快速殺了上來。

雙方的距離很快拉近。

“弓弩!”

庚武喝了一聲。

銳士們果斷地把弓弩舉起,居高臨下地朝著下方射擊。

在箭雨覆蓋之下,頓時倒下不少趙軍士兵,但趙軍當中很快有人舉起盾牌追上,發現秦軍隻有兩千人的時候,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埋伏的兩萬多人全部追殺上去。

“分散開!”

張唐高呼道。

兩千人快速往深山裡走去,以二十人為一組,由兩個什長帶領,這是他們當初在秦嶺訓練常用的方法。

他們一分開,趙軍的目標就分散了。

鐵鷹銳士都有在叢林作戰的經驗,越深入叢林越有利。

反之趙軍在這方麵是缺乏的,哪怕是趙軍追上來,要短兵相接地廝殺,吃虧的也是人數比較多的趙軍。

庚武一刀把一個趙軍的盾牌斬開,順便把人殺了,在帶領身邊的人,一邊殺一邊退。

越是深入山林,鐵鷹銳士越得心應手。

他們不得不感歎當初白將軍的訓練有多厲害,如果冇有那次秦嶺之行,他們明白今天能逃出去的人不會很多。

趙軍在這個時候有點慫了,擔心會被引誘深入,又擔心不熟悉地形無法應對秦軍。

他們很快拋下一千多具屍體,不得不撤退回去。

庚武他們眼看著敵人退了,再發號令集合回來,這一戰同樣冇有人陣亡,但是有兩個重傷的。

“發生了什麼事?”

蒙恬也是負責南側,但和他們的位置不一樣。

他打探不到訊息,又得到白仲的訊息要撤退回去,正好和庚武二人遇上。

庚武慚愧道:“被髮現了,不過問題不大,我們先回去見將軍吧。”

他們帶上傷員,很快走出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