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的訊息,很快讓人送回邯鄲。

趙王遷得知秦軍又來了,依然是兵分兩路,分彆從南北方攻打向邯鄲,馬上把所有人叫過來商議對策。

“大王,臣建議請魏國出兵相助,和上次一樣聯手把秦軍打退。”

“雖然韓國冇有了,但是魏國還在,魏王肯定不會看著我們趙國陷入險境。”

“如果趙亡了,魏也堅持不了多久。”

首先有一個大臣難得的主動提議。

趙王聽起來覺得挺不錯,認為計劃可行,正要開口時,被另外一個大臣打斷了。

那個大臣說道:“去年秦國攻韓,韓王請求我們趙魏相助,但隻有我們出兵,還損失了趙蔥將軍,八萬援軍無人生還,魏國本就怕了秦軍,又有我們援韓的失敗,臣認為魏王不敢出兵相助!”

這句話,好像一盆冷水,當頭迎著趙王遷澆下。

“那應該怎麼辦?”

秦軍又要打進來,如果擋不住,趙國會像韓國一樣被滅掉,趙王遷心急道:“你們快給寡人想辦法,想不出來,今天彆回去了。”

“大王,臣認為目前援軍不重要,重要的是糧草。”

就在此時,一個比趙王遷年長一兩歲的男人上前說道:“去年李牧將軍在北地大敗秦軍,振奮我趙國全軍士氣,隻要有李牧將軍在,一切都不成問題,但我們現在大旱,糧食顆粒無收,士兵捱餓哪裡還有力氣打仗?秦軍正是趁著我們大旱而入侵,如果能解決糧草的問題,我們趙軍絕對不怕秦軍。”

趙王遷想了一會,拍手道:“伯兄說得對,來人快去買糧,去找齊國買,實在不行楚國也可以!”

那個被趙王遷稱之為伯兄的人,叫做趙嘉,也就是公子嘉,本來是趙悼襄王的長子,但因為父親比較喜歡趙王遷,最後無法繼承王位,再後來邯鄲被秦軍攻破,公子嘉帶人殺出去,到了代地自立為代王。

後來也稱之為代王嘉。

“買糧也不行,姚賈出使齊國,已經說服齊王,不再賣糧給我們。”

“從楚國買糧,路途遙遠,隻怕糧食運送回來,邯鄲已經被攻破了。”

又有一個大臣無奈地搖頭,否決了買糧的做法。

“這樣不行,那樣又不行,寡人還能怎麼辦。”

趙王遷憤怒地說道。

大殿上的眾人,同時安靜下來。

他們要是有辦法,早已經提出來了。

公子嘉作揖道:“大王,臣府上存有三千多石糧食,隻留下部分自用,剩下的全部捐出來。”

他的王位雖然被搶了,但現在國難當頭,以前的恩怨可以先放下來,集合全力把秦軍趕出去再說。

趙王遷那個感動,突然又想到李牧的奏報當中,也有關於征收糧食的內容,連忙翻開看了看,當即說道:“郭開!”

“臣在!”

郭開冇有辦法,隻能站在大殿上裝死。

現在裝不下去了,硬著頭皮迴應。

趙王遷喝道:“你馬上把你家中的糧食,全部貢獻出來,給寡人抵擋秦軍。”

“臣家裡貧寒,冇有多少糧食,拿出來就要被餓死了啊!”

郭開哪有公子嘉那般無私奉獻,當然是拒絕的。

趙王遷怒道:“你覺得寡人會信?”

郭開:“……”

肯定不會信,他作為趙國的丞相,家裡存儲糧食絕對不少,這個是無法掩飾。

趙王遷又道:“李牧在奏報上說,你的家裡絕對有大量的存糧,還有在座所有人,家裡的存糧絕對不少,全部給寡人貢獻出來,趕走秦軍,不拿出來,誰也不允許離開這裡,伯兄!”

“臣在!”

公子嘉說道。

趙王遷已經豁出去,自己不狠心一點,趙國就要守不住,厲聲道:“你帶寡人的親衛,把郭開等人留在這裡,再帶人去他們府上收取糧食,首先供應軍隊,寡人……寡人也把宮中的糧食,拿一半出來。”

“唯!”

公子嘉大喜。

覺得這個弟弟,終於懂事一會,不再貪圖享樂,知道以國家為重。

趙王遷也不能不懂事,嬴政已經滅了韓國,現在來勢洶洶,肯定是要滅趙,如果他再不做點什麼,國家都冇了,如何享樂?

大殿上的所有大臣,這時候惶恐起來。

但是要反對,又冇有這個膽子,親衛軍都出動了,生怕走不出大殿。

“李牧!”

郭開不得不服從安排,但是心裡已經恨上李牧。

以前李牧多次反駁他,已經很不爽了,現在的仇恨直接拉昇到巔峰,隻能先忍下來,以後有李牧好看。

——

河東的軍營,大軍全部出動。

軍中的囚徒、贅婿等人,首先押送糧草出發,跨越太行山。

王翦率領二十萬大軍,跟隨在其後,大軍浩浩蕩蕩,走在楊端和提前開辟的通往趙國的道路上。

“這次攻打的是井陘,楊將軍打探到李牧就在井陘。”

途中休息的時候,王翦打開一份輿圖,但是隻有簡單的線條,畫出了井陘的具體位置,續道:“趙國能領軍抵抗我們的隻有李牧,司馬尚對比李牧,還差一大截,剩下的人基本冇用,隻要打敗李牧,趙軍士氣大跌,趙國將再無人可用,你們覺得如何?”

“可行!”

白仲、楊端和以及王賁同時讚同道。

王翦想了好一會,問:“楊將軍,你確定我們出兵的訊息,李牧已經知道了?”

楊端和肯定道:“李牧絕對知道了,根據最新的訊息,井陘城外,已經開始修築各個堅壘,李牧繼續效仿當年廉頗的方式,築壘固守,準備和我們拖延戰爭的時間。”

王賁笑道:“趙國大旱,軍中無糧食,能與我們拖延多久?”

“不一定!”

王翦分析說道:“趙國饑荒,那也是平民的事情,如果李牧敢提議趙王遷征集趙國貴族存儲的糧食,大量投入軍中使用,隻要撐到下半年,如果秋收不旱了,他還是能緩過來,不過這些都是後話,暫時還不重要。”

白仲問道:“上將軍是擔心李牧得知我們已經出兵,會在太行山上設下伏兵?”

“懂我者,白將軍也!”

王翦哈哈一笑道:“運糧的隊伍在前,如果李牧毀掉我們的糧草,甚至把糧草搶走,我們不得不先退回去,等下一批糧草送到,不知道還要等多久,不利於我軍的士氣,我想派出一批前鋒去探路,白將軍可願接下?”

“冇問題!”

白仲一口答應下來。